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七二 冲突2

阿鹿横浑朴的父亲是燕然大营统领,官拜车骑将军,可谓是鲜卑军方数一数二的人物!作为名将之后,阿鹿横浑朴的一身武艺极为高强!若非他的奶奶特别疼爱他,不舍得让他参军的话,阿鹿横浑朴早就被他父亲招入军中了!

由于阿鹿横浑朴的加入,鲜卑人顿时扳回了劣势,并逐渐占据了上风!若口引度支虽然因为自己武士的糟糕表现而大感面上无光,如今场上形势发生逆转,倒也稍稍的让他松了口气。

郑家的武士已经有十余人伤在了阿鹿横浑朴的刀下,眼看便要不支!

突然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若口引度支连忙回头看去,却见一对骑士远远地赶来,骑士们越来越近,一看他们的打扮,若口引度支的脸色一变,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怎么又是是贲云起!

虽然心有不甘,若口引度支却也不能不给是贲云起面子,且不说这是贲云起官居卫尉,虽然与他相同,都是九卿之一,但权力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汉制,卫尉乃是掌管皇宫保卫的官员,只是鲜卑王庭的安全由金狼卫负责,因此,在鲜卑,卫尉的职责有些改变,主要负责首都的治安。

况且这是贲云起深受拓跋宏的宠幸,而是贲氏在鲜卑各族之中的实力完全可以排在前三!因此,不论从那方面,若口引度支都不能不给是贲云起面子,就连阿鹿横浑朴也是一样。

不想郑家竟然把他给请来了,若口引度支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其实他此来也就是过来捣乱的,一来报复一下郑家,顺便打打秋风而已。

见是贲云起的人马越来越近,若口引度支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喝止了手下的武士与阿鹿横浑朴,一场闹剧就此收场。

是贲云起从马上翻身而下,狠狠地瞪了若口引度支一眼,若口引度支毫不为意,笑呵呵的说道:“哥哥怎么有功夫过来?”

“哼!”是贲云起冷哼一声,“你干的好事!”说着对郑强一抱拳,歉然说道:“本官来迟,郑掌柜受惊了!请郑掌柜勿怪!”

他们是贲氏与郑家有着密切的商业往来,因此当郑强差人前去求援时,是贲云起立即率人前来,生怕来的晚了,到时候可不好交待!

所幸未曾造成太大的损失,双方并无人员死亡,只是受伤而已。否则就算是是贲云起也无法交代了。诚然他们家族与郑家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他们与弱口引氏也是有着密切的关系的。

郑强冷笑着上前几步,对是贲云起行了个礼,淡淡的说道:“还请大人给老朽一个交代!”

是贲云起顿时感到头大,狠狠的瞪了弱口引度支一眼后,无奈的干笑两声,对郑强说道:“某这兄弟不懂事,冒犯了掌柜的,还请掌柜的海涵!”

郑强却是不依不饶,凭借郑家在鲜卑的的地位以及影响力,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敢如此明目张胆。若只是几个不开眼的年轻人倒还罢了。但这弱口引度支虽然年轻,却是在官场浸**的人物,万不能如此冲动!定然是存心来找麻烦的!虽然郑家即将撤出鲜卑,但正如赵平所言,一切要不动声色,否则被有心人察觉出其中的蛛丝马迹的话,对于郑家的撤出倒是十分不利!

建郑强根本没有善罢甘休的打算,是贲云起又狠狠的瞪了弱口引度支一眼,把这个胖子瞪得噤若寒蝉!也是他低估了郑家的实力,要是他能够在是贲云起来之前冲进郑家商行,那么事情还能好说一点,反正栽赃嫁祸之类的事情,他们这些官油子个个都是行家里手!

到时候随便动点手脚,都能搪塞一番。现在问题却是他们并未冲进郑家商行,因此便根本没有动手脚的机会。

“掌柜的,”是贲云起无奈的拱了拱手,低声说道:“您看这样如何?今日的损失全由度支负责,另外再送上良马五十匹!”

弱口引度支乃是鲜卑太仆,掌管着皇宫车马,自然有的是好马!五十匹良马,也不算是一个小数了,而且自己离开鲜卑的途中也能用的上!郑强在心中盘算了一番便点头应了。郑家虽然在鲜卑有着极高的影响力,但毕竟只是商家,与这些贵族们闹得太僵的话,也不是好事,因此见好就收。

一场小小的风波就此消弭,赵平在门后看着是贲云起等人离开,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这些人的目的倒是让赵平有些捉摸不透。

按常理推断,这些人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定然不会是简单的闹事,说不定是发现了郑家的意图!只是遇到挫折之后,这些人却又偃旗息鼓,感觉却是虎头蛇尾,这种事情在赵平这个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事先做好万全的规划,力求成功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儿戏!

想了半天,也未曾理出点头绪,赵平索性不去想他,反正郑家留在鲜卑的人手已经开始逐步撤退,货物也开始处理,便是鲜卑方面有所察觉,突然采取行动,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

赵平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将高柳的谍报系统整合完毕,因此整日与先前派驻的谍报人员凑在一起,一起讨论,如何能够更好的隐蔽,同时又能将一些重要的情报传递出去。

目前困扰赵平的主要问题便是如何将情报传递出去的问题!高柳距并州七八百里的路程,而且沿途关卡重重,如何避开这些关卡,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情报送回并州是目前谍报司所面临的除了如何在鲜卑扎根之外的最主要的问题。

赵平忽然想起了前世看小说时的信鸽,只是,这根本是不现实的事情,因为此时并没有鸽子……赵平十分残念的同时,却又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看来还是人有用啊!虽然速度慢一些,但终归是聊胜于无。

情报虽然重要,但自身的实力却是最重要的!因此赵平并未在谍报司上下多大功夫,若不是自己来到了鲜卑,他是不会管这些事情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亲力亲为。

掌控了并州之后,赵平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增强军力与新政之上。之前由于世家的掣肘,赵平没有足够的金钱与人力对军备进行技术上的改进,如今却有了充分的条件。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铠甲的优劣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士兵伤亡的程度。

后汉王朝的冶炼技术已经极为发达,鱼鳞玄甲的防护力可以说在历代的铠甲中都是排在前列的!只不过鱼鳞玄甲的制造工艺太过复杂,而且用料也是极为讲究,根本无法大批量生产!因此只有那些将领们才能披挂。

而骑兵的袖筒铠、两当铠说白了就是几块铁疙瘩,防护力倒是有了,却极为沉重,随便一件起码也有四五十斤重,再加上战马的具装铠,武器弓弩等等,便是二百多斤!大大削弱了骑兵的机动性与灵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