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4 过年

第一卷 重回1986 054 过年

“穿新衣,带新帽,转眼又是新年到…”

“劈里啪啦…劈里啪啦…”

各种各样的欢叫声和各式各样的鞭炮声不断的回旋在这个小小的村庄中,天空中烟雾弥漫,如氤氲的朦雾,只是还多了一层烟熏的味道,弥漫在天际中隐隐入鼻。

今天是大年三十了,此时指针指向了傍晚五点钟的方向,这个时候天已经灰茫茫的,黑夜即将降临。

在农村,不管是过节还是过年,一大家子的人都是要一起吃饭的。时子瑗一家早就在上午就到了时建这里,带了一大堆的东西,包括肉、丸子、鱼这三种带得挺多的,主要是因为今年家里过得有好一些了,时开民是孝子,带的东西自然不会少。

门口处贴着大红喜庆的对联,满地的鞭炮残物,鸡‘咯咯’的在叫着,似乎在迎接新的一年到来…

今天的餐桌上摆满了吃的,有鸡,有鱼,有肉…等等的整整一大桌,时子瑗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一大桌子的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哇,真香,好久没有吃到那么丰盛的菜了。

“好,大家都坐下来吃了,忙了一天了。”时建噙着笑,点着头看着坐在桌子旁的众人。

时子瑗大喜,终于可以吃了,微微上翘的小嘴,更显俏皮,一只手指轻轻的摸着唇瓣,想着要先吃哪种。

“爸,妈,来,先吃块鸡肉,可以多补补身子。”林珍作为大儿媳妇首当其冲的拿起了筷子为时建和李丽琴各夹了一块鸡肉,肉汁颇丰,白白的肉伴着澄黄的皮,看上去就食欲大增。

时建不由的点了点头,看着林珍的眼光满是赞赏,而李丽琴只是微微一怔,接着才道:“恩,大家一起吃,这鸡足足有四斤,够吃的了。”

不知李丽琴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转变的,反正说话已经不再是那么的尖酸刻薄,林珍和时开民要来这一趟,也是大包小包的往这里拎,加上时建是时开民发展养鱼事业的主要原因,即使偶尔李丽琴会发酸话,林珍也是笑笑就过了,完全就不和李丽琴计较,久而久之,林珍倒是摸清楚了李丽琴的脾性,到这的日子越发的少,矛盾也越发的少了。

肖艳低垂着头,眼神一凛,直直的扫视着坐在她身旁的时子贤,心中嚼碎:这个婆婆,真是一个两边倒的主,现在看大哥的日子好过了,倒是变得不再怎么针对大哥一家了。可自从小姑子回去,这个婆婆竟然把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和自己的老公抱怨,老公却也不帮她,公公就更不用说了,那个水库那么赚钱不一大家的分摊赚的钱,只包庇着大哥,现在她在这的地位真的直线下降了,不行,这样下去,家里的遗产还不知道落在谁的手里呢。

“大嫂,你也累了,这伺候爸和妈的事情我来就可以了。”肖艳提起手夹了鸡肉到时建和李丽琴的碗中,一边还要顾着她手中的儿子,这个儿子可是个筹码。

林珍一顿,随即笑笑,淡笑道:“这孝敬爸、妈我们都是有责任的,你大嫂常年不怎么来这么一趟,平常的日子爸妈都是需要小艳你多多照顾的。”

时子瑗心中暗暗嗤笑,这个小婶婶,也不想想我老妈你大嫂这个小半年的都和外人交流甚多,这种伎俩,我老妈早就不屑了,她现在能做到和你气定神凝的和你一起吃饭,也自然准备了应对小婶婶您了。

深邃的眸一滞,时建撇了眼自己的小儿媳妇,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然也知道小儿媳妇想的是什么,只是现在大儿子的生活明显都不一样了,就这的房子,他不久后肯定会自己做房子,压根他就不用稀罕着房子了。

“好了,好了,别夹来夹去的,小艳啊,小锦应该早就饿了,给他喂点汤喝,然后看看要让他早点睡觉,这后半夜肯定得吵得不安宁。”李丽琴嚷道。

肖艳撇了撇嘴,半响才回答,“是。”接着拿起她身旁的小碗,用勺子舀了些鱼汤,吹了吹再喂到了自己的儿子嘴中。

而时开贤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拿起筷子夹了点菜到肖艳的碗中。他不是不想说,只是不好意思说,这大嫂确实好不容易才回这一趟,自从被赶出了这里,来这里的次数用一只手都算得清楚,若不是过年、过节一定要一大家子吃饭,他怀疑大嫂都不会再回这里。

时子瑗转了转眼珠,笑了,两颊上的酒窝深深凹下,她才不管呢,自己先吃了再说,何况她一个晚辈,也不好说什么。

接着众人寒暄了一会,然后就开吃了,一大家子其乐融融,这种场面在时子瑗的记忆中,似乎很难得,今天是她重生后过的第一个年,愿家人开开心心,过上更好的生活。

时子瑗这边过得热闹,陆羽这头却头疼了。

陆羽看着一大堆叔叔阿姨辈分的人,那些叔叔就夸赞着他有多么的懂事,长得多好,那些阿姨们一上前就要摸他的脸,就连他摆着个冷面,都要扑上来。

他知道爷爷的权势很大,这些叔叔阿姨虽然大过年的来了,但也只是放下了礼物就走了,不敢也不能留下来吃年夜饭。

“老余啊,把这些礼物什么的一个个送回去,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哪吃得消。”陆镇涛带着微许沙哑的音调对着他身旁的老余道。

陆镇涛一身唐朝式修剪得体的棕色衣服,面上有些不满,神色严肃认真,眸子微许的深邃,扳着个脸,倒是很像陆羽的老人版。

站在他身边的老余是跟随他多年的老管家了,他自然是知道陆镇涛对这些刚刚送来的礼物不满,陆镇涛是个刚正不阿、严肃谨慎的人,平常的日子外人是不见的,礼物就更不用说了,今天是过年,那些要巴结他的哪一个不是就盼着今天和明天这么两天,他又不能当场拂了众人的面子,又不想违背他的原则,只能是礼物收到了第二天差人送回去。

“是,老爷。”老余应道。

陆镇涛摇了摇头,转了个身子,朝正在坐着的陆羽道:“羽儿,来吃饭了。”

语气里有着心疼,也有着愧疚。自己的儿子、儿媳妇都说不回来过年,小女儿也说不回来,只有这个孙子懂得要陪陪他这个老头子,这个孙子是最像自己的,不仅谈吐和气质方面,连性格都像自己,要不是自己儿子、儿媳离婚,他说什么也不会将自己最宝贝的孙子送到乡下去,连见到一面都难。

陆羽笑了笑,起身朝陆镇涛走了过去,道:“爷爷,奶奶还没有出来呢。”

“你奶奶啊,就是担心你在那乡下没有吃好,今天趁着是过年,李妈又回去了,她当然是要多准备些菜给你补补身子的,你爷爷我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陆镇涛挽过陆羽的一只手,微微眯着眼睛慈祥道。

“那也不要做太多了,我们吃不完浪费呢。”陆羽知道他奶奶是担心着他在乡下没有吃好,其实哪里会啊。

陆镇涛叹了一口气,随即认真道:“羽儿,要不过了年就不去你李爷爷那里读了,还是回家里来,我和你奶奶也不用天天担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