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4 是否能上学

第一卷 重回1986 004 是否能上学?

陆羽现时十岁,身高约143cm,一身修身的碧绿色小套装,两手插在下身衣兜的口袋里,头发齐整着,大约才五厘米长,一张颇为俊冷的脸,略浓的眉毛髻在一双似琥珀色的美眸上,微挺着鼻,略厚的红唇,唇角还微微挂着上翘的弧度,不是注意看,压根就不会有人发觉,他只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要是刚刚时子瑗看到了陆羽,铁定要呼一句:好萌的小正太!

听到陈芸惊讶的询问,马上敛下了嘴角翘起的弧度,“李奶奶,我是出来看你们好了没有,等会菜应该凉了。”这声音软软的,特意压抑了情绪。

关心的话语,但是却丝毫的听不出一点温意。

但是李沁夫妇听到了却很吃惊,因为陆羽虽然都住在他们家里都十天了,但是都没有怎么说话,现在却说了那么多话,而且还是关心他们的话,能不让他们夫妇吃惊么?

看着李沁夫妇吃惊的表情,陆羽心里稍稍的内疚了一番,这对夫妇是以前爷爷专属的医生和姑姑专属的礼仪老师,自己这番冒然的前来,确实是有些唐突了,而且这几天自己都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父母的离异让自己暂时的没有办法从里面出来,所以这几天的冷淡、不说话,其实都是对李沁夫妇的另外一种拒绝交流。只是刚刚在里间听到那小女孩的声音,突然脑中似顿悟了般,这几天一切的迷雾都散开了。原来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交流,不止是父母需要对孩子负责,而且孩子也应该要对父母理解和支持,这才是正确的。

“恩,李爷爷这就进去吃。”李沁比较快反应过来,心想着,看来羽儿已经看开了些。

陈芸听到李沁的话,也顺着李沁进里间的脚步进去了。

留下的陆羽却淡淡的再次勾起了弧角,似乎交流也不是那么困难呢。

“羽儿,进来,你过两天就要去报加科小学了,你真的打算要读三年级吗?”此时里屋传来陈芸的声音。

陈芸是纳闷的,本来陆羽这孩子的成绩,是要到美国的哈佛大学少年班去读的,却一赌气的跑到这村子要读小学,这不是浪费了他200智商吗?

陆羽一听,或许在小学里能见到她呢?

月夜微凉,静谧似水,在这寂静的农村,只听得到几声狗吠或者是鸡叫,再细细的听,还可以听到蝉‘咝咝’的不断叫着和从远处田野‘呱呱呱’的蛙叫…

时子瑗透着月亮的光看着离之间越来越近的房屋,心里的急迫越发的强烈,心里默念着:就要到了,快到了…希望现在的一切不是梦。

约过了五分钟,时子瑗终于到了房屋的正面前。其实在时子瑗看来,这房屋在现代就是危房了,只几块木板拼成的大约三十平方的两间茅草屋,还有一栏札木拼成的栅栏围成了一约十平米的勉强称得上的院子,再加上房子靠右的一颗约三米高柿子树,树上隐隐约约的有几个柿子挂在上面…这么简单的房屋却给时子瑗初中时期带来了无限欢乐与哀愁。

“开民,回来了,瑗瑗怎么样?李老怎么说?”还未进家门口,就听到了林珍关心的呼叫声。

时子瑗会心一笑,充满着朝气声音的妈妈就是比前世在之间死前听到妈妈毫无生机的声音好听多了。

“老…妈妈,瑗瑗回来了,瑗瑗没事。”还未待时开民回答,时子瑗高声回应,本来想叫老妈,但是看看还年轻靓丽的妈妈就改叫了称呼。

林珍听到时子瑗的高音,顿了下脚,才急步的上前抱起了时子瑗,看着自己女儿额头上包着满满的纱布,脸色有些难看,再看到女儿笑着的脸庞又觉得舒心,“恩,瑗瑗还痛么?”

“不痛了,李爷爷包得轻,现在凉凉的,不会痛。”时子瑗轻声的回道,刚刚的高声让她的额头突起了微痛感,所以这次说话她也就小声了些。

这时林珍发现了时子瑗身上的衣物,诧异的看向时开民,时开民示意等会再和她解释,也就抱着时子瑗进屋了。

林珍是贤惠的妻子,这会时开民父女两回来林珍已经收拾好了房屋,至少看上去很干净,而且还做了晚餐,虽然晚餐只有简单的一盘青菜,但是还有另一个碗却装着一个鸡蛋。

“开民,我晚上煮了些稀饭,我们就将就着合着青菜吃着,我还从隔壁的王大婶那先借了一个鸡蛋,给瑗瑗好好的补补。”林珍抱着时子瑗放下,自己就坐在时子瑗的身旁的椅子上,时刻注意着时子瑗的动静,以防时子瑗掉下。

时子瑗一看到小小的四方桌子上只有一盘菜和一个鸡蛋,就猜到了这个鸡蛋应该就是给自己的了,要是前世自己才六岁,一定会很高兴的塞进嘴里,还会喃喃着不够,但是现在,她却知道了,这个鸡蛋是这个家拿得出最营养的东西了,但是此刻父母却想着她,一点也没有考虑到他们自己辛苦劳作要补充营养的身子。

“恩,瑗瑗吃鸡蛋。”在时子瑗思忖的时候,时开民就已经剥好了蛋壳,将完整的鸡蛋拿到了时子瑗面前的碗里。

时子瑗看着碗里的鸡蛋并不吃,在前世吃了比这鸡蛋更好吃的东西,这鸡蛋饱含着父母浓浓的爱意,她舍不得吃,但是她不吃,她知道父母肯定也不会吃的。凝了神,努力的睁大着眼睛,低下头,忍着要掉的眼泪,湿润着眼眶,将鸡蛋拿起,只几口,就吃完了。

而时开民夫妇看着吃得‘欢’的女儿,也夹起了青菜,伴着稀粥喝,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让日子好过一点,让孩子们好过些,看着瘦小的女儿,心里的愧疚不能明说。

深夜,时子瑗一人睡在时开民专门做的小**,时开民吃了饭就去奶奶家拿了衣物,回来时的面色不是怎么好,看来在奶奶家恐怕又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此时的时子瑗是睡不着的,在前世时自己常常一加班就是凌晨一二点的,所以才有机会当上总经理,而现在的时间据时子瑗估计也就最多晚上十一点,所以她是睡不着的。

在时子瑗还翻来覆去的时候,隔壁的房间就传来了林珍担忧的声音。

“开民,过两天瑗瑗就要上学了,要怎么办?”

其实这也是时开民烦恼的问题,要是还在昨天,他就想着让自己的妈带着小儿子,女儿上小班,但是现在已经搬出来了,这确实是个问题。

“唉,要不你明天去辞工,在家里照顾孩子,至于我,先去多做几小时,先熬过这段时间?”时开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天去拿东西,但是自己的妈又提出了要五十块钱给侄子过满月的意思,自己恼怒的就走了,这会肯定不能让妈带瑗瑗了。

林珍迟疑了一会,“如果我辞工,你的负担就更重了。”心疼孩子,也心疼丈夫。

……

时子瑗虽然撑着想要听完父母的话,但是最终还未听完就沉沉的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