超级电子帝国

第1377章 绝对不能出一点岔子

第1377章 绝对不能出一点岔子

帕特里克.皮切特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和孙亚芳一样,在此之前他虽然也从林铮这里得到过暗示,知道自己会是集团未来的接班团队中的一员,但接到过暗示是一回事,林铮能否实现给自己的许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按照西方人的习惯,帕特里克.皮切特是在心里对林铮的这番话给打了个问号的。

但是现在,老板和老板娘的态度很明确,在未来,联创科技的管理团队就是以孙亚芳为核心的一个团队,而自己则是这个团队中的重要一员。

帕特里克.皮切特很清楚,自己可以在财务方面做的很好,但自己不适合成为一个首席执—?{m行官,能够以首席财务官的身份参与到这个团队当中来就已经让帕特里克.皮切特兴奋不已了。

重重的点头,帕特里克.皮切特兴奋的道:“波ss,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至于头儿会多分配给自己一些股份,这在帕特里克.皮切特看来是很正常的,他也没奢望自己能够获得5%以上的股份,但哪怕自己只能获得0.1%的股份,以现在联创科技的总价值而言,自己也是一位身价9位数的亿万富翁,对此帕特里克.皮切特已经很知足了。

孙亚芳很明白老板和老板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到这件事,是希望自己和帕特里克.皮切特能够密切合作,当即笑着向帕特里克.皮切特伸出了手:“老皮,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帕特里克.皮切特也伸出了手。

这个动作,也代表着他承认了孙亚芳是下一代领导人的核心地位。

送走了帕特里克.皮切特和孙亚芳两人,谭娜侧着脑袋好奇的向林铮问道:“你说真的?真打算在40岁的时候就退休?”

“怎么?你不希望我早点退休、多陪陪你们吗?”

“当然想啊,”谭娜毫不犹豫的道:“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40正是他们年富力强的时候,你这个时候退休,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

林铮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以前怎么老是对我的话半信半疑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你老公我又没有打算当金钱的奴隶,我还想要和你一起好好地享受生活呢,反正咱们只是从管理岗位上退下来了。又不代表咱们不要手中的股份,到时候有人帮咱们赚钱花,咱们就幸福的做两只米虫,这有什么不好的?”

“你才是米虫……”谭娜娇嗔道。

但她眼中却浮现出了对未来退休生活的向往:等林铮退休后,自己和林铮说不定还不到40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不管去哪里走走看看都有足够的精力,如果真的能够这样那就真的太美好了……

………

如林铮所料,高层的确知道了ibm、微软和摩托罗拉这几家企业正在酝酿着对icq发起反垄断调查。邱迎春很认真的告诉林铮:“国家不但在搜集这方面的信息资料,同时还在准备一些反击的措施,不过有些动作是国家层面的动作,所以不好告诉你们,其实就算你不来找我,再过个几天我也得把这消息告诉你……我就不信这么大的事你会不知道。”

“我完全能理解,”林铮连连点头,显然一些大佬也被美国人这层出不穷的龌龊手段给惹毛了。正在憋着坏的准备给美国人一个狠狠的教训呢。不过对于国家准备给摩托罗拉一个什么样的教训,林铮其实还真有点儿好奇:“能不能给我说说。你们是准备怎么阴美国人一下子?”

“什么叫阴他们一下子?我们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好不好?”邱迎春一瞪眼,但是下一刻,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嗯,有些话不好说的太多,不过你应该知道,这些跨国公司的屁股下面总是不太干净。这个不干净不仅仅是指他们偷税漏税,而是指他们收美国政府以及那些敌视我们国家的势力的指使,暗中支持了一些人,做对我们国家不利的事情,是吧?”

“没错。我知道。”林铮沉声道。

前段时间对那些给联创科技找麻烦的企业,国家就发起了一次貌似没有任何刻意的针对性的税收大检查活动,整的某些企业苦不堪言,甚至有不少媒体公然站出来帮这些偷税漏税的外资和合资企业摇旗呐喊,这其中,就有不少所谓的社会精英以及公共知识分子之流。

实话实说,林铮对这些看上去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男盗女娼思想的所谓社会精英和公共知识分子是相当看不起的,在林铮看来,这些拿着外国人的钱、让他们咬谁他们就咬谁的家伙,已经不单单是没有节操的问题了,这根本就是一群新时代的汉奸和卖国贼,靠着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他们的主子面前摇着尾巴讨要一点残羹剩饭。现在听邱迎春的意思,似乎国家准备借着这个机会拉网式的收拾一下这些跳腾的厉害的所谓“社会精英”和“公共知识分子”,让林铮觉得大是解气。

不过觉得解气是一回事,林铮还是皱了下眉头,道:“主任,我不是怀疑什么啊,不过我知道这些人的上面还是有人的,而这些人甚至在政府内部还高居要职,这个……不是吧?”说到后面,林铮差点儿跳起来。

“你想到了?”邱迎春对林铮的反应并没有觉得奇怪,笑着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接下来会有一波反腐行动,这一次,长老们的态度很坚决,有些人、有些不像话的社会习惯,也到了必须要收拾一下的地步了。”

“长老们总算是肯下这个决心了,”林铮高兴的搓着手:“以前老是说‘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现在终于是肯下力气抓一下精神文明了。”

“呵呵……社会情况不一样嘛。”邱迎春也有些不好意思。

社会上前几年的情况的确是有些乱糟糟的,各种各样的牛鬼蛇神顶着各种各样的旗号也跟着冒了出来,老百姓们或许没觉得有啥,只知道自己的生活水平比起以前是提升了不少。但出在林铮的高度,他其实是能看出来整个社会的情况是在变糟的。

高层显然也知道了这一点,终于开始决心下大力气整顿种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而不是将“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停留在喊喊口号的阶段了,但实话实说,在思想领域的战线上。这几年的工作做的的确是不好,这也是邱迎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原因——当着聪明人,他不能说瞎话。

林铮很明智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顺势岔开了,问道:“国家能够给予我们的支持能到什么程度?”

他必须要明确这一点。

“国家绝对不会坐视你们被被人欺负!”邱迎春毫不犹豫的道。

林铮缓缓的点头:“好,我明白了。”

有了邱迎春的这番话,他终于可以放心的踏上去美国的飞机了。

………

亲自到机场来给林铮接机的贝尼尔,看到从出站口走出来的林铮一行人,很明显的松了一大口气。快走几步上前,眼睛有些发红,惭愧的对林铮道:“对不起,老板,我让您失望了。”

“不,正好相反,我认为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林铮笑着摇摇头。拍拍贝尼尔的肩膀:“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贝尼尔眼眶一红,差点儿落下泪来:这段时间他何止是辛苦了啊。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无数的人对他威逼利诱,甚至连某位参议员的人都找上了门来,明确的告诉他,如果不乖乖的听话就只有死路一条。若非贝尼尔一直坚信自己的老板有办法能够解决眼前的麻烦,贝尼尔真的撑不住了。

好在。老板来了,意味着他将会接下所有的麻烦,而自己只要配合好老板的工作就好,这让老贝同志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外可没有谦虚的习惯,贝尼尔认为自己这段时间付出了这么多。理所当然的有资格从老板这里得到的更多,丫非但没有拽出几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之类的话,反而一挺胸膛,骄傲的对林铮道:“这些日子的确很艰难,如果不是我坚信波ss您能够解决一切问题,说不定我就叛变了。”

“啊?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能叛变?”林铮惊讶的张大了眼睛,极其吃惊的问道。

“……”可怜的老贝,他可没听说过这个梗,一脸迷茫的望着自己的老板:他知道这是一个笑话,但笑点在哪里呢?

好吧,朱时茂和光头陈同志毕竟没有走向国际,贝尼尔不知道这个梗也很正常,林铮沉声道:“老贝,你的家人有没有受到威胁?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让你的家人到我的国家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旅游的计划?”

贝尼尔不傻,一开始他还有些迷茫,但下一刻,老贝同志的眼中就满满的都是狂喜!

妖兽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治安状况能够让贝尼尔放心,那么大概也就只有禁枪的共和国了,哪怕是在美国的富人街区,晚上10点之后一个人孤单行走而不被人抢劫的几率也不会比买一张即开型彩票就立刻能中5块钱的几率高多少,但在共和国,一个单身女子凌晨一两点的时候行走在街头发生意外的几率也不会比买一张即开型彩票就立刻能中5000块钱的几率高。

在icq即将与某些坚定的想要维持自己利益的混蛋们开战的时刻,贝尼尔丝毫不怀疑当战况对自己的对手不利的时候,他们会用自己的家人来威胁自己,如此一来,将自己的家人送到中国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度假和旅游就真的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贝尼尔当即毫不犹豫的道:“没问题,就按照您说的办!他们在中国,我就放心了。”

林铮点点头,沉声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帮你安排一下,我和伯德议员的会面安排在什么时候?”

“两天后,”虽然是在车上,虽然这辆车是防弹的,并且在来的时候由专业认识做了最彻底的检查,以确定车上没有被安装窃听器之类的间谍装置,而且前后舱之间的隔断玻璃也升了起来,但贝尼尔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两天后丹尼尔议员在他的农场里会举行一个小型聚会,到时候您可以化妆后进去。”

“两天后是吧?我明白了,”林铮点点头:“化妆师没问题吧?”

“没问题,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贝尼尔连忙道。

林铮却皱了下眉头:“老贝,千万不要对我用‘绝对’之类的字眼,知道吗?每当有人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时候,恰恰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你明白吗?”

“您是说……”贝尼尔的眼睛都瞪圆了。

“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林铮没说什么,而是道:“而且与伯德先生的会面绝对不能出任何一点岔子。”

伯德议员是icq支持的2位参议员之一,虽然2个人放在100名参议员当中算不上什么,但要知道,整个美国也不过才有100名参议员而已,而这100名参议员被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利益集团的力量所把持着,可以这么说,icq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2个参议员的“支持”,已经足以让很多警惕icq的人侧目了,别忘了,这次icq与微软、ibm和摩托罗拉之间的“战争”,其实涉及到的参议员数量其实也不过是寥寥十二三名参议员而已……其他围观的酱油众们虽然不排除将来在某个合适的时候,因为利益进来掺一脚的可能,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这么说或许不够清晰和明白,但在2001年对微软进行世纪审判的时候,因为比尔.盖茨那家伙太小气,以至于在参议员里一个帮他说话的参议员都没有,那可是一场引起了全世界关注的“世纪大审判”啊。

但同样,林铮与菲利普.伯德议员的接触必须要非常非常难小心、非常非常谨慎才行,尽管在开战之前大家与自己支持的政治人物展开讨论和磋商已经成了惯例,但谁让林铮是个该死的中国人、而icq又有着如此浓重的china元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