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3 丫头不要担心

第一卷 重回1986 063 丫头,不要担心

他的声音声音让人着迷,很有磁性,显得很稳重,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时子瑗在一刹那忍不住睁开了杏目,入目的是一双如潭底一样深邃的眸子,只见他似是拂尘般掠过他身旁的椅子、门槛,就这么懒懒散散、似笑非笑的走到了时子瑗和几个少年的中间。

“你们这是…?”言桓微眯着眼,修长的手轻轻的拉过时子瑗的手臂,嘴角一勾,虽是在笑,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势。

言桓,十六岁,本来他今天只是下这来随便查视自己名下的这间店铺而已,却没有想到他刚刚闭上了眼睛,就听到一个略带稚嫩却压抑着语调里恐惧声调,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这稚嫩音调里喊的‘哥哥’应该是他吧。其实,若不是这事情发生在他的店门口,他定是无心来管此类事情的。

本听到有人承认眼前这个小女孩是他的‘妹妹’,几个l—iu—mang呆滞的眼却因为看到言桓就这么消瘦且不堪一击的模样大肆笑出了声,再听到言桓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来询问他们要干什么的时候,更是不屑的大笑。

“大哥,这个小子说什么?竟然还问我们要干什么?”一个矮小的lm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言桓的方向,嗤笑道。

被叫大哥的人正想要说话,却不料,言桓的另外一只手快速的w—o—zhu了那个矮小男子的手腕,而且那个被抓着手腕的男子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面上青白交错,紧咬着上下泛黄的牙关,痛苦出声,“大哥,大爷…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说着话的时候,时子瑗明显的看到他眼眸里隐忍的痛楚。

言桓翘起嘴角,冷笑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那个本来被叫大哥带头的那个现下已经傻了,他这帮兄弟虽然那个说话的兄弟个子小,但是力量却是他们当中最大的,却随随便便的被这个眼前消瘦的少年给‘钆’下去了,此刻他的嘴巴张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大哥,我们快走…”矮小的男子咬着牙用另外一只手用力扯那名带头的大哥,示意他快点走,这个人不好惹。

接着就是几个人手忙脚乱的跑了,犹如被猫追的老鼠。

待他们走后,言桓立马就放开了时子瑗,还用手拍了拍他那手工定做、质量上乘的衬衫,还有休闲裤,反正凡是被时子瑗碰到之处都扫了一遍,似乎时子瑗是手忙脏东西一般,熟悉他的人会知道,言桓其实是有轻微的洁癖症,穿的衣服永远是要专门定制的,吃饭的时候从来不会给别人夹菜,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夹菜给他,更是从来不许别人碰他,女生,更是如此。

时子瑗看着言桓一系列的行为,呆怔了一番,心里稍稍思索,这个看上去ting阳光的一个翩翩少年,不会是有洁癖症吧。

不过于情于理,时子瑗又是个习惯礼貌的人,只见她笑了起来,先是嘴角一勾,接着是眉目上扬,“谢谢哥哥,要不然瑗瑗的钱和布ww就被他们抢走了。”

言桓本拍着衣裳的手一怔,随即抬眸浅笑,幽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小女孩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但是为什么他却感到她身上的气质有股似自己‘妈妈’的气势呢?虽然她语气是在礼貌的道谢,但是眼底却保持着疏离。

“既然我是你哥哥,那么道谢不就太客气了。”

本来只是无心之举,但听到时子瑗‘道谢’,不自觉的就想要d—ou—nong她一番。

呃,时子瑗没有想到言桓竟然还承认他是她‘哥哥’,他看上去并不是那种会喜欢和她这种普普通通的人接触、说话的人罢,而且,恐怕要不是自己的喊声吵醒了他,应该也不会那么好心吧。

看着时子瑗惊愕的表情,言桓不由捂住了嘴唇,轻笑,这个笑,没有藏疏离、d—ou—nong,只是单纯的在时子瑗那么小的女孩子身上看到这种表情而发自内心的笑。

“好了,竟然你叫声哥哥,那么就进来喝口水吧,好压压惊。”

被言桓这么一说,时子瑗猜惊觉自己的身上似乎湿凉凉的,而且手上也蓄着湿热的汗液,喉咙确实有些干燥,看来刚刚自己确实是害怕的,不过现在没事了,对着言桓俏皮一笑,“哥哥,我还要到妈妈那里,然后要去县城的医院看阿姨,没有时间了,谢谢哥哥。”

虽然昨晚经陆羽安慰时子瑗心里稍稍放松,而且妈妈没有通知她什么事情,齐阿姨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是现在都正午了,再不去丸子作坊,那么去县城就晚了,她即使渴了,也不会想要留下来,何况,这个少年一副‘生人勿近’的性格,她可不想要太过接触。

言桓却浑身一滞,双眸一沉,他其实是看出来时子瑗害怕的,自己好不容易想要把好事做到底,她却不承情,本依照他的性子早就不想管了,但是他看到时子瑗那双水汪汪的眸子,又不忍心,这几个lm才刚刚走,要是再一次堵了她,那就不好了。

想到这,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沉着脸,一把拉起了时子瑗,微微使力的手,铬得时子瑗手腕微痛,高仰着头,看着一脸蜜色的言桓,不明所以,遂大叫:“哥哥,放开瑗瑗,痛。”

心里想的是:这个少年怎么突然变了脸色,而且还再一次拉了她的手?

“你这个丫头,叫你进来就进来,还嚷嚷什么,难道还想要被他们抢劫一次,难道你认为还碰到到我?”言桓猛然放开时子瑗的手,沉声道。

时子瑗一听到言桓说那几个lm,心下有些后怕,刚刚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抚了抚太阳穴,她这个三十大龄的脑子,还比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知道自己误会了之后,小声嘀咕:“哥哥,瑗瑗错了,但是瑗瑗还是要去妈妈那里的。”

这个时候,时子瑗眼光流转一番,才发现,这里竟然摆满了草药,难怪她从这里好像闻到一股和李沁家一样的味道。

言桓听到这句道歉的话,脸色稍缓,语气也好了些,“丫头,不要担心,等会哥哥送你去你妈妈那里,然后带你去县城。”接着略提高了声音,朝里屋道:“小李,你现在就出来吧,我们回去了。”

言桓心想:就当是日行一善了,自己也要回去了。

接着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秤砣,眼眸里略过惊讶,“少爷,那么快?”

时子瑗顿时睁大了眼眸,少爷?车钥匙?她不会那么狗屎运碰到和陆羽一样有着专车,有着管家配备的少爷吧?还有,她什么时候答应要和这个才刚刚认识的人一起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