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电子帝国

第1383章 整顿

第1383章 整顿

不管野村一郎对联创科技多么忌惮,但揪住cmos的缺点拼命的进行攻击成了日本数码相机企业们的共识,于是仿佛一夜之间,无数篇ccd比cmos更先进、日系数码相机之所以卖的更贵就是因为采用了ccd的缘故,而丽声数码相机之所以卖的这么便宜也是因为采用了更廉价、质量比ccd差一大截的cmos感光器。

日本人对于如何造谣、如何利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糊弄消费者还是很有心得的,除了这些帮ccd洗地、为日系数码相机的高价而找原因的文章之外,还有不少所谓的著名摄影师、摄影协会的专跳出来帮日本人洗地,所有的言论都指向一点:ccd就是比cmos好,电脑摄像头和手机摄像头这些对成像质量要求不高的数码产品用cmos感光器也就罢了,但数码相机这种对成像质量要求苛刻的产品就必须用ccd,一切不用ccd的数码相机都是耍流氓、都是异端!

你还别说,当这种宣传铺天盖地的袭来的时候,还真的迷惑了不少人,老百姓们哪里知道ccd与cmos的区别?在这个专家还不是“砖家”、教授还不是“叫兽”的年代,“砖家”和“叫兽”的权威性还是很能糊弄的住人的,“砖家”和“叫兽”们怎么说,老百姓就怎么信,既然专家们都说ccd比cmos好,那肯定就是ccd更好一些的吧?虽然他们看不出来使用cmos感光器的丽声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比使用ccd感光器的日系数码相机的照片差在了什么地方,但既然大家都说ccd好,那还是买使用ccd感光器的数码相机好了……虽然差好几百块钱却是挺让人心疼的,但咬咬牙也就挤出来了,权当少与朋友吃两顿饭就是。

还有人说的更直接:“我是看不出来使用cmos的数码相机比使用ccd的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有什么差别,不过既然大家都是ccd好,如果我买个使用cmos的相机,大家岂不是都会笑话我?既然能掏出小2000块钱,也就不差再多掏那四五百。”

再配合日系数码相机品牌们约定好的降价——虽然不大。降价幅度也就200元左右,但也降到了2200至2300的价位区间,与1999元的丽声数码相机相比,价格差距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一时间。9月份上旬和中旬还风光无限的丽声数码相机,到了9月下旬之后面临的市场环境忽然风云突变,整个下旬的销量骤然间下跌超过20%!再反观日系数码相机品牌,在连续3周的下跌之后,终于开始逆市上扬。销量连连攀升。

市场似乎用实际销量证明了cmos是没有前途的,想要做数码相机只有用ccd一条路可走,当无数拿了钱的专家们为此高声叫好的时候,同样也有很多有识之士将担忧的目光落在了联创科技的身上:中国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掌握了数码相机核心技术的企业,他们能抗住日本人的这一波攻势吗?

数码相机只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玩意儿,很多人并不认为这东西的技术含量有多高,但事实上这个巴掌大的小玩意儿的技术含量是非常高的,感光器、驱动程序、驱动电机、镜头、电路设计、芯片……数码相机可谓是一个集现代科技之大成者,有人说单就技术含量而言,数码相机的技术含量并不比汽车的技术含量低。这话的确有些言过其实了,但通过这番话其实也能反推数码相机的技术含量到底有多高。

在联创科技正式推出商业化生产的数码相机之前,国内虽然也有几家相机企业高调的宣称自己掌握了数码相机技术,但无一不是干打雷不下雨,口号喊了几年了,市面上愣是一台产品也见不到,直到丽声电子推出自己的数码相机,这才算是终结了共和国没有自己的数码相机企业的尴尬历史,而联创科技掌握了数码相机的所有相关核心技术,更是让一直在关注着数码相机的人为之振奋不已。眼下的情况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数码相机市场的既得利益者们对联创科技这个新来的搅局者的一种反扑,联创科技能不能顶得住日本人的反扑?他们怎么眼下的这一局面?

吴俞莹脸色铁青!

作为丽声电子的首席执行官,下面人的反应竟然这么迟钝,在日本人的反扑持续了近2周的时间才将情况汇报上来。在吴俞莹看来这根本无法原谅!

死死的盯着低着头的孙伟东,吴俞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向他质问道:“孙伟东先生,你有什么对我解释的?”

作为丽声电子销售公司负责数码相机销售业务的副总经理,在吴俞莹看来,对于眼下的局面。孙伟东他难辞其咎!

“是我的错,是我忽视了日本人反扑的决心,”孙伟东低着头,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我认为,眼下的局面并不是我们销售公司的问题,至少不全是我们的问题?”

“嗯?”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推辞自己的责任,吴俞莹被孙伟东的无耻给气笑了:“不是你的责任?那你认为是谁的责任?”

“我认为,集团总部对此应该负主要责任,”孙伟东抬起头来,理直气壮的道:“集团在当初立项的时候就不应该选择cmos感光器作为突破口,如果在立项之初就选择ccd,我们怎么会面对今天这个难堪的局面?”

轻飘飘的一句话,孙伟东就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集团大boss的身上:当初选择cmos而非ccd,正是林铮亲自确定的。

粗看起来,孙伟东的话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现在日本人逮着联创科技使用cmos感光器不放,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cmos的确在先天方面有些不足,与ccd方面的确有差距,如果当初集团在决定上马数码相机的时候选定ccd为感光器,咱们怎么会面临这么大的麻烦?说来说去,都是集团当初立项之初考虑不够慎重所致……就算责任不全是集团总部的,那他们也该承担主要责任。

吴俞莹却是被孙伟东的无耻和狡辩给气乐了:“按你的说法。如果集团科研院当初选择ccd的话,就没有今天的这么多麻烦了。”

“这个……”虽然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没傻到家,不敢把话说死了。犹豫了一下,孙伟东点点头:“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这么说。”

吴俞莹终于彻底的失去耐心了,重重的一拍桌子,喝道:“就算当初选择ccd。你敢保证当我们的数码相机上市之后,日本人不会找到别的攻击我们产品的借口?”

孙伟东的脸皮抽了两下:这女人有些不给自己面子啊。

想着自己是林助理的人,她吴俞莹算个什么东西?自己的上司是个女人已经够让人不爽的了,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还敢骑在自己的脖子上拉屎拉尿?

这简直不能忍!

“我承认,就算我们用ccd,日本人也肯定会有其他办法来对付我们,”仗着自己上面有人,孙伟东决定不忍了,脖子一梗,硬邦邦的顶了回去:“但如果我们一开始选用了ccd。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混蛋!吴俞莹被孙伟东的无耻给生生的气笑了:人可以无耻,但无耻到孙伟东这个份上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话说回来,公司选用ccd还是cmos做感光器,是你可以随便置喙的吗?难道boss不知道ccd比cmos更好?笑话!既然boss已经知道了ccd比cmos更好,最终却还是选择了cmos,那当然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林铮从来没有向吴俞莹解释过,但吴俞莹却坚信boss之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cmos,一定有boss的理由,至于这个理由是什么。其实吴俞莹并不关心,但现在孙伟东竟然敢质疑她最崇拜的男人,吴俞莹有些出离愤怒了。

“无法还手?”吴俞莹冷笑起来:“谁告诉你我们无法还手的?联创科技走到现在,遇到的难关不可计数。你觉得就眼前这点小沟坎能挡得住我们?”

“……”孙伟东耸耸肩,没说话,意思倒是表达的清晰无误:嘴长在你身上,你吴俞莹又是我的上级,还不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吴俞莹彻底对自己的这个副手失望了,老板走的前两天。孙总对自己说过的话莫名的浮现在了她的脑海:

“头儿要去美国坐镇了,临走之前,头儿给了我决断之权,集团里那些不听话的、仗着老资格倚老卖老的、尸位素餐的,该收拾的就收拾,该整顿的一些现象也要整顿,公司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头儿这是给您颁了一道密旨啊。”

“差不多吧。”

“那……有范围没有?”

“没有!不管是收拾谁,哪怕是现在的那些元老,该收拾的也尽管收拾,还有你……”吴俞莹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亚芳经理看向自己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你手下的人,如果你觉得谁该整顿,那就别客气,老板和老板娘给我们撑腰呢……”

当时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吴俞莹虽然已经意识到了老板这次去美国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却也没有想太多,可孙伟东的这幅不将自己这个分公司老总放在眼里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彻底把吴俞莹给惹恼了:既然老板已经发了“密旨”准备整顿公司,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孙伟东,吴俞莹的语气冷了下来:“既然这样……孙副总,对于眼前的情况,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你也就这两招了。孙伟东心里得意的一笑,不过他还不至于傻到将自己的内心表示出来,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颓然的摇摇头:“不好意思,眼下的情况……我觉得没什么好办法。”

“既然这样,那你把手头的工作给我交接一下。”

“……什么?!”孙伟东一愣,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不错了:这个疯女人是要停了老子的工作?!

迎着孙伟东惊讶的目光,吴俞莹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既然你觉得没办法解决眼下的困难,就说明你不适合呆在这个位置上。”

“你……”完全没想到吴俞莹竟然这么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孙伟东,愣了足足10秒钟,才气愤的大叫:“你没有这个权利,你没有……”

“事实上,我有!”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吴俞莹当然不会再照顾孙伟东的情绪,不等孙伟东说完就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

“这不可能!我这个级别的管理人员,只有ceo和董事长才有任免权,而且……”看着一脸笃定的吴俞莹,孙伟东心里忽然有些慌了,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而且,我是林助理推荐的人……”

这一刻,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后台能够镇得住吴俞莹了。

“林辉君林助理么?”吴俞莹点点头,拿起电话冲他晃了晃:“要不要我给谭总打个电话求证一下?”

孙伟东瞬间傻了。

整个人仿佛被抽掉了脊梁骨一般的失魂落魄:自己就这么被人像条狗似的撵出去了么?

谭娜谭总是集团的股东之一,同时还是老板娘,吴俞莹敢这么说,肯定是她已经得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支持了,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虽然不知道老板在去美国发生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孙伟东忽然有种预感:公司恐怕要变天了!

反倒是林铮,接到吴俞莹的说明电话后,他没有丝毫感到惊讶的样子,淡淡的问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种事还要问我?”

吴俞莹彻底放下了心,笑道:“我这不是……有点心虚么?现在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说了两句,挂上电话后,林铮笑着摇了摇头:牛鬼蛇神们还真的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