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0 小婶婶的对策

第一卷 重回1986 060 小婶婶的对策

时开民这样一家子大动干戈的在进行着做房子,还听说要装修房子,惹得众人甚为羡慕,都在心里嘀咕着:这开民这家子去年还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会怎么做起了三层楼,而且还是砖铺的(现在的人做的房子几乎是黄泥做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有羡慕的,当然也有嫉妒的,例如村支书的老婆,李大婶,俗称‘加科八卦婆’,天天在河边洗衣服就冒酸水,说以前时开民一家海拣着自己家不要的衣服穿,现在却做起了房子,说明了以前时开民一家有多么的穷,现在做房子她的功劳不小;又例如时建隔壁家的时大娘,天天和李丽琴嘀咕着:大姐啊,你要听小妹一劝,你这大儿子看着不像以前了,你这大儿媳妇又不向着你,听说他家承包的水库不是时大哥的功劳么,你可要看紧了啊…诸如此类,各种各样的谣言。

时开民和林珍天天忙得没有时间,怎么可能听到这些谣言,倒是时子瑗在学校被李婷婷说了一通,应该是那个她妈,也就是李大婶说的,说她家以前是装穷,一家子心思都恁坏的,搞得时子瑗这一段时间发现许多同学都似乎远离了她,只有何小燕、赵世宇对她还是平常,不过这类小事情,时子瑗是不会放在心里的。

这个时候,时子瑗的小婶婶肖艳对他们一家更是眼红了,气愤愤的回到了她的娘家,一脸不悦,嘟着嘴同肖妈抱怨,希望自己的妈妈给她支招。

“妈,你说这口气女儿怎么咽得下去?小锦现在是越发的大了,公公对大哥一家的态度那是对我和开贤好多了,这以后公公家的遗产要是被大哥拿去怎么办?”

肖妈一向来就是个会管事的主,把肖爸管得严严的,说明她对这些家常拿捏是很准的,这会听着女儿抱怨,也觉得大事不妙,就支招道:

“小艳啊,你这公公对你那位大哥一家是好,但是你要想想,你公公婆婆两人对哪个儿女是最好的?”

肖艳一愣,随即一啪大腿,“妈,我知道了,这公公婆婆对他们那小女儿可是好得不得了呢,她要是出说明事情,那是一大家子的问题,”忽又想到,脸色一变,“但是,她远着呢,怎么回来?何况我也不喜欢,她一来整天好吃懒做的,她一来,家里的开销铁定多出一倍来。”

肖妈假意怒瞪肖艳一眼,“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肖艳不明,看着肖妈呆愣。

看自己的女儿还没有反应过来,肖妈继续道:“你小姑子一回来,你公婆肯定高兴…”

接下来的话,却是附在肖艳的耳边说的,这番话,让肖艳笑意连连,连中午饭都多吃了不少。

而另外一边,时子瑗却不住的打着喷嚏,惹得林珍在一旁唠叨:“你这孩子,是不是感冒了?那么晚还过来,开民,你也真是的,这天虽然白天还算暖和,但是这傍晚却有些冷的。”

“妈妈,您就别怪爸爸了,是瑗瑗想来的,想妈妈了嘛。”时子瑗反驳,她是有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林珍了呢。

还未待林珍回应,这门口却传来齐云的惊叫,掺杂着一丝佯怪,“时大哥,你怎么过来了?你这过来怎么不知会一声,你瞧瞧,得,我回家做饭去,您今天可一定要和我喝一杯。”

齐云已经很久没有和时开民一起吃个饭喝口酒了,这会一见到时开民就心痒痒的,一开口就是吃饭、喝酒。

时开民正要应,却招到林珍一阵白眼,硬生生的被林珍那种眼神给压下去了要应下的话。

“齐叔叔,瑗瑗也来了。”时子瑗顿感气氛不对,立马露出萝莉的笑容,上前几步,你把拉住了齐云的手。

齐云心喜,蹲下身子,轻而易举的就把时子瑗抱了起来,点了点时子瑗的鼻子,“瑗瑗也来了,那么就一起到叔叔家吃饭吧。”

齐云看着时子瑗那嫩白的肌肤、小巧的鼻子、水汪汪的眼睛…心里欢喜,不由心叹:要是小芳给自己生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就好了,也不用整天羡慕时大哥家有个那么聪明、懂事的女儿了。

被点着鼻子的时子瑗蹙了蹙眉头,那细嫩的眉宇揪成了一团,为毛一个个喜欢她的大人都喜欢不是刮她的鼻子,就是摸她的头发,很郁闷的,好吗?

“齐叔叔,不要再点源源的鼻子了。”

带着丝埋怨的声音,齐云下一秒就停止了动作,低下头看着时子瑗揪起的眉,不由大笑,“这孩子,真是让叔叔不喜欢都不行。”

时子瑗呶呶嘴,低垂下头,左手玩右手,不看齐云,表达着自己的不喜欢。要是再这样下去,她的鼻子要塌了。

齐云讪讪,抬起头,朝时开民再次开口,“时大哥,那就到我家吧,大嫂也一起去,晚上我送你们回去。”

齐云现在不一般了,他的房子是还不需要做,但是这丸子作坊因为是要送货的关系,已经买了一辆三轮车,送货方便。

“小齐,不是大嫂不愿意你大哥去你家喝酒,小芳这是头一胎,闻不得太重的味道,你回家照顾小芳都还来不及,我这一家子去,你还不得忙死了。”林珍拒绝,解释的语气颇为有理,且振振有词。

齐云夫妇两人都没有大人,有些事情这齐云肯定会忽略,而王桂芳却没有经验,不懂。现在王桂芳都快到预产期了,这得时时注意,而且什么都要注意,林珍可不马虎。

“这个…”齐云挠挠头,脸色比之刚刚的更不好意思,“那就下次吧,等小芳生产完了来。”

“恩。”林珍点点头。

“小齐啊,小齐啊…赶紧的,上医院,你家小芳现在在医院呢。”着急且大声的呼唤声,把在屋内的四人都一怔。

齐云连手带脚的忙冲出了门,两手紧紧的握着来人的手臂,着急问道:“大姐,小芳好好的怎么会在医院,在哪个医院?”

时开民一家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而此刻齐云的脸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