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5 到外公家拜年

第一卷 重回1986 055 到外公家拜年

暗眸一沉,陆羽放开了陆镇涛的手,凝着眸子看着陆镇涛,沉声道:“爷爷,这事情不是我早就做了决定了吗?回不回来的由我来决定,何况我会回来看您的。”

骨节分明的手指握得紧紧的,心‘蹦的、蹦的’的加速跳着,眼眸里的那抹坚毅似乎有些责怪,陆羽顿时感觉浑身紧绷着,却一丝一毫的不敢移开看着陆镇涛的双眸。他知道,这句话爷爷一旦说出了口,那么就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爷爷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手心里本温热的触感瞬间消失,陆镇涛愣愣的睨着自己的手,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孙子会有那么大的反感情绪,刚刚温暖的亲情霎时如一罐冷水从头上直浇到了内心深处,心寒体冰。狐疑的看了眼自己的孙子,却发现他也正看着他,眼底虽然极力隐藏着紧张,但这个孙子毕竟还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自己却能看得出来,心下一思索,难道是因为那个小女娃?

“你不回来是因为那个小女娃?”心中想着,嘴里却不假思索的问了出来,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从自己爷爷嘴里说出的小女娃,陆羽自然知道是谁,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在爷爷的眼底下,所以爷爷知道瑗瑗也是不奇怪的。握紧的手不由松了松,又再握紧,“……不准伤害她。”半响,陆羽迟疑又肯定的开口。

岂料陆镇涛却‘呵呵’的笑出了声,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陆羽微瘦的肩膀处,戏笑道:“爷爷有说过要伤害她吗?”自己的孙子难得的紧张一个人,从来都是气定神凝的样子,这会从他的眼中看到紧张,实属难得,自己怎么可能要伤害那个小女娃。

“爷爷,我暂时不会离开加科小学的,至少得待到小学毕业。”陆羽松了一口,随即又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旁的老余看着这对爷孙俩,不禁叹道:老爷的根源就是在他孙子的身上,而少爷的根源就在那小女孩身上。

陆镇涛猛然的点着头,大声道:“好好好,就待到小学毕业。”这次,他只是试探一下时子瑗在自己孙子心目中的地位,却没有想到她在自己孙子心中的位置那么高。

陆羽心知这是陆镇涛的最佳底线了,要说他想的,他不止想要待到小学毕业,他还想要一直看着时子瑗长大,但这只能是心里想的,现在却没有办法,因为爷爷对他的期望不是一般的高,只能是闷声‘嗯’了一声,沉重的点头。

……

两天后,时子瑗外公家。

一般女儿出嫁后,在年初二或者年初三是要回娘家的,这是一种习俗。时子瑗记得,每年的这个时候,外公家都是很热闹的,不像爷爷家那里,大姑姑嫁的地方穷乡僻野的,要走很多路才能到达爷爷家,晚上了才到,小姑姑呢,到了爷爷家就是一个懒惰成性的女儿,就等着吃,而外公家就不一样了,大舅妈很早就会到,妈妈也很早就到了,两姐妹亲得很,一起忙碌着在外公家做饭做菜,从不推脱。

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林珠一把就拉起了还躺在她**的时子瑗,这个小外甥女,现在是越发的有恃无恐了,自己现在越来越拿她没有办法了,上次自己就随便嚼碎了一句,就得到了妈和小嫂的不满,顿时觉得一顶压力帽在头上压着,呼吸都觉得有些紧促。

时子瑗微微嘟起娇红小嘴,扯着被子不满的呢喃,颇为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睫羽扑扇扑扇几次,终于将她那如杏仁般大的眼瞳睁开,看着她眼前的林珠,喃喃问道:“小姨,怎么了?”她今天一大早就被老妈从**拉起来,睡眠不足的她又吹着冷风坐了‘蹦跶’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一到这里就急急的躺床了。

“起床了,要吃饭了。”林珠没好气的道,心中碎念,这个小妮子一来,自己在这家的地位就直线下降了。

杏目眨了眨,时子瑗这才顺着林珠的力道起了身,摸了摸肚子,确实饿了,再次睨了眼对自己不满的小姨,笑嘻嘻道:“小姨大美人,不要蹙眉了,小瑗瑗给你带了好东西喔。”

时子瑗坚信,适当的给予这个爱美的小姨一些东西,小姨心里也是喜欢自己的,只是自己一来抢了她的风头,有些不高兴也是应该的。

林珠身子向后一倾,眨巴眨巴的眼眸盯着时子瑗,迟疑的问道:“有东西?我怎么没有看到?”

林珠知道这个小外甥女赚了钱,而且据妈那里透露的消息,好像赚得不少,难不成真的给自己买了东西?

时子瑗指了指自己刚刚脱掉的衣服,示意林珠给她拿过来,林珠一顿,而后却急急的帮忙‘伺候’着时子瑗,然后问道:“什么东西,在哪呢?”

“在这里呢,我不仅给小姨买了,还给外公、外婆他们都买了。”时子瑗穿好了衣服就一把拿起了自己来的时候硬要拽上的书包。

说着,时子瑗就从书包里拿出一份属于林珠的礼物,交到了林珠的手中,是一种面霜,现在天气干燥,脸上都是干干的,给这个爱美的小姨正好。

林珠看着手里的面霜瓶子,睁大的眼睛看时子瑗,这个面霜似乎不便宜啊,这个小外甥女真是赚到了?

时子瑗倒没有看林珠的表情,拽着书包就下楼了,肚子饿了吃饭最重要。

一大家子吃了午饭,又忙着晚饭的事情了,时子瑗只把书包放进了储物间,晚上才是要拿出来的。

到了晚上,也许只是傍晚而已,一大家子就开吃了,时子瑗吃着饭嘴里还不停的朝林奇和江欣说着‘新年好,祝外公、外婆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不然就是‘什么大舅、大姨、小舅…赚钱多多’什么一类的,把这一家子长辈乐得笑开了花。吃完饭,时子瑗就拿出了她为大家准备的礼物,例如给外公的是一条棉围巾,给外婆的是一双厚棉鞋…等等,一一都算到了。自然,她也收到了不少的压岁钱,总共凑起来足足一百三十五块,收获不少,只是相对于她给大家的礼物而言,其实真的不算多。

接下来,时子瑗就闷闷的看着大人们聊家常,她发现,突然有点想陆羽小正太了,也不知道他在干嘛,自己给他准备的礼物只能开学给他了。

而远在C城正烦闷的陆羽正被一群小萝莉包围着,突兀不防的打了个喷嚏,摸了摸后脑勺,狐疑:难道是瑗瑗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