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2 被抢劫了

第一卷 重回1986 062 被抢劫了

第二天时子瑗醒过来的时候陆羽却早就起ch—uang了,而且还帮着陈芸做了早饭。

时子瑗猛的一想到自己昨晚,眨了眨眼眸,用小手mo了mo双眸周围,想要试图抹去昨晚的失态,却mo到双眸的周围还是光滑如初,完全没有哭过而经过一晚上皮肤的干涸,眸光流转,却发现自己只身于陆羽的ch—uang上,昨天自己怎么睡着的?好像是一直听着陆羽小正太的软声安慰,思索到这,倒不继续了,于是起了ch—uang。

走出房门就看到早餐已经好了,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辉,直直的照进了时子远的眼瞳,不由眼眸一闭,向前走了一步,再睁开。

接着就仿佛像没事人一样和李沁、陈芸、陆羽一起吃了早餐,很意外的是李沁和陈芸两人都没有提时子瑗的眼瞳为什么看上去红肿的,只是一味的叫着时子瑗多吃点。

幸好今天是星期天,不用去上学,大家吃完饭,时子瑗就说要到丸子作坊那里,陆羽当仍不让的当起了‘护花使者’。

但到了村口的时候,陆羽却被赵颜给叫走了,一开始陆羽不同意和赵彦走,但后面赵彦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脸色咋变,还是不放心时子瑗一个人独自去城镇,但时子瑗心里着急着,怎么可能不去,在时子瑗嘟喃了十几个理由,又保证了好几次说不会迷路之后也不会乱跑之后终于获得了许可。

其实村口到城镇的车辆只不过是两辆而已,一辆是早上八点,一辆是下午四点,陆羽亲自送时子瑗上了车之后,终眷眷不舍的和赵彦走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时子瑗终于到了城镇,她有着一个三十大龄灵魂的萝莉早就在第一次到丸子作坊的时候就对路途了解得一清二楚了,所以她心里压根就不担心。

正想要叫一辆三轮车载至丸子作坊,却发现手头空空,那等会去县城看齐阿姨就不好了,此时的时子瑗完全就没有感觉到她此刻才六岁的小孩子而已,哪需要什么礼物去看病人?奈何她前世去医院的时候都是领着大包小包的,所以她这行为属于习惯性的、下意识的。

眯了眯眼,终于看到一家勉强看上去是专门卖礼物的那家店,想着,她就朝那个店的方向走过去了。

顷刻,她便到了,一进去,嘴角一勾,果然,不管是在什么时候,这礼物店的礼品总是比较多品种的。

时子瑗心中有数,买礼物她倒是有一套,一眼就看中了两个质量还算上等的布ww,不大不小,她现在的一只手正好可以抓紧,接着就走到了柜台,掏出钱准备付账。

而柜台的老板本来是一直揪着眉头看着时子瑗一进店就一把抓住了自己店内比较贵重的布ww,心中纳闷,这会看时子瑗说是来付账,眼瞳都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忍不住的张开,这个小女孩身上穿的衣服都不如这个布ww半个贵吧?她买得起?

看着呆愣着的老板,时子瑗蹙了蹙眉头,随即回复,扬起嘴角,道:“叔叔,可以帮我包起来吗?我要买这两个。”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足够让呆怔着的老板回神。

那男子听到,随即一笑,笑纹直至耳际后边,微微低垂下鄂,笑着解释道:“小朋友,这个布ww不便宜喔,要是喜欢,叫你大人来买吧。”礼貌而不做作的声调,让人听上去很舒服。

时子瑗不自觉的朝自己的身上看看,额,确实是一副我付不起钱的模样,不禁高高仰着头浅笑,深凹的酒窝在她红润的两颊上甚为撩人眼珠。

“叔叔,诺。”时子瑗不多做解释,伸起手,手上是三张十元的人民币,在阳光折射至陶砖上而溢发出暖暖的、熠熠生辉的亮色。

那男子看到钱,眸光一滞,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小孩子竟然随随便便一出手就三十块,这…自己出门在外,一般都带不了那么多钱吧。

不过,他修养还算是极好的,浑身一滞呆愣后,就接过了时子瑗手上的钱,然后找了五块钱给了时子瑗。这两个布ww本是要二十六,他少算了一块。

“谢谢叔叔。”时子瑗稍稍惊愕,客气的道谢。

这种礼貌让人觉得她的教养不同于任何一个普普通通家庭的孩子,令男子不噤为之一顿,幽黑的眼眸如墨玉般掠过一缕光芒。

时子瑗不疑有他,拿起两个装好的ww就走出了店门,把那股子疑惑的眼光埋没在店内,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只是不想多说而已。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掏钱出来的时候,就被混混盯上了。

“小妹妹,拿着两个布ww要去哪里?你的大人呢?”听上去是关怀的声音,却夹带着一些戏谑。

时子瑗一怔,身后的声音…

不由转头一看,三四个流里流气十四五岁的少年,应该说是不liang少年竟都眼睁睁的盯着她,或者说是盯着她的口袋。

不好,肯定是刚刚买布ww的时候被发现她有钱了,或者说是这手里的两个布ww被人看出自己有钱了。

“大哥哥,我妈妈就在里面…呢。”时子瑗虽然是三十岁大龄的灵魂,但奈何她身子是六岁啊,她跑也跑不过这些少年,只能把手指指向离自己左手边最近的一家店铺,说自己的妈妈在里面。

“哈哈哈~”却不料引得这几个少年突然哄然大笑。

时子瑗缓缓转头一看,却没有想到自己指的店铺内没有一个女的,只有个少年在睡着,脸色顿时有些zh—uo热,心中暗暗压下害怕之色,这地痞lm的,她前世可从来就没有遇见过,眼眸转了转,奈何这路道竟没有人经过,自己刚刚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大哥哥,那是我哥哥,你们要干嘛?”无奈之下,时子瑗只能声称里面睡着的少年是自己的哥哥。

几个少年完全不信,只见他们都摩挲着自己的两手掌,一副贪婪的模样,慢慢的靠近时子瑗,一边走还一边奸笑着:“小妹妹,我们都是你哥哥,把钱给哥哥花好不好?”疑问语气却是肯定态度。

时子瑗看正海差几步那地痞lm就要往自己的口袋里装,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朝里面大叫:“哥哥,哥哥,有人抢钱…”

这招本是时子瑗‘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烂招,却不料,她竟然听到一声好听慵懒的声调,“谁敢动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