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8 开始准备

第一卷 重回1986 068 开始准备

陆羽听到时子瑗心里不平衡的声调,顿时嗤笑起来,轻叹一声,带着特有的柔软的声音,认真道:“好,瑗瑗说的条件哥哥都答应,就三个而已,就是一千、一万个哥哥都答应,说吧。”

心蓦地一怔,时子瑗脑子突然死机一会,这话怎么听了不大对劲呢?怎么像是情人之间的保证?再想想,又不可能,这现在十一岁的孩子不像后世那样,怎么可能懂那么多,恩,陆羽小正太应该是觉得自己的要求很简单,而且把自己当做是妹妹,所以答应那么干脆。

“第一,哥哥不能欺骗瑗瑗,有不开心的事情要和瑗瑗说;第二,第三还没有想到,到时候瑗瑗会让哥哥兑现的喔。”说道后面尾音微微上扬,这先给个定心针,以后要真有什么事情,自己就可以凭这还有两个条件来说事。

不管怎么样,时子瑗还是没有忘记刚刚陆羽的神情和情绪,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心里无法承受的事情,她一定要知道,因为对于陆羽那么小就要承受父母离异的现实,她很心疼。

本握着时子瑗肩膀的手一愣,陆羽随即自嘲笑了,声调勉强保持平淡道:“哥哥的爸爸、妈妈要哥哥决定跟他们哪一个,”顿了顿,转了话锋,继续说,“但是,现在哥哥决定,哥哥都不跟,哥哥舍不得瑗瑗,舍不得爷爷,舍不得奶奶,还舍不得李爷爷、李奶奶。”

说到了最后,变成了释然。果然,郁结要说出来才能释放。

原来是这样,时子瑗听出了陆羽音调中的转变,眼眸流转,打算让这种气氛消失,“哥哥,那现在我们睡觉了吧,今天瑗瑗还要睡到你的**,和哥哥一起睡。”

不是时子瑗不想安慰几句,但是有什么比忘掉烦恼更好的办法,那就是转移话题,又适时的可以让人的情绪瞬间变好。

翌日,上学,放学,再学完一个小时的毛笔字,和一个小时的琵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有余时子瑗肯吃苦,又有些悟性,现在她学习这两种越发的顺手了,至少不会突然的用错了笔锋,或者突然的调错了音。

时子瑗今日心情似乎异常的兴奋,看着李沁和陈芸两人还在理着药材,她也蹦跶蹦跶的过去,

和他们一样的蹲下身子,说是要帮忙。

“李爷爷,这个药草全都在山上有的吗?”时子瑗边整理药草边问道,眼眸里的期待甚重。

李沁顿时微微闪了闪深邃的眸子,睨向时子瑗,心里狐疑:难道瑗瑗想和自己学认药草,学医?想到这,顿时两眼发亮了起来,这个瑗瑗虽然小,但她不仅心思缜密,而且学习吃苦悟性极好,要是自己的一身中药医术能传给她,那自己的医术就可以传承下去了…

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时子瑗霎时身子微微向后倾了倾,红润的小嘴张了张,这才小心翼翼道:“李爷爷,您不是要瑗瑗和你学医吧?”顿时浑身打颤,她可不喜欢学医,这学医对她来说就是枯燥无味的,自己不适合。

黑眸一沉,李沁稍稍朝时子瑗前倾,游说,“瑗瑗,学医好啊,你看,李爷爷那是救了多少人的性命,治了多少人的病,不是很好吗?”

整一个像是灰太狼引诱着喜羊羊的样子。

“咚——”时子瑗一个没保持平衡,屁股突然着地,被李沁这番‘至真至诚’的话给吓的。

“你看吧,老头子,你把瑗瑗给吓着了,瑗瑗和我学毛笔和琵琶就好了,还学什么你中医术,何况你的医术又不高,还学什么。”陈芸连忙就扶起了时子瑗,嘴上还不停的说着李沁。

时子瑗正了正心神,她知道李沁是一直想要找个人来遗传他的中医术来着,但是自己确实不是他的那盘‘菜’,勉强不得。

李沁对时子瑗那反应过度和陈芸的说道有些微怔,自己的医术怎么啦,什么叫医术不高,医术不高能一直传承到他这一代么。

“李爷爷,如果您想要一个徒弟的话,瑗瑗肯定帮您找一个来,瑗瑗确实是不适合学医。”时子瑗正经八百的解释着,尽量婉转,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让李沁不快,也不能让李沁失去信心。

许是陈芸的话激醒了李沁,又或者时子瑗的话确实有些道理,李沁也心里思索了一番,仔细看了看时子瑗,见她双眸一片真诚,又是个小孩子,心里倒顿时舒适了些。

“李爷爷、李奶奶,这是怎么啦?”刚刚洗澡出来的陆羽感觉气氛不对,便马上上来询问。

充满着温热气息的陆羽很快就冲散了本来有些僵持的气氛。

“没事,就是李爷爷本来以为瑗瑗想要学医术,然后瑗瑗说不喜欢。”平平淡淡的声调,但却夹带着一丝遗憾,李沁感叹,多么好的一根苗子,怎么就不喜欢医术呢。

“嘿嘿~”

时子瑗试图用打笑来过度这种平淡,再次保证,“李爷爷,瑗瑗都说要帮你找一个人了,就肯定会有的,您要相信瑗瑗。”这次的保证带着更为肯定的意味。

这时,时子瑗的心底有了些底,找她,应该没有问题,她应该会愿意的,即使不愿意,凭自己的三寸之舌也要让她答应了。

“好,那瑗瑗,你刚刚要问李爷爷草药是不是都在山上有,你想要干什么?”

李沁也干脆,不勉强,对于时子瑗说要帮他找一个人,他完全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一个七岁的娃,帮他找个悟性高又肯吃苦的人不多,自己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

听了李沁的话,时子瑗暗暗心惊,自己刚刚透露出了什么不该有的表情了吗?怎么看李爷爷的表情像是知道了什么?

“丫头,还不说~李爷爷也不说了。”李沁这会抓准了时子瑗的软肋了,他才不信这个小丫头会无缘无故的要帮自己理药草,又无缘无故的问自己什么药草问题,撇去刚刚自己想的她想要学医术,他实在是很想要知道这个丫头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