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2 小姑找上门来了

第一卷 重回1986 022 小姑找上门来了!

待时开民夫妇和时子瑗转身,那道声音的主人也走近了。

“开惠,你怎么来了?你说妈病了,什么病啊?今天早上还不是挺好的么?”时开民惊讶的开口道,这妹妹可是嫁到了离着村子两三百里之外呢。

时子瑗眼睛铮铮的看着眼前她的小姑时开惠,瓜子脸、小眼睛的时开惠现在才二十二岁,十八岁就嫁了人,现在都有个三岁的小孩子了,不过她前世在二十八岁却离了婚,过了一年又结婚生了两个小孩子…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枉费老爸一直对她好,但她却在老爸死的时候给的五百块钱,在后来却三番两次的逼着老妈要还,这可真是老爸呵护在心里的小姑啊,时子瑗此刻时开民心酸着。

时开惠冷哼一声,双手扣在两臂上,斜眼看着天,冷冷道:“妈犯的是心病,还不是你们在妈那里拿了两千块钱么。”

“开惠,你给我说清楚,这两千块钱可是爸给我的,凭什么妈生病赖在我们的头上。”林珍站了出来,提高声音道,这婆婆生病还指不定是假装的。

时子瑗那么炙热的眼神,时开惠自然是察觉到了,瞬间将眼睛瞪向时子瑗,“这小瑗怎么变得那么没礼貌了,见了小姑姑也不叫了?”

时子瑗一个厉眼过去,很明显是嗔到了时开惠,只见她立马就闪了下眼睛。

时开惠心里狐疑,刚刚那小瑗冰冷的眼神是真的?应该是错觉吧。

“小姑姑好,小姑姑回来有没有东西吃?”时子瑗高兴的叫了起来,她料想这小姑肯定没有带吃的。

在农村,哪家的女儿回来探亲都是要买东西的,但是这小姑姑从来就不带东西来,回去的时候总是带着一大包的东西回去,这就是她的做事风格,从来都不让自己吃亏。

时子瑗这句话一出倒是得到了时开民的一句不满,“瑗瑗,怎么一开口就是吃呢?你姑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是啊,大嫂,瑗瑗怎么就教成这样了,想当初,大哥小时候可从来就没有说过要吃什么呢。”时开惠竟然还有脸这样顺着时开民的话说下去。

时子瑗是谁,是地地道道的伪萝莉,刚刚时开民的训词压根就没有一丝的责怪在里面,只是在做做样子,因为农村人都觉得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本来就是要带吃的。

时子瑗吸了吸鼻子,似乎有哭腔,“爸爸,奶奶隔壁的蛋蛋,他的姑姑每次到他家都有好吃的,还很多好吃的,难道小姑姑不是和蛋蛋的姑姑对蛋蛋那样对瑗瑗好吗?”

林珍听到不服了,一个嫁出去的小姑子来家里不带吃的东西就算了,还说我女儿没教养,这是一个什么道理,撇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双眸微冷,有点恼怒道:“开民,你训瑗瑗干嘛,瑗瑗只是一个小孩子,看见姑姑的,说要吃的有什么不对?”

此刻的时开民正考虑着时子瑗说的话,自己对这个妹妹可真是没话说了,在她还没有出嫁前,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她先吃,即使是有块好布料做衣服的,自己媳妇都不给,就给这个妹妹了。可自己女儿说的话也有道理,这自己对妹妹那么好,怎么就从来没有见过妹妹给自己的女儿买什么东西呢?虽然说物质可以忽略,但是刚刚妹妹说的话明显的就表示了自己教育女儿的失败,刚刚训女儿自己也是随口说说的…没有感觉女儿说错了什么。

“阿珍,我错了,我错了行不?都是我不好。”猛然听到老婆即将发怒的前兆的声音,时开民毅然决定认错,虽然自己不觉得自己有错。

“哟,大嫂没出两天妈的家门,现在就对小姑子摆起脸色来了。”时开惠出口嘲讽道。

时开民是爱护着时开惠这个妹妹,但是他同样也爱着自己的老婆,时开惠这句话倒是惹到了他,冷冷的开口。

“开惠,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知道你是小姑子,那你怎么就不知道这里还有你大哥大嫂呢?大哥大嫂是你的长辈,至少你得好声好气的叫声大哥大嫂才对吧。”

总以为自己教育弟妹还算成功的时开民现在开始给时开惠‘上课’了,但是时代在变,人也在变的,时开惠对这句话不只嗤之以鼻,道:“大哥,你妹妹我现在真为你担心,我看你现在什么都被这个所谓的大嫂控制了吧,难怪妈会生病,肯定是你这不争气的样子给气的。”

“呵呵——呵呵——”

时开惠的这句话却让林珍笑了,这笑声在这寂静且微风吹过的时间里久久不息,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还听得到。

“开惠,我自认为我这个大嫂对你还算是称职的,你说这句话,即侮辱了你大哥,还小看了你妈,并且让我看清楚了你。”

时子瑗高抬下巴,老妈现在竟然能说出那么有深意的一句话,还笑着说出口,没有生气,没有冷漠,唯有眼底的那一抹清明,让时子瑗看得清清楚楚。原来老妈是早就看清了事实,只是一直忍住没有说出来而已,她这会能心平气和的说出,这说明了什么道理?说明了老妈现在已经练就了临危不乱的态度了,不过老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老道了?

这句话不得了,时开惠顿时觉得林珍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以前从来都是老老实实的听着自己说话,这会还还嘴了,不得了,这都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大哥,你看大嫂说的什么话?我就说了一句,难道就是说侮辱了大哥您吗?大嫂竟然还说妈怎么样,我看以后我让妈不管你了,你也不要管妈了,不然妈铁定会被气死的。”

时开惠一边说还一边对着时开民摇头,眼睛里还透露出一丝极易察觉的失望和心痛。

时子瑗一看,小姑姑这是演戏演到家了,这会老爸还不跳起来才怪。

果然…时开民看着时开惠那失望和心痛的表情,马上就相信了,着急道:“开惠,你说什么呢?妈生我养我,我怎么可能不管妈呢,你刚刚不是说妈病了吗?到底咋样了?”

时子瑗心一沉,她现在不可能告诉老爸说他妹妹以后会对他怎么样,也不可能阻止时开民孝顺奶奶,但是她不希望老爸从走前世一样的路,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让老爸留下来。这小姑现在来明显的就是想要老爸回奶奶那将两千块交还给奶奶,不能让那刚刚到手的两千块就这样没了。

------题外话------

紫再呼叫一声,紫要收藏,要留言……嘿嘿,滚地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