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0 赚钱咯

第一卷 重回1986 050 赚钱咯

“您好,请问一下,这边是卖包包的吗?”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时子瑗心中一喜,这刚刚摆出来东西呢,现在就有人来问了,抬眸看去,一身穿着靓丽的少女绑着马尾笑着朝她看来。

“是的,是的,您请进。”时子瑗立马就从椅子上落了下来,快步的小跑到那名少女的面前,扬起萝莉的笑容,浅浅的酒窝更甚。

似是时子瑗的动作太过迅速和礼貌,少女脸色闪过一丝诧异。

“哥哥,倒一杯水给姐姐。”时子瑗瞟了一眼坐着的陆羽,开口唤道。

凤目一愣,陆羽没有想到时子瑗的反应那么快,而且还尤其的有礼貌,好像这一切发生在时子瑗的身上是那么的和谐,只是她不是才刚刚开始么?

“姐姐,您是看中哪款包包了吗?”时子瑗噙着笑意,问道。

顾客是上帝这宗旨可是她在前世打工那么多年摸索出来的,而且她的这种态度,还是在前世习惯使然。

那少女眨了眨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短却不乱的头发,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是旧的,但却很干净,行为举止更不是平常小孩子能够拥有的。

“小朋友,你家的大人呢?”马上,那少女就否定了时子瑗是卖包的店主,而且认为她是这个店店主的女儿。

时子瑗一怔,看了下自己的着重,这个少女应该是怀疑自己的身份了吧。

“姐姐,我爸爸妈妈不在,只有我和哥哥在这里,但是这里包包的价格我都是知道的噢,姐姐是要哪个呢?”

说着,时子瑗还朝陆羽眨了眨眼睛,示意陆羽。

“是的,只有我们在这个店里,价格我妹妹都懂的。”陆羽说得有些别扭,像时子瑗那么顺口的喊着少女姐姐不可能,所以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的。

少女的眼神在时子瑗和陆羽之间环视着,这对兄妹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啊。

“噢…那那个包包要多少钱?”少女也不再多问,指着离陆羽最近的一个包包问道。

少女灵动的眸子闪着亮光,如闪亮的星星一般一眨一眨的,甚为耀眼,这里面的包都挺奇怪的,以前都没有见过。

时子瑗抬头望去,原来是个挎包,那个挎包外婆还增加了许多的纹路,斜斜的,然后还弄了几条不大的布条缝在了袋口边沿,挂在墙壁上,虽然颜色单调,却不失其中的韵味,这个少女的眼光还算挺潮流的。

一身鹅黄色的运动衣裳贴身,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副明媚的笑颜,还有一股非凡的气质,确实不像是一般的人。

“那个要三十块。”时子瑗似是为难道:“这还是看姐姐那么喜欢的份上呢。”

陆羽微微转头斜眼看去,狐疑:这包要三十?促狭的眼眸看了看时子瑗,道:“妹妹,这个不是四十吗?”

明眸一闪,陆羽这个小正太未免也太正道了吧,时子瑗顿了顿,朝陆羽挤挤眼,“哥哥,这个姐姐那么漂亮,就三十啦。”

“呵呵呵~”

那个少女听到他们的话不由笑起,这对兄妹可真不简单,幸好自己不是个只看表面的人。

“好吧,这包包二十五我就买了。”

听到少女的话,时子瑗垂下头,骨碌的转了转眼珠,这个女孩子不是那么好糊弄,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很是为难,“姐姐,这个价格,不行啦。”

这不能答应得太快,要是太快,这价格就显得太假了。

狡黠的瞳眸朝时子瑗看过去,少女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个包包虽然很喜欢,但是却…太贵了点,我还是到别处看看吧。”

陆羽一笑,道:“瑗瑗,你说怎么办?”

陆羽直视着时子瑗的双眸,这个瑗瑗,怎么老是出现一些连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呢?

“看在姐姐那么诚意,而且还是今天的第一个客人,那就二十五吧,即使爸爸妈妈骂瑗瑗,瑗瑗也不怕了。”

时子瑗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顿了一口气,微许无奈,又让人感觉是别人大大的占了便宜。

最后的结果就是以二十五块钱的价格,少女买了三个回去,一共七十五块钱,让时子瑗大喜甚望,那少女还说要是有新货先要给她留一件,她预定了,时子瑗自然是应允的。

这一天,除了那个少女买了三个包七十五块外,时子瑗还卖出了三个书包,一个书包十块钱,三十块,今天时子瑗的进账就是一百零五块,这布匹的原料算是有了,就是这个手工的制作,可能还要差点手工费。

时子瑗因为要上学的原因,她只能是星期天借口去卖,效果很是理想,书包二十个只剩下了两个,而另外五个包包都卖完了,总共卖到的钱是四百左右,时子瑗仔细的将四百多的钱存到了自己隐蔽的一个地方,打算着在赶集日的时候去卖头花,头花是由剩余的布料做的,头花的形成是时子瑗自己一个人做的,她买了皮筋用那些布料拿来捆住,这扎在头发上既可以防止在皮筋拿掉时的疼痛和掉头发,还可以让人的头发染上一层颜色的光寰,看上去更加的精神。

林珍的丸子作坊自从成看A县城酒店的供应商,这忙碌的日子算是定了下来,现在越发的忙碌了,经常回家都较晚了。

时开民的‘大排档’正在进行中,但还是资金不足,无法进行实施,让时子瑗心中着急不已,这钱还没有赚够,冬天到了,这寒冷的日子不好过啊。

“妈妈,您怎么又那么晚才回来?”时子瑗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

林珍身子下蹲,揉了揉时子瑗的小手,将时子瑗冰冷的手捂到嘴边呼热气,“怎么那么冷,以后不要在门口等着,听到了吗?”

“妈妈,要不要请一个人在丸子作坊那帮忙啊,可以赚更多的钱,还可以不要那么累。”

时子瑗嘟起嘴,建议道。

这丸子作坊要是累垮了老妈的身体可就划算不来啊,而且她还打算要林珍扩大化,开连锁的自助火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