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7 要盖房子咯

第一卷 重回1986 057 要盖房子咯

由于时子瑗考了全班第一,身为全班第三的李婷婷对时子瑗那是更加的指手画脚,还经常性的将时子瑗安排值日生的时候‘鼓舞’着和她要好的同学多扔垃圾,对于这些,时子瑗只用她那淡淡的眼神扫了一眼李婷婷,完全就不在乎,只将李婷婷当做是小孩子胡闹,许是李婷婷终于感觉到和时子瑗置气不值得,过了一个月下来,竟渐渐的消减下来了。

傍晚,火红的春霞和华美的云朵融成一副不平凡、离奇的景致。

一阵暖风吹来,带着新生、发展、繁荣的气息,证实着春天快要到来了。

田里的春苗犹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恣意舞动的在微风下摇曳舞姿。

时子瑗伸出五指微眯着杏目抬鄂仰望着将要下落的夕阳,鹅黄色的衣裳在霞光的照射下竟有些澄黄,发出耀眼的光芒。

迎着微小的暖风,时子瑗缓缓闭上了眼眸,感受着此刻的春意盎然。春天到临,人们又该忙碌了,自己也应该要出来透风,多多吸取春的气息,享受这来之不易的重生生活。

今日,老爸说得早点回家,要她回家做水煮鱼,说是有要事宣布,说的时候,他的眼角高高翘起,嘴角的弧度上扬到适宜的位置,她心猜,莫不是老爸打算要开的大排档可以出仓了?还是…想到这,时子瑗睁开水汪汪如墨玉的双眸,大步的走进院子,打开门,却看见老爸和老妈正聚集在一处,似乎小声的说着什么,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霎时停了,只见老爸附住喉结处,接着假咳两声,正色朝时子瑗道:

“瑗瑗,鱼已经切好了,你进去煮吧。”

不是他们两夫妇偷懒,而是他们两人不管怎么煮,就是煮不出时子瑗煮的那种味道,所以在家里,如果想吃水煮鱼,时开民必定是现将鱼切好,然后让时子瑗抄手。

杏目一愣,时子瑗讶异的看着比她还早回来的老爸、老妈,即使老爸、老妈比之刚刚开始工作时回家要早些了,但是也没有那么早,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回家了挺久了吧,难道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瑗瑗,先去煮,妈妈把青菜什么的都洗好了。”林珍看着呆愣着的女儿,再次催促。

时子瑗反应过来,缓缓的走到了别处,将书包放下,心里虽然疑惑,但动作却不拖拉,看着自己老爸老妈一副神秘的样子,且眼底还隐隐闪着兴奋的光芒,应该不是坏事,那自己就不用担心了,便半迟疑应道:“好。”走往厨房时,时子瑗还不自觉的往身后狐疑的看了看。

见时子瑗进了厨房,时开民和林珍又聚集在一处,两人小声的讨论着刚刚继续的话题。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时子瑗将辣油倒进了鱼锅,朝外大喊道:“妈妈,可以来端了,好了。”

接着便听到林珍起身,同时还应着,“就来了。”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从远到近,时子瑗蹬着小脚,撩开厨房的间隔塑料,刚刚好在门口碰到了林珍,俏笑着放慢了脚步,缓慢的走至时开民的身旁,身子向前倾想要问,时开民却转了个方向,隐忍着嗤笑,“不要问,等等你妈妈就告诉你了。”

接着就看见了林珍带着面若桃红的笑意向饭桌走了过来,手中还小心着捧着装着鱼的锅,眼睛里闪闪发光,似乎还屏气神凝,应该是要硬生生的抵制住这水煮鱼传进鼻息的诱人香味。

放下,接着去端出了碗筷,摆好。在时子瑗心中狐疑的状态下,不过半个小时就吃完了。

时开民扬了下眼,示意林珍说话。

林珍罢了手,本站起来的身子,再次坐下。

朝时子瑗端坐处紧了紧喉咙,认真道:“瑗瑗,我们家要做新房子咯。”

虽然极力的隐藏着兴奋,眼底的那丝幸福就怎么也逃不过时子瑗的眼。

要做房了?不是说要到秋天才做吗?时子瑗的两眼不由朝林珍和时开民他们转动,看来是真的。

“瑗瑗高兴吗?”时开民见自己的女儿不出声,问道,嗓音带着微许的怔意和欢喜。

自己的女儿是最希望自己家赶紧做房子的,自己和老婆商量了下,也应该是要做了,不然这女儿越发的长大,儿子也很快就长大了,那么以后的开销会更大,何不如早点做,做了钱自然会来,加上自己这一个月和过年那一个月靠着各处去卖鱼赚了不少钱,自己的老婆那也不少,这做房子之事,他是一刻都不想拖了。

“好啊,但是我们要住哪里?而且爸爸妈妈你们谁在家看着?”

时子瑗很镇定的回着,脸上的表情很平淡,似乎在说着今天的天气怎么样?嘴上说的话却是实在的,她考虑得比较多。而且时子瑗心中还狐疑一件事,那就是老爸、老妈手头里的钱够吗?

原以为自己的女儿肯定会高兴的叫起来,却没有想到女儿连这些问题都想到了,时开民不由皱了皱眉头,眉宇间也有股氤氲之色,自己的女儿太懂事了,懂事到连自己要操心的问题也被她想到了,不过,幸好自己和老婆商量好了。

“爸爸和你妈妈商量呢,你就去你奶奶家,而小弟弟到外婆家,我和你妈就在隔壁大婶那住个两个月,刚刚好你大婶的弟弟外出打工了,不在家里,你大婶心好,说可以腾出一间房,至于要煮给师傅的饭菜,也和你大婶商量好了,一日两餐她会做,爸爸会给她钱。”

听了老爸的话,时子瑗蹙着眉头,微微嘟起嘴,这做房子至少得两个月呢,到奶奶家住,这不是要天天看她的脸色过日子?不过她也不可能到外公家住,自己要上学,那么远的路途不可能。

“爸爸,瑗瑗不要到奶奶家。”委屈至极的声调,仿佛在下一秒就会落泪了。

身形一滞,时开民撇了撇嘴,他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女儿在妈家里以前受的委屈,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不由眼光朝自己的老婆望去,希望老婆可以劝解一番。

林珍本心里就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去婆婆家,这要是被婆婆虐待了还不得知,又落得一个她这媳妇是专门来麻烦她的名声,她就不得失了,自己的老公坚持,只得让老公自己说,意料之中的答案,这会收到老公求救的信息,耸了耸肩,站起身走至女儿的身前,问道:“那瑗瑗是想…”

时子瑗早就想好了,直接到李沁家就好了,而且她还有一意图呢,便道:“我要去李爷爷家住,瑗瑗自己和李爷爷说,李爷爷会答应的。”

说得那坦荡荡,似乎现在李沁已经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