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7 谁胜谁输还未得定论

第一卷 重回1986 027 谁胜谁输还未得定论

而时开惠听到后却马上就反驳了,“我怎么可能和雷子吵架?雷子是心疼我,所以才让我回这里的。”

这小姑丈心疼小姑时子瑗是知道的,在小姑嫁入雷家,雷家只有一个儿子,姑丈对小姑那可是千依百顺的,几乎什么事情都不让小姑干,而姑丈的妈,也就是小姑的婆婆肯定是有意见的,经常两婆媳吵架,而小姑又不像林珍那样不顶嘴,而是火爆的脾气经常和她婆婆吵起来,导致了婆媳关系很是紧张。

“没吵架就好,进去吧。”时开民不明所以,以为没和时子瑗的姑丈吵架就好,他不知道的是时开惠经常和她婆婆没事就吵。

时开惠眯着小眼,眨了一下,然后就紧跟着时开民走进屋。

时子瑗自然是有眼力的,这个时候,她还是进厨房帮妈妈好,省得看小婶婶的那脸色。

“小艳啊,这孩子没事就算了,这彬彬也不是故意的。”时建坐下开口说话了,他是被李丽琴一直拉着衣角,不得已的。

肖艳抬起头,眼中似乎有泪光,沙哑着声音道:“爸,幸好是没事,要是有事,您这亲亲孙子就…”说着又低下了头。

没有表明是原谅了时开惠,也没有反对时建的话,应该还是有点怕时建的,这句话说得妙啊,拿出孙子这一名堂来说事。

“小艳,都是我不好,你就不要再生气了。”时开贤也劝导着,一副认错的样子。

肖艳垂下的眼眸闪了一下,心中嘟喃,你有什么错?要错就错在你的妹妹再家里白吃白喝不说,还什么事情都不干,当着家里的宝似的。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却说,“开贤,你为了这个家忙着,还操心家里的事情,是我这作为媳妇的没有做好。”

难得的肖艳竟然放低了姿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做什么打算。

时开惠可不敢说什么了,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微微低着头,而时开民是站着的,心里思忖着该怎么做,才不会让妹妹和小弟心生间隙。

“开惠啊,彬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有礼貌了,一不顺他意就哭。”

时建是听出自己小媳妇话的内在涵义了,所以这一转头就开始批时开惠了。

被点到名的时开惠似乎是惊醒了一般,猛的抬起了头,急忙解释道:“爸,不是的,彬彬想要抱小锦,是因为小锦可爱啊。”这会要是爸爸都不帮自己了,那自己住在这里的机会不是渺茫了。

“他就一个三岁是孩子,还抱人,难道你在一旁就不知道阻止吗?”时建继续道,为自己小女儿的不识趣表示更加火大,这自己是给她承认的机会呢,还不知道把握。

本来在彬彬想要抱小锦的时候,时开惠是可以阻止的,但是她没有阻止,她任由自己的儿子胡闹,这才导致了这后果,难怪李丽琴都不好说什么了。

“爸,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没事就好。”时开民想要做和事老。

时子瑗正端着一盘菜出来,刚刚踏出一步厨房的门口就听到时开民的这句话,心里哀叹一声,老爸啊,您老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一下么?虽然时子瑗知道,亲情至上的时开民不可能置身事外,但是她还是祈祷时开民能置身事外。

“大哥,什么叫事情都过去了?”肖艳提高声音睨向时开民的方向道。

意料之中,时开民铁定会被抨击。

护爸心切的时子瑗忙把菜端在桌上,快步上前拉住了时开民,然后看向肖艳,道:“小婶婶,爸爸的意思是说,既然小锦弟弟没事,我们大家以后还是要相亲相爱的,老师说过,一家人只要相亲相爱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过去的。”反正她是小孩子,曲解曲解来缓和这意思大人也不会指正她的错误。

时子瑗稚嫩的音调倒是让时开民恍然大悟了,马上点点头道:“就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

时建撇了一眼自己的孙女,这孙女现在好像让自己看不懂了,以前不都是很胆小的吗?怎么最近几次接触感觉变激灵了不少,而且说话还句句说是老师教的,难道现在一年级的老师有教这些了?想到这,时建有些不淡定了,朝时子瑗招手道:“瑗瑗,过爷爷这边来。”

时子瑗眼睛闪了一下,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乖乖的走到时建那里,扬起笑容,露出脸颊上浅浅的酒窝,“爷爷。”

“瑗瑗啊,告诉爷爷,天天上学老师教什么?”时建也笑了,岁月的沧桑,让他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的皱纹痕迹,这时候笑起来倒把眼睛给盖住了。

时子瑗像是很得意般,握起粉嫩的两只小手,一只手数着另外一只手的手指,低着头,“老师有教数学、语文、还有自然,还教我们唱歌…好多好多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时子瑗在心里默念:我是萝莉我卖萌,我是萝莉我做主。

“那么多啊。”时建见自己的孙女认真的说着,心里想着,看来这上学很有用,瑗瑗一上学,不仅不怕自己了,还变得开朗了不少。

“是啊,是啊。”时子瑗忙不迭咦的点着头。

肖艳看着本来是自己为‘主角’的剧场,现在像是便成了侄女和公公其乐融融的场面,心中似乎有一口闷气憋着,想要发作,使劲的用两手指抓了下自己身旁的时开贤。

“爸…”时开贤无奈,只能轻呼叫时建。

时建本来是想忽略这件事,觉得这事情过去了就差不多了。他不是没有听到自己媳妇在县城医院的时候一直指着自己儿子骂的场景,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这小媳妇打的算盘,这事情是自己的女儿不对,但是…

“好了,好了,以后开惠多看着点彬彬,不要再让彬彬接近小锦。”

时开惠一喜,忙回道:“好的,爸,”然后转看向肖艳,继续道:“小艳啊,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彬彬接近小锦的。”

时开惠是道歉得快意,但这会肖艳可着急了,自己的目的压根就不是这个好不好?不行,这件事要是不给我个做法,自己绝对不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