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82章 揪住了林铮的小辫子

第1382章 揪住了林铮的小辫子

林铮很清楚日本人的德行,如果某项技术没有被中国人掌握,他们就会制定一个高高在上的价格,藉此获得高额利润,可一旦中国人在这项技术上取得了突破,他们又会重新制定一个足以冲垮国内企业的超低价格,以足够低的价格获得市场占有率,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这么做的,这也是所有欧美等发达国家企业共同的德行。

林铮可是清晰的记得当年爱国者是如何把高高在上的数码相机的价格打下来的,他们又是如何面临数码相机制造企业们的疯狂反扑的,同样的错误,他当然不会犯两次。

林铮满脑子警惕的盯着日本人,可日本人却已经疯了,联创科技的低价销售策略,对日本数码相机企业的冲击不仅仅是市场占有率方面的冲击,最要命的还是口碑方面的冲击:同样配置的数码先机,联创科技只卖2000元不到,你们日本人就卖两千四五?联创科技卖1000多,他们肯定还有利润吧?他们又不傻,肯定不会做赔本的生意。这么一来,消费者很轻易的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小日本真TM黑心!

虽然小日本从来也没好心过,但心里骂两句是一回事,被小日本坑到头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9月份的中旬,丽声数码相机在市场上的销量继续突飞猛进,经销商的数量也在快速增加,反观日系数码相机品牌,不但没有止住颓势,销量甚至再次下跌一个百分点!

面对这一局面,日本人终于坐不住了,索尼、佳能、尼康、富士、柯尼卡美能达等日系数码相机的生产企业坐到了一起,讨论如何应对联创科技的冲击。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们的退让只会被我们的对手看做是软弱,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给那个混蛋一个狠狠的教训,要让他知道。数码相机是我们日本人说了算!”铃木国正愤怒的挥舞着胳膊,一脸狰狞的叫嚣着,作为索尼在中国区的负责人,在销售旺季的时候销量却逆市下滑。他的压力非常大。

相比于快要疯了的铃木国正,三条青隆就相对理智了一些,他皱着眉头道:“没错,我们必须给丽声电子一个狠狠的教训,但中国人掌握了数码相机的所有核心技术。他们的政府也站在他们那边,铃木君,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铃木国正除了叫嚣之外有个屁的好办法!

数码相机核心中的核心就是感光器,丽声电子已经掌握了CMOS感光器的所有技术,在镜头生产方面他们国家可是有多年的经验的,再加上联创科技本身就擅长软件可机电控制技术,数年的辛苦低头耕耘,让他们掌握了数码相机几乎所有的技术,骂,只能说明铃木国正心里在发虚。如果有办法,他何必去骂?直接动手就好了。

铃木国正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柯尼卡美能达的代表开口了:“我认为,我们可以从感光器上着手。”

“感光器?”正要恼羞成怒的铃木国正闻言,愣了一下,眼睛换一亮,连忙问道:“岡本君,您的意思是……”

“没错,”岡本圭司一脸得意的道:“CMOS!中国人用的感光器是CMOS,而我们用的感光器则是CCD。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个地方给中国人重重的一击!只要我们大肆宣传CMOS是比CCD落后的多的技术,CCD才是最先进的,我们的相机卖得贵就是因为采用了更先进的CCD感光器,而联创科技之所以卖的便宜也是因为采用了落后的CMOS。”

“对啊!CMOS!”刚刚还子愁眉苦脸的一群人。眼睛顿时就亮了。

不用多说,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彼此对视了一眼,一群日本人就明白了岡本圭司的意思:对着CMOS的死穴下手!

告诉中国人,我们的相机之所以贵是贵的有道理的,是因为我们使用了CCD刚广汽。你们如果愿意买便宜落后的CMOS,那就去买好了!

以他们对中国人的了解,只要能够将CCD比CMOS先进这个概念宣传起来,那些中国人在购买数码相机的时候就一定会选择采用CCD感光器的日系数码相机的。

CCD真的比CMOS先进么?

这个真不好说,不过实事求是的说,以现在的技术手段而言,在相同像素下,CCD的成像通透性、明锐度都很好,色彩还原、曝光可以保证基本准确;而CMOS的产品往往通透性一般,对实物的色彩还原能力偏弱,曝光也都不太好,由于自身物理特性的原因,CMOS的成像质量的确与CCD还是有一定距离。

不过也正是由于CMOS低廉的价格以及高度的整合性,CMOS感光器在摄像头领域和手机镜头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些产品对于成像质量的要求不高,并不要求有多么高的成像质量,相反,对于成本和功耗的要求则比较苛刻,低成本的CMOS感光器就比较符合它们的需求;

而反观数码相机,不管是家用级别的消费数码相机,还是成像质量要求较高的单镜头反光数码相机,廉价CMOS芯片就无法提供足够质量的图片了,必须要更好的CCD感光器才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似乎CCD比CMOS更先进一些。

也正是手机、电脑外接摄像头大量采用CMOS感光器,也就造就了CMOS不如CCD的恶名,但事实上真的是如此吗?那也未必。

比如电脑外接摄像头,这东西的价格不过百多元,便宜的甚至几十元就能买得到,自然也就可想而知用于这种器材的CMOS感光器的性能如何了,但反观数码相机,动辄2000多一台,一台数码相机用的感光器成本甚至是好几个摄像头的价格,这当然不能比。

但反过来说,一些高端数码相机的使用的高端CMOS芯片的成本丝毫不低于CCD,甚至比CCD还要高一些。所以也不能绝对的说CCD就比CMOS先进。

这些分别,铃木国正他们知道不?当然知道,但他们会将CMOS于CCD的区别、尤其是低端CMOS与高端CMOS的区别告诉他们要宣传的对象比?

怎么可能!

他们就是要通过采用CCD感光器的数码相机的成像质量与采用CMOS感光器的摄像头、手机镜头的成像质量进行对比,然后告诉消费者。看吧,还是CCD更先进,CMOS的成像就是个渣渣。

“现在看来,林铮其实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啊。”一群心中仿若放下了一块大石的日本人,竟然有心思嘲笑别人了。

铃木国正兴奋的咧着大嘴。得意洋洋偏又故作矜持的道:“唔,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牢牢地掌握着CCD以及周边的相关专利,林铮应该也是看到了他没办法在CCD领域取得突破,这才转攻CMOS的吧?”

“肯定是这样的,”三条青隆满脸都是奸诈的笑:“但他绝对不会想到,他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就机会。”

“真想看看林铮看到他们花费巨资开发出来的产品销量骤减的嘴脸啊……”岡本圭司一脸的遐思。

一群小日本们洋洋得意的彼此奉承着,仿佛已经看到在自己一方的联合攻势下,日系数码相机在市场上攻城拔寨、步步紧逼,丽声数码相机仿佛昙花一现的流星一样飞快的在市场上消失时。林铮那痛心疾首和后悔的嘴脸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宾得株式会社的代表野村一郎皱了皱眉头,他本是不想说什么的,可看着自己的同胞们洋洋得意、仿佛联创科技已经被他们踩在了脚下,终于还是没忍住,道:“诸君,我们是不是太乐观了?”

宾得在传统胶片相机领域的地位谁都不敢轻视,若说数码相机时代的单反巨搫是尼康和佳能,那么在胶片时代,宾得绝对算是单反相机的巨搫之一,但无奈。宾得所有的技术都云集于光学和传统胶片相机领域,当数码时代来临后,在感光器技术、驱动技术、集成电路技术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建树的宾得,不可避免的开始衰退了。再加上他们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相机消费市场上发展不顺,让这个在90年代末期之前还是世界范围内鼎鼎有名的相机巨头的企业,现在已经有些销声匿迹的意思,以至于连带着连三条青隆都有些看不起宾得了。

“野村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野村一郎的话显然是太不给大家伙儿面子了,三条青隆皱了皱眉头。不悦的反问。

“我认为我们太乐观了些,”不开口也就罢了,既然已经开了口,野村一郎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缩回去,他满脸严肃的道:“诸君,难道我们以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有多少次,我们都信心满满的以为我们一定能赢,我们肯定能赢,但最后的结果呢?最后赢的还是林铮和他的联创科技。

现在,我们不过是找到了一个打赢他们的办法而已,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将他们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距离打败他们更是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们现在是不是乐观的有些不是时候?”

“呃……”

一群刚刚还嗨的不要不要的家伙,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的全都萎了。

为啥?因为野村一郎说的是实话啊,类似的教训出现过多少次了,怎么自己就是不吸取教训呢?

其实说起来,宾得在相机领域的地位那真的是不低,不说传统胶片相机,就以数码相机来说吧,宾得的理念也比尼康和佳能先进一大截,早在 2001年得PMA展会上,宾得首次展出了以MZ-S为开发原型的全画幅数码单反原型机MZ-DIGITAL,MZ-DIGITAL和当时市面上的早期数码单反不一样,其他家的数码单反都采取的是顶级胶片机身配合数码后背的方式,形式上有点像现在的中画幅数码后背。而MZ-DIGITAL则已经采用了一体化封装的设计思路。而且保存了MZ-S的操作方式和紧凑的体积。MZ-D在设计上的先进之处还 在于将竖拍手柄和机身一体化,有点像若干年后的佳能EOS 1系。

这可是在2001年就推出的全画幅数码单反相机啊,600万的CCD啊,但由于制造成本较高,最终宾得不得不雪藏了这款最早的全副相机,转而另求出路。

但你永远都想不明白日本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在MZ-DIGITAL这台全画幅数码单反相机之后,另谋出路的宾得干了件什么事呢?他们重新掉头转向胶片单反相机!

你能相信吗?在数码相机时代已经来临的时候,在其他家相机企业都已经开始转向了数码相机的生产,停止了胶片相机的开发的今天,宾得在今年、也就是2003年,仍旧固执的发布了旗下最后一部胶片单反相机*ist D。

说好听了,宾得是一家很有情怀的企业,说难听了,宾得就是一家脑子不好使的企业,但谁也不敢否认,宾得在镜头领域的造诣和成就并不在公认的光学巨头:德国卡尔.蔡司之下,现在野村一郎郑重的提出警告了,以宾得现在的江湖地位,谁敢不当一回事?

“野村君,您教训的是,”小日本就这点好,挨打就立正,三条青隆恭恭敬敬的向野村一郎鞠了一躬:“如果不是您的提醒,我们险些犯了一个严重到无法交待的错误。”顿了顿,三条青隆一脸希冀的再次向野村一郎问道:“野村君,您认为联创科技有可能采取哪些手段来应对我们的攻势?”

但野村一郎却是苦笑着摇头:“我说不好,如果我能猜到,联创科技也就不是今天的联创科技了。”

刚刚还嗨的不要不要的一群人,顿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