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3 黑脸的婶婶暂胜

第一卷 重回1986 013 黑脸的婶婶,暂胜!

李丽琴一听,似乎也有道理,要是这小媳妇以后不能掌控,也是不好办的。点了点头,看到一脸窘色的肖艳,露出她那黑黄的牙齿,开口道:“艳啊,这大嫂是你长辈,而且她是来做客的,就像瑗瑗说的,你是主,应该是要去煮饭菜的,至于小锦,妈去就好了。”

肖艳本来还有一丝希望放在李丽琴身上的,没有料到李丽琴竟然回这样说,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丽琴,本面色刚刚恢复红润的小脸顿时的拉下了脸,继而朝时子瑗的方向一瞪,目光闪烁,“妈,那我就去了。”说着就往厨房那走去。

时子瑗眼底都差点笑开花了,这肖艳虽然是个教师,但是她还是有些小市民的想法的,她心里此刻肯定是在骂李丽琴了,这李丽琴对媳妇可不是一般的要求,恐怕现在小叔的工资钱都还是给李丽琴的吧。

时开民夫妇对此刻的情况有些茫然,这妈(婆婆)可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和弟媳说话的,这回弟媳铁定是憋屈着了。林珍感觉过意不去,朝还站着的李丽琴道:“妈,我进厨房帮小艳。”

李丽琴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就进里屋了。

时子瑗朝时开民比了个V字,这回老妈是帮忙,而不是被压迫进厨房的,何况要是肖艳煮饭菜,他们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吃,或者说会不会拉肚子也不一定。

时子瑗现在还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会都快正午十二点了,上午费了口舌又用了‘脑力’,这会是真饿了。

时开民看到女儿的手势,眼底划过一丝诧异,随即抿嘴笑了,这孩子…

幸好有林珍进厨房帮忙,到了十二点半终于摆好了饭菜,厄——,只有两盘菜,一大盘萝卜丝,一大盘大白菜,一碗蛋汤,但是看上去几乎是白开水,也是,现在一个鸡蛋在农村都是舍不得吃的,都是要拿出去卖的,补贴家里。

李丽琴手里已经抱着她的小孙子时子锦坐下了,时开民三人也都坐下了,肖艳最后也黑着脸坐下了。时子瑗的爷爷是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的,而小叔晚上才会回来,所以就只有五个人吃而已,当然不包括时子锦。

李丽琴只看着她的宝贝孙子,哄着她,完全就没有看到肖艳沉黑的脸庞,犹如暗沉的天要下雨了般幽暗、阴沉。

时开民夫妇撩起筷子好气的喊了李丽琴和肖艳开吃,李丽琴头都没抬,而肖艳的眼神却是飘向了门外,还冷哼了一声。时子瑗自顾自的吃了,她是真饿了,即使是这萝卜丝和大白菜都吃得香。

吃完,林珍担心小儿子吃不好,急匆匆的想要回去,碗筷还未收拾,时子瑗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就想着和林珍一起回去。

这还没有走呢,肖艳就说起来了,“大嫂,你这是打算回去了,我看你是专门来吃白饭的吧。”这肖艳说话不经大脑,还是不知她今天是真的气糊涂了,在李丽琴的面前敢说这话。

时子瑗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桌上的残羹剩饭,扯了扯林珍的袖子,担忧道:“妈妈,瑗瑗看弟弟现在肯定饿着了,这小叔家的弟弟奶奶会照顾,但是家里的弟弟可能现在都在哭了。”

李丽琴为了哄孙子就吃了一点饭,这会听到小媳妇怒斥大媳妇的行为,本是想着等只有她和肖艳的时候再鞭策鞭策她,这会时子瑗这样一说,倒是不得不站出来了,而且现在小孙子要的五十块礼头大儿子还没有拿出来呢,肯定是先不能恼怒了大儿子,以前或许她不怕,但是现在她想着,似乎这回大儿子回来不太好拿捏了,刚刚大儿子护着林珍的画面还在眼里。

撇了眼欲走的林珍母女,瞪着肖艳喝道:“你的儿子是儿子,你大嫂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而且长嫂如母,你怎么说话的呢?”

好一个‘长嫂如母’,这李丽琴是又在打什么算盘了。

肖艳被李丽琴来个当头棒喝,一个激灵,再看到婆婆眼底的一丝亮光,反应了过来,霎时笑了,“大嫂,对不起,刚刚我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你现在先回去吧,晚上再来。”

这来了个大转变,林珍斜眼看着肖艳那脸色,心里明镜似地,耸了耸肩,勾起嘴角,“唉,小艳你那么体谅大嫂就好了,那我和瑗瑗就回去啦,晚上再过来。”晚上过来和你侃。

时子瑗也清楚肖艳和李丽琴想的如意算盘,只不过她现在不想去点明。

只有被表象迷惑的时开民傻傻的认为李丽琴这时是开始关心小儿子了。

正午的阳光着实的渗人,时子瑗不停的摸着额头,隔着纱布的地方被汗液所倾,很不舒服。

林珍显然是看到了这情况,想要抱着时子瑗,但是时子瑗拒绝了,“妈妈,瑗瑗长大了,不要抱。”

林珍无法,只得拉着时子瑗,自己稍稍的挡着些许阳光前进。

终于到了家,小儿子真的醒着在哭,林珍连忙的抱起儿子,摇着、哄着,不一会就再次睡着了。

时子瑗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此时的弟弟才五个月大,粉嫩嫩的小脸吹弹可破,闭着的小眼上附着的细细睫毛微微闪动着,鼻子稍微有点尖,红润的小嘴嘟起…她这个弟弟长大了也是小帅哥一枚的,只是人稍微矮了些,只172mm,时常抱怨着他自己矮了。

其实时开民和林珍不会矮,时开民自己也有170mm以上,林珍也有165mm,时子瑗憋屈的长大只有160mm还差点,这完全是基因突变了嘛。

“瑗瑗,你的纱布应该是明天拆了吧,还疼吗?”林珍本来刚刚想问来着,但是心里一直担心着儿子,这会看着满头是汗的女儿,关心的问道。

时子瑗笑着回道:“是。”没有了疤痕她才高兴呢,这会的纱布在她看来还很亲切。

“妈妈,要是奶奶让爸爸出五十块,怎么办?”这个问题才是问题,这时爸要是给了奶奶那,那他们自家的生活可的要饿肚子了。

林珍把儿子放到了一旁的**,“放心吧,你爸不敢没经过妈的同意就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