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2 改变前世的开始

第一卷 重回1986 002 改变前世的开始

时子瑗这话一出,时开民心里‘咯蹦’一响,自己的女儿如此乖巧,怎么可能是自己女儿的问题?眼神转看母亲后面的小弟、弟妹,察觉到时开民的目光时,开贤和肖艳唰的垂下了头,时开民自嘲的一笑,自己的小弟娶弟妹时自己还出了最多份的钱,如今母亲赶自己出去,但是他们夫妇却一句话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一种是自己最为看重是小弟夫妇对自己完全没了感情,还有一种也许这注意还是…

“开民啊,你看,现在弟媳就帮你打包东西吧,你还好回去开锅晚上吃饭。”肖艳突然却抬起头笑着对时开民说。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么就干脆一做到底。

这肖艳说的什么话,还帮忙打包,在大家看来是帮忙赶紧把他们一家赶出去吧。

时开民不看肖艳,眼睛眯着,半饷才说,“开贤,你也是这样的意思?”

时子瑗突然心里像是在流血一般,对此刻时开民的举动很难受,但是又要忍着不动,她要爸爸看清楚他们的面目。

时开贤缓缓的抬起头,对到时开民的眼神时撇过了头,只说道:“大哥,这个…,我听妈的。”

呵…听妈的,这不就是说对他这个大哥搬出去没意见吗?这可真是她爸爸的好弟弟,她的好小叔。

时开民深吸一口气,似乎听到了远处夕阳落在山下的声音,还有心底一角塌崩的音调声…

终于下定了决心,抱紧手里的小儿子,缓慢的走到母亲的面前,抿了抿嘴唇,“妈,既然这样,您就帮忙拿几套衣服给我们就行了,我们今晚就回去了。”天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难受,被自己的亲妈,自己的亲弟弟,这样对待。

林珍看到自己老公如此悲戚的话语,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要不是自己的老公如此孝顺,自己的一家早就帮回去了,日子还不定过得更好。她作为一个媳妇,即使她再怎么孝顺婆婆,婆婆都不满意,何况又生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时常生病的儿子,而这些都是婆婆不满意的地方,这回要是搬回了自己的家,除了小儿子需要照顾,女儿大概的生活都能自理了,她最多就多辛苦一点,这日子就可以过了。

时子瑗现在心里很矛盾,虽然得到了预期的效果,但是却伤爸爸的心了,而且伤得很深。自己对奶奶和小叔的感情不深,但是爸爸却是一心一意的对着他们的,现在他们如此对待爸爸,怎能不让爸爸伤心。

李丽琴听时开民同意很高兴,朝她身后的肖艳笑了笑,似乎再说‘你看吧,我的大儿子只要我开口,他就会服从的’。

而后再转过身,对着时开民道:“开民,那你等着,妈这就给你收拾去,你让阿珍先把小瑗带去李大夫那看吧。”这回倒是大方的让时子瑗去看了,因为这下子已经不需要她出钱了,她当然乐意当当好人了。

时开民笑笑,然后转身看向林珍,“阿珍,你现在赶紧的将瑗瑗带到李大夫那去吧,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这句话,让时子瑗落下了泪,不是因为痛,而是爸爸说的话,原来爸爸从一开始就是在担心着她会留下疤痕,想必前世是被奶奶逼急了才没有带她去看,后面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会留下疤痕,已经来不及了,那时候,爸爸应该比自己还要悔恨吧。

“瑗瑗,是不是很痛,不要着急,爸爸这就带你去看李大夫,很快就不痛了啊。”时开民看到自己的女儿落泪,还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很痛得掉下泪,不由急了,“妈,我先抱瑗瑗去李大夫那里,你等会收拾好,我会过来拿的。”说完,故不得那么多,就和林珍换了自己的女儿。

“开民,你等等,你拿着这钱去。”林珍见自己的丈夫着急着走,忙拉住他,掏出自己兜里昨天刚刚发的工资还剩的两块钱塞到了他的裤兜,这去看病,没钱可不行。

时开民看了一眼林珍,“阿珍,你先回家吧,把家里收拾一下,看小儿子也想睡觉了,你先带回去睡觉,至于瑗瑗,我来照顾就行了,还有妈家的衣服,我会回来拿。”

林珍不放心的看了看流着眼泪的时子瑗,“我看我在家收拾好了,我就煮点东西,然后带着东西去李大夫那去找你们父女俩,也好过让我一个人在家干着急。”

时开民最后点了点头,然后就抱着时子瑗朝李大夫那慢慢跑去。

待时子瑗感受到身体起伏未定的时候,时开民已经到了李大夫的家了,这个时候她的这个村子是还没有诊所的,在村里只有李大夫是学过医学,据说还是祖辈传下来的医术,虽然他家的设施不多,但是他本人的医术还是可以的。

“李老,您帮我看看我家闺女怎么样了,她一直喊着疼呢?”时开民才刚刚进李大夫的门就开始叫了。

李大夫名为李沁,年龄约五十到六十之间,其实谁也不知道李沁现在已经是七十有余了,只是保养得好而已。

时子瑗对这李老的称呼还是熟悉的,当初初中时开民也找过李老治她的疤痕,李老是对李沁的敬称,村里像时开民这样差不多年纪的都用这样称呼。

李沁本来和自己的老婆子吃饭,听到时开民的叫声里夹带着急切,也就急急的从吃饭的客厅走出来,当看到满额头是血的时子瑗,轻呼一口气,上前一把从时开民的手里抢过时子瑗,嘴里还喃喃,“你这当的什么父母,孩子都这样了,才带过来看。”

时子瑗还不知道的是:李沁还是一个热心肠的大夫,而且对病患很是在意。不过,这一回,他倒是冤枉了时开民罢。

“李老,您看看,怎么样了?”时开民并不在意李沁的嘟喃抱怨说他,只一心的关心着受伤的时子瑗。其实他自己现在心里也在自责着,但是还是没有把责任推到李丽琴的身上,毕竟那是他的亲妈。

李沁看了看时子瑗的伤,轻轻的用手帕擦着她额头上伤口边的血,“幸好现在还来得急,要是你今天不把她带过来,以后就即使好了,这块疤痕也是没办法消去的,现在你先把那边的纱布给我拿过来。”

本来还忍着不叫出声的时子瑗听到李沁这样说,心里不由的舒缓了,幸好,自己还来得及,来得急改变自己前世伴随着自己一生疤痕的命运,也许,除了提前搬出奶奶那边,这去掉疤痕就是自己重生改变的第二件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想到这,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