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8 学'艺

第一卷 重回1986 058 学‘艺

时开民听完自己的女儿的话,心中突感不对劲,这要是不到自己妈那里住,妈知道了还不嚼舌根,直接破口而出,“你奶奶家不去住,去李爷爷家,要是你奶奶知道了肯定来闹。”

双目一凛,林珍倒是觉得自己的女儿说得很有道理,朝时开民一反驳,“你妈,你妈对瑗瑗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顾瑗瑗,我还舍不得瑗瑗去那里受罪,而且你想想,李老家的陆羽那孩子对咱们瑗瑗好得不得了,李老夫妇还不是有什么好吃的就给瑗瑗留一份,要我选,我就选曲李老那里,我心都安,省得提心吊胆。”

林珍这么一开口,心底是同意了时子瑗的说法了,而且还很赞同。当然,这和陆羽经常‘教’时子瑗学习是有关系的,林珍心里一直认为时子瑗那么懂事就是陆羽教的好,这和教养好的孩子在一起,就是不一样。

“这…”时开民还是迟疑,“这李老能同意吗?”

时开民倒戈了,觉得自家媳妇说得没错,只是这李老和自家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让自己的女儿住到他那里。

时子瑗看有戏,拉住老爸的手,一脸献媚,“爸爸,只要您同意了,李爷爷那里肯定欢迎瑗瑗的,何况,羽哥哥也会帮我说情的,去年割稻的时候住在李爷爷几天,李爷爷和李奶奶很喜欢瑗瑗的。”

事实说明,时子瑗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压根就没有多费口舌,李沁就忙不迭一的同意了,而且还拒绝了时开民要拿生活费给他的事情,说是就这么一个小孩子,能吃多少,顿时让时开民心中感觉到自己做的决定更加对了,即使妈来闹他,也不管那么多了,自己女儿好就好。

时子瑗首先见到陈芸的时候就想着她的身上有一股浑然天成的书香气息,在春节的时候来拜年,时子瑗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对陈芸的评价还有待改进,陈芸不止有书香气息,还有浓重的艺术特性,原来陈芸不止能写得一手好看的毛笔字,而且还能用她的手弹一曲美妙的琵琶音符,时子瑗心中大惊,一时间觉得一位古时的才女就在眼前。自己前世从来没有机会来学一门才艺,这毛笔字可以锻炼自己的性情,这弹琵琶可以陶冶情操,顿时心中一股欲血沸腾冲破,自从那时候自己就一直想要逮住机会让陈芸教她。现在搬了进来,这可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么好的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的。

于是,住进李沁家的当晚,时子瑗就一直拖着陈芸不放手了,一直东扯西扯的就是没有说到正题,让陆羽在一旁看着不住的嗤笑,终于忍不住,朝陈芸笑着道:“李奶奶,瑗瑗这是想要和你学习写毛笔字呢,还有你那手弹琵琶的绝活,她也想要学。”

被戳破意图的时子瑗窘迫的低垂下头,脸颊唰的灼红,还不忘牙咬咬的瞪了下一脸嗤笑她的陆羽。

“小丫头,还瞪哥哥,哥哥这是为了你说的啊,你这扯了老半天了,你没有看见李奶奶想要睡觉了么?”陆羽不吃亏,还扳回一次,如墨玉般的眼眸笑意不减。

“李奶奶,你看,哥哥就知道来笑话瑗瑗。”时子瑗微微抬起下巴,红润的小嘴嘟起,眼底是对陆羽的不满,向陈芸告状。

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陆羽小正太知晓了,而且还当着李奶奶的面直接说出来,她这面子要往哪里摆。

如果陆羽知道时子瑗心中的想法,肯定一个手把时子瑗拍飞,是谁每次来这和他学习,就一直咕哝着说写毛笔字好,可以调节性情,还说弹琵琶多好,这可是一门艺术…她这说一遍还好,说第二遍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小丫头的想法了。他这个哥哥当得很好了,还特地观察了下李奶奶教的可能性,经过快一个月的观察,他都可以保证李奶奶肯定会教的,只是她心里一直犹豫着小丫头能不能坚持,他这不说出来,这小丫头是再等一个月都还在旁敲侧击的吧。

果然,陈芸一听,马上就喜笑眉开了,佯怒道:“你这个小妮子,怎么不早点说,李奶奶就等着你开口呢。”

结果就是陈芸约法三章:第一章,不准无故就说不学了;第二章,不准偷懒;第三章,不准告诉别人是和她学的。

虽然第三章的内容让时子瑗觉得有些怪异,但还是应承了下来。时子瑗前世不管学什么耐性都不足,每次学到一半总是会想到放弃,这次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放弃的。

接下来的日子,时子瑗每天就是放学和陆羽学一个小时的英语,然后吃饭半小时之后学写毛笔字,两个小时候,陈芸才教一点学弹琵琶的指法。

学写毛笔字时子瑗学得真很辛苦,首先刚刚开始的时候,陈芸只优雅的拿着毛笔写了点横折竖弯钩,六个笔画,单单这个就让时子瑗写了半个月左右,然后又是让时子瑗写一到十十个字,足足写了一个月,才让陈芸勉强通过了。陈芸在教时子瑗的时候完全就换了一个人,严肃、严格、扳着脸,一丝一毫都不会让时子瑗装空子,学习时间一完,又对着时子瑗笑呵呵了,这个让时子瑗纳闷了很久。

不过,幸好时子瑗没有打算要打脸冲胖子,一学就会,她不是天才,她只是比别人多了一次正视自己的机会而已,她现在要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步步扎稳,步步为盈。

陆羽支持时子瑗的方式有多种,例如时子瑗的手麻木的时候,想要喝水都是端着伺候;又例如,时子瑗两个小时一个动作的写着毛笔字,肩膀酸痛无比,也是陆羽忙着帮她倒热水敷上,不然就身体力行的按摩,让时子瑗舒服的睡着…

时子瑗这番在学习,做房子的事情也陆续都在准备着,本来时子瑗以为家中就应该先做个一层楼房,没有想到,时开民一拍板,说是要做就做好的,三层楼,占地面积足足一百二十平米,还说要一次到位,包括装修。

时子瑗心中不由大惊,又担心着家里钱不够,那知道这消息的几天,心浮气躁,吃不好,睡不好的,直直想着应该怎么多多赚钱,几天过去,嘴里多长了好几个火气泡,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是李沁帮忙着终于治好了她的口腔炎。

却没有想到时开民和林珍两头早就找好了关系,这关系网远远超出了时子瑗自身的想象力,在时子瑗没有意识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进步不是一丁半点的。林珍通过关系,找好了水泥厂提供,还让人家答应以后再出钱,只需要先交一部分定金;时开民通过关系,找好了好的砖厂,质量好不说,价格还给得十分的公道…知道了这些事,时子瑗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要是为了做房子,让她家都破败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李丽琴因为时子瑗的事情是来闹过,不过被时开民一句话给顶回去了,时开民面无表情的说,“人家李老一分钱不要,还天天算着给您的孙女怎么样吃才营养,妈,您要是也这样,儿子立马把瑗瑗送家里。”

这话一说,李丽琴气粗粗的甩手就走了,她本来是想着随便给这个赔钱货的孙女吃一点,可以落个好名声不说,还可以得到一笔生活费,却没有想到被自己的大儿子这样一说,她当然是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题外话------

不留下脚印的娃子不是好娃子…。紫那么勤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