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1 陆羽的担忧

第一卷 重回1986 061 陆羽的担忧

来的人林珍认识,就是住在齐云家隔壁的王大婶,这王大婶心肠好,经常还帮着王桂芳指点那、指点这的,还帮忙着照顾着王桂芳。

“小齐啊,你听大姐说,不要着急,现在小芳已经被我家那口子送去了县城医院了,小芳她就被摔了一跤,流了好多血,怕是要提前生了,也都怪大姐没有看好,…诶诶诶…”

王大婶还在说着,齐云被已经手忙脚乱的踏上了三轮车,脸色灰白,仔细看,还能隐隐看出他的唇瓣在轻轻打颤。

“小齐,等等大嫂,你这么去,小芳要是需要搭把手大嫂也能帮忙啊,你这一个大男人,很多事情不方便。”林珍忙快步上去拉住了正要出发的齐云,这齐云是孤儿,这小芳那边的肯定没有那么快知道,还有去医院得要钱,没取钱怎么行。

齐云被林珍这么一拦一吆喝只能停了下来,又慌忙的下了车,脸上的表情很是暗沉,配在他那张娃娃脸上还真不符合。

“大嫂,那你说,怎么弄?我怕小芳有个好歹,她这肚子里的孩子…”

“好好好,大嫂知道你急,大嫂关个门,把机械也关了,和你一起去。”林珍当然知道齐云的想法,边说边走,说完已经到里屋去了。

时开民皱了皱眉,沉声道:“小齐,待会你和大嫂先去,大哥等会去取钱,这上医院哪能不花钱呢。”

王大婶看事情已经传到,接着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在家里饿着,菜还在锅里,便道:“小齐,大姐在家还煮着饭菜,我会多煮点,等会给你们送去。”

王大婶家在她那村子里还算是比较富有的,至少她那些旁根亲戚都挺会赚钱的,家里头交通工具还是有的,平常看着齐云夫妇也亲切,这会出那么大的事情,她做不了什么大事,但多煮点饭还是有时间的。

听王大婶这样说,齐云思忖片刻,也没有多做客气,“那就谢谢大姐了。”

王大婶摇了摇手就骑着她的自行车走了,她要赶紧的回家去,不然饭菜都焦了,就白忙活了。

这个时候林珍也锁了门从屋里出来,就要对时开民说话,时开民抢在前头,“好,我知道了,我已经和小齐说了,我先送瑗瑗回李老那里,然后回家取钱。”

林珍点点头,上前摸了摸时子瑗的头,轻声道:“瑗瑗,今天妈妈不能和瑗瑗一起吃饭了,齐阿姨出了事情,妈妈要去看看。”

时子瑗乖巧的点着头,她不是个不懂事的主,这齐阿姨可能被这么一摔就要生了,或者还有什么危险,而且她的身体里是个三十岁的御姐了,当然不会无理的缠着林珍了,只是她心里很害怕,害怕着王桂芳出事。

“齐叔叔,齐阿姨会没事的,叔叔不要担心。”时子瑗垫了垫脚,想要抹平齐云揪着的眉头,奈何人太矮,没有成功,而齐云是心慌着,倒是没有特别注意时子瑗的行为。

“瑗瑗乖。”齐云勉强笑了笑,这个孩子就是懂事,还懂得关心自己,说着,已经和林珍上了车了。

待林珍、齐云两人一走,时开民也就带着时子瑗走了,待到李沁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李沁一家早就吃完了饭,李沁夫妇还在埋头理着草药,陆羽却已经进他房间了,照正常的,应该是在看书。

时开民和李沁寒暄了几句,也就走了,时间紧急,没有办法多说话。

接着陈芸还专门热了饭菜,让时子瑗吃饭,时子瑗饿得是快要前胸贴后背了,吃得那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惹得李沁一顿训斥,说什么吃饭不能吃那么快,吃得快会得胃病什么的,时子瑗心里想着事,也没有多大反驳,只一味着点头,连澡都没洗就钻进了陆羽的房间(她搬到李沁家都是和陆羽一个房间的,不过不是一张床)。

一进房间,时子瑗眼泪突然就如泉眼般狂掉,而本坐在那看书的陆羽看到这样的时子瑗马上站起了身子,箭步上到了时子瑗的面前,双手附到时子瑗的两颊处,缓缓扶起,看到满脸是泪水的时子瑗,心猛然一揪,着急问道:“瑗瑗,怎么哭了?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你了?”一连几个问题,陆羽的心里有些慌乱。

时子瑗很少哭的,只有那么一两次而已,上一次见她哭已经是去年的时候了,这会哭得比上一次要严重,他当然更急了。

时子瑗‘哇——’的大哭出声,为了不让李沁和陈芸发觉,她一头埋入了陆羽半蹲着身子的肩膀处。

陆羽瞬间静默一秒,接着感受到肩膀处传来的湿润和时子瑗颤抖的身子,还有时子瑗那种害怕、恐惧的情绪,下意识的用手紧紧的揽住了时子瑗娇小的身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瑗瑗不哭了,哥哥在,瑗瑗不怕,哥哥在…”

而陆羽这般安慰,时子瑗哭得越发的隐忍,哭声是小了,但是身子却更是颤抖得厉害,陆羽还感觉到肩膀处的湿润在扩散,这样下去不行,轻轻拉开了时子瑗,看着她满面的泪水,已经微肿的宛如杏仁的水汪汪眼眸,眼眸里还蓄着泪水没有流干,而本白嫩的两颊这会已经泛着粉红,嘴唇早已经泛白,没有一丝血色,柔声道:“瑗瑗,告诉哥哥,怎么回事?”

“哥哥,齐阿姨摔了,…她还怀着宝宝,…听一个大婶说还…流了好多的血,瑗瑗怕…”时子瑗边说还边吸着鼻子。

终于说了出来,时子瑗在跟着时开民一路回来的路上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一路上还缠着时开民说话,这会饭吃了,思绪接拥而至的从她的脑海里一点一点的被唤醒,她前世一个好朋友就是怀着孕快要生了摔了一跤,不仅孩子没了,就连她也死在了手术台上,所以她现在才那么害怕。

原来是这样,陆羽听完时子瑗的话心里终于明了,但他虽然在很多方面是天才型的,但是在这方面他还真不了解其中的根本,只能轻巧的抱起时子瑗到自己的**,一边走一边安慰:“瑗瑗不要担心,齐阿姨会没有事情的,明天哥哥陪你去看那个齐阿姨,好吗?”

似是陆羽这句安慰话起了作用,时子瑗被抱到陆羽的**,在陆羽的安慰声和轻轻的安抚下终于咀着眼泪睡着了。

陆羽看着时子瑗的睡颜,手忍不住的摸向了时子瑗的脸上,嘴唇无声的说了一句:丫头,要是我离开了,你该怎么办?谁来安慰一向把事情埋在心中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