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5 最真挚的'告白'爸爸我爱您

第一卷 重回1986 035 最真挚的‘告白’ 爸爸,我爱您

赖加裕也不是狠毒的老师,也不是不懂得心疼学生,他只是想要趁机给时子瑗一个改过的机会。在他的心里,时子瑗现在才六岁,还没有成定性,要改变这种懒散的性子,就该要磨练磨练。

待下课的时候,时子瑗早就不哭了,只是眼眶有些微肿,陆羽早就被时子瑗赶回他教室了,只约了放学一起回去。

傍晚时分,天色微凉,时子瑗踏着慢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去李沁家只是涂抹了下伤药,因为痛得不好拿笔,所以今天她就不用在那待一个小时了,陆羽要送她,但是她不要。

夕阳西下,落日和山峰连接成一线,宛若一色彩斑斓的彩霞映照在天空中。

时子瑗对视着将要下落的夕阳,释然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淡然的笑意,这种笑,压根不应该出现在六岁的小孩子中,这种笑包含着一股对经历过事情的释怀和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或许,现在才是生活的开端,老天既然给我这机会,那么我应该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时光。”时子瑗轻声的自说。

这时一阵风突然刮来,时子瑗打了个哆嗦,还是赶紧回家吧。

时子瑗一进家门,恩?齐叔叔和齐阿姨,难道丸子作坊要开了?

“齐叔叔、齐阿姨好。”时子瑗一把上前,赶紧讨好。

仔细一看,好像齐阿姨的肚子现在已经凸显了,三个月过后都是有些显的,看齐阿姨现在满面桃粉的模样,看来齐叔叔定是对她好得不得了了。

齐云本来是笑着的,这会听到时子瑗一声甜甜的叫喊,顿时笑得更欢了,“原来是瑗瑗回来啦。”

时子瑗看到明眸微眯,嘴角的一边浅浅勾起,扬起浅笑,露出梨涡般的酒窝,证明着她此刻的心情很好。

“你看这孩子,才见过一面呢,就记得那么清楚,时大哥,瑗瑗的记性真好啊。”齐云朝时开民看去,眼底是浓浓的赞赏之意。

时开民本是铮铮的看着自己娇小身躯的女儿,听到别人那么一赞赏,顿觉脸上发光,露出一上排大门牙,大笑道:“小齐,你别看瑗瑗这会记性那么好,其实她有时候记性是很不好的。”

时开民一边说还一边朝时子瑗眨眼,他可是记得女儿每次经常把刷牙和洗脸的顺序给弄错了,女儿变得爱干净了他也高兴,但好几次都碰到女儿是先洗脸再刷牙的,一直提醒都没有用,就这点记性不好。

时子瑗被自己的老爸一说,霎时红了‘老脸’,放了放身子,敛下脸上的表情,正经道:“爸爸,您千万不能说,不然瑗瑗就不理你了。”

连时子瑗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她老是将刷牙和洗脸的顺序搞乱,但是自从被自己的老爸逮着后,这一前世的‘缺点’再次被当做是笑料了。

时开民被时子瑗那么正经的表情一怔,随即笑了笑,朝齐云道:“小齐,你看看,你看看,我不说了,不然我这聪明的女儿就不理她爸咯。”说着便抱起了时子瑗,还顺势用他那短而少且扎人的胡须碰了碰她的脸颊,“瑗瑗,爸爸我这就不说了。”

时子瑗被时开民突然的亲密举动愣了愣,而后反手环住了时开民的脖颈,头深深的埋入其中,恩,是熟悉的味道,记得爸爸一般不怎么抽烟,只是身上有一些淡淡的清香,很好闻,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向往爸爸的感觉,原来自己现在已经可以无赖和撒娇了。

“就知道爸爸就疼瑗瑗了。”

喉咙有一股想要窒息的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眶似乎再次热涌,就是这种清香充满父爱的味道,是自己一直追求的。

“看到大哥和瑗瑗感情这般深厚,现在我就想要一个那么贴心的女儿了。”小齐深邃的眸子里带着股羡慕,再一把摸了摸王桂芳的肚子,一脸的期待和幸福,王桂芳则在齐云摸到她肚子上的时候一闪,见闪不开,便深深的将头埋下了,耳根子瞬间便红了起来。

这般充满期待和幸福,溢满了爱的场景,亲情和爱情,仿佛让人置身于其中,不可自拔。

“瑗瑗回来啦,今天上课怎么样?”林珍这会从厨房出来,一出口便问着时子瑗的学习。

林珍一手端着菜,一边询问着,咻的看到自己的女儿这会紧缩在自己的老公怀里,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快速的将手里的菜盘放下,走到时开民的身旁,“瑗瑗这是怎么啦?”

自己的女儿自前次磕着额头就不是和自己的老公特别的亲近了,林珍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怪着自己的老公,心里对这对父女的感情正有些着急,这老公吧,工作很晚才回来,匆匆吃了饭,女儿都要去做作业了,一直不怎么交流。

时子瑗承认,自己自重生来,怎么样都对老爸有些意见的,虽然有些误会消除,但那种亲密的感觉却一直找不出来,这会她倒是轻松了许多,听到林珍着急的问声,伏出脸面,“妈妈,没事,瑗瑗是高兴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珍笑着点了点头,转了一个身,将桌子擦拭干净,准备要开饭了。

时子瑗再次紧抱了一下时开民,然后抿着嘴唇,清幽的双眸两边翘起,眼底是溢满了深深的笑意,接着就跳了下来。

“爸爸,我爱您。”

一直都不敢表达出的感情,包括前世的三十年,时子瑗终于有机会说出口,来表达自己对时开民的爱意,包括前世的一些摩擦,一些伤害,一些愧疚等等,只化为一句‘爸爸,我爱您’,有着真诚的敬意和深深的亲情。

时开民被时子瑗大胆的‘告白’懵了,顿时哑然失笑,捂住了嘴巴,眼里的满满的激动和无法用语言表情的情绪,缓缓的放下手,张了张嘴,半响才道:“瑗瑗,爸爸也爱你。”

林珍本收拾桌子的手也一滞,这女儿…随即笑了,爽朗道:“小齐,你看他们父女俩,你和小芳先坐过来吧,我们待会吃完饭,还有正事要说呢,现在天气越发的冷,你们早点回去,以防小芳受风寒了。”

------题外话------

其实紫也很想说这句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