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6 敲定开张日期

第一卷 重回1986 036 敲定开张日期

齐云也不客气,看着互动的时开民父女,笑着点点头,“大嫂啊,有这么可爱的女儿,还有一个儿子,我实在是羡慕得很。”

“是啊,嫂子,要是我生了女儿像瑗瑗这般懂事,即使不是儿子我都认了。”王桂芳微微抬起头,嘴角噙着笑,耳根子还是一样的红热,如黛般的瞳孔却直直的看着时子瑗。

王桂芳的思想也算是开放嘛,没有偏要儿子的想法,或许是因为齐云是孤儿的缘故,没有公公婆婆的逼压。

时子瑗用手扶住下颚,杏目圆睁,带着稚气的声音,“齐阿姨,要是您生一个didi,一个妹妹,那就圆满了。”

“那可不就是人们所说的龙凤胎吗?也不知道这小妮子哪里听来的。”林珍笑着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不停。

龙凤胎?齐云脑子里轮现出一nv儿、一儿子的场景,不由心神向往,当即向时子瑗保证道:“瑗瑗,要是你阿姨真的生了龙凤胎,那叔叔便送你一样你想要的东西。”

“要什么东西不东西的,这小妮子就是这么一说,小齐,小芳要是生了龙凤胎,那就是你的福气了。”林珍马上就反驳。

本来时子瑗正想着,齐云的思想是注定了要发财的人啊,要是得到他的一句允诺,那可是不得了,没有想到这想法只在脑里过了一瞬,便被自己的老妈拍板回绝了。

“我也同意云的说法。”王桂芳慢慢的举起了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林珍左右看了眼齐云夫妇,心里想着这龙凤胎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小芳现在才三个月,远着呢,也就没有再反驳。

时子瑗倒是笑嘻嘻的走到了王桂芳的面前,用她那粉nen的小手附上了王桂芳的微凸的小肚,轻声细语道:“小didi、小妹妹,你们要乖乖喔,一定要一起出来。”

“好了,好了,阿珍,都准备差不多了吧,小齐,小芳,你们坐到桌子旁边吧。”时开民看着这商讨龙凤胎之事实在是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而且菜放久了会冷掉,便忙站起身,朝齐云夫妇招呼道。

时子瑗也就mo着王桂芳的肚子说了这么一句,听到时开民的话,便顺溜的小跑到了她特定的桌子旁,由于她才六岁,林珍给她准备的椅子是不一样的。

齐云夫妇也站起了身子,坐到了桌子旁,接着林珍进了厨房,将其他的菜和饭都端了出来。

“小齐、小芳,这晚上的也没有什么菜了,你们就将就着吃吧。”林珍将一盘鸡蛋炒韭菜和肉炒青椒移到了齐云夫妇的面前。

时子瑗知道林珍这样说不是什么客套话,而是在这农村一般都有这种习惯,客人到家里,不管是煮了多少的菜,都会有这样一说。

“哪呢,嫂子煮的够多了,来,瑗瑗,吃着。”齐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到了时子瑗的碗里。

时子瑗圆溜溜的眼睛一瞄,这肉可不便宜啊,至少对于她现在这种家庭,几乎半个月才勉强的吃上一口,但是时子瑗在林奇的家里shou的待遇很好,倒是六天下来,吃了不少的肉。

“谢谢叔叔。”

时子瑗不客气,夹起肉便吃了。

时开民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珍倒是没有说什么,一把拿过王桂芳的碗,舀起了唯一的汤,今晚的汤是丸子汤,待舀了七八个之后,才将碗端至王桂芳的面前,“小芳,怀孕期间要多吃些营养,这样对孩子好。”

王桂芳低着头低声说了声‘谢谢’,也就不推迟了,怀孕了确实是比较快肚子饿,便吃了起来。

齐云看着自家的老婆娇羞的模样,不由恍了恍神,顿觉今晚老婆似乎更加漂亮迷人了。

“小齐啊,这机械、房屋都租好了,我们是不是商量个日子就可以开张了。”时开民抿了一口自家酿的酒,继而对正恍神的齐云商量道。

齐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嘿嘿’笑了两声,接道:“我今晚过来正是要和大哥嫂子你们说呢,我的打算着这样的,今天星期四,我们后天开张,周末正是孩子读书好不容易休息的时候,这样的话,父母便会为自己的孩子补充一些营养,我们的生意倒是会比较好,先涂个开张红顺。”

时开民和林珍相继的点了点头,都认为齐云说的有道理。

时子瑗更是惊愕的看着齐云,这齐叔叔果然有经商的天分,连那么点细节都可以了解透彻,而且他现在孩子还没有出生。

齐云看大家一脸赞同,继续道:“嫂子,我下个星期一才不上工,这个星期周末还是得去,所以这开张的事情倒是只能是多劳您费心了,当然,小芳是辞职了,她会去帮忙的。”

齐云本来以为是可以在单位请假的,奈何那单位他上头的科长不肯,硬是要他待到周末,才能走,并且不能请假,不然就算旷工,现在他哪都在缺钱,几乎的钱都埋在了丸子作坊上,这旷工可是要扣不少的工资的,心里又不想再错过一个星期,所以他只能是先让林珍费心了。

“嗨,嫂子还以为是什么呢,放心吧,嫂子当然会尽心了,而且还包带小芳我也不会让她累着了。”林珍手一挥,不在意道。本来齐云就出了钱多,又出了丸子做法的技巧,她就这么一刻操点心当然是乐意的。

时开民更大方,“小齐,还那么客气干嘛,星期六那天我去单位请假,去看顾着她们。”

时开民和齐云一个单位,时开民比之齐云面子是要大些的,比较齐云是个外乡人,而时开民是本乡的,沾亲带故的,请假也不是特别的难。

时子瑗吃着肉的嘴巴,‘扑哧’一声,被喷出了口,无辜的看着时开民,心里喃喃着:老爸,您老需要那么热情么?虽然齐叔叔和你是哥们。

林珍听到时开民的话并不诧异,倒是看到时子瑗的模样,假意呵斥道:“瑗瑗,怎么吃饭的呢?那么不懂礼貌。”

时子瑗霎时将眼珠移至林珍处,眨巴眨巴眼睛,“妈妈,是肉肉自己要掉下去的,不能怪瑗瑗。”

实则是心里想着,不知道老妈开张那天,奶奶和小姑姑会做何动作,期望她们自觉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