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3 热心肠的李沁夫妇

第一卷 重回1986 003 热心肠的李沁夫妇

时子瑗明显的看到了时开民放松一顿的表情,她想,爸爸现在应该是稍稍放下心来了吧。

“李老,真的没事?不会留下疤痕?”时开民虽然很相信李沁说的话,但是最终还是要再确定一次,才放心。

李沁眼神眯着,啾着时开民,刚刚心里的疙瘩瞬间消了点,看来这做父亲的还是可以的,这时开民自己也是熟悉的,毕竟他的小儿子三天两头的往自己家跑,原本在他抱着额头血流不止的女儿来看,还以为是个重男轻女的,不过,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怎么,还不相信我的话?”这话说得有些重。

时开民不好意思的一手摸摸头,一手将手上的纱布递给李沁,移开了李沁投来的目光,“李老,晚辈这是关心瑗瑗,让您见笑了。”

时子瑗忍痛眯着眼来回看着李沁和时开民,心里却笑了,这时候的人还是很淳朴的。

“恩。”

李沁看时开民老实,也不继续捉弄他,拿过了纱布,先给时子瑗受伤的部分消毒,然后涂上一层自创去疤痕的伤药,最后才将纱布包上。在此期间,时子瑗都忍住了不叫出声,连李沁看着都有些心疼,直在心里想着,这孩子真是懂事的孩子。

晚风习习,从李沁的的门外吹进,时开民一看外面,原来天已经黑了,这快要入秋的夜晚有些凉意。

时子瑗只身穿着一单衣,还不时的可以看见单衣上的补丁,其实这身衣服还是从时开民的妹妹传给她的,要不然以时开民夫妇的收入真的很难买得起衣服。

李沁显然也看到了时子瑗一身单衣,也感受到时子瑗身体的微许凉意,看了看时开民身上的穿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进里间,不一会就拿出了一件半旧的蓝色衣服,不由分说的套在了时子瑗的身上。

“这…”时子瑗本来瑟瑟发抖的身子,突然有了软暖的衣服盖在身上,自然是一阵暖意袭身,一看是李沁,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沁眨了下眸子,撇开头,“这是我孙女以前穿的衣服,现在晚上天气微凉,你这个情况,要是感冒了可不好。”

时子瑗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蓝色衣服,虽然在前世看过不少也穿过不少比这好很多的衣服,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衣服明显的是质量好的,没有一丝的补丁,也没有任何的线头,完全和自己现在身上穿的好得多得多。

时开民也看见了,而后听到李沁的话,心里猛地一抽,是自己没有本事,照顾不好妻儿。

看着时开民的愧疚,时子瑗毅然的将李沁的衣服还给了他,“李爷爷,瑗瑗不冷,这是姐姐的。”即使冷,也不愿意看到爸爸愧疚的眼神,这眼神太过熟悉,也看得太多。

凉凉的冷风再吹进了房,时子瑗一抖,但是马上就镇定了下来。

这李沁看着时开民两父女的举动心里心疼着,在这个村子里的人几乎是穿不起新衣服的,这不是父母不肯给孩子,只是家里实在是贫穷,但是看到如此懂事理的时子瑗却心里揪疼了,自己的孙女已经好久没有回来看自己这把老骨头了…

“既然你叫了李爷爷了,那么这衣服我送给我孙女怎么了?”这语气有些微微赌气。

时子瑗一听,嘴角不由的抽了抽,这李沁还真有点像小孩子说话,自己刚刚那声‘李爷爷’明显的是敬称,难不成自己还随着爸爸叫‘李老’?这才是奇怪呢。

“这…,李老,是晚辈的无能,不过这衣服确实是不能要。”时开民也看出了李沁是真心的想要给自己女儿衣物的,但是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医药费多少呢,不知道刚刚自己的妻子的钱够不够?

看着一对父女都在推脱,李沁哑然,他也知道这衣服虽然是旧的,但是质量还是好的,这对推脱并不是说假的,看着他们眼睛里的认真就知道了。

三人顿时僵持着,霎时无话,只听得外面‘沙沙’的声音,是风的声音。

“老头子,好了吗?”一个满脸皱纹但却神采奕奕的老人从里间走了出来。待看到僵持着的三人,再看到李沁手里的衣服,心里明白了些,一把拿过李沁手里的衣服,而后走到时子瑗的身旁套上,沉下脸,嗔怪道:“这孩子,那么冷的天气,多穿写衣服才不会感冒了。”

时子瑗在心里想着,前世怎么就没有注意到李沁夫妇呢,看着两人的面色和穿着,显然和村里的其他老人又所区别。李沁自身有着傲骨,而李沁的妻子则是有一股浑然天成的书香气息。

时开民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这李沁夫妇的热情出乎意料之外,以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们夫妇那么热情呢。他不会知道的是:李沁夫妇完全是看在时子瑗那么小就那么懂事的份上才那么热情。

“那我就谢谢李爷爷,李奶奶了。”

既然李沁夫妇那么热情,时子瑗也不想要一再的拒绝,或许再次的拒绝,人家还会以为自己欲擒故纵呢。虽然他们不见得会这么想。

听到时子瑗这样说,李沁夫妇都笑了,而且陈芸还一手搓着时子瑗的手,她能想得到自己老头子为什么刚刚僵着脸了,看时子瑗那么乖巧,那么懂事,自然是喜欢这个小女孩了。

时开民本想要开口,但是时子瑗却说,“李爷爷,李奶奶,这衣服瑗瑗穿回去洗了之后,给送过来。”

李沁夫妇顿了下,顿时想到时子瑗的爸爸都还在,看来这孩子是心疼她爸爸,也罢,就这样吧。

时子瑗这话一出,时开民的脸色好了点,自己的女儿还是懂事的。

“李老,不知这医药费怎么算?”时开民这话说得有些忐忑,怕医药费太多。本来这李老够照顾自己了,自己的小儿子到这里看病,李老都从来不算诊费的,药也是尽量少算了,这回女儿来看,看受伤的程度和李老这都诊了快半个小时,也不知道要多少的费用。

这话也让时子瑗心一噔,垂下头,刚刚妈妈只给了爸爸两块,这真的很少了,顿时脸色有些囧迫。

李沁扬了扬眉,看着一脸着急的时开民和低着头的时子瑗,“这医药费就不用了,给孩子都是用我自己的药,你就给一块钱的诊费和这纱布的费用吧。”

时开民和时子瑗眼睛一亮,但是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块钱只是李沁随便收的,是怕他们这家没有办法支付吧,不过这也是事实。

“怎么,还是太贵了,那就五毛好了,我也不收诊费了,毕竟老头子我也喜欢着这孩子呢。”李沁没有听到回答,还以为是时开民父女没有办法支付,也就再将了五毛,反正自己本来就是不想收了,但是碍着他们的面子,至少也要收点,才让他们好下台。

“哎…李老,您误会了,一块钱您已经是照顾我们了,这样我这有两块,您先拿着,晚辈也清楚,这两块钱是不够的,哪天晚辈歇息了,再到山上看看有什么药草给您采一些来。”时开民虽然是个实诚人,但是也不可能看不出李沁的好意。

“一块,就一块。”李沁也是个坚定的主。

时开民看着李沁坚定的眼神,知道李老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也就不再反对了,还是过些日子闲下来了就给李老采多点草药,这也算是表示对李老的一些谢意。

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角票,数了五毛的一张、还有两张两毛的、一张一毛给了李老,恭敬的说了声,“那就谢谢李老了,现在天色晚了,也不打扰您休息了。”

李沁手下钱,挥挥手,不再说话。

“那李爷爷、李奶奶,瑗瑗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们。”时子瑗笑着和李沁夫妇说再见,心里对李沁夫妇很是感激。

看着远去的时开民夫妇,陈芸笑着对李沁说,“老头子,这孩子还真是乖巧啊!”

“那是,不然老头子怎么那么喜欢她。”李沁牛气的回道。

“哎,羽儿,你怎么出来了,这冷,进去吧。”陈芸突然看到出来的陆羽,讶异道。

------题外话------

楠竹才露尖尖角……现在正式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