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5 恶梦

第一卷 重回1986 025 恶梦

第二天清晨,陆羽醒过来却看见时子瑗的脚竟然靠在了他的脖子上了,人竟然横着睡着了,难怪昨天时叔叔会说瑗瑗的睡相不好,原来是这样了,确实是睡相不好。

昨晚在三个大人争论不休时,时子瑗一句话倒是解决了这个问题,李奶奶多拿了一毯子在陆羽的ch—uang上,时子瑗这六岁的小孩子本来她昨晚就昏昏欲睡了,所以昨晚她一倒在陆羽的ch—uang上,这陆羽还和她说着话就睡着了,还害陆羽纳闷了好一会,才赶紧把该做完的的题目做完,然后才睡觉,他还记得自己是抱着时子瑗睡的,却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会变成这个样子。

“羽儿,醒了没有?要上学咯。”门外传来李奶奶的叫喊声。

陆羽朝窗户外一看,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窗户上,窗户反光之下竟然还闪闪发光着,看样子现在已经过了七点了,昨晚自己难得的没有醒来,一睡到了天亮,连连续几年的早起都变成晚起了。

陈芸在外面纳闷着,这羽儿可是天天雷打不动的六点就起来了啊,现在都七点了,还没有起ch—uang,这番想着,再次敲了敲门,道:“李奶奶进来咯。”

陆羽看门即将被打开,意识到现在这窘迫的状况,马上就闭上了眼睛。

陈芸进去看到的就是两个孩子还在睡着,走到ch—uang头,她立马就笑了起来,这瑗瑗还真是睡相不太好,难怪今天羽儿,没有起来,怕是见到这样子的状况,即使在六点醒了,为了不吵醒这瑗瑗,也就继续睡了过去了吧。不过,羽儿这孩子也是着实的让人心疼,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却要承shou父母的离异,这也难怪会不想待在他们的身边了。

轻轻的将手拉过时子瑗不安分的小脚,把它放平,而后才轻声叫道:“瑗瑗,太阳晒屁股咯,今天还要上学哦。”

时子瑗这家伙,在梦里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翻转了下shen子,正面对着陆羽,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我都是靠我自己得来的位置,你凭什么说我g—ou引了他…”

这句话却好死不死的刚好落在了陆羽的耳朵里,陆羽听得到是什么位置,什么g—ou—ying的…

陈芸却笑了,再次叫道:“瑗瑗,要上学了。”这次的声音比刚刚的要大些。

时子瑗起ch—uang气来了,呶呶嘴,慢慢的睁开眼睛,“上什么学啊,我都毕业好久了…”

接着看到眼前那张好看的小正太的脸,才惊觉自己现在身处何地,唰的起身,看到一笑慈祥笑意的陈芸,粉nen的小手mo了mo短短的头发,‘嘿嘿’笑了两声,接着脆生生的叫道:“李奶奶早。”

陈芸也不揭穿刚刚时子瑗睡姿,只轻轻的点了点时子瑗的额头,道:“身上还疼吗?今天可以去上学了吧。”

“可以。”时子瑗还搞笑的来了个军礼,然后发现陆羽还没有醒过来,再查看了下刚刚自己睡的地方,恩,没有口水,刚刚貌似起来睡姿还算可以,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没有出丑,不然她三十岁是灵魂实在是shou不了自己睡姿的问题,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她睡姿不好大家都知道了,而且还争相着帮她隐瞒。

“李奶奶,你看哥哥没有醒呢。”

时子瑗这话一说,陆羽抽了抽嘴唇,随即睁开了眼睛,眼底带着微许的笑意。

“好了,现在醒了,起来吧,奶奶已经做好早餐咯,再不起来,上课要迟到咯。”

时子瑗认命的起来,谁叫她现在是小孩子呢,而且还是要读书的孩子,想到还有十几年的日子都要早起,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

转眼间,时子瑗已经重生了19天了,今天是1986年农历八月十四了,加科村这个地方很奇怪,一年到头不管过什么节,都是比别的地方提前一天,在前世,时子瑗向林珍问过这个问题,林珍就说,这是因为他们的赶集日正好是可以搭到过节这天,而村子里的人都喜欢吃个新鲜,久而久之过节就变成了农历的八月十四了。

时子瑗是生在农历的八月十六的,林珍老是说她,为什么不是在农历八月十五提前一天出来,而是推后了一天,要不然就有得吃了。所以,两天后,就是时子瑗的生日了。

这半个多月来,林珍天天都是在家里和王桂芳研究着丸子的做法,虽然时子瑗在后世吃火锅什么的吃过不少品种的丸子,但是却不知道丸子还有十几二十种的做法,这件事倒是让时子瑗汗颜了一把,要是没有王桂芳,这丸子凭着她那几种,还真不一定能有很好的生意呢。

今天过节是必须得到奶奶家去吃饭的,而且加科小学今天已经放假了,时开民一早就去买了很多的东西,准备要拿到奶奶那里去煮,这让时子瑗很是嗤之以鼻,那么多东西,那奶奶那里还需要买菜吗?

老爸这半个月可真是得意春风似的,那晚之后的第二天老爸并没有去奶奶家,而是时建一早的赶到了时子瑗的家里,说明了情况,因为时建心里早就猜到了自己老婆子的做法,所以即使是不在家里,突然在工作的地方想到了,就赶紧的来通知自己的大儿子了。

“瑗瑗,赶紧穿上衣服,我们要去奶奶家里咯。”因为白天时开民还要工作,而林珍是中午吃完了饭就到李丽琴那里了,因为要是晚一点,这李丽琴是不会放过有机会来说林珍的,时子瑗自是不愿意那么早去,就一直呆在家里,这会正发呆着呢,这时开民一开门就大喊,倒是把她吓了一跳。虽然心里吓了一跳,时子瑗面色倒还是未变,回道:“好。”

时开民看女儿已经进房去穿衣服了,自己也进厨房洗把脸,这么晚了,怕是快要到吃饭的时间了。

时子瑗边穿衣服边想着,这小姑姑在奶奶家住了大半个月了,完全没有要回去的意识,这会自己去奶奶家,又不知道要使什么伎俩了,如果要是知道了自家拿着爷爷的两千块做生意,可能会是一场风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