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1 重回萝莉时代

第一卷 重回1986 001 重回萝莉时代

夕阳如血,火红的霞阳和灰白的云朵合成不一样的、离奇的景致。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嘶叫声和苦声,时子瑗顿觉眉心处一阵的炙热感和剧痛,一时之间精神有些恍惚。

这是怎么一回事?时子瑗心中疑惑。

她记得自己刚刚升为总经理,就兴冲冲的想要叫死党夏珊一起到平常都不敢去的情义大酒店庆祝。

结果一向娴静端庄的夏珊却一反常态,睁着暴怒的美眸,朝自己怒喝道:“时子瑗,你老实说,是不是你g—ou—ying了林少,你才坐上总经理的位置的?”

时子瑗一时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她和夏珊认识有十年之久了,自己一直当夏珊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大学四年,然后一起工作了六年,现在自己终于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但是,为什么…夏珊会这样说她?她不是应该为自己高兴的吗?

夏珊一直是自己的助手,她的能力并不比自己差,只是…原以为是夏珊和自己心交,原以为自己升职夏珊会为自己高兴…却没有想到…

看着挚友质问和狰狞的模样,似乎懂了些什么,时子瑗自嘲的呵呵笑了两声,潇洒转身,抬眸看了眼窗外,踏步而走。

夏珊却像发了疯似的拿起了她面前的玻璃杯,从后面扑了过来。

“你去死吧,总经理的位置是我的。”夏珊用力的将手里装了饮料的玻璃杯砸向了时子瑗的后脑勺。

然后时子瑗只听到一声‘哐当——’一声,杯子撞自己后脑勺后掉落在地的声音,眼前便黑了。

那个该死的林公子她时子瑗压根就不认识,那该死的总经理也是自己努力得来的,她被自己昔日的‘好友’一击。时子瑗现在感觉头好疼,疼,表明自己还没有死。那么现在,她应该在医院吧。

“你个不孝的子,妈不就叫你给我五十块么?你弟媳的儿子今天满月,你这个做大哥的就不应该出点钱?你妈我天天给你带着‘拖油瓶’和你手上现在抱着的‘药罐子’,你还不满意什么?”一声响亮高声的怒喝,很是有力。

时子瑗感觉自己似乎被紧紧的抱起,额头一温暖的手轻轻的附上,慢慢的擦拭着。

“妈,你看,瑗瑗被你一推,现在都出血了,她好歹也是你的孙女啊!”语气有着微微的不满,但还是忍着音调。

一边是自己的亲妈,一边是自己的亲闺女…

“阿珍,瑗瑗没事…”

‘吧’字还未落音,时子瑗只听得刚刚女高音截断喝道:“一个‘拖油瓶’,你们还当是宝了,我推下怎么了。”语气里甚是不屑,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阿珍,瑗瑗现在额头都出血了,快把她抱到李大那去,不要脑震荡了。”

时开民不理会自己亲妈的话,眼前自己的女儿额头满是血,心中一急,顾不得那么多,只想着要把女儿送到李大那去。李大是村里的医生,先去给他看看,要是女儿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话刚落音,时子瑗霎时一阵晕眩,不过,她听到了什么?她竟然听到了已经去世了五年的老爸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时子瑗微微动了动手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熟悉的面孔。

突然睁大了眼,怎么是老妈?还有老爸…自己刚刚真的没有听错,真是老爸?但是老爸不是在自己出来工作了一年就去世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瑗瑗醒啦?!”看见自己的闺女睁开眼睛,林珍高兴的叫了起来。

时开民听到自己老婆的惊叫,原来闺女醒了,便朝时子瑗道:“瑗瑗,还痛吗?爸爸这就带你去看李伯伯。”说着就要抱起

“时开民,你现在眼里就有你老婆孩子了,还把我老婆子看在眼里吗?”看到即将要走的儿子,李丽琴爆喝着,还拉住了自己儿子的一只袖口。

自己养育了那么就的大儿子,竟然一点也不给自己留脸面,李丽琴当然爆火,顺眼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儿子,恩,还是自己的小儿子比较有出息,又娶了一个学校教师,还帮自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孙子。

时开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一向孝敬的母亲,这还是自己小时候印象中的母亲吗?自己和妻子一天到晚的出去挣钱,一个月的收入还不过一百,还要每个月交给她二十,天天买回家的菜还不算,现在自己的小儿子还天天都得用药吊着,女儿也要上学了,这都是不少了开支,自己和妻子两人勉强的度日子…现在却还要给自己的侄子过个满月要五十,自己怎么可能拿得出。

一阵寒风吹过,冷冷的凉意从衣领袭入,时子瑗猛的抬起头,缓过神。

莫不是自己重生了?!这场景明明是自己六岁时候的场景啊,那不就是1986年?!那年自己被奶奶一推,变成了自己一生也抹不掉的伤痛,自己在三十大龄还未嫁人就是因为这伤疤,这叫她如何忘?

那时候自己的爸爸不敢反抗奶奶,只得将自己慌乱的往家里随便巴扎了下,后来当她的这道伤疤久久不消时,爸爸才将自己送去了县城,县城的医生说如果这伤疤及时得到专业的处理,就可以完全治愈,但是已过了时期,已经无法挽回了。

记得自己懂事之后还一直埋怨爸爸,却从未想过爸爸一直看着她愧疚的眼,那眼底表达的都是深深的歉意,直到那一年爸爸的死,她才知道爸爸夹在两边的难处,一处是亲妈,一处是亲子,其实哪一边他都放不下。

她时子瑗现在既然还有重走一次人生的机会,一定不能再走一次前生的道路,也不会让还处不或之年的老爸积劳成疾的去世。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

天空本是沉碧的,但是此时在时子瑗的眼里却变成了鲜艳的金红色,似乎感觉到了像海绵一样温ruan的夕阳。

“爸爸,瑗瑗很痛,这里痛痛,痛痛…”时子瑗看着时开民,一只小巧微瘦的手指着自己的眉心。

时开民突然听到自己女儿的呼喊痛的声音,不由惊觉回神看向女儿,自己这是在想什么,难道要在一次的迁就了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shou委屈吗?女儿此时额头布满了血,瘦小的身躯正微微颤抖着,嘟嘟的小嘴一直喃着说痛…

似是下了重大的决定搬,时开民握紧了手,朝李丽琴道:“妈,我现带瑗瑗看李大夫,其他事情回来再说。”

时子瑗一听,心里不由的一喜,而后又一叹,喜的是爸爸终于敢反抗奶奶了,叹的是爸爸为了自己反抗奶奶,现在心里肯定不好shou。

李丽琴听到这话脸都黑了,这还是唯自己命是从的儿子?随后瞪了一眼林珍,肯定是这大媳妇教的,不然怎么自己的儿子敢对自己这样说话。

林珍被李丽琴瞪了一眼,不由的垂下了头,这事情还是让自己的老公解决,自己不插嘴。

时子瑗见自己的妈妈垂着头看着自己,一句话不吭,就知道这事情还得看爸爸的,毕竟妈妈虽然对奶奶有意见,但是爸爸还是孝顺的。

“开民,你要去你妈我没意见,但是有一个条件。”李丽琴突然想到前两天自己小儿媳对自己说的话,看来这个时机是个好机会,开民说不定就一口同意了。

时开民眼底明显的疑惑,妈什么时候对自己那么温和的说过话?

“妈,您说,是什么事情?”时开民还是孝顺的,即使现在心里恼意俱在但还是耐着性子问。

李丽琴对自己大儿子的态度还算满意,但是还是自己的小儿子好,道:“开民啊,你现在是哥哥,你的didi现在又养着我和你爸,本来你和阿珍天天忙着要工作,妈给你带孩子,但是你看现在你弟媳又生了儿子,那你是不是…”

时开民不解,即使弟媳生了儿子,自己一家也不是在这白吃白喝啊。

站在李丽琴后面的肖艳一听到李丽琴这样说,就想起了李丽琴是应该要说自己的事情了,眼底闪过一丝兴奋。

李丽琴对自己大儿子不解的神色眼里稍稍有些哑然,而后心里猛的一想,以后就靠小儿子就行了,“开民,妈也不和你多说了,妈现在要照顾小锦,你带着你的妻子和孩子回你原先的住处吧。”顿了顿,似乎有些不忍心,继续道:“妈也不要你一个月二十了,你一个月给妈十块的伙食费就好了。”

时子瑗一听,不对啊,奶奶赶自己一家出来不是在自己初中的时候吗?怎么现在就说了?然后眯了眯眼,不经意间看到小叔和小婶眼底的嘲讽和兴奋,看来这是小叔和小婶早就商量好的了,只是…难为了一心孝顺奶奶的爸爸。

时开民一听,眼里满满的不置信,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的母亲偏心小弟,但是这回他真的是失望了,从来不敢想象自己的母亲会这样对待自己。现在自己家里小的病,大的要上学了,他们夫妻要上班,没人带孩子,这可怎么办?

“妈…”带着微微的颤抖声,时开民看着李丽琴说道。

李丽琴撇过脸,坚定道:“开民,妈只有两只手,确实没有办法,你现在就带回去吧。”

如此决绝的话,时开民猛的心里一抽痛,眼里的痛楚尽显无疑。

时子瑗看着正在痛苦的时开民,心里由来的难shou,这就是奶奶对爸爸的态度,爸爸该是多么的心痛。

阵阵微风吹过,吹痛了时开民的心和时子瑗的心,此刻的心情变得无比凄凉,这微弱的风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片一片一片的刺痛着。

“妈妈,为什么奶奶要我们回去?难道是瑗瑗不乖吗?”时子瑗稚气的声音响起。

既然现在爸爸已经痛了,那么就再痛一些,不要慢慢的让他痛,时时的折磨着他。

爸爸,你现在痛一点,以后就不会那么痛了。

------题外话------

紫紫的现代文处女作,喜欢的亲就带回家吧…

注:可能先前会有些纠结,但是大部分都是温馨的【家长里短+校园趣事+发家致富+男主的宠爱】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