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5 五十块突兀解决

第一卷 重回1986 015 五十块突兀解决

李丽琴和时开贤也不信,都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时子瑗。要是林珍没有当场见到的话,其实心里也是不太相信的。

“小瑗,过来,和奶奶说说是不是真的?”李丽琴放下手里的活计,招揽着要时子瑗过去。

时子瑗面上带笑,一把跑到了李丽琴的面前,抿着嘴,道:“是的,奶奶,是真的。”

李丽琴看到孙女那么真诚的表情,也开始有些相信了,被面粉弄得白兮兮且长满了老茧的手激动的拉过时子瑗,“真的啊,我们的瑗瑗有出息了。”

时子瑗忍住鸡皮疙瘩和因被李丽琴抓着微疼的小手,有些伤感。这奶奶只有在高兴的时候叫自己瑗瑗,不高兴的时候甚至连饭也不给自己吃。

“可是奶奶,上一年级要更多的学费。”时子瑗苦恼道。

厄,李丽琴没有想到这点,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孙女会这样说。

“妈,不瞒您说,我这身上只还有二十了,瑗瑗读书的钱都是啊珍她娘家给凑的。”时开民张了张口,终于说了出来。

李丽琴其实心里明白着时开民夫妇一个月能有多少钱,这回小孙子过满月要大儿子那么多钱,现在又听到自己的孙女似乎是有点出息的苗头,这…看了看暗地朝自己使眼色的小儿子、小媳妇,心里第一次有些为难,没有马上就得出结论。

“孩子她妈,我回来了。”正僵持之际,院外就传来一个强劲有力的声音。

时子瑗一怔,原来是时键,也就是她爷爷回来了。这倒是出乎意料,前世这个时候爷爷没有回来啊。

其实不止时子瑗诧异,其他的人都诧异,特别是时开贤两夫妇看着这时键眼底似乎有些不明的情绪,似乎是害怕?

时键是个鱼民,用鱼塘养鱼出去卖,现在正是是好时机,如果过了冬的话,就不好了,所以他这个时候正是忙的时候,怎么可能有空回来呢?

“键,你怎么会回来?”李丽琴错愕的问道。这回看来是不可能让大儿子出五十了,自己的老伴一直都看不惯宠着小儿子,一直又护着大儿子一家,而且还是说一不二的人,要是他说一句话,她可是不敢反对的。

时键其实早就在不远处待了一会了,自然是听到了时子瑗要上一年级的事情,本来想要再听点别的,但是站了半天了,也没有再听到了,所以就进来了。

“哎哟,我的小瑗瑗噢,真聪明,想要吃什么爷爷给买。”时键看见时子瑗就马上抱了起来,笑呵呵的说着,两颊的满脸胡须蜇着时子瑗的脖子。

时子瑗看着还容光焕发的爷爷很是高兴,要是前世自己对这里还有什么遗憾,就是一直斗未能将爷爷带出这个村子。时键是个有抱负理想的人,他上进、肯干、又有些学问,自是想要干一番大事,不过到最后直至她重生,他都未能完成这个抱负。

“爷爷,瑗瑗什么都不要,爷爷以后读好书来孝顺爷爷。”时子瑗摸着时键脸上的胡须,很认真的说。

时键抱了一会,然后就放下了,走到李丽琴那里,面上毫无表情的说道:“和我进屋。”

时键本来傍晚就回来了,只是到了他结拜的兄弟那吃的晚饭,只听得兄弟的那婆娘说了些关于自己家里的事情,然后顾不得多喝几口酒,急急的赶回家,想着要是自己这次不回家还得了了。

李丽琴战战兢兢的跟着时键进了屋。

谁都不知道时键到底和李丽琴说了什么,但是出来了之后,李丽琴唤了时开贤夫妇进去,之后,谁也没有提过那五十块的事情,时开民夫妇更是不会提。

翌日,时子瑗和林珍迎着金黄色的朝阳进了加科小学的大门。

时子瑗怎么说也是在这加科小学玩加读书总共八年的时间,早就知道了一年级的教室在哪了,所以就拉着林珍到了一年级的教室。

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八至九岁的孩子,看到小小的时子瑗不住的笑了起来,说她是走错了教室了,还要她出去。

时子瑗眯起双瞳,放下林珍的手,上前到一个穿着还算干净的小正太面前,甜甜的叫道:“小哥哥,我是瑗瑗,大名是时子瑗,请问小哥哥,老师要什么时候来?”

赵世宇如黑漆般的双眸看向时子瑗,心中有些讶异,这么可爱的妹妹,怎么到这里来了?原来是昨天爸爸说的那个天才。

是的,赵世宇是赵彦的独生子,本来他应该是要在县城里读实小的,但是因为赵彦在这里当校长,他也就到这加科小学来读了。

“小妹妹,老师应该等会就来了喔,你要坐吗?来,哥哥这给你坐。”赵世宇缓缓的站起身,浮起那两颊浅浅的酒窝,温柔道。

时子瑗低下头,本来以为现在老师肯定来了,没有想到这老师还没有来,看这小正太的样子,实在也是猜不出是谁,继而抬起头,露出她那雉小的小白牙笑,“哥哥,那我先到教室外头吧。”说完就走到林珍的身旁,拉起林珍的手走到了教室外面。

刚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一个人,时子瑗抬眸一看……。

怎么是…赖加裕老师?不会他是班主任吧。

“您好,这个小朋友是您的吧?是叫时子瑗的小朋友?”赖加裕正色的问道,脸上一脸的严肃。

时子瑗在前世的时候是最怕赖加裕老师的,这赖老师天天喜怒不常,前世她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是他教的数学,那个时候赖老师一向对不好或者是上课睡觉、吃零食的学生二话不说的就一鞭子打下去,她还清楚的记得有一个人还被打烂了耳朵…幸好自己学习成绩还可以,上课也乖,所以有幸的成为了整个班级三十几个学生中除却几个没有被打过的人之一。

林珍看到老师站住了脚,边点头边回答,“是的,您是赖老师吧,我是时子瑗的妈妈。”

赖加裕撇了一眼好似看着她的时子瑗,心里纳闷,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真的能好好的坐着上课?

------题外话------

后面那赖老师其实是紫在三年级真的出现过的,当初紫也是担心会被打…嘿嘿…今天厦门这开文化节…丫丫,好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