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9 租房

第一卷 重回1986 049 租房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时子瑗看着那么多的书包在纳闷着,前次学校卖的铅笔不知道怎么就被赖加裕老师给碰上了,她这书包还没有开始卖就被严重警告批评了,只得放弃了在学校卖书包的决定,不然被家里发现可就是个不得了的事情了。

已经从外婆家拿回包包都五天了,时子瑗还是未能想到方法卖掉那些包包,这再不卖,可能就会被人给模仿了啊,毕竟自己有一天在学校‘炫耀’了一天,现在天天被追问着哪里买的,或者是不是她老妈给她做的,这不明显的么。

今天是星期五,时子瑗闷着脸到了教室,却看到一个不应该在她教室的陆羽小正太正坐在她的座位上。

明眸微动,时子瑗扬起一个萝莉式的笑容跑到陆羽的面前,咧开嘴道:“哥哥,你怎么在瑗瑗这里?找瑗瑗有事情?”

时子瑗是真的不知道陆羽会来找她,而且是大早上的,这陆羽早上来上学都是用跑的,现在看上去一丝汗都看不到,他这是来多久了?

“时子瑗你好意思吗?人家羽哥哥都等了你好久了。”

本来冷冰冰的陆羽正想要对时子瑗笑的,却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时子瑗抬眸一看,李婷婷同学怎么又是你啊?姐是怎么招你惹你了?

“婷婷姐姐,瑗瑗知道你是喜欢哥哥的,瑗瑗知道的…”时子瑗‘黯然’低下头,一副认错的样子,很是委屈。

陆羽虽知时子瑗是故意,但却也没有拆穿她,一把拉过时子瑗的手,另外一只摸了摸时子瑗的头,无奈的摇摇头,“瑗瑗又调皮了。”

李婷婷被时子瑗这样一说,脸唰的红了,偷瞄了陆羽一眼,见他没看她,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只狠狠的瞪了时子瑗一眼。

陆羽在加科小学的名声可是一级棒的,不仅学习好,还长得特别漂亮(小孩子不懂怎么形容),虽然对女生冷冰冰的,但好歹和男生相处得好。

“哥哥有事情找瑗瑗?”时子瑗笑着问道。

陆羽站起身,接着优雅的拉着时子瑗走出了门,而时子瑗则是愣愣的被他拉出了教室门,连快上课都忘记了。

墙角三角梅树下,一矮一高的人影对立而站。

“瑗瑗,你不是前两天说你还有书包没有地方卖吗?我昨天我打听到一个地方,你可以去那里卖的。”陆羽也不废话,直接说出了正事。

时子瑗抬眸揪着眉奇怪的问道:“哥哥,你说什么?”

她明明记得没有告诉过陆羽的啊,这陆羽虽然人只有十岁,但是他这心智和十八岁的少年有得一比了,前次向他借钱卖了铅笔赚了钱,他竟然一声不吭。那时她就不敢再让陆羽知道她在干什么了,这陆羽太精了,自己做事情,有时候让她感觉到陆羽似乎怀疑了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这让她心里有些心虚。

陆羽一笑,酒窝似梨涡的漾开,眉宇间柔和下来,“瑗瑗,你再不承认,哥哥可就不帮你咯。”

“要要要,要帮忙,只是瑗瑗明明没有和哥哥说过呢。”时子瑗一急,一咬牙,抓住陆羽的衣角,还是钱重要,陆羽小正太对她好着,应该不会出卖她的。

接着陆羽就和时子瑗说了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事情的,原来时子瑗因为想着怎么将包包卖出去,竟然睡眠不足,在陆羽那‘上课’时睡着了,说了梦话。

然后陆羽继续和时子瑗长话短说的将他的办法告诉了时子瑗,时子瑗马上顿觉,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好了,进去上课了,等会老师到了,上课不许睡觉。”陆羽身子向前倾,伸出手刮了刮时子瑗的鼻子,接着就转身朝他的教室走去。

时子瑗猛然一惊,急匆匆的跑往教室,她记得第一节课可是赖加裕老师的课啊。

时间很快过去,星期天一早时子瑗用惯有的借口,到了李沁家,然后跟着陆羽坐着车到县城。

这是第一次时子瑗重生后来到A县,A县的经济到现在为止是不怎么发达的,A县只有一家矿产在后世是很发达的,在时子瑗重生的时候,这家矿产可是有名的,主要的是现在还没有开始开采…想到这,时子瑗不淡定了。

“哥哥,那地方还没有到吗?”时子瑗心中着急便问道。

陆羽往车外一看,抿起嘴,点点头,“再转个弯就到了。”

时子瑗睁着她那乌黑的眸朝外望去,呀,这里不就是A县有名的人民路也就是商业一条街吗?难道陆羽要自己这里租房卖包?这里的租金可不便宜。

这番想着,车已经停了下来。

“少爷,就是这里了。”

前面开着车的人竟转过身,喊着陆羽叫少爷?时子瑗不由睨向陆羽,眼底的疑惑尽露,这车不会是陆羽他家的吧?

陆羽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下车了。

时子瑗跟着陆羽下车,高抬起头,看着眼前还算挺现代化的房屋,再看了看旁边的两家店,不由心底有些茫然,又有些了解。

“哥哥,你说的是这里,不行,瑗瑗没有那么多的钱。”

陆羽默不作声,只笑了笑,拉着时子瑗的小手进入。

时子瑗是越看越不舒服,怎么说呢,自己现在没钱,这陆羽好心的帮着自己,不太好意思啊。

“哥哥…”扯了扯陆羽的衣角,时子瑗小声叫道。

“瑗瑗,这里的房子是我家管家的亲戚留下来的,他们不想要这里了,就想要转租出去,这租金我都帮你谈好了,一个月三十,押金要交一百,不过,押金就算了,你觉得怎么样?”

陆羽有条有理的说道。

站在他身后的阿雷抽了抽嘴角,三十?管家的亲戚?少爷,您可以再夸张点。

时子瑗心一顿,心中暗暗吃惊,陆羽家竟然还有管家,他到底什么身份?而且一个管家的亲戚就那么有钱,这地段好,租金便宜,这好处往哪里找啊。

“哥哥,你可不能骗瑗瑗,要是三十的租金,瑗瑗就要了啊,要是收我高的,我就不要了。”

时子瑗自己的财产只有四十多了,三十租金还是有的。

陆羽心想:要是不收你租金,怕你就该怀疑者屋主了。

“恩恩~你觉得好就好。”陆羽点头道。

时子瑗看着大约三十平米的房屋,足够了,将包里的包包给拿了出来,一一摆放好,然后又交了房租,只是这房租是交给陆羽的,他说能一并代劳了,那个管家的亲戚现在不在家。

时子瑗这就怀疑了,但是陆羽这一番苦心和对她的关心她不得不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