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

三二 大棘城之战8

赵平一听,眉头微微一皱,沉思了一会,这才说道:“看了拓跋烈已经坐不住了,所以才派出高手,打探我军虚实!无妨,吩咐下去,外松内紧,他们既然想知道我军情况,那便让他们来看便是!”

刘磐闻言不由得一愣,不过他清楚赵平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因此也不再多言,立即安排去了。

目送着刘磐离开后,赵平却是陷入沉思之中,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呢?敌军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情报,兵力与粮草必定是重中之重!起码在兵力上做到知己知彼,也好心中有数。用不了几天,自己派兵袭击鲜卑人牧民牛羊的消息便会传到拓跋烈那里。其实拓跋烈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将领,其实早就应该想到,只是草原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派出士兵进行搜索、拦截,效果也不会太理想!

自己目前当然是要尽全力牵制拓跋烈,让他担心自己随时都可能对他发动攻击,而不敢分出太多的兵力!如此一来,伊娄真等人的安全性便会大增。而陈武与秦青也能够更好的掩藏自己的行踪,最终起到奇兵的作用。

待秦青的部队到达之后,消灭拓跋烈的主力便成了定局!饶乐水流域,大棘城方圆千里之内的土地将在他的控制之下!届时,只需补给线保持通畅,随时都能够配合雁门对北魏发动最终的战略总攻!只要将鲜卑人赶出草原,至少百年之内,华夏将无边患之苦!而百年的时间,却足够使一个民族腾飞了!

届时国富民强的华夏,还会惧怕一个来自北方蛮夷之地的异族吗?

“增灶至两万人!”赵平将中军官叫进大帐,吩咐道。中军官领命而去,赵平拿起飞星,佩在腰间,也出了大帐,来到营中。此时已经是下午的申时时分,太阳挂在天下,再过一个多时辰,便是夜间了。

既然拓跋烈想知道自己的虚实,那自己便再给他增加一点压力吧!赵平在心中暗暗盘算,在营中大致巡视了一圈之后,回到大帐之中,传令中军官击鼓升帐。

不大工夫,众将鱼贯而入。赵平开门见山:“敌军对我军探查甚急,诸位回去后,各自约束士兵,不得擅自议论军情,违令者斩!”赵平低沉威严的声音在大帐中显得格外低沉,“营内设双岗,斥候巡逻范围扩大至十五里!”

众将轰然应诺。赵平接着问道:“军需官,粮草还够几日所用?”

军需官闻言,连忙出列,低声说道:“禀告将军,仅够大军三日所需!”

赵平闻言,将目光转向刘磐,刘磐作为此番出征的斥候营统领,全面负责大军的斥候工作,比如探路、警戒、观察敌情等等事宜,因此,对地形的了解是必须的!“刘将军,鲜卑人的牧场,最近的在何处?”

“启禀将军,大营南三十里,大棘城东四十里,有一处地方,当地人称之为‘月海子’,水草丰美,且由于地形之缘故,四季如春!乃是一等一的牧场。此时由出云族占领,出云族族长出云吉利乃是拓跋烈帐下第一猛将,多年来战功卓著,拓跋烈为了奖励他,方将此地赐予出云吉利。”

赵平点了点头,右手轻轻的敲着桌子,众将知道,这是赵平正在思考的表现,因此都静静的站着,不发出一点声音。

出云吉利此人,赵平知道,在决定征讨拓跋烈之后,赵平便通过各种手段,将拓跋烈帐下的重要将领做了一番详细的了解。出云吉利、盖楼青二人乃是拓跋烈最为倚重的将领!多年来在拓跋烈帐下身经百战,战功赫赫!出云吉利勇冠三军,却是有勇无谋之辈,更因为自己的战功而变得嚣张跋扈。他的部族这些年来发展迅速,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仗着拓跋烈的器重。

拓跋烈此人极为护短,而且刚愎自用,出云吉利既然是他的爱将,恩宠自然益重,别人那里敢多说什么?敢怒而不敢言。

出云吉利一族凭借拓跋烈对族长出云吉利的恩宠,趁机侵吞他族的牛羊、牧场等事情便如家常便饭一般,时间长了,月海子一带方圆百余里之内竟然再无其它部族的牧场。这样一来,便为赵平提供了更大的发挥空间,这样的机会,赵平当然不会错过!

月海子周围只有出云一族,因此只要不惊动大棘城内的守军,以及巡逻警戒的鲜卑部队,就不必担心陷入鲜卑人的包围之中,时间足够赵平剿杀之后再从容撤退!“出云族的情况,刘将军说来听听!”赵平主意已定,对刘磐说道。

“出云族大约有四万人左右,不过青壮大多都被出云吉利征调入军中,约一万两千人左右,因此月海子如今仅剩两万余人,基本上全是妇孺老弱,便是留下一些青壮,如今也早已外出游牧去了,因此毫无战斗力!”刘磐如数家珍,将出云一族的情况详细的介绍给了赵平。

赵平目光一凝,沉声说道:“好那就拿出云族开刀!诸位回去后,自各营中挑选三千精锐,亥时准时出发,本将军亲自率军前去!此间由刘将军全权负责,切记守好营寨,不得随意出战!”

众人连忙领命去了,赵平将刘磐留下,又单独交代了几句,无非就是守好营寨之类的嘱托。

亥时整,全副披挂的赵平率领着三千铁骑,趁着夜色冲出大营,直奔三十里外的月海子而去。

夜色深沉,一轮残月此时已经挂在了天西,微弱的月光之下,两丈之外便是一片漆黑!裹了毛毡的马蹄他在柔软的草地上,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只余微风拂过,草叶摩擦产生的“刷刷”声。

三十里的路程对骑兵而言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为了保持马力,赵平并不急于赶路,因此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来到距出云族营地约一里左右的地方。

由于一路上赵平小心异常,根本无人发现他这一支人马!就连出云族例行巡逻的卫队都未曾发现。子时已到,天上的那弯残月此时已经隐入了夜幕之中,偌大的营地中数千个帐篷整齐的排列着,偶尔有几顶帐篷中漏出昏黄的灯光外,便是静悄悄的一片!除了偶尔有马匹的响鼻声之外,再无其它声音。就连巡逻的士兵都没有一个。

的确,这里乃是腹地,几十里之外便是驻守了近十万人马的大棘城,况且自拓跋烈率领大军占据此地之后,小股的马匪早已被剿灭、收编,而以出云族的实力,更不比担心其他部族的掳掠。因此那些巡逻守夜的士兵早已形成了一种惰性,所谓的守夜,也不过是应付公事而已。

赵平目光熠熠的盯着前方出云族的营地,再一次强调了作战方针:“所有人员以伍为单位,从四面杀入!半个时辰之内解决战斗!不论任何人,杀无赦!马匹牛羊全部集中!”言罢,赵平一挥手,训练有素的并州铁骑立即各就各位,只待赵平一声令下,便突袭营地。

见众人已经准备好,赵平一声大喝,当先冲入营寨之中,顿时,杀声震天而起!三千铁骑纷纷点燃火箭,射向牛皮制成的营帐之上,转眼间,火光大作,而营帐中的牧民早已被这突然的袭击吓得蒙了。他们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而且基本上全是老弱妇孺,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戮,心中没有半分准备,早已经慌了手脚!一阵呆愣之后,逃命的本能立即占了上风,一个个没命的逃了出来,四处乱窜,别说是抵抗,就连最起码的镇定都失去了。

冲天的火光中,人影憧憧,刀光闪亮,杀声震天,仅仅一刻钟,营中的出云族族民便几乎被屠杀殆尽!赵平一边指挥着人们追剿漏网之鱼,一边派出一半士兵,将在圈中受到惊吓,正暴躁不安的马匹牛羊等集中起来,又过了近一刻钟,终于将一切完成,赵平一声令下,众人浩浩荡荡的往回赶去。

此战历时仅半个时辰,斩出云一族一万余人,牛羊马匹近三万头,而并州军却无一人阵亡,战果可谓辉煌!当然,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皆因出云族中以老弱妇孺居多,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对手太弱,这仗打的自然轻松,满载而归的并州军并未按原路返回。若是按原路返回的话,难免会遇到大棘城的士兵。此时出云一族的营地中火光大作,染红了半边天,大棘城中早已发现了!定会派出援军,赵平当然不想与他们照面,因此,绕了个圈子,自月海子北面,奔营地而去。反正草原广袤,处处皆可为路,只不过多走几十里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