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9 生财之道第一步

第一卷 重回1986 019 生财之道第一步

时开民沉下眼,久久不出声。

“开民,家是我们两个的,要是你不同意,怕给你时家丢脸,怕你妈说,我就偷偷的去做,不让她们发现,要是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我还要什么脸面不脸面的,那能当饭吃?”林珍豁出去了,这句话说得气势磅礴,也不看时开民了,只盯着门外看。

这会时子瑗将自己的眼神转到了林珍的身上,好强的气势!这老妈这回是不管怎么样,都是打算去做的。

“爸爸,奶奶说瑗瑗是去她那里吃白饭的,不要脸,但是瑗瑗记得爸爸不是给了奶奶家钱吗?怎么是吃白饭的,瑗瑗要脸,也要钱。”时子瑗适时的撒娇耍赖出来了,她是力主站在她老妈那边了。

时开民用两手捂住林珍的瓜子脸,叹了一口气,“啊珍,不是我怕丢面子,只是怕你太累了。”

这样说,是不是同意了?

“开民,那你是同意了?”林珍亮起了眼睛,本来以为自己的老公是担心自己婆婆那,不让自己做,没有想到老公是担心自己太累了。

时开民认真的点点头,放开了手,朝时子瑗道:“瑗瑗,都是爸爸不好,让瑗瑗委屈了。”语气里有不尽的愧疚,女儿被这样说,确实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自己没用。

时子瑗只是想要达到说服时开民的目的,却没有想到时开民会对自己愧疚,就这样他就如此的愧疚,那自己前世的那道疤痕,岂不是更愧疚。

忍住自己眼眶炙热,想要掉眼泪的感觉,高抬起下巴,露出牙齿,高兴说道:“爸爸很好,爸爸没有不好,这样的爸爸我喜欢。”

看女儿笑了,时开民夫妇也笑了,仿佛刚刚的郁结之气一散而空,没有出现般。

“但是阿珍,你是要打算做什么?我们家没有太多的钱,只能是做小小是买卖。”

既然决定了要做,当然要考虑是要做什么合适了,但是现在家里余钱几乎没有,要不是时键给的两千,家里都几乎要开不了锅了。

林珍虽然说是有决定要做,但是她还真一时想不到要做什么,思忖着。

对于这个问题,时子瑗当然考虑过的,现在家里的情况她也是大概了解,家里钱不能全部投资下去,即使她保证肯定赚钱,爸妈也不可能全部拿下去,开什么小店的都是浮云,但是摆地摊就不同了,首先,不需要租金,现在还不像二十一世纪,什么地方摆摊都要资金;其次,不需要太多的投资,小小的一个摊位,不需要太多钱;最后,不需要请人,时子瑗下课了可以帮忙,林珍也可以有时间带孩子。

但是该怎么说呢?这就是时子瑗久久考虑的问题。

“爸爸妈妈,奶奶家有一天有一个阿姨带来了圆圆的东西,那东西好吃,要是卖那东西的话,瑗瑗喜欢。”时子瑗打算从吃开始,笑眯眯的说出了自己‘爱吃’的意图,又顺便暗示吃是好的方面,而且还说明丸子好吃。

林珍摸了摸时子瑗的头,道:“瑗瑗啊,就知道吃,难道不知道吃多了会胖吗?胖了就不好看咯,你看隔壁王大婶,就是太胖了。”

还是时开民头脑比较灵活,被时子瑗这样一点,“阿珍,我想到了,瑗瑗说的好吃的应该是丸子了,丸子一般是在县城才有的,要是我们卖丸子,那不是既方便了我们村里头要是有人做客没菜的时候可以买到,而且这个成本还不算高哦。”

时开民所估算是成本其实不是他自己瞎编的,而是他有一次和他那组的主管一起接待客户的时候去县城的饭店,无意中碰到了一个送丸子到饭店的人,时开民也就顺便的问了下价钱,本来是想买的,但是太贵了,没有买,后来就不知不觉的聊到了怎么做啊,还有成本什么的,他就随意的记了下来,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有用了。

时子瑗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时开民看,心里怀疑着,这是他老爸?难道老爸也是重生过来的?遂又想到,这是不可能的啊。

“妈妈,妈妈,这个好诶,要是能天天吃上丸子就好了。”时子瑗反应过来,两只小手连续的拍着,表示出她小孩子的心性,只是为了吃而已。

“开民啊,你说的那个丸子简单做吗?要是我不会,怎么办?”林珍看着自己的老公和女儿那么热乎,心里却怀疑起自己了。

时开民笑了,没想到刚刚还和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做小买卖的媳妇,这会倒是担心她自己会不会了,不过,这担心还真是多余的了。

“阿珍,你还记得和我一起工作的小齐吗?”

林珍转了转眼珠,皱了下眉梢,突然顿悟,“是那个去年刚刚结婚的,还是你帮他们小两口张罗的酒席,记得了。”顿了下,继续道:“但是…这和我不会做丸子有什么关系?”

“记得就好,你知道吗?那小齐的媳妇啊,本来是她舅养的,她现在是在他舅舅的介绍下刚好就进了那专门做丸子是作坊,据小齐那厮天天和我吹的,说是她媳妇很聪明,现在做的丸子比得了那师傅了。”时开民点了点头,顺着林珍的话讲下去,讲到了重点。

“那也要人家愿意教啊,去年看着她那小媳妇很是腼腆,话都不说两句。”林珍思考着这她教的可能性。

时开民拍了下自己的大腿,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你就放心吧,我和小齐那是有够硬的交情,那小子讲义气,去年帮他的事情时时刻刻的记住了,还老在我的耳旁唠叨着说要还我们人情,这不正是一个机会么?”

时子瑗纳闷了,她老爸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小齐的人,难道是被自己的小翅膀扇到,事情已经和前世有所改变了?

林珍看了看外面的天,本想着现在她就忍不住想要去问问看,还是明天吧。

“开民,要不明天我们上门就看看?今天太晚了。”

时开民手一挥,道:“上什么门啊,你明晚多买点菜,我带着小齐过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