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8 老妈辞职

第一卷 重回1986 018 老妈辞职

“哥哥,这个字是念什么啊?”时子瑗睁着圆溜溜的眼睛高抬下巴问着比她近乎高二十厘米的陆羽。

今天是时子瑗第一天到李沁家里让陆羽教课,陆羽一手拿着大学才懂的微积分,一边还看着时子瑗的进度,黑如点墨的眼珠听到时子瑗的叫喊立马转到她那边,温和的开口。

“这个字是读‘渺’,可以组成的词语为渺小、云渺等等,知道了吗?”

温润如斯的声调传入时子瑗的耳内,时子瑗眨巴眨巴她那大大的眼珠,扬起眉梢,“哥哥,瑗瑗知道了,哥哥真厉害。”

时子瑗苦逼的还要在这和陆羽学习,这些东西她能说她都会么?不能。别人是不懂装懂,她是必须懂装不懂,还要露出一副崇拜的模样,还有萝莉版招牌似的笑容。

看着那陆羽小正太一个小时都在看微积分,她深深的被打击到了,要不要那么聪明啊,这陆羽还真是天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这乡下来读书,时子瑗心里有些纳闷。

陆羽放下手中的笔,修长而洁白的手缓缓的伸到时子瑗短而发黄的头发上,密密的、润滑的手感,嘴唇勾起,狭长的睫毛弯了弯,“瑗瑗真聪明。”

陆羽其实心里也怪异着时子瑗的‘学习’能力,几乎这一小时,时子瑗就飞速的认识了快三十个字了,话说一年级一个学期只需要认识一百个字而已啊,他知道自己是学习的另类,但是这…

时子瑗撇了一眼拿在自己头上的手,垂下头悄悄的白了一眼自己,幸好自己是三十岁的灵魂了,不然这该死的陆羽小正太还真是迷人的不得了。不同于年龄的成熟,不同于年龄的笑容,好像深知一切事情的眼神,俊挺的鼻子…这要是长大了还得了,绝对是祸水级别的妖孽。

这厮在外人面前一副高傲冷漠的形象,但是自己却一直看到的都是温和有礼,文质彬彬的样子,真不知该怎么形容他。

近秋的夕阳渐渐的下落在山下,直至消失不见,屋内的一小正太和一小萝莉两人静静的各自做着事情,时不时的那小萝莉扬起笑容说句话,那小正太就缓缓温润笑着回一句…这平凡无奇的画面,却构成一副静谧、幽雅的图案。

天色渐渐的阴暗下来,那小萝莉站起身,似乎是和那小正太道别,接着就跑出了屋。

……

“开民,你去看看瑗瑗怎么还不回来啊,这天都快黑了,你去接接。”林珍看着屋外即将天黑,担心着自己女儿,就催促着正刚刚回来坐着喝水的时开民道。

时开民望了望外面的天色,马上放下手里的杯子,应了一声,“我这就去。”

“妈妈,瑗瑗回来了。”时开民还未打开门,就听到自己女儿的叫喊,随即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前去接着,“瑗瑗回来啦,学校怎么样?同学怎么样啊?相处的好不好?”一连几个问题呼出。

虽然时子瑗已经去读两天的书了,但是昨晚是在那边,而且还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所以时开民就没有问出口,这会在自己的家,时开民又关心着自己的女儿,自然是一看见就关心的问了好多的问题,就怕时子瑗在学校不好,回家又不敢说。

“爸爸,瑗瑗在学校很好啊,今天老师还夸瑗瑗聪明呢。”时子瑗露出真心的笑容,把背后的书包拿了下来,时开民接过。

“开民啊,不是我说的,我们这女儿还真的很聪明,去报考的时候瑗瑗那时还是经过赵校长考的呢。”林珍笑着道,明显的很开心。

时开民听了自己媳妇和女儿的话,深思一番,很臭屁的道:“当然,也不看看是谁是基因,那是我们老时家的啊,瑗瑗聪明着不就是传承了时家的好基因么?!”

时子瑗听到这番自己老爸那么吹嘘的话,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

竟然这样就可以让父母那么开心,时子瑗心里发誓,这一世都不要让父母为她操心、担心,好好的读书,听父母的话,教导好弟弟…

林珍不一会就将菜和饭端出来了,一边摆碗筷一边说道:“你还真以为你时家的基因好,那是我生的好。”

时开民听了罢了罢手,不和林珍争辩。时子瑗听了就更大笑了,自己的父母怎么那么可爱,前世怎么就没有发觉呢,看来前世自己忽略了太多了他们对自己的关心,对自己的好…

“阿珍,你这辞职了就好好的在家带着孩子吧,我打算多加点班,再加上昨晚爸拿的钱,我们就勉强的可以撑过这比较艰难的日子了,只是这日子苦了你了。”

吃完饭,林珍正要收拾桌上的东西,时开民啾啾自己的媳妇勤快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都是自己没能力,没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老婆身上的衣服还是在瑗瑗出世的那年买的,一直都没能买上新衣服,女儿的衣服也是捡别人家的孩子剩下的,他这个当家的,真是没能力。

时子瑗耳尖的听到了,刚刚吃饭的时候还想着怎么说服老妈辞职,没有想到老妈今天就辞职了,辞职好哇,那就有机会去做小买卖了,赚钱也快了啊。

林珍本来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疲劳的老公,“开民,你天天加班也不是办法,这身体垮了可怎么办?”

是啊,前世老爸就是积劳成疾、心思过重彩导致的早逝,这世可千万不能再这样子了,时子瑗嗒嗒嘴里的几颗牙齿,装作成熟的说道:“爸爸,老师说,要有身体的本钱才是赚钱的最好方法,要是不顾身体而赚钱,到最后是会生病的,要是生病了,那就要更多的钱钱去看病病。”

“是啊,开民,你看女儿都那么懂事,我…我打算去做一些小买卖,也好补贴一些家里,我又可以照顾孩子,这也算是一举两得了。”林珍顺着时子瑗的话说下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老妈要打算做小买卖,时子瑗张大了嘴巴,成了一个O型,这老天是听到她的祷告了吧,老妈的想法那么开明,而且思想那么出乎意料,要说这个时候出去做小买卖是要被人看不起的,就是不知道这有些顽固的老爸怎么想?时子瑗想到这,便眯着黑溜溜的眼珠睨着时开民,那眼神宛若一幅撒娇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