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4 在李老家住下

第一卷 重回1986 024 在李老家住下

大约十分钟左右,时开民终于在月光的照耀下到了李沁的住处。

现在已经快晚上十点了,李沁的家里竟然还有灯,透过窗户,还隐约看到两个人影在忙碌着。

“李老,李老,快开门啊。”时开民一边敲着门,一边叫喊,自己的女儿受伤了,要快点医治,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李沁沧桑微哑的音调响起,“来了,来了,又怎么了?”

这样的问法,显然是听出了来人是谁。

“咯吱——”门开了。

李沁看着时开民一脸的着急和担忧,还似乎有点懊恼的神情,微微一滞,而后接过了时子瑗。

“开民啊,瑗瑗这是又怎么了?”带着微许责问。

李沁心想,这女娃昨天不是刚刚拆线,额头已经差不多好了,今天这么大晚上的,那么着急,莫不是…想到这,李沁也担心了起来,脸色凝重的睨向时开民,严肃道:“开民,瑗瑗是不是头晕了,你才那么晚,那么急的把她送过来?”

要是头晕的话,就不好了,那可能是磕到额头,而出现的轻微脑震荡了,那自己不就是误诊了,后果可不堪设想。

“不是,不是…”时开民马上开口,摇着头。

李沁听到不是松了一口气,这才将时子瑗抱到了医诊的**,继而再次看向时开民,问道:“开民,到底是怎么回事?”

边问的同时,李沁还一边拿出药用的东西,一只手附在时子瑗的右手上,低声问着时子瑗道:“瑗瑗,你是哪里不舒服?告诉李爷爷。”

时子瑗身上是有点痛,但还不至于痛晕,这会她都有点想睡觉了,今天晚上精神太集中了,而且现在她的身子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自然是昏昏欲睡了。

听到李沁的声音,时子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时不适应灯光的照射,再次又眯起,终于适应了光亮,这才道:“李爷爷,瑗瑗身上痛痛,这里,还有这里…”时子瑗慢慢的移动自己的小手轻轻的附在小腿和肩膀上。

“李老,不满您说,这是我妹妹开惠一不小心推倒了孩子,这孩子一直说痛,我立马就把孩子抱到您这了,您赶紧给看看怎么样?有没有伤到筋骨什么的。”时开民再次听到自己的女儿说痛,心再次揪了起来,不敢再隐瞒什么。

李沁深深叹了一口气,别人家的事情又不能过多的插手,幸好这女娃没什么大碍,罢了罢手,说道:“幸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天气冷,孩子摔到在地,自然是会痛的,现在我们一动她就会痛了。”

时开民眼底有些感激李沁没有打破沙窝问到底,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听到女儿没有什么大碍,自是松了一口气,但是李老说一动女儿她就会痛怎么办?

“李老,那我这孩子…”

“也罢,今天孩子就在我这住一晚上吧,现在外面的天气冷着呢,不能再受冻了。”李沁马上就做出了决定,这个小女娃他喜欢得紧,而且自己好友的儿子也是很喜欢和这小女娃一起学习。

“李爷爷,是不是瑗…”陆羽本来正在做微积分的练习,却感觉听到了时子瑗的声音,这会似乎是确定了,也就马上就从内屋跑了出来,看到诊**的时子瑗,顿时就失语了。

“羽儿,你出来了,瑗瑗她受了点伤,待会我会给她擦一些伤药,而且还要住在这里。”李沁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陆羽现在脸色着急和担忧的模样。

陆羽踏步上前,走到了诊床的旁边,轻轻的拉起时子瑗的一只手,时子瑗这会已经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光滑细腻不扎手且温热的手握住,猛的就睁开了眼,似乎吓了一跳,惊叫出声,“哥哥。”

“瑗瑗没事吧,哪里疼?”相对于时子瑗的惊叫,陆羽表现得很淡定,要不是眼底的那抹若有若无的担忧和着急,面上看上去真是毫无表情可言。

时开民一旁看着长相颇为端正的陆羽,心中狐疑,这孩子怎么他从来没有见过?

“李老,这是…”

“喔…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孙子,现在寄在我家里,而且还是瑗瑗的小老师呢,看来你是不知道吧,阿珍是知道的。”李沁笑着为时开民解惑。

“时叔叔您好,我叫陆羽,在加科小学读三年级。”陆羽小正太介绍道。

这小孩子家教倒是很好,而且穿着完全不像是农村的小孩,举止很是得体,和自己说话还站起来,对着自己的眼睛,说明很有礼貌…这会时开民倒是评价起陆羽来了。

“李爷爷,瑗瑗是不是要住这里啊?”陆羽当然刚刚听到了这句话,瑗瑗住这里太好了。

这个时候李奶奶出来了,脸上似乎有些苦恼,“今天下午我才把被子洗了,我刚刚上去看被子还没有干,这瑗瑗晚上要不就和我们将就一晚上?”

时开民一听,这怎么可以,已经够打扰到李老夫妇了,要是再让女儿和她们一起睡,这女儿晚上睡相不是很好,要是碰着他们就不好了。

“我看还是我带不回去吧,不要那么麻烦…”

‘了’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李沁截断了话,喝道:“不可以,我说的话你都不听了,这女娃要是一路上吹风到时候伤寒了就更麻烦了。”

“是啊,这瑗瑗要是再伤风感冒了,要治愈可不是那么容易,还是留下来。”李奶奶自然也是不同意的,这时子瑗她心疼着呢,那么懂事的小女娃,三天两天的就来这看病,谁不心疼啊。

时子瑗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正在争论的三个人,她也不想和李沁夫妇他们一起睡觉啊,不是因为自己睡醒不好怕出丑,而是她要是和老人一起睡,她一晚上都睡不着的。诶,不是还有一个人么,陆羽小正太,虽然自己现在的小孩子,但是在她的眼里,陆羽就是个小屁孩,和他一起睡就好了,就当做是朋友家的孩子。

“李爷爷、李奶奶、爸爸,瑗瑗和羽哥哥一起睡吧。”

------题外话------

‘睡’是禁词,请亲谅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