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1 被劫爆发的后果

001 被劫爆发的后果(求首订)

心猛得一惊,时子瑗看着李沁那神神秘秘的眼神带着笑意,顿时感觉自己被扒光了衣服什么都露出来,毫无**可言。

“李爷爷,既然您问了,瑗瑗就瞒您了,瑗瑗昨天在镇里的时候看到了一家收购草药的店铺,瑗瑗想要卖草药。”

时子瑗斟酌再三,还是说出原因好了,不然李沁肯定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陈芸不知其究竟,以为时子瑗可能就自己去采些药材拿来卖,佯怒道:“干嘛要去城镇里卖,采了就到李奶奶这来,李奶奶买了。”

陈芸不会反对时子瑗的做法,她是在心里想着时子瑗家在做房子,还要装修,而时子瑗那么懂事,肯定是想着要为家里做一些什么,这草药反正老头子都要用,何必再让那么小的时子瑗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去卖,而且还不一定卖得好价钱,还不如就卖给自己得了。

李沁倒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在他的心里有个认知,这时子瑗虽然人小,可她的脑子里多的是意想不到的想法,点子,不可能那么简单的说去卖草药,这草药有多少,自己心里也有点数,山上总共就那么点,能卖多少钱。

听到时子瑗的话,陆羽心中不免有些狐疑,他去过城镇好几次,怎么就没有看见过有什么收购草药的店铺,去丸子作坊那里的路他熟悉得很,绝对没有。

“瑗瑗,你说,昨天你还到了哪里?哥哥记得去丸子作坊的路途,没有什么收购草药的店铺。”

时子瑗立刻眼光微闪躲开陆羽的眼神,微微垂下了眼帘,心里想着打算来个抵死不说出事情的真相,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自己遇到了流氓才发现药铺,而且自己还很害怕,她可不敢保证陆羽以后会不会她一出门就寸步不离她了,这事她得慎重、慎重的考虑。

“哥哥,瑗瑗没有到哪里,只是哥哥以前没有发现那个草药铺,它是在一个小角落里,很不起眼。”小心翼翼的声调,时子瑗使劲的戳着手指,掩饰着她说谎的紧张感。

陆羽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瞬间就沉了下来,略一思索,一把从陈芸的手里捞过时子瑗,半蹲着身子,揪着好看的眉目,再次问道:“瑗瑗,你确定有?”他都看出来了,瑗瑗每一次如果有事情说的不对,她就会习惯性的戳着她自己的手指头。

他可以肯定是时子瑗说谎了,那么只能说明是瑗瑗隐瞒了他什么事情,他不许她隐瞒他,而且更关心的是为什么时子瑗会想着隐瞒他。

时子瑗微抬下颚,偷偷的瞟了眼一脸沉色的陆羽,却发现他眸底一片暗沉,犹如本晴朗的天气变得乌云密布起来,咋然四目相对间,让时子瑗蓦地闪开了眼,紧抿微颤的嘴唇显示出她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她不想要别人担心,另外一方面她又看不得陆羽这种眼神。

看着时子瑗那么闪躲的眼色,陆羽的脸一下就绿了,暗暗压低了声音道:“昨晚瑗瑗还要哥哥答应你不许隐瞒事情,这会瑗瑗就对哥哥隐瞒了,这是不可以的喔。”带着微许的怨念和不高兴,陆羽的眉目有些受伤的情绪,但眼神却紧紧的锁视着时子瑗。

时子瑗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下巴,正好对上那对无辜又委屈的眼眸,而且还听得这般带着沙哑却不失柔软的语调,再朝陆羽的脸看去,那个洁白无瑕,那个眉眼俊挺,那个‘楚楚可怜’…时子瑗要崩溃了,这样子的陆羽怎么像是在对自己使着美男计呢,而且为什么自己此刻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像是掉进了棉花糖里…

脑子里这番想着,眼眸流转不断,娇嫩的小嘴无意识的轻启,解释:“不是的,是瑗瑗昨天去给齐阿姨买礼物,然后碰到了几个流氓,正好又被瑗瑗身旁的一家收购草药铺店里的老板救了,所以才知道的。”

“什么?”三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带着怒意和愧疚的声音是陆羽,怒的是昨天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时子瑗的异样,愧的是:要是他自己昨天陪瑗瑗一起去,就不会碰到那些流氓了,即使是碰到了自己也可以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伤害,至于碰到谁救了,完全在此刻被他忽略了;带着震惊和后怕的声音是陈芸,因为她没有想到时子瑗那么小的孩子被人抢劫后还可以安然无恙;带着些戏谑的声音是李沁,因为李沁从时子瑗的话里听出了些不同的意味。

心里‘咯嘣’一下,时子瑗下一秒就已经把头埋入了陆羽的胸腔口,自己怎么就受陆羽小正太的‘美男计’了呢,该死的,她怎么把什么都说出来了,这下完了。

还是陈芸先反应了过来,上前一步,环视了时子瑗的周身,关心问道:“瑗瑗,那你身上有受什么伤么?要不要脱衣服给奶奶检查检查?这流氓怎么连你那么小的孩子都不…”

陈芸的话还没有说完,陆羽深沉的眸子暗了又暗,一个使力就将时子瑗给扛起来了,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顺便还咬牙着说了句,“李爷爷,李奶奶,羽儿去帮瑗瑗检查就可以了。”

时子瑗一阵晕眩之后听到这‘有损她清誉’的话,浑身一怔,这怎么可以,自己怎么着也是一黄花大闺女,虽然她还小,啥身材都没有,但是这陆羽小正太再小也是男的,难道他想要脱光自己的衣服来个检查,想到这,她脑袋顿时充血,脸色霎时变得炯红,两只小手也开始使力的拍打着陆羽的后背,‘啪啪啪——’的声调在这屋里渐渐的响起。

“哥哥,你放下瑗瑗,瑗瑗没有受伤,真的没有受伤,一点伤都没有,瑗瑗不骗你,真的没有。”

这般着急的解释,陆羽更怀疑是时子瑗在隐瞒着伤,更是顾不得那么多,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却感觉这路怎么那么长,平常都没觉得那么长。

而陈芸看着眼前的场景,呆愣着,正想要去阻止,却被李沁给拦了下来,“老婆子,你还不清楚,这两个孩子就是互相的那根软骨,放心吧,羽儿是不会伤害瑗瑗的。”

这句话,让陈芸止了步子,心里想想,也是,羽儿从来都是把瑗瑗放在心坎上的,不可能伤害到瑗瑗。

“嘣——”

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震响了整个房屋,还有回响。

时子瑗的手还在反抗着,嘴里也还一直嚷着:“哥哥,瑗瑗真的没有受伤,真的,他们还没有出手瑗瑗就被救下了,你不许检查了。”

陆羽顿了顿身子,让时子瑗稍稍缓了缓气息,嘴角终于浮起了一丝释然的笑意,以为被剥光衣服被检查的危机解除,“哥哥,你相信瑗瑗就好。”

没想到,陆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足以崩溃得想要拿块豆腐撞死。

“那好,没有受伤最好,但是,鉴于瑗瑗刚刚说谎了,这次,哥哥不会相信了。”

说着,时子瑗已经被轻轻的放在了**,深邃的目光直直的钉在了时子瑗的身上,就像是快要饿死的狼看到了猎物。

“哥哥,你不会真的要瑗瑗脱衣服给你检查吧,男女授受不亲,哥哥。”时子瑗连忙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双臂,坚决抵抗到底。

这陆羽小正太今天打鸡血了,还是吃错药了,怎么就抓着她刚刚撒了个小谎紧紧不放了呢。

陆羽心里想的是:这今天被时子瑗骗了,自己识破了,这次一定要让时子瑗记住,让她以后不能再骗他。

“瑗瑗,哥哥你检查一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很好,如果你故意隐瞒了受伤不肯说出来,以后如果有什么后遗症,哥哥就会内疚死的,说到底就是因为哥哥没有陪你一起去丸子作坊你才会被流氓抢劫,瑗瑗当时肯定吓着了吧,都是哥哥不好…”陆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就是要检查,要是没受伤最好,要是受伤了他一定要把那批地痞流氓给好好的‘审查、审查’,给这县政府公安机关做个贡献。

时子瑗被陆羽左一句内疚,右一句‘哥哥不好’给懵了,下意识的就伸出了一只手附在陆羽的一边脸颊上,糯糯的声音安慰,“哥哥,瑗瑗这不是没事嘛,你不要内疚了,要说不好,不好的是瑗瑗,是瑗瑗不应该去买什么礼物,还不应该买那么贵的礼物,让他们盯上了,让他们上来抢。”

看时子瑗放松了神经,陆羽决定继续晓之以理,“那瑗瑗就不要让哥哥愧疚了,给哥哥检查一下,哥哥只是把瑗瑗当做妹妹,难道哥哥关心一下妹妹都不行吗?”小心翼翼的话语,完全察觉不出他的实际想法。

嘴角一抽,时子瑗再次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两臂,瞪着她那如杏仁般大的眼瞳,“哥哥,你还要检查,瑗瑗再说一遍,真的、真的没事,全身上下瑗瑗自己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伤。”

时子瑗都会被陆羽这毫无理由的倔劲给逼疯了,这个小正太到底抽什么风了。

“即使你自己检查了,你自己还有看不到的地方啊,你怎么就知道你看不到的地方没有受伤,乖,就给哥哥看一下,要是受了伤,哥哥这里有上好的红药水,可以给敷上,很快就好了。”陆羽这会是有些相信了,只是他还是坚持要检查,就是怕时子瑗还有看不到的地方。

时子瑗无奈手一摆,靠,姐姐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无望了,心下一个置气,要检查是吧,反正就一个七岁的身板,啥都没有,就当做自己在自己的卧室换衣服了。蓦地半起身躯,转了个身,背对着陆羽,慢慢的将衣服褪了下来,露出了她的后背,“哥哥,只有这背后瑗瑗是看不见的,你看,没有受伤吧。”

陆羽呆怔了,看着白皙无痕,光洁如玉的肌肤,眼都忘记了眨,霎时感觉鼻孔处一阵火热,似乎有什么**流出,愣愣的往鼻口一摸,心猛然一震,鼻血!接着风中凌乱了,再然后,时子瑗听得一声‘咔嚓——’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有那轻健凌乱的步伐。

“羽儿,怎么回事,怎么流鼻血了?”屋外传来陈芸惊讶关心的声调。

接着就是一阵李沁忍俊不禁的闷笑,“哈哈哈哈——”

“你这个老头子,都说晚上煮菜不要放那么多辣椒,偏偏要放,你看,羽儿吃了太热,流鼻血了吧,”顿了顿,还听到李沁的笑声,陈芸蓦地沉下声,似乎还不重不轻的打了下李沁,“你还笑,还不赶快开点清热的药材,待会我给羽儿炖了喝。”

李沁嗤笑不已,随即应道:“老婆子,你刚刚不是说我的医术不好嘛,这流鼻血啊,我还真不会治。”

其实李沁心里想的是:天天都吃放有辣椒的菜,都没有问题,怎么今天会出现问题呢,这明显事出有因。

李沁的话激起了陈芸的气愤,只听得她略抬高声音道:“好啊老头子,还到我这显摆来着,明天开始,煮菜一律不放辣椒。”

这李沁自从家里有了辣椒之后,那是顿顿都不离辣味,特别是李沁,几乎就离不开了,时子瑗其实有劝过李沁不能吃太多的辣椒,但李沁一直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久而久之,时子瑗就比较少说了,只是让陈芸能少放点就少放点,陈芸煮的菜也好吃,李沁是不会煮饭菜的,被陈芸这么一说,他还不跳脚了。

果真如时子瑗所料,李沁果然跳脚了,只听得李沁又愤怒又略求饶的声音,“老婆子,你怎么那么偏心,要是…要是…”

“要是什么?我说不放就不放。”陈芸就是李沁的克星,要不然为什么两人能一直吵吵闹闹的不停歇呢。

李沁的脸顿时一片囧色,根据以往的经验,还是认输,“我…我去开还不行么。”

败下阵来的李沁犹如一只被主人欺负挨打却不敢还手的下属,又如被蜜蜂蛰到无能为力。

然后只听得陈芸嗯哼一声,接着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似乎向厨房那边走去。

“羽儿,还好吗?没事,等会李爷爷给你开清热的草药,李奶奶帮你炖,一会就喝了,就不会流鼻血了,都怪李奶奶,晚上辣椒一时没看好,就被你李爷爷多放了。”

陆羽此刻的脸成了酱紫色,高仰着头迷迷糊糊的听着陈芸关心的话,还在刚刚那喷血的一刻没有彻底的反应过来。

“羽儿,来,李奶奶扶你进屋去。”陈芸说着就上前轻轻的扶起陆羽的手,脸色有些不好看,慢慢的就朝陆羽住的里屋走去。

不过一分钟,就到了。

“瑗瑗,来,把哥哥的被子整好,你羽哥哥流鼻血了。”陈芸看着呆怔着的时子瑗和颜出声。

而此刻的时子瑗早就在陈芸和李沁两人争吵的时候就穿上了衣服,此刻见陆羽手紧紧的捂住了鼻口,头高高仰着,完全看不到他眼眸里的情绪,嘴角倏地一抽,很想要笑,却只能是憋着。

“好的,李奶奶,你把哥哥扶到**,瑗瑗会照顾他的。”不管怎么样,陆羽小正太对她是很好的,时子瑗再怎么样也会照顾好陆羽这个喷血的娃子。

陈芸听时子瑗这样说,再看了看陆羽,心中也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还是出去赶紧炖药材,等会给羽儿喝比较实在,就出了门,顺便还关上了门。

听得时子瑗的声音,陆羽脑袋顿时又出现了刚刚的场面,鼻孔一热,似乎又有热液往上冲,止不住的抖了下身躯,头比之刚刚仰得更高了。

“呵呵呵呵呵~”时子瑗见此终于没有忍住,捂着嘴巴嗤笑出声,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同寻常、面色酱紫的陆羽。

听到时子瑗的笑声,陆羽突然镇定下来了,仰着的头已经慢慢的垂下到正常的高度,朝时子瑗看去,意料之中的看到笑得正欢的时子瑗,深沉的眸子暗了又暗,紧抿着的双唇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慢慢的他的嘴角勾出一抹弧度,迈出步子,不过几步就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随即悠悠的开口,“原来哥哥流鼻血瑗瑗那么开心。”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陆羽心中堵着一口气,是谁把他变得这样子的,这个丫头,竟然还笑。

笑声戛然而止,时子瑗由岔笑变成了苦笑,只是那微微打颤着的睫羽证明着她此刻的尴尬,小心翼翼的开口,“哥哥,你没事了?”

看陆羽一副暗沉、稳稳的样子肯定是没事了,不由遐想,难道被自己的笑声给治了?

“有事的话,瑗瑗更开心吧。”陆羽眉目不动,嘴角上扬。

时子瑗立马狗腿的小跑到陆羽的身后,一把拉着陆羽的手,那如墨玉般黑亮的瞳眸高高仰起,露出浅浅的笑意,“哥哥,瑗瑗怎么可能这样呢,瑗瑗是担心哥哥的。”

陆羽一个反身,再一个反手,时子瑗的视线立马和陆羽的视线相对。

“那瑗瑗和哥哥说说,为什么刚刚笑得这般欢快?恩?”最后一个‘恩’字说得时子瑗星辰荡漾,那如星辰般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芒,他就不信时子瑗能说出什么原因来。

呃,不依不饶的陆羽又回来了,时子瑗脑子一闪,小嘴巧妙应道:“哥哥,瑗瑗笑是因为刚刚李爷爷和李奶奶在为哥哥吵架,然后发现李爷爷是永远都吵不过李奶奶的,所以才笑的,哥哥可不能冤枉了瑗瑗。”

刚刚李沁和陈芸吵架的声音确实挺大的,只是刚刚陆羽一直是呆怔的,脑袋是一团浆糊,所以听得是迷迷糊糊的,这会倒是被时子瑗拿来当做原因了,不过,陆羽看着时子瑗在微微暗黑的眼圈,也知道了时子瑗今天应该是累坏了,算了,放过这个丫头吧。

“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时子瑗虽然心底诧异陆羽那么容易放过了她,但还是依照陆羽的话,乖乖的往自己的床边走去,乖乖的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陈芸有没有再给陆羽炖药材,因为时子瑗这一觉睡得很熟,似乎一晚上都有人在她的耳边说话,但是早上起来的时候一切如常。

时光飞逝,又到了星期天,时子瑗在那天晚上之后的第二天就和李沁说清楚了自己的意图,而李沁也很欢喜的同意了,至于为什么同意,那么就要看时子瑗做的事情对他的好处了,那可是有大大的好处。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时子瑗秉着要看看前次在奶奶家发生的事情有没有影响到老爸、老妈的感情,再次来到了丸子作坊,当然,陆羽是跟随在身边的,正如时子瑗心中所想,陆羽现在变成了她的贴身保镖了,出门是一步不离左右。

陆羽今天来这城镇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时子瑗,另外一方面他想要看看那个所谓的‘救命恩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谁让时子瑗一直都不肯说出‘救命恩人’的名字,也不肯说出那个草药店铺到底在哪,还一个劲的和他说那个‘救命恩人’长得帅什么的,再则,时子瑗还说,这个‘救命恩人’很讨得林珍的开心,所以,陆羽同学纠结了,不淡定了。

“妈妈,您累不?要不要瑗瑗给您算钱?”时子瑗手痒了,想要算钱了。

林珍失笑,罢了罢手,“你这孩子,和小羽来也不说一声,这都快一点了,妈和大姨都吃了,想要吃什么,妈妈去买。”

听到林珍这般欢快的回答,时子瑗思忖,看来那件事情没有给老爸、老妈带来什么大的影响,不然老妈不可能那么镇定自若,还一脸红光。

“阿姨,不用了,我带瑗瑗去吃。”陆羽笑着回答,眼眸如琉璃流转着。

“哟,好精致的小男孩。”大姨林宝大呼起来,接着很快就跑到了陆羽和时子瑗的面前。

她是第一次见到陆羽,本来她是藏不住话的主,看到陆羽这般礼貌有佳、面容俊美、衣着得体,马上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陆羽本笑着的嘴一抽,不太适应林宝这般热情,好的教养让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问道:“这位是…”

林宝还未待陆羽说完,马上就再上前几步,自我介绍,“你就是瑗瑗口中的羽哥哥吧,和我女儿差不多大诶,也就十来岁吧,现在读几年级了,读书累不累?…”

林宝的自来熟终于得到了林珍的阻扰,林珍微许无奈的声音响起,“姐,你这什么样子,小羽都会被你吓坏了,你要知道什么,等会我慢慢和你说。”

林珍深知林宝的话匣子一打开,这要她闭上可不容易,何况,这陆羽的身份她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她立马就把林宝的那股子热情浇息,省得等会一发不可收拾。

“好,妈妈,那我和哥哥去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咯,待会再过来。”时子瑗和林珍一样都熟悉林宝的性子,拉起陆羽就要跑路。

却没有想到,一头撞上了一个人,抬起头,呃,怎么会是他?言桓!怎么好死不死的那么巧。

“丫头,怎么?不认识哥哥了?”言桓调笑道。

言桓本来是直接回县城的,却突然想起了时子瑗,就想着来碰碰运气,能不能碰到,却不料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她的声音,稚嫩带着喑哑的声调,糯糯的,软软的,很好听。

陆羽在听到言桓喊时子瑗‘丫头’的时候,本笑着的眼眸此刻已经变得暗沉,眉宇间早已溢起一股属于他的保护层。

时子瑗顿时舵鸟,寂默,只是她那黑亮的眸子却偷偷的在陆羽和言桓之间左右看着,似乎在比对着那个人更有气质,或者说哪个人更加的俊美。

一个外表笑脸盈盈,实则笑里藏刀的言桓;另外一个表面冷酷面瘫,实际上腹黑邪恶的陆羽…

总结一句话,言桓是只狮子,而陆羽是只狐狸。

所以,时子瑗选择舵鸟了。她哪知道她这好死不死的那么巧就碰到了言桓,而且他来这里干嘛,貌似和他不熟吧,有必要那么准时在这‘报道’么。

而时子瑗在环视着他们的时候,言桓和陆羽两人四目相对,**四射,两个人从各自的眼神中蓄成一股火药味连接成一线,而实际上,只有陆羽的眼眸里有火药蓬发,而言桓只是淡淡的回视而已。

陆羽的年龄毕竟比较少,而且没有踏出社会,即使他再聪明,再隐藏自己的情绪,也被言桓这个早早出了社会,自己还经营着事业所破解了。

原来,他就是瑗瑗口中的‘救命恩人’,陆羽心猛的一紧,这个人有点危险。

“谁啊?喔,原来是小桓,小桓,怎么会过来的?”林珍的出现打破了这三人之间的微小的‘僵局’,这倒是救了时子瑗燃眉之急。

“妈妈,瑗瑗先去吃饭,然后要回家做作业,就不再过来了,下个星期再来。”说着,就要拉起陆羽走人。

却感受到手猛的一紧,时子瑗反被陆羽拉回了刚刚的门口位置,陆羽微微晦暗的脸看着时子瑗黑亮的眼睛,蓄起一抹淡笑,轻声问道:“瑗瑗,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吧。”

“哎呀,小羽你也知道了,这丫头,这点事情还告诉你,阿姨告诉你,幸好那天小桓救了这丫头,不然我看这丫头现在还怎么得瑟,”眼神回转到时子瑗的身上,继续道:“瑗瑗,这小桓来了,你怎么就不问问小桓有没有吃?没吃的话要不要一起吃?礼貌都忘记了吗?”

林珍虽然嘴上说不让时子瑗接近言桓,但是言桓他自己走上门来了,作为礼貌,她不可能将他拒之门外,相反的,她还要用前次一样热络的态度,毕竟,人家是她女儿的恩人。

“大姐,这丫头可能正饿着呢,也好,我也饿了,就和丫头一起去吃。”言桓真会抓杆子往上爬。

说着,他的手拉起时子瑗的另外一只手,就要往外走去。

一声又一声的丫头,简直要把陆羽给逼疯了,才见两次面,怎么就熟成这样子。

很自然的,时子瑗舵鸟的不想去吃饭了,但是她身旁的两尊大神却像是把她提起来似的,顺溜的把她拉走了。其实她很想问:羽哥哥,你刚刚不是不想走么,怎么这会还拉起我来着?

其实陆羽本来也是不想再吃了,但是一想到时子瑗早饭没怎么吃,来的路上也一直叫饿,心就软了。

待时子瑗两臂都要废之前,终于找到了两尊大神都满意的地方,而言桓后面还跟着前次那个小李,他被言桓的行为给纳闷了,这言少爷是出了名的从来就不喜欢触碰别人,也不喜欢别人触碰,为什么独独这个小女孩却没事呢?

“到这里吃。”陆羽看着正对着的一家牛肉面道,他知道时子瑗这丫头很喜欢吃的。

“到旁边那家。”言桓伸出他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指的是牛肉面馆旁边的一家颇为干净的小饭店。

得,意见相左,而时子瑗用力的扯了扯,终于扯开了两个人的手,自顾自的朝着那牛肉面去了。

为什么呢?因为牛肉,是她最爱吃的,还有一点就是,她清楚的知道言桓有洁癖,要是言桓不进去的话,那她就不用那么尴尬了。

陆羽看时子瑗朝自己指的牛肉面前进,嘴角不由勾了勾,睨了眼言桓,不紧不慢的跟上了时子瑗的步伐。

而言桓则是皱着眉头,不过一瞬,他的嘴角却突然上钩弧度,这个丫头,看来是知道了自己有轻微洁癖症,故意的。

“言少爷,要不…”小李看着远去的时子瑗背影,小心的开着口,虽然自己吧,想要吃牛肉面,但是这言少爷可是极度爱干净的主,应该没望了。

言桓马上伸出手比了个手势,他便住了嘴,没敢说下去,言桓这人从来不愿意有人插足他的想法。

“进去吧,看看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看他身上的气质绝非一般人。”

言桓一眼就看不出了陆羽的不同,也是,农村里哪养得出陆羽这样的人来,说高傲不是高傲,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说高贵,不是高贵,而是一种带着那种热血的血液,却表达出那种冷冰冰的气势;举手投足之间,又不似平凡的书香世家,又不似粗俗的爆发富…他敢肯定,这个小子绝对不平凡。

听到言桓的话,小李一阵呆愣,什么?他没听错吧,进去?待他反应过来,言桓已经快到了牛肉面的门口了,忙踏大步冲过去。

言桓这番踌躇之际,陆羽已经去点好了面,而时子瑗则低垂着头坐在靠窗户的桌子,阳光透过玻璃折射到她那微红的脸颊,婉婉动人。

言桓一踏进牛肉面馆的门口,却扑鼻而来的一阵阵牛肉香味,他一向来就不喜这个味道,揪起了眉头,一只手捂住了鼻息,缓了缓气息,这才适应下来,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去,环视一周,朝时子瑗坐的桌子靠近。

待陆羽刚刚坐上,正想着那个言桓没有过来,正好可以问时子瑗一些自己不清楚的问题,却突然在耳边听得一声淡笑,继而一带着微许沙哑的音调:“丫头,真没有想到你喜欢吃这牛肉面。”

本低垂着眼帘的时子瑗双肩猛然一垂,压下心中的尴尬,接着缓缓的抬起下颚,讪笑两声,“哥哥,我还以为你不会进来了呢,这个地方不适合哥哥你喔。”

本来陆羽踏进这个小小的地方,举止优雅得体、长相上层已经是众人的焦点了;这会再加上一个言桓这个颇有绅士风度的大少,时子瑗浑身都感觉到无数的灼热视线。

小李轻手轻脚的为言桓拉开了在时子瑗身旁的一张椅子,言桓撇了眼那椅子不由蹙了下眉头,小李立刻会意,忙从兜里掏出手帕在椅子上面仔细的擦了擦,然后言桓才勉强的坐了上去,看他微微揪着的眉头,看来还是不太适应。

“瑗瑗…”陆羽看到时子瑗对着言桓笑,心里就是感觉不舒服,这个言桓的举止什么的都让他极其不舒服,特别是在叫时子瑗‘丫头’的时候,更是不爽。

时子瑗水汪汪的杏目睨向陆羽,咧开嘴笑道:“羽哥哥,还没有给你介绍,这个就是前回救援瑗的那个老板言桓,言哥哥,”接着转向言桓,“言哥哥,这个是陆羽,是我认的哥哥。”

前者面色有些黑,后者还是一副笑容。

时子瑗心想着,反正都碰到一起了,认识是必要的了,总不能坐在同一个桌子上连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言先生,我代瑗瑗谢谢你。”陆羽勉强抿起一个笑的弧度,客气的道谢。

言先生?时子瑗咽了咽喉咙,这般叫法,实属难得。

言桓则是一手单支起他那有着优美弧形的下巴,听到陆羽的话,乌黑似宝石般的眼眸朝陆羽睨去,轻轻的抿了抿他那红润饱满的唇瓣,道:“好像,我只救了这个丫头,丫头也感谢过我了,至于你,我觉得不必要代瑗瑗来谢我了。”再看向时子瑗,换了一种表情,“丫头,你说是吗?”

时子瑗此刻心里憋得紧,早知道她就把一切事情都告诉陆羽了,还省得现在在这做得里外不是人,两边都要得罪。

首先,自己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时子瑗想要先瞒着陆羽,因为她不想让陆羽插手,陆羽一插手,这就表明了她做什么事情都在他的帮助下才能完成似地,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其次,她不能得罪言桓,因为自己做的事情还要和他商量,和他有合作,虽然不一定直接,但是必定有关联;最后,时子瑗不想让自己的的想法还没有实施就被扼杀了。

“来咯,三碗牛肉面。”老板亲自用托盘端着三碗满满的牛肉面过来,然后笑嘻嘻的将三碗放置桌上。

时子瑗明显的听到老板在走时嘟喃的一句话:哎哟喂,这三个娃长得真好。

倏地嘴角抽了抽,时子瑗抿着唇瓣忍着没有笑出来,这个老板莫不是上前来看他们三个的吧?

陆羽看了看时子瑗面前的牛肉面,随即眉宇一皱,很自觉的捞过时子瑗面前的那碗牛肉,接着拿起筷子,将放在牛肉粒的香菜一一挑出,明明刚刚自己点的时候就说明了一碗不加香菜,这会还是加了,他可没有忘记时子瑗是不吃香菜,不吃芹菜,也不吃什么咸蛋的。

时子瑗本想要自己挑掉的,没有想到陆羽却比她早先一步,看着他仔细帮着自己挑出香菜的样子,想着以后陆羽肯定是一个好老公,这番心里想着,嘴里却也说了出来,“羽哥哥,以后你肯定是个好老公,我未来的嫂子可就幸福了。”这般细心,又是这般细致活,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做得出来的。

被时子瑗突兀一夸,陆羽手顿了顿,脸上却不自觉的灼热起来,耳根子有些微红,不自在的回道:“瑗瑗,再说,哥哥就不帮你挑香菜了。”

“嘿嘿~哥哥对瑗瑗最好了,才不会呢,何况,瑗瑗是夸哥哥。”时子瑗讨好道。

看着时子瑗和陆羽这般熟络的互动和那种别人都插不进话的对话,言桓脸上的招牌式笑容终于忍不住了,不大不小的声音假咳两声,看向陆羽,问道:“陆羽是吧,现在在哪里读书?读几年级了?”微微低沉的男音。

其实,这问题只是言桓想要插进话题,顺便,将两人的视线转向他,不要忘记他的存在而问的,当然,他也是想要知道陆羽的情况。

“加科小学,三年级。”陆羽不带一丝温度客气礼貌的回答道,简短且有力。

他对于除了时子瑗和比较亲近的人是温和的,但对于不熟悉的人一向来是冷冰冰的面孔,而言桓他不熟悉,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想和他熟,所以,这语调比之对其他的人更为冰冷,也更为客气。

加科小学?不认识;三年级,不太像吧。言桓压根不在意陆羽的口气,只是自己在心里寻思着陆羽说的话。

时子瑗倒是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似乎带着高昂的兴奋感,像是看到了她非常感兴趣的事情,眼珠在陆羽和言桓两人之间流转着。

这个时候没有腐女,但是时子瑗在前世早就深受腐女的影响,她心里本来还估摸着这言桓有洁癖的人怎么愿意进来,现在看到言桓看着陆羽的眼神带着玩味,似乎有一点明白了。

陆羽和言桓被时子瑗灼热的视线所扰,不由两人齐唰唰的看向时子瑗,看到时子瑗眼底那股子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兴奋光芒,顿时疑惑,难道他们做了什么令她开心的事情?

“你们不用说,我支持,我精神上支持。”时子瑗看着两个美少男,下意识的把心里话就说了出来。

陆羽先反应回来,看着时子瑗突然呆滞兴奋的眼瞳,用左手不重不轻的敲了下时子瑗的头颅,略提高声调:“想什么呢?什么支持不支持?”

时子瑗被这一提醒,终于从腐女的世界回转了过来,正了正身躯,佯装茫然不解问道:“哥哥,你说什么?”

她可不能把她刚刚心里想的事情说出来,即使是他们真的想要有什么jq,言桓愿意,但是陆羽小正太不知道,也不了解,所以不能说,坚决不能说。

“没什么,挑好了,吃吧。”陆羽看了看时子瑗,没有看出什么来,便不再多说。

时子瑗拿起筷子就猛吃了起来,自己都接近五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再加上刚刚神经紧绷,这会闻到她喜欢的牛肉味,‘唰唰唰’的就吃了起来,吃得是爽且香。

“慢点吃,没人和你争。”陆羽从兜里拿出一块小布,前倾站起半躬身帮时子瑗擦拭了下嘴边,轻柔举止,刹是挑拨人心,至少这一刻,时子瑗呆怔了一秒,然后又继续埋头吃着。

陆羽只随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他的胃口极小,平时吃饭也只和时子瑗的差不多,但是从来都不会叫饿,这事连时子瑗都感到惊奇,问过了好几次陆羽为什么不会饿,因为要是她和陆羽一样的话,就不用担心减肥什么的问题了。

言桓顿时又感觉到自己被忽视了,看着埋头苦吃的时子瑗,伸出手指在时子瑗面前的桌面上敲了敲,再次开口问道:“丫头,你读书了吗?”

看时子瑗小小的个子,应该最多就五六岁吧,即使读书,应该也在上幼儿园。

“一年级了,也在加科小学。”时子瑗边吃边回道。

什么?一年级!不止言桓在心里暗暗吃惊,就连站在一旁的小李也露出惊讶的眼神。他们都难以相信,在农村那么小的人能读一年级?

时子瑗终于感觉到肚子撑得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看向言桓,脑子里组织了下话语,笑着问道:“言哥哥,为什么你问了羽哥哥之后才问我,明明我比羽哥哥相比,和你更熟悉。”

鉴于陆羽小正太对她很好,言桓也是翩翩少年一枚,时子瑗觉得还是不要浪费国家那么好的资源,要为中国广大的女同胞们争取一下。

眉目一滞,挂在嘴角的弧度瞬间呆愣,言桓转了转眼珠,舒缓了下身子,身躯往后靠去,沉稳不迫道:“这个嘛,陆羽比你大,所以哥哥才先问他的。”

好蹩脚的原因,连陆羽都不由的蹙了蹙眉目,一脸怪异的睨向言桓,

言桓不能直说,只得转移话题,“小李,这碗牛肉面给你吃了。”

小李顿时泪流满面,少爷,您终于想起我了,忙端起碗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快速的吃了起来,这牛肉面可是他的最爱。

而他这句话,让时子瑗顿时肯定了言桓是个g的想法,马上开口道:“哥哥,你坐瑗瑗这边来。”可不能让陆羽小正太被这言桓玷污进去了。

如果言桓知道时子瑗的想法,他一定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目的,但是他不知道时子瑗心里的想法,所以注定了他被误会。

陆羽听到时子瑗话很高兴,但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只按照时子瑗的话,坐到了她的身旁。

言桓纳闷了,他刚刚在一瞬间,感觉到时子瑗看他的眼光,防备的跟什么似的,他有做错什么吗?

陆羽一移座位,时子瑗也跟着移过去了些,椅子发出吱呀的声音,言桓才彻底肯定了时子瑗是在躲着防备着他了。

“丫头,你坐那么远干嘛?”轻笑着问道,眼眸流转间还看着时子瑗坐的那张椅子。

时子瑗撇撇嘴,应道:“我要晒太阳,所以要靠窗户近些。”

言桓撩开眼帘,看着照射进来的阳光,还有时子瑗额头上的密密麻麻的细汗,不由嗤笑,摇了摇头,这个丫头…

这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眨眼就看到小李也已经吃完了,正打着饱嗝。

“小李,你去付账,三份,一起付。”言桓看了看天色,罢了,回去查查就知道了。

陆羽却在小李还未转身之际就出声阻止了,“不用,言先生,你是瑗瑗的救命恩人,没有理由你去付账。”说着,他就往老板收账那去了。

顷刻,便走了回来,拉过时子瑗的手,开口礼貌问道:“言先生,您还有事情吗?”

“喔,没事了。”言桓笑答。

“那…言哥哥,再见。”时子瑗浅笑,露出浅浅的酒窝。

正刚刚转身,却听得一粗声暴怒,“滚开。”

霎时,震响了整个空间,这小小的牛肉面馆都冲刺着这道声音,让时子瑗不由的蹙了眉,陆羽也沉下了眸子。

至于言桓这个皮笑肉不笑的,也皱了皱眉头,不过只是一瞬而已。

只见,一个满身穿着破烂衣服的清秀少年被一个满脸横肉、肌肉发达的中年汉子推到在地。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吃你剩下的面而已。”少年此刻已经低垂着头,畏畏缩缩道。

“吱呀——”

那中年汉子站起身,一把推开坐着的椅子,大步走到少年的面前,用力踢了一脚,粗旷的声音再次说着不堪入耳的话,“大爷的面也是你能吃的吗?”

少年闷哼一声,压抑着身上传至神经的痛楚,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时,面馆的老板抖着身子走了过来,好声好气的调解,“这为大爷,您看,我这还要做生意,您是不是可以饶了他,你的这碗面我不收钱了。”

中年汉子只随意不屑的瞟了眼了老板,冷哼一声,随即转身,一手撩起刚刚吃的那碗面,再回走几步至少年的面前,看着老板,突然面碗一个翻转,碗里还剩下的汤面就这么眼睁睁的倒入了少年的头顶,“你吃,你吃,你吃啊!”一声比一声高昂,一声比一声更为犀利。

时子瑗蹙着的眉头都足以夹死一只苍蝇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身上仿佛蓄积了力量,张嘴大叫,“住手,他都说对不起了,老板也说不收你钱了,你为什么还要和他过意不去?”

时子瑗保证,她自有意识开始,她从来就没有那么愤怒过,也没有那么生气过。

在现在这个时候,人的心不是很朴实的么?怎么就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呢?她气,所以此刻的她胸口起伏不止,身躯也不住的在发抖着,即使这样看起来,其实有些滑稽。

那中年汉子顿时僵了手,猛的一个转头,却看到一个穿着朴素小女孩朝他吼叫的,“哈哈哈~小女娃,还是回家吃奶吧,”接着是一个狠厉的眼神瞪了眼时子瑗,变高声调,“不然,就给我住口。”

时子瑗被此情况一吓,猛地颤抖了下身躯,那中年汉子极为粗壮且有肉,瞟了下陆羽,恩,还是小身板,自己会不会太冲动了?

感受到时子瑗的害怕,陆羽转了个头,给了时子瑗一个安心的眼神,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虽然他经常性的锻炼自己,但是从来没有实战过,而且这个中年汉子的个头比他高那么一大截,身躯也比他粗壮,论什么,自己都处于不利的一方。

时子瑗吸了口气,努力掩饰住自己心里的害怕,继续大声道:“本来就是叔叔你错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那个哥哥。”

中年汉子终于不再说话,而是一个劲就倒完了面碗里的残物,接着蹬着大步就朝时子瑗的方向靠近,顿时,馆内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心里都想着,谁家孩子,那么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大汉明显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这魁梧的身躯谁敢多说话。

时子瑗看着一步一步朝她靠近的大汉握着陆羽的手越发的紧了,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液,身子有些微微发抖,短而少的发丝在微风的吹拂在莹莹飘扬,小巧的唇瓣微微打颤,脑袋却是清晰的,轻轻扯了扯陆羽的的手,斜眼看过去,小声道:“羽哥哥,要不然我们跑?”

时子瑗看到没有一个人打算出手,她就想到还是用跑的吧,就算是自己一时失口了,口误,思想也错误了,行么?

而站在他们身后的言桓被时子瑗这么一句话给‘震慑’到了,言桓明显抽搐的嘴角,表明着他在极力的隐忍笑意。

陆羽本紧绷着的神经也被时子瑗这句话也呛到了,忍不住假咳了几声,回道:“瑗瑗,已经来不及了。”

时子瑗泄气,怏怏道:“那怎么办?羽哥哥,你可以打过他么?”明显不相信的语气。

陆羽蓦地打了一个激灵,应道:“打不过,等会瑗瑗你跑,去叫阿姨,哥哥先帮你挡着。”

陆羽毕竟是一个孩子,他再思想成熟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此刻,他只想着让时子瑗先躲,然后自己上去挡大汉一会。

“不要,祸是瑗瑗闯的。”时子瑗马上反对,这陆羽小正太的身份不一般,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可能更不好办。

身后的言桓听着两个半小的孩子商讨,倏忽一阵好笑,特别是那个丫头,还那么阵阵有词,压制着心里的害怕,至于那个陆羽,看他那身板应该是练过一些什么的,不然不可能那么结实,还有他的手背上还藏有明显的茧,这只能表明着他因为长期的锻炼臂力所照成的。

“你们还在谈论什么呢?给你们一秒钟,给我说三句对不起,然后立刻消失在我的面前,我就饶了你们。”浑厚有力的语调,大汉此刻已经站到了时子瑗和陆羽的面前了。

时子瑗那个一恼火,“为什么要我们说对不起,明明就是你错了。”

一说完,她就后悔了,眼神忽明忽暗,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谁呢?就是还没有走的言桓,前次不是一只手就解决了那般地痞流氓嘛,这次才一个大汉,他应该没问题吧。

一个转身,时子瑗期待的看着言桓,“言哥哥,你不是很厉害吗?要帮瑗瑗。”

陆羽听到时子瑗突然的声音,心忖了会,才知,她是对言桓说的,不由讨厌起现在自己还那么小,要是自己到言桓这般年龄,瑗瑗也不用担心了。

言桓心想,丫头,你这才想到我啊,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言桓慢慢的移动他那步伐,给了时子瑗一个放心的眼神,走到了大汉的面前,似笑非笑,眉梢眺了眺,那双如琉璃般的眼珠带着冷然,“这位大哥,就当给小弟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说得那个自然,说得那般悠闲,仿佛在谈论着今天的天气怎么样,又似在谈论今晚该吃什么东西。

大汉一听,看着眼前唇红齿白弱不禁风的言桓,随即不屑的冷哼一声,一个锐利的眼神扫了过去,嗤笑道:“就凭你这个小白脸,还敢来和大爷我叫板,给你面子,你什么面子…”

这话说着,就抡起了拳头朝言桓挥去,时子瑗不敢看这太吓人的场面,在大汉挥拳头的那刻就已经闭上了眼睛,并且还用双手捂住了眼,双层保护。

久久的,她只听到一声声的倒吸声,还有一痛苦呻吟的声音,不会是言桓那么不经力,一拳就被打倒了吧。

“给我滚出去。”言桓大喝,面上不动声色。

陆羽呆怔了,言桓只那么一扭手,就把那么粗壮的大汉给撂倒了,话说这个大汉至少也有一百八十斤吧,看来自己还得勤加练习,以后瑗瑗猜不会需要求助于他人。

时子瑗倏地脑袋当机了,她似乎还听到了言桓戏谑自己的声音,顿了顿首,终于慢慢的撩开小小的手指,眯开一只眼悄悄的看,呃——怎么会这样?

“好了,丫头,睁开眼睛吧,别那么小心翼翼了。”言桓看着时子瑗那小心翼翼偷看的模样,唇边逸出一抹极浅的笑,这种笑,不是伪装,而且真心的笑意。

时子瑗听到这话,马上就放下了手,面上立刻也假装淡定起来,睨向呻吟声处,只见那个大汉的身子此刻已经卷成了一团,似乎是肚子痛,又似乎是手痛,反正就是在受着苦痛。

“还不滚!”言桓看时子瑗微微似乎有些害怕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大汉,再次说了一声。

那大汉抖了下身躯,接着立刻半躬起身,连滚带爬的走了。

这个时候,人群也散光了,只留下了他们四个和老板,还有一个刚刚被大汉欺辱的少年还在瑟瑟发抖着。

老板上前几步,看着他们四人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你们以后千万要小心了,这个大汉最近在我们这镇里出没频繁,现在被你们打跑了,或许明天又出来了,以后出门出气的事情最好有大人在身边。”

听到老板这话,时子瑗有些不高兴了,开口道:“老板,这个叔叔经常来这这样闹事,难道就没人管么?”

“管?首先几次是有人管来着,但是这个大汉没进去几天就出来了,然后又闹事,这也是为什么刚刚我想息事宁人的原因。”老板解释。

时子瑗没有想到还有这层关系,这个大汉莫不是警察局有人,还是背后有人,不然怎么敢那么肆意妄为?

明澈的眼眸睨向那个被打的少年,时子瑗不由开口问道:“老板,那个哥哥您认识吗?”

时子瑗这般和这个老板说话,而言桓和陆羽则是对时子瑗说的话沉思着。

老板重重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说来惭愧,这个孩子是在两年前我就认识了,听说是个孤儿,不知道是从哪个地方漂来的,这两年受苦挨饿的日子,过得凄惨不已,我本来想着给他安排到我这做事,不料我家那婆娘硬生生的将他赶了出去。”

“不,是叔叔救了我。”那少年倔着唤道。

时子瑗眼眸一闪,这个少年看来还可以,看这前后说话,看来是个知恩图报的。

“哥哥,要不我们把他带回去?给李爷爷看看他身上的伤。”

确实是看伤,只不过也不止是看伤,还看人,不知道她拜托李沁的事情有没有搞定,李沁的眼光比自己的眼光更准,说不定,这个人符合自己的要求呢,如果行,那么对双方都好,如果不行,她就把这个人安排到老爸那去,至少不用受饿挨冻。

------题外话------

求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