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6 陆羽小正太归来

第一卷 重回1986 056 陆羽小正太归来

春节热闹的气息渐渐的消散,围绕在加科村的人们也渐渐的忙碌了起来,众人走访亲朋好友也都渐渐的少了起来。

今日,阳光明媚,蓝天白云,若不是还微微吹拂着冰冷的风,那么今天就真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加科小学校门口处,门庭若市。

今天是加科小学开学的日子,时子瑗大早七点就被时开民嚷着拉出了被窝,说是一定要带着时子瑗早早的去注册,去年没有带着她去注册是遗憾,时子瑗秉承着孝女意识,也就冒着冷风和时开民到了校门口。

此刻时间才早上七点半,而开学注册的时间却是八点,时子瑗小脑环转四周看着,撅着嘴,都只是一年级或者二年级的学生,其余比较高年级的压根就看不到几个,不由感叹,要是重生在自己高考那年多好,不用再读一遍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也不用辛辛苦苦的再天天早起。

“瑗瑗,会不会冷啊,这校门怎么还不开呢?早知道就听你的,不要那么早来了。”时开民看着时子瑗缩着身子,一副我很冷的样子,语气不由的有些懊悔和责怪。

时子瑗深深吸了一口气,高抬下巴,捂住脖子上陆羽给她买的围巾,笑道:“爸爸,来都来了,等会就开了。”

陆羽给时子瑗买的东西时开民和林珍是知道的,也知道陆羽对时子瑗是好得没话说,一方面还是时子瑗的‘小老师’,另一方面,还处处依着时子瑗,连说句重话都舍不得,他们夫妇俩只是认为陆羽将时子瑗当成了亲妹妹来看待的。

说完,时子瑗眼眸睨着校门口处,恩?怎么是何小燕?一个人?没有大人的陪同?

自从那次时子瑗在班级里卖铅笔,时子瑗就记住了何小燕这个名字,包括她人。何小燕才八岁,哦不,九岁了,时子瑗心里很肯定,不管她什么时候回家,都看得到何小燕还在教室,低着头不停的写着什么,时子瑗猜应该是作业吧,但是心里一直怀疑的是,何小燕为什么要在学校完成作业呢?难道家里不能做?

时子瑗这会心里这番想着,正想要和时开民说过去打个招呼,却冷不伶仃的突然双眼被身后一股拉力盖住,眼前瞬间变得黑暗,滞了下身子,闻出了熟悉的味道,嗤嗤笑了,套着手套的手朝眼部靠近,抓住了那两只温热的手指,“哥哥,快放开吧。”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却满是撒娇,此刻的时子瑗完完全全是个小孩子的作态。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羽的嘴角不住的上扬,卷而翘的睫毛微微打颤,翻过手,抓住了时子瑗包着手套的小手,然后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双眸带笑,温和问道:“怎么那么早来?哥哥还去了你家里去找呢。”嗓音浑厚而沙哑,可能是因为一路跑过来的原因,陆羽的额际两侧还微微看得见密密麻麻的细汗直流下脖颈。

看到了自己这十几天天天想的人儿,陆羽的心情着实的好,现在他听着身旁吵杂的声音,都觉得是美妙的音符。

“哥哥,你怎么回来了?瑗瑗昨天还去了李爷爷家里,李爷爷说你还要过几天回来。”时子瑗睨了眼身旁的老爸,接着问道。

陆羽意会,眼眸朝向时开民,笑着问好,“叔叔好。”礼貌而亲切,不像是对别人那般似乎有些疏离的礼貌。

时开民对陆羽的印象极好,这个孩子虽然才十多岁,但是那种成熟的气势似乎却在他的身上显现了出来,谈吐言语间很有礼貌,对待自己的女儿比他似乎还更好,而自己的女儿对他的依赖似乎也超过了自己,就是这点,时开民有些吃醋。

“羽儿啊,你是不知道,这瑗瑗本来是在家里的被窝里不肯起来,是叔叔硬是把她从被窝里拉起来的。”一开口,时开民就揭时子瑗的短了,只是他微翘的嘴角和说话的语气,这明明不像是对自己女儿不满意的表情。

时子瑗撇了撇嘴,瞟了一眼老爸,再看了看围在她身旁看着她的人,心里嘟喃:老爸,您这是在宣扬你对女儿的严格教导呢?还是想要让别人看你女儿的笑话呢。

“爸爸…”

“呵呵…叔叔,瑗瑗就是贪睡了点,这大冬天的还有点冷,加上这十几天可能是习惯了晚起罢。”陆羽笑着解释,既没有站在时子瑗一方,也没有站在时开民一方,字字句句,却认真的说着。

时开民当然不会是真的想要数落自己的女儿,摇着头,又点了点头,接着就把头朝向了校门口处。

然后就听到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的说笑声,原来陆羽本来是要在几天后才有回来的,但是陆羽的爷爷扭不过陆羽的‘恳求’,就让陆羽回来了,而昨天陆羽回到李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虽然很想见到时子瑗,但却不愿意打扰时子瑗休息。

时间很快就到了八点,时开民乐嘻嘻的帮时子瑗报名,还顺便拿到了时子瑗的成绩单,语文、数学双百,全班第一,而且赖加裕对时子瑗大大赞赏,使得他这个做爸爸的成就感瞬间上升,为时子瑗骄傲。

而时子瑗报完了名,就拉着陆羽到了家中,陆羽是压根就不用报名,一切事物都被人包办了,所以他是一路陪着时子瑗的,跟着时子瑗来到她家里,心里想着时子瑗说的要给自己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来,哥哥,你看看这个好不好用?”时子瑗拿出一草绿色的臂腕,拿到陆羽的手上,眼睛眨了眨,期待着陆羽试试看。

陆羽这半年早起练习着一系列的拳法时子瑗是知道的,这臂腕是时子瑗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这臂腕在这个时候虽然不怎么华丽,质量也不是很好,但时子瑗是检测过的,这个臂腕,材质做工是好的,可以百分之九十的保护住手臂处了手腕处,这个要是陆羽带上了,那么练习拳法需要在‘人’字耙上的时候就不会留下清淤了。

陆羽一看,心中不由一阵暖流,挽起袖子,将臂腕套带上,不大不小,刚刚好。瑗瑗买的这个礼物虽然不是最贵重的,也不是最有用的,但却是他收到的最为用心的,最为适用的。

时子瑗看着陆羽带着刚刚好,心里也高兴,其实,这份礼物比起陆羽对她的,远远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