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七一 冲突

拓跋宏缓缓的站起身来,来到窗前,外面明媚的阳光丝毫也不能消解他心中的抑郁与忧虑,对于现状以及未来的担忧使得他心绪不宁。

战争虽然是转移国内矛盾的最佳途径,不过凭借目前鲜卑的国力,显然已经无法如三年前那般,出动十几万大军,对邻国进行侵略。

方才他给弟弟的批复只有一句话:国内资源匮乏。

盛乐、平城二营乃是他攻略中原的主力,在他的计划中,因为坚昆、丁零二国的北迁,木伦与乌兰二营也将调往南线,增援盛乐与平城,保持鲜卑对并州的攻势,使得南线对并州的压制更加彻底!只待平城大营恢复元气,便大军齐出,雁门乃至并州自然一鼓可下!

只是他的计划虽好,却因为资源问题而不得不暂缓自己的步伐。这实在是一个很无奈的决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三天便已经过去,如今已经是午时时分,由郑强组织的拍卖会将在申时准时举行!在郑家驻鲜卑的商行总部中,郑强与几个伙计正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为申时的拍卖会做准备。

突然,外面一阵喧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隆隆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阵鸡飞狗跳!

隆隆的马蹄声踏在青石路面上,显得极为响亮!震得地面微微颤动,郑强不由得心中一动,连忙叫了一个伙计,匆匆的来到商行门口。

往来的鲜卑人惊慌失措的四处躲闪,闹得鸡飞狗跳!

眨眼间功夫,一队骑兵便如风驰电掣般卷过长街,在商行大门前停下,动作整齐划一,显示了极为精湛的骑术!

这些骑兵都身穿黑色的熟皮扎甲,腰悬弯刀,面色冷素,杀气腾腾的样子让郑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看这些骑士的架势,定然是来找麻烦的!

凭借郑家在鲜卑的地位,还从来没人敢如此明目张胆!郑强脸色一沉,对身旁的伙计轻声吩咐了几句,那伙计立即走进商行里面,从后门出去,看样子是去找人去了。

郑强上前几步,站在台阶上正要说话时,却见骑士们突然往两边一分,让出一条丈余款的通路,三辆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之能事的马车鱼贯而来。

看着缓缓而来的三辆马车,郑强已经知道了来者何人。在高柳,如此张扬奢华的只有三家,一家是鲜卑朝廷的太仆,若口引度支、一家是车骑将军燕然大营统领的儿子,阿鹿横浑朴、一家却是贺儿氏的贺儿鹏程。

看到这三人,郑强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来意。这三家乃是近几十年来新兴的部族,而待他们兴起之后,郑家早已经与其他部族形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等他们也想分一杯羹的时候,却已经是时不我待了。

因此他们与郑家的关系十分紧张,若口引度支的谋士猜出了郑家的意图,这三家便联合起来,存心过来闹事,顺便打打秋风!

若口引度支等三人下了马车,若口引度支故意不看郑强,扭头对阿鹿横浑朴、贺儿鹏程说道:“就是这里!儿郎们,动手!”

郑强哪能让他们动手?因此,连忙上前几步,对三人拱了拱手,笑呵呵的说道:“老朽见过几位大人,不知几位大人到此有何公干?”

若口引度支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了郑强一眼,不屑的说道:“某干什么难道还要跟你郑大掌柜通报一声不成?”

一旁的贺儿鹏程突然上前一步,将郑强推到一旁,厉声喝道:“该死的汉狗!滚开!”说着将手一挥,“儿郎们,搜!”他们身后的骑士立即翻身下马,便要一拥而上!

郑强稳住身形,拦在门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了是云鹏程以及正要涌上的士兵们一眼,淡淡的说道:“太仆衙门,哼,好大的衙门!”

若口引度支闻言,脸上顿时一滞,郑强这句话却是正中他的要害,太仆虽然是九卿之一,是皇帝的近臣,却也仅仅掌管皇宫的车马,其它的权力却是一概没有。

若口引度支连忙拦住了正要一拥而上的武士,干笑了一声,说道:“本官府中的家奴偷盗钱财,畏罪潜逃,听人报告,说是藏在你们这里!”一边说着,若口引度支一边观察着郑强的表情,见郑强仍是一副平静的样子,若口引度支知道唬不住他,不由得一咬牙,把手一挥,厉声喝道:“搜!”

若口引度支身后的武士们得到命令,顿时一拥而上!郑强连忙退后几步,死死地拦在门口,正在此时,从郑强身后也涌出数十名武士,将郑强挡在身后,挡住了若口引度支带来的武士。

在高柳,郑家还真没有怕的人!

双方顿时扭打起来。若口引家的武士虽然人数众多来势汹汹,但在狭窄拥挤的大门处却也施展不开,人数的优势荡然无存,再加上郑家的这些武士一个个身手非凡,仅仅数息功夫,便有二十多名若口引家的武士被扔出战团,一个个鼻青脸肿,哼哼唧唧的趴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显然是受伤颇重!

反观郑家的武士,却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若口引度支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此番他带来的五百名武士都是从部族中挑选出来的精锐,战斗力自然非凡!却被眼前的汉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大感面上无光!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鲜卑沙文主义者,这样的战果不啻是在他脸上狠狠地扇了几巴掌!

“一群笨蛋!抄家伙!”若口引度支声色俱厉的喝道。

“锵!”的一阵乱响,他带来的武士纷纷拔出腰中的弯刀,挥舞着看向郑家的武士!

郑家的武士也是毫不示弱,虽然方才匆忙间未曾携带兵刃,但身手上的差距使他们游刃有余的应付着若口引家的武士们的攻击。

若口引家的武士虽然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又有兵刃在手,但仍然无法改变劣势,人丛中不时的响起惨叫声,以及兵刃落地的嘡啷声,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若口引度支带来的武士便有百余人失去了战斗力,而郑家武士却仅有十余人受伤。

若口引度支的脸色越来越黑,几百名精锐武士竟然连几十个孱弱的汉人都打不过!这个结果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发生地事情便会流传开来,又一个笑料出现了!那些与他不对付的贵族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想想自己即将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若口引度支的脸色更黑了!

“一群笨蛋!”若口引度支狠狠地飞起一脚,将一个被扔出战团的武士踢出足有一丈开外!那名武士本来就受伤颇重,如今又挨了主子一脚,顿时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哥哥,何必呢?”阿鹿横浑朴轻声劝道,“看兄弟的!”说着顺手将身旁一名武士手中的弯刀夺过,便杀气腾腾的冲入战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