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4 那婶婶要奖励瑗瑗吗

第一卷 重回1986 014 那婶婶要奖励瑗瑗吗?

时子瑗今天是不要再去学校报道的,所以她下午就去了李沁的家里将纱布给拆了,去的时候小正太陆羽不在,听李沁说是到县城了,他爸爸来了,时子瑗自认不是很熟悉也就没有问太多,拆好就回家了。

林珍好好的收拾了下家里,然后就抱着儿子和拉着时子瑗到李丽琴家里。

今晚上她们一家要住在这里,所以林珍自行的收拾了今晚要住的房间,就是以前她们一家住的房间,简单的弄了下,然后就看到了时开贤回来了。

“贤啊,回来啦!”肖艳笑着接过时开贤手上的外套。

时开贤环视了下四周,恩,看上去还挺干净的,刚刚在门外看到院子里也还算干净,他明天已经请了假,自己的儿子满月当然得大办一场。

李丽琴正抱着她的小金孙,自然是时子锦,一下午都在哼哼恩恩的哄着,见时开贤回来就马上站了起来,“开贤,回来了正好,抱着小锦,妈要去喂鸡了。”

一下午都是林珍上下忙活,肖艳自己却在她的房间里呆了三个小时,看天快黑才出来,所以那些什么鸡的肯定是没有喂的。

“小瑗,在干什么呢?还不帮忙奶奶喂鸡。”李丽琴大声的叫出来。

时子瑗本来趴在了桌子上,眼睛有些微眯着,全身乏力,听到李丽琴的叫,抬起头,看到了时开贤在,糯糯的叫了声,“叔叔。”还未待时开贤回应,就朝门口走去。

李丽琴手上拿着装着鸡食的破碗,‘咯咯咯——’的呼唤了鸡。

“奶奶,小瑗要干什么?”时子瑗心里想着,明显都是没有事情,就喂鸡,还要叫她出来。

李丽琴将鸡食倒在了地上,大约有七八只鸡飞快的跑到了有鸡食的地上,欢快的琢着。

“小瑗啊,你告诉奶奶,你妈妈有没有和你说不许包钱给小锦啊?”李丽琴跪个半身,拉着时子瑗的小手,和时子瑗平视着,还斜眼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子瑗心里冷笑,这奶奶可真是可以,刚刚在房里妈妈在,她憋着不说话,现在唤自己出来就是想从自己的嘴里敲出妈妈的话。眨巴眨巴眼睛,眼里满满的是疑惑,“奶奶,妈妈说家里的事情都是由爸爸决定的,爸爸怎么样妈妈都不会有意见的。”既然她想知道就告诉她呗。

听到时子瑗的话,李丽琴明显的浮起了嘴,露出两颗黑黄的门牙,眼底是深深的满意。要是这孙女说的这样,那五十块就不成问题了,料想大儿子也不敢来反驳她。

“小瑗啊,奶奶问你的事情不能告诉妈妈哦,下次奶奶再给你糖吃。”李丽琴放心的站起身,还不忘叮嘱时子瑗。

时子瑗心想:难道今天中午的糖我吃了吗?吃了吗?吃了吗?……答案是:没有。

时子瑗掩住眼底的一抹嘲讽,乖巧的回道:“是的,奶奶。”

李丽琴料想一个小孩子也没有那么多的心眼,也就进了屋,显然她忘记了中午小媳妇吃瘪的那幕。

黑暗的夜晚越发的接近,直至西边的夕阳余晖也渐渐的消失,整个村子陷入了一片静寂。

时开民是踏着晚饭回来的,晚饭自然也是林珍做主要手,肖艳做做样子,本来时子瑗是想让林珍厨房都不要进的,但是待时子瑗进屋的时候,林珍就在厨房了。

吃完饭后,众人皆端着椅子坐在了院子里头,厄,现在压根就没有电视什么的,就别想再有电脑了。时子瑗也搬了张小小的椅子在院子里坐着,一方面为了了解状况,一方面就是为了对付时开民夫妇对付不了的人。

“大嫂,今晚就麻烦您了。”时开贤‘咕噜噜’的喝了一口茶,脸带笑意的对着林珍说。

时子瑗倒转另一大家看不到的方向撇了撇嘴,这话谁不会说啊,笑得那难看死了。

其实这句话时子瑗偏心了,这时开贤虽然不像时开民那样面色刚毅、身材伟岸,但也算是清秀了,只是男子气概不足和时开民比罢了。

时开贤现在是一个国营工厂下的一主管,而时开民只是一工人,自认力道什么的都是比时开贤好多了,而且主要是时开贤虽生在农村,却几乎没有下过田,这都是被李丽琴也惯的。

林珍顿了下揉捏面粉的手,看向时开贤,“这有什么好麻烦的,一家人还生分了。”

这‘一家人’涵义挺深刻的,这时开民一家虽然是分出去住了,但是还未分家,就像地啊,都是一起种的。

“就是,这有什么好谢的,不就是帮帮忙么。”肖艳讥笑一声,自言自语道。

她是坐在了角落,但是她旁边就是时子瑗,时子瑗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时子瑗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跑到时开民那里,附在他耳边,娇呢道:“爸爸,明天瑗瑗要去一年级读书咯,爸爸是不是要奖励瑗瑗?”时子瑗一天都没有说读一年级了,这会她倒是想要说出来了。

时开民一听,眼睛睁大,眼底的笑意萦绕,“原来我的瑗瑗那么聪明,但是瑗瑗那么小,怎么会上一年级呢?”

“是瑗瑗考上去的。”时子瑗正对时开民,貌似很自豪的说道。

“好好好,我的瑗瑗聪明,那想要什么礼物呢?”时开民抱住时子瑗到怀里,用他那微微蜇人的胡须压住了时子瑗的小脸。

“瑗瑗想要爸爸给买学习要用的笔笔和本本。”时子瑗自然是不会想要吃什么糖来着,何况这个时候的糖,她可真的一点都提不起吃的欲望。

厄,时开民本来以为自己的女儿应该是想吃点那些糖什么的东西,没有想到女儿竟然是想要笔和本子,这使他是即心酸又欣慰,很认真的回道:“好。”

“诶呀,我们的小瑗读一年级,难道一年级的老师会收瑗瑗吗?这一年级可不像是幼儿园,这瑗瑗莫不是说笑吧。”肖艳是加科小学三年级交语文课的老师,她完全就不相信时子瑗能够上一年级,以为是她编出来的。

时子瑗敛下笑意,心里大笑,终于忍不住了吧,我就是要你忍不住。

“那要是小瑗真的上了一年级,那婶婶是不是要奖励小瑗啊?”

哼,你家儿子就一个满月想要让我家出力出钱的,没那么容易,也没妄想。

------题外话------

亲猜猜,我们的小萝莉是打算怎么让自己家不要出钱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