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5 老爸被辞反得先机

第一卷 重回1986 045 老爸被辞,反得先机

事实证明,时子瑗想要赚钱的心是无限的,星期天她就急忙的催着李沁去那座山上,她的运气很好,半山腰的辣椒遍及了很多处地方,她拿着袋子,不顾陆羽在旁的反对,硬是要将红透的辣椒给摘回去,摘到了满满的三个大袋子,然后她就将这辣椒寄放在了李沁的家里,并且还让李沁每天帮忙晒干。

今天是星期二,因为是割稻谷的最后一天就完了,这割稻谷将近用了半个月,因为是下半年,家里只需要割,不需要马上就种下去,所以,所用的时间只是上半年的三分之二的时间。

时开惠的做法如时子瑗想的那样,懒懒散散,干了半天活,竟休息两天,这割稻谷就是累瘦了晒黑了林珍和李丽琴两人,李丽琴还好,本来皮肤比较暗淡,但林珍可就明显了,本来养了几个月,白嫩的皮肤这晒了半个月,说好听点就是麦色肌肤,更健康了,说不好听点就是黑黯光,特别是两臂。

“嫂子,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现在天都晚了啊。”肖艳一手端着鸡肉盘子将它放置桌上,一边说道。

今天因为是农忙完结的日子,家里吃的要好一点,预示明年的收获会比今年更好,所以今天杀了鸡,还买了肉。

肖艳这半个月来对林珍的态度倒是不温不火的,倒是没有特意针对林珍,连李丽琴在林珍面前说话都语气稍稍好了点。不过,时子瑗知道,这都是暂时的,因为老妈这半个月来是最忙的,干活她干得最多,所以小婶婶和奶奶都是要顾忌点的。

林珍皱了皱眉头,心想,昨天时开民就很不对劲了,昨晚她问他怎么了,时开民没答,今天那么晚还没有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想到这,林珍立刻撩起裤腿,因为要割稻的原因,林珍穿的是比她腿要常的裤子,大步向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出去看看,回来了没?”

明眸一愣,时子瑗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接着随林珍朝门口走去。老爸一般不可能晚归的,即使是晚归也会先提前通知一声的,何况爷爷还特别交代要早点回来的。

林珍和时子瑗刚刚踏到门槛上,就看到一脸沉郁的时开民从院门骑着自行车进来,仔细看了看他,只见他脸色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苍白。

林珍和时子瑗只怔怔的看着时开民把自行车推好,然后就看着他向她们走来。

“你们怎么站在门口,进去吧。”时开民终于看见了林珍和时子瑗,眸子一怔,接着勉强笑着说道。

林珍脸色一白,关心道:“开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脸色那么不好,是不是发烧了?”

说着,林珍还将手伸到时开民的额头上,探探时开民的体温,看看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时子瑗则在心里想着前世的1986年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摇了摇头,没有想到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时开民看着眼前稍显疲惫的林珍,镇住心神,勾起一嘴角的弧度,轻轻的撩开林珍的手,假装轻松道:“嗨,没事,没发烧。”接着就绕过了林珍和时子瑗进了屋。

林珍和时子瑗对视一番,这情况,肯定有事,便也进了屋。

进去肖艳、李丽琴、时开惠已经摆好了碗筷,菜也都端出来了。

时子瑗一看,不错啊,这回老妈没进厨房,她们还能弄那么多吃的出来。

时建坐在正中央,笑着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看了众人一眼,高兴道:“大家吃吧,放开吃。”

稻谷收割完毕,时建当然是高兴的,而且这半个月家中众人‘和乐融融’,这也是难得的。

遂众人都拿起筷子,朝自己喜欢吃的菜夹去,时子瑗睨着时开民,看时开民慢慢的拿起了筷子,她这才拿起了筷子夹起自己面前的菜。

“开民,你怎么回事,看你一脸的不高兴,难道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时建筷子重重

一放,对着时开民稍稍提高了声音道。

时开民本来心神不宁的,时建这样一放下筷子,便也慢慢的放下筷子。

良久,才道:“爸,我被开除了。”

语气沉闷,夹带着心酸、愧疚、还有无奈。

话音刚落,众人寂声了,齐刷刷的睨向时开民。

李丽琴蹬的一声站起身,质问道:“开民,怎么回事?被开除?你在那里不是做的好好的吗?怎么被开除?”

没有安慰,一味的指责,这个李丽琴做妈的怎么回事?

“啪——”

时建用力啪了下桌子,瞪了一眼李丽琴,沉声道:“嚷嚷什么,开民被开除,我看你的原因肯定是有的。”

时子瑗心中猛的一惊,老爸被开除?在前世,不是这样子的啊。

林珍听到时开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便看着时开民,眼神安慰着。

众人被时建这么一拍桌,都不敢再说话了,李丽琴的呆愣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时建,眼神里明显的是不可置信。

时建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看向时开民,道:“这开除就开除了,爸那水库厂里说是不打算再开下去了,爸本来寻思着,爸一个人将那水库盘过来,既然你没工作,就和爸一起干吧,或者,你去包下水库,爸教你养鱼。”

这话一说,时子瑗可就不镇定了,老爸被开除是意料之外,那这爷爷说的把他那的水库给盘过来,那可真是大大的意料之外了。

时开民抬眸,睨向时建,道:“爸,你说真的?”

时开民不是太在乎那份工作,但那工作是唯一寄托他时间,也是唯一给家里的支持,现在林珍的丸子作坊虽然赚钱,但自家的情况还不是太好,至少房子暂时不能盖,到了冬天不知道怎么过,本来他拿着工资至少还可以补贴家用,毕竟到处都需要用钱。听时建这么一说,又联想到丸子作坊赚的钱,他倒是对时建的说法很感兴趣了。

“当然真的,要是你想,明天,哦,不等会,我们就去你李叔家那商量。”时建看自己的儿子起了兴趣,倒是比时开民还要着急。

时开民一顿,想了一番刚刚时建说的话,接着道:“爸,还是我一个人将那水库承包下来,然后您教我养鱼,后面我会给你二成的钱。”

时开民似乎看到了前方的光明,一瞬间,将后续的事件都想好了。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看时开民,她还以为老爸肯定选择和爷爷合作,这样她就会提醒了,没有想到老爸现在似乎精明点了,要是老爸和爷爷合作的话,要是赚钱,奶奶那里肯定不好过。

时建比较年轻的时候还想着自己大干一番,现在他看到时开民如此信誓旦旦的,而且心底也考虑到李丽琴那一层,倒是马上拍板,“好,爸肯定教你养鱼,至于两成的利润,太多了,以后赚了钱,多给爸买两瓶酒就行了。”

时建果然是心急的,匆匆的吃完了饭,就带着时开民往那李叔的家去了,还顺便带了两瓶白酒。

待他们回来的时候,时子瑗听到时开民欢快的声音,她心里就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