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8 发威的老爸

第一卷 重回1986 028 发威的老爸!(二更)

时子瑗看老爸的危机解除,赶紧溜的跑到了厨房,还是帮妈妈做做事情得好,而且自己相信,爸爸应该不会再说什么了。

“爸,我看姐应该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吧,这都快要到农忙了,姐夫那不要帮忙收稻谷吗?”肖艳还是不提原谅,不原谅的问题,她就是想着不能让时开惠天天在自己的家里白吃白喝的,而且还可能随时威胁到自己的儿子。

时开民本来想阻止,但是一想到刚刚的场景,想着自己还是不要参合了,要是事情被自己搞砸了,弟媳把火引到自己的身上,就不好了,所以这次他什么都不说,找了个椅子就坐下了。

时开惠刚刚还欢喜着时建还帮着她,这会又再次的陷入‘危机’之中,用无辜的眼神睨向时开民的方向,却没有想到大哥却撇开了,看来大哥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慢慢的将眼神移至自己的妈那里,看见自己的妈一脸的着急神色,看来有戏。

“妈,彬彬是想你这外婆我们才来的,这在家里就一直闹着要来这里,我也是没有办法的,这他又离不开我,要不,我明天就带彬彬回去了?”

时开惠这招以退为进的方法真好,李丽琴疼这女儿疼得紧,那外孙子更是疼得紧,虽然对孙子小锦的事情尤其的感到暗暗愧疚,但是要是让自己的亲亲外孙就这样回去,下一次难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了呢。而时开惠自然也是想到这一层的,自己常年的不回娘家一次,主要是回来太费劲,又费钱,所以来的时候一般从来不拿东西,回去的时候倒是满满的口袋。

“小艳啊,这彬彬外孙子你妈我是一年难得的见到一回,你姐这次也不是故意的,这样吧,以后你要是不放心妈,以后小锦就由你自己带了。”

“妈,你这是干什么呢?小锦可是你亲亲的孙子啊,你不带,谁带啊?”肖艳没有说话,这时开贤倒是不爽了,他早就知道自家妈对自家姐的那种溺爱,要姐现在回去肯定是不可能,但是妈竟然说让小艳自己带孩子,那自己的耳根子还能安静吗?完全是不可能的。

肖艳倒是低着头不说话了,现在自己的老公为自己出气,她只要装得越委屈效果就越好,这以后看看自己的老公是听谁的。

当然,这不带孙子小锦,李丽琴自己都不准的,小锦这孙子自己也疼得紧呢,她这样说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够留下来而已。

“那就这样好了,你姐留下,小锦你妈我照样带,你姐命苦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这做妈的心疼,就是想让你姐多陪陪妈。以后要干什么活的,小艳就带孩子就好了,其余的事情在你姐还没有回去之前,都由妈和你姐干,就这样吧。”

最后的结果就是:小婶婶既多得了时开贤的一分心,还免了家务活,这倒是小赢了一把;而萧姑姑是留了下来,继续白吃白喝,但是要开始干家务,这是小输了一把。

他们这番商讨好了事情,林珍也端着菜和汤、还有饭出来了,今天好歹也是过节,倒是有两盘荤菜,三盘子素菜,一大锅的汤料,时子瑗在厨房的时候就嘘唏了,这五道菜有四道都是自家老爸早上买的,就一道香菇还是奶奶家自己的,大锅的汤是爷爷带回来的一条鱼,大约就两斤重,不过这鱼,倒是让时子瑗想到了一种赚钱的法子。

这一家人就开始坐着吃饭了,场面倒是没有刚刚那般僵硬了。

“哎呦,大嫂,你怎么把菜弄得那么油,家里都没有油了啊,而且小艳是不能吃那么油吧。”

时开惠一边大块的吃着不多的肉,一边还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彬彬夹着肉到他碗里。没有想到她这样还不安分,竟然再次挑起事端。

肖艳的手上正好夹了一块半廋的肉,她这都近半个月没有沾到油腥了,先前怀孕不敢多吃会吐,做月子是李丽琴太小气,几乎就不买肉回来,只公公时建回来一趟还带条鱼让自己补补,本来儿子满月了想要自己去买点肉吃,但是时开惠又来了,依照去年时开惠的那种吃法,怕是自己吃不到几块,所以也就没有买,嘴里都快要淡出水来了,这会终于可以吃上两块,却还是被时开惠这样一说,都不知道该是吃好呢,还是不吃好。

林珍撇了一眼一脸悠闲吃肉,还眯着小眼说着自己浪费的时开惠,不咸不淡道:“我这油都是用的猪油,是开民他早上买的肉炸的。”

林珍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家了,这家里虽然公公管事有用,但是公公从来不会管家务、内务之事,这过个节,这小姑子、小弟竟然什么吃的东西都不买,要不是自己带过来的东西,怕是只能上两盘菜了,自己累死累活的还要伺候着他们,竟然还不满意,这都什么人啊。

时开民也不高兴了,自家媳妇一直忙碌着这顿饭,自己的妹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竟然还耍嘴皮子说自家的媳妇,沉下脸,怒容看向时开惠,“开惠,你怎么说的啊,你大嫂这累死累活的置办这餐饭,你还嫌七嫌八,要是觉得大嫂做得不好,下次就不要叫大嫂进厨房,谁爱进谁进。”

肖艳看着发火的时开民,一时卡在了那里,这大哥何时发火过?至少自己嫁过来一年了,都没有看过他发火。

时子瑗圆溜溜的眼睛崇拜着看着自己的老爸,再看着像是‘受气’的老妈,老妈这会是聪明了,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放低了姿态,但是不会什么都不说,只是把话说一半;老爸才是令时子瑗惊讶的,老爸心疼妈妈她这做女儿的知道,但以前可都是在暗地里,这回是摆到了明面上来说了,这意义可就不一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