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3 成功留下老爸

第一卷 重回1986 023 成功留下老爸!

“算了吧,大哥,以前我还没有嫁出去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但是现在…”时开惠看自己刚刚说的话有用,撇过头继续‘加一把柴’。

时开民见自己妹妹这样就更加急了,猛的拉住时开惠的一只手,瞪起眼,“说什么呢,你还是我妹妹啊,大哥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的。”

时开惠假意轻轻的想要扯掉时开民,当然没有扯开,头转向时开民,似是无奈的深深叹了一口气,“大哥,我知道你还是会向以前一样疼我的,但是…”没有说下去,倒是看着林珍的那方向,这意思不明显着么。

时子瑗看着眼前一幕‘深情的兄妹情’,要不是知道前世老爸死后,小姑姑的做风,她还真可能被小姑这般对亲情深厚的模样给蒙过去了。小脚一移,用力扯了下林珍的袖口,老妈应该是眼睛明亮的,不可能被蒙。

林珍意会,假咳了几声,食指抹了下鼻子,上前一步,情深意长道:“开惠,以前嫂子对你可是和亲闺女似的,你早早的嫁了,当初嫁妆还是大嫂帮你备的吧,你嫁出去三年,哪一年回来大嫂不是好生招待着,生怕怠慢了你,而且还大包小包的让你带回去给孩子吃的,你现在说的是什么意思?”

本来要再进行安慰妹妹的时开民顿时纳闷了,是啊,自己媳妇对自己的妹妹可真的没话说了,看来是妹妹多想了,不过现在媳妇好像生气了,这可不得了,拉住媳妇的手,讨好道:“阿珍啊,这开惠不是说你呢,你不要在意,我先去看妈,你在家里带孩子。”

时开惠听到时开民的话,马上就笑了起来,也不再像刚刚那般苦情似的说话了,“嫂子,刚刚是妹妹的不对,是妹妹太担心妈了,您别放在心上,我现在就和大哥先去看妈。”

笑话,这目的达成,当然是感觉走啊。

时子瑗一听,不好,这小姑的效果达到,想要跑了,马上急着说,“爸爸,瑗瑗一起去吧。”

时开惠当然是不肯的,这侄女一去,那妈专门给自己儿子买的东西不就全都看见了,便道:“瑗瑗,晚上天气冷呢,小姑和你爸爸去就好了,你明天不是要上学吗?要是迟到就不好咯。”

一提到自己六岁的侄女竟然上一年级就不舒服,大哥什么时候有那么聪明的女儿了,而且还听小嫂说这几天好像侄女变得不一样了,或许现在让侄女去就坏事情了,一定不能让她去。

时开民当然是赞成妹妹的话,这女儿明天还要上学,而且天气那么冷了,走到女儿的面前,蹲下身子,笑着反对道:“瑗瑗,爸爸去看奶奶就好了,你就留在家里好好睡觉,明天上学。”

似是为了迎合时开惠的话,突然刮了一场大风,时子瑗确实也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但是为了计划又马上恢复了过来。

“不要,爸爸,瑗瑗要去看奶奶。”时子瑗嘟起嘴巴,直摇着头。

时开民看自己的女儿那么想去,思忖了下,看来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妈一起待的时间长了,虽然女儿前次说妈不给饭吃,但应该亲情还是很深的,便道:“那好,瑗瑗进去穿衣服,和爸爸一起去。”

这句话让时开惠不高兴了,急性子一出来,快步走到时子瑗的身旁就开始一顿骂,“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说了不让你去了,怎么还想去?小姑的话都不听。”

“小姑姑,瑗瑗只是想去看奶奶。”时子瑗圆溜溜的眼睛像是在下一秒就要掉出眼泪了,看上去甚是委屈。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时开惠一急,用手推了下时子瑗。

这可真是帮到时子瑗了,时子瑗早就知道小姑肯定不可能同意让自己去的,那么肯定她火爆的性子会出来,那么…

“哇……哇…”时子瑗被侧推在地,林珍和时开民都来不及阻止。

时开惠眼眸怔了一下,自己就轻轻一推,怎么就推在地上了,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时子瑗是自己故意的。

“大哥,小瑗也太娇贵了,我就随手那么一推而已…”时开惠本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时开民黑炭似的脸和那狰狞的眼神,顿时就说不下去了,讪讪的移开了眼睛。

“爸爸,妈妈,瑗瑗痛痛。”时子瑗这会已经流了眼泪在两颊了,直呼着时开民和林珍。

时开民突然想到自己的女儿前两天才被妈推倒,现在又被自己的妹妹再一推,要是推出个好歹该怎么办?

“开惠,你怎么回事?瑗瑗那么小,你就下得了手推她。”时开民一边厉色的喝到,一边忙把自己的女儿扶起来,换上了关心温和的语气,担忧着急问道:“瑗瑗,没事吧,是身上痛,哪里痛了?”

看到一脸担忧的爸爸,时子瑗心里挣扎了一下,默念,这是善意的谎言,这是善意的谎言…

“开民,你赶紧带瑗瑗去李老那,肯定是哪里碰伤了,你看瑗瑗都说不出话了,前几天那么严重都还可以说话,这回话都说不出了,看来是更严重,赶紧啊,你先去,等会我收拾下东西就去。”林珍吓到了,女儿前回额头磕出了那么多血还会和自己说话,这回女儿都说不出话了,当然应该是比前回更痛了,也更严重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时开民抱起时子瑗就往李沁家那里跑去。

“大哥,妈…”

时开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开民顿了下脚,背对着时开惠,不咸不淡道:“开惠,你先回去吧,大哥明天再去看妈。”说完就走了,不理后面时开惠还想说的话,这会女儿最重要。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今晚不去那了。其实时开民自己心里也清楚为什么妹妹一定要自己回去,妈病了才怪?妈从来就没有怎么病过,这肯定是要自己回去而编造的理由吧。自己答应回去,只是为了去印证是不是而已,没有想到这害得女儿又受伤了。

时子瑗暗暗的比了两个手指头,耶,胜利了,虽然身上确实有点痛,因为自己没有考虑到现在的天气和地板,不过这代价值得。

时开惠看着远去的大哥和侄女,冷哼一声,不和林珍打一声招呼,便拂袖而去。

------题外话------

小正太陆羽小朋友要出来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