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7 卖鱼发现商机

第一卷 重回1986 047 卖鱼,发现商机

时开民听了时子瑗的说法之后,就和时建提了,时建对时子瑗的意见相当赞成,还喃喃道:“这孙女读书之后就是不一样了啊。”这句话被时开民听见,忍不住的回道:“瑗瑗这段时日就像是个财迷了,现在阿珍那边的帐目,每次她过去总是要勘察一番的。”眸子一怔,时建捆了一只烟,‘啾啾’的就抽了起来,不住的点点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倒是也同意了时子瑗说的,这平常人家一般不会经常买鱼,鱼也算是个荤腥,这价钱也是有的,猪肉价格是两块钱一斤,这鱼怎么着也是要一块一斤的,这也得看是什么鱼。

“开民,明天就是市集了,又是星期天,你让瑗瑗一起赶集去,我们得挑上几十条鱼卖去。”

这个时候,虽然家家自给自足的多,但是这市集也是有的,五天一集,这市集的日子很多人都会拿着自己家里多余或者是专门养的、栽种的东西去卖,也算是除了稻谷或者是上工的另外一种收入。

时开民自是应着,晚上回去让时子瑗明天早上要早起,一起去卖鱼,时子瑗是欢得都跳起来了,自她重生还没有去过这农村的市集呢,前世大了有机会,可从来没有时间,这次去市集不仅可以考察一些东西,还可以帮忙时开民卖鱼,一举两得啊。

第二天,时子瑗就跟着时开民和时建早早的赶集去了,林珍要到丸子作坊去做丸子自然是没有时间的。

加科村的市集是早的,到了上午十一点人就几乎跑光了,时子瑗他们去市集的时候天还蒙蒙亮,差不多就六点左右的样子,这个时候的天气还算冷的,尽管时子瑗没有拎什么东西,还穿着外套,但还是比冻得是面红鼻冰的,牙齿直打哆嗦。

“开民啊,就放这吧,这人差不多就要到了。”时建眯着眼环视着四周,依照他以前的经验对时开民道。

时开民‘哎哟’一声放下了接近一白五十斤的担子,时子瑗明眸望去,差不多五六十条,最小的也就两斤左右,最大的最多才四斤而已,这得卖到什么时候啊?

“爸,你说这能卖得出那么多吗?”时开民深深吸了两口气,缓了缓身子,朝时建道。

时建乌黑的眸子瞟了一眼两个装着鱼的框,转了个头,身子前倾问时子瑗道:“瑗瑗,这鱼卖得出去吗?”

幽眸一闪,时子瑗诧异的看了眼时建,思忖片刻,回道:“爷爷,肯定能卖出去的。”为了增加可信度,她还猛点了头。

时子瑗想,我在这,不管怎么样都要把鱼给卖了,不然这不是还要让爸挑回去么,多累;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鱼卖了,才能为以后做打算啊。

时建眼中满满的笑意,直起身子,朝时开民道:“你看,瑗瑗都说能卖出去了。”

实际上,时建心里也没底,这平常有人卖就最多挑个三十条,还不一定能卖完呢。他要时子瑗一起来,是他下意识的感觉这孙女有旺财运。

市集的人越发的多了起来,阳光普照在地面上忙碌的人们,行人穿梭其中,买卖声、讨价声连续不断,这卖什么的都有,水果、蔬菜、干货,各式各样的,层出不穷。

果然时建的担忧是正确的,现在都上午快十点了,才卖了十一条鱼,这十一点过了可就没人了,那鱼肯定也卖不出去了,时开民蹙着眉,心里暗暗着急。时子瑗倒是四周看着,心里也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将鱼给赶快卖出去,突然眼睛一亮,朝时开民道:“爸爸,瑗瑗想要去那边看看。”说着还指着离此处不远的卖菜的地方。

时开民思索片刻,看着也不远,也就让时子瑗去了,而时建自然是不反对的。

时子瑗摸着兜里的十块钱,便朝卖菜的走了过去,待她回来的时候却多了一扎的青菜,看得时开民先是一愣,接着道:“瑗瑗,你买那么多青菜干嘛?还有,你哪来的钱买青菜?”

时子瑗笑着回道:“爸爸,你看瑗瑗的啊,瑗瑗这办法可以让鱼全部卖出去噢。”

时子瑗说完就不管时开民了,扯开嗓子就大喊道:“来,来,来,卖鱼咯,买一条鱼带送一把青菜,买两条鱼带送三把青菜,快来,快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愣眸一闪,时开民目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叫喊,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而时建是玩味了看了眼自己的孙女,心中暗喜,果然,带这个孙女来是正确的。

时子瑗那么一叫喊,连在其他摊位买鱼的人都走了过来,一位年纪约四十的大婶狐疑的看了看时子瑗,朝时开民道:“老板,这小女孩说的是真的么?真的买一条送一把菜?”

时子瑗的战略就是,这青菜一大扎的她才用掉三块钱,这一大扎可就差不多有五六十把的青菜啊,这可是很划算的买卖。

时开民正想说不是,却被时建示意了一眼,便转了眼色,道:“是的,大姐,您要买吗?”

那个大婶马上喜笑颜开了,这买鱼还送菜,这可是用一份的钱买了两种菜,这明显的就是赚了,立马就买了两条鱼,得了三把菜,走时还不忘夸赞时子瑗真漂亮,还说下次还要她这买鱼。

有了这个大婶做示范,时开民就开始忙得不可开交了,时子瑗是一边帮忙着收钱,一边将青菜一把一把的递给买鱼的人,这还买鱼到十一点呢,筐里就剩下两条了,青菜也只剩下那么一把,时开民一拍膝盖,朝时建道:“爸,这两条鱼咱不卖了,拿回家,让您孙女给您做一锅水煮鱼,包您吃得身子暖和,还特有精神,待会在路上,我还去买一瓶白酒,咱们喝酒。”说着这话的时候,时开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眼睛还直眯着时子瑗手上拿着的书包,里面装的是钱,鼓鼓的,看上去收获不错。

时建也是高兴的,马上就应承了,也好久没和大儿子单独好好的聊聊天、喝喝酒,乘着今天高兴,顺便还可以吃到儿子这几天和他念叨的那个水煮鱼,何乐而不为呢。

时子瑗手中拿着赚满钱的书包,眼睛直盯着四周看,再看了一眼刚刚在卖菜旁卖布的那头,一喜,她还在呢,便马上朝那里跑去,而时开民和时建交谈着,一时也没有发觉。

时子瑗是看中了那布了,刚刚本来想要全部买了,但奈何没有那么多的钱,这书包里现在钱多了,她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刚刚已经和她商讨好了,总共要三十块钱,现在有钱了自然是赶紧买了,这布,她是要定了。那个卖布的女孩虽然诧异时子瑗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但还是卖给了时子瑗,还告诉了时子瑗以后要布的话可以去她那里找她,买主和卖主本是息息相关的,这个女孩也是会看事的主。

当时子瑗攘着那么一大包的布,自然是会被时开民骂的,被时子瑗好说歹说的抚平了时开民的火气,待她看向时建时,时建眯着眼道:“瑗瑗真懂事。”

时子瑗顿时后背冒出冷汗,移开眼,心中思忖着时建说的话。

回到家中,林珍数了数时开民卖鱼的钱,就数到了两百一十三块钱,是高兴了。

她这一思索时开民说的,顿觉钱数不对,然后时子瑗只得乖乖招认,林珍一听,拿起棍子就要打时子瑗了,火气甚高,怒喝道:“时子瑗,你胆大了啊,敢随便就给我用个三十块钱,你…”

幸好时建说话的分量不小,倒是帮时子瑗抵住了林珍的炮火。

时子瑗为了得到林珍的肯定和报答时建的‘救命’,晚上更是卖力的煮了水煮鱼,时建吃得是更加肯定了时开民和他说的想法,只是心里还微微纳闷着时子瑗买那么多布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