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三一 大棘城之战7

双方之间的战争,最根本的还是互相寻找对方的弱点,即便是无法找到,也要通过各种手段,给对方制造出破绽,然后再合适的时机,发动致命一击!

为了完成此次对大棘城的军事行动,赵平可谓做足了准备!挑选的士兵皆是精锐中的精锐!这还不算,为了确保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将拓跋烈赶出大棘城的同时,还要削弱它的实力,赵平率领的这两万大军不过是第一梯队而已!

赵平的任务只是扰乱拓跋烈的阵脚,充分的调动拓跋烈!

等拓跋烈坐不住了,定会寻找机会出战,首当其冲的便是坐镇的赵平!此时便要看赵平能否抵挡的住拓跋烈疯狂的进攻了!赵平只要拖住拓跋烈,让他不得不尽全力攻打,隐藏以一旁的陈武便会趁机拿下大棘城!这还不是赵平的撒手锏,拿下大棘城最多也只能让拓跋烈失去后方的依托,但鲜卑人向来便不重视城池,草原才是他们的家!

大棘城失陷之后,此时拓跋烈虽然不会在乎大棘城的得失,却也要考虑自己的后路,因此,退兵,保存实力便是他唯一的出路,而真正的杀手锏却正在此时!

秦青会在此时率兵截断拓跋烈的后路!与赵平前后夹击,形成合击之势,一举将拓跋烈的主力击溃!

赵平此时最大的任务是利用自己来吸引拓跋烈全部的注意力,以便给秦青、陈武二人的大军创造条件,让拓跋烈无从察觉!此次战役,一环扣一环,若有一个环节出现失误,虽然最终也能通过强攻而拿下大棘城,却无法给拓跋烈以致命一击,而且己方的士兵也将伤亡惨重!

而且,若是给了拓跋烈喘息之机的话,用不了几年又将是一大威胁!因此,必须彻底的将拓跋烈消灭!这样,此次行动才算圆满成功。

赵平十分清楚,只要草原在,在生产力还不发达的封建社会,游牧民族便永远都无法根除,草原乃是滋生游牧民族的沃土!不论采取何种手段,游牧民族总是无法彻底的控制。除非国家足够强大,能够将一切威胁消除在萌芽之中!

赵平叹了口气,现在考虑这些却还为时过早,这一切的基础是要有一个稳定、统一的王朝,否则,国家民族的力量全部消耗在内战之中,又何言其他?

而目前的当务之急却是如何吸引住拓跋烈的全部精力,使他无暇顾及其它,为秦青以及陈武的秘密行军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军中的粮草也快要告磐,抢夺足够的牛羊,充作军粮,也是重中之重!

两天了,已经两天了,拓跋烈焦躁的在屋中走来走去。汉军来此已经两天了,表面上汉军虽然摆出一副按兵不动的架势,但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今天一早,他便接到消息,素和族的羊群受到了袭击。尽管对方人数不多,只有百人左右,素和族的损失也不大,只损失了两三千只羊罢了,但这件事情却让拓跋烈十分恼火!没有别的原因,赵平终于还是开始袭击牧场,抢夺牛羊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件罢了,这两天来让拓跋烈恼火的事情很多,最重要的一件莫过于他派出的斥候都如泥牛入海般,只要一派出去,,便等于失去了联系!两天来他派出了二百多名精锐斥候,却没有一个能回来,更别说是传回消息了!

拓跋烈越想越是恼怒!几乎忍不住就要出兵与赵平决一死战!不过他也清楚,正如王凡所言,若真的野战,不可控制的因素实在太多了!汉军虽然在兵力上处于劣势,但汉军善守,纵然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军,只要能够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再凭借地形、营寨等有利条件,只要粮草足够,守多少天斗没有问题!

“去把王凡给孤叫来!”拓跋烈心中着实安定不下来,无法,只得派人将王凡请来,听听他的意见。

不大工夫,羽扇纶巾的王凡便来了。拓跋烈懒得与他客套,一把抓住了他,按在椅中,开门见山的问道:“已经过去两天了,汉军仍是按兵不动,其中莫非有诈不成?”

王凡羽扇轻摇,微笑着说道:“王爷不必着急!汉军劳师远征,粮草乃是一大问题!补给线拉的如此之长,其粮草必不敷使用!王爷只需安心等待,沉不住气的乃是汉军,他们必会先行发起攻击,届时王爷只需严守阵地,汉军不战自败!”

王凡侃侃而谈,不过说的却是有几分道理。

拓跋烈听了却是摇头说道:“孤并不担心这些汉军,孤却是担心孤得牧民以及牛羊!若汉军真的存了袭击牧场,抢掠牛羊的心思,孤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啊!这两日来派出的斥候竟无一人回报!虽说汉军不识路途,但左近的牧民也为数不少,贺儿黑驴等四人虽然已经率军出击,但草原实在是太大了,他们那两万余人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况且……”拓跋烈长长的叹了口气,看向王凡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疲惫,“诸将的部族都在这附近,万一受到袭击,恐怕他们心中不安啊!”

王凡只是一介谋士,他所凭仗的不过是自己肚子里的那点墨水罢了,纸上谈兵还可以,落到实处与拓跋烈这等百战名将相比,却差了点火候。“那王爷之意如何?”王凡略有些心虚的说道,拓跋烈说的对,汉军若是大肆袭击牧场,抢掠牛羊,众将难免会心悬部族,从而影响战略布局。此事却是要防患于未然!

拓跋烈叹了口气,说道:“先生所献之策,孤甚是赞赏!不过,若是牧民、牛羊损失过于严重,诸将那里确实不好交代!届时还需要先生帮衬一番!”

王凡连忙领命。与王凡说了几句话之后,拓跋烈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好转了许多,不复之前的焦虑,“先生断言汉军粮草不足,孤亦有同感!因此孤要亲自派人探查一番!”拓跋烈突然说道。

“小侯爷,属下等又抓获几名敌军斥候!”一个二十余岁的精干青年说道,“不过此番却有几个工夫十分了得!竟伤了咱们三个弟兄!”

赵平一边点头,一边招呼青年,“文台,来,坐下说话。”此人正是骁骑营中斥候营的副统领,刘磐,字文台,此次赵平远征,他负责统领斥候营。

刘磐谢了座之后,便将情况详细的给赵平做了一番汇报,“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时辰前,在外围警戒的弟兄发现了一队二十名敌军斥候,遂进行拦截。谁知其中有五人身手极为了得!不仅掩护着大部分人撤离,使兄弟们只抓住了其中的两人,还伤了三名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