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2 李沁收徒

002 李沁收徒

不管陆羽和言桓怎么想,时子瑗反正就是把那个少年带回了李沁家里。

那个少年还算是腼腆的,一路上都没有多说话。倒是时子瑗在回来的路上都被陆羽那带着探究的眼给扫射着,待时子瑗想和他说话,陆羽又快速的移开了视线,实在是让时子瑗憋屈得很。

一回去,陈芸还没有开始煮饭菜,李沁看着时子瑗领了个人回来,只一开始诧异的看了眼,接着就像对待正常人一样的为少年治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少年身上几乎都是伤,新伤、旧伤连连不止,但在李沁为他上着伤药的时候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更不用说是叫喊出声了,让李沁不由另眼相看一番,这个少年很硬气。

而陈芸却在一旁看着少年身上的伤直呼可怜,哀叹声一声比一声来得起劲,嘴上也不停着问着少年话,才知道这少年的身世。

凌啸,今年十七岁,北方人士,本家住在偏远的农村,却因为一次家乡发大水,一家三口来到这南方投奔亲戚,却在途中父母因病身亡,没有找到那家亲戚,他只得一路漂泊,本来身上就没有什么钱,也没有什么文化,这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这里了。

“好啦,老婆子,你去煮饭菜好了,今天煮多些,让这孩子吃饱些,你看这身子骨,都一把骨头了,哪像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简直赶得上是七十岁的老头了。”李沁终于上好了药,便催促着陈芸去准备饭菜了。

今天陈芸也不多和李沁置嘴,只撇了撇嘴,便去煮饭菜了。

而这个时候时子瑗和陆羽也正好收拾完一间要给凌霄住的房间给弄好了。

“李爷爷,这个哥哥没事吧?”时子瑗浅笑嫣然问道,但眼底却划过一丝让人极易忽视的关心和紧张。

这两年的颠沛流离肯定是受了不少的苦,身上的伤应该不少吧。

李沁对于时子瑗算是了解的,这丫头看似笑着,却也是紧张这个少年的身体状况的,“没事,就是以前还留有一些伤疤,才处理得久了些。”

“李爷爷,那房间里已经收拾好了,只少了一张床铺,要不要现在拿过去。”陆羽平淡的问道。

他对凌霄其实没什么好感,实质上,应该是对和时子瑗比较接近的男的没好感,比如言桓,又如赵世宇,再如他眼前的这位凌霄。

“不要那么麻烦了,只要一张席子和被盖就好了,还要谢谢你们肯收留我。”凌霄几乎低不可闻声音道。

他此刻的心里是感激的,最感激的就是时子瑗,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就是救了他的人,他没有想到,本来自己已经对生活下去失去了希望,现在却被时子瑗这一举动而心里有了一丝暖意。他不是没有感觉到陆羽对他的不欢迎,但是他也知道,自己那么突兀的进入这里,肯定会有人不喜欢他的。

凌霄这句话被时子瑗反驳了,“哥哥,瑗瑗说了带你回来,瑗瑗就不会让你再过以前的生活了。”

而李沁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诧异了看了眼时子瑗,难道是…

“羽儿,你先去厨房帮李奶奶,我要问瑗瑗一些问题。”李沁打算支开陆羽,毕竟时子瑗对他千叮嘱万嘱咐的说是不要让陆羽知道她现在接下来要干的事情。

如黑钻石般的眼珠蓄起一抹诧异,陆羽眼珠流转看着李沁和时子瑗两人,看来应该是为了眼前的这个人了,但最终还是依照李沁的话进了厨房。

待陆羽走后,李沁站起身,再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接着目光移至时子瑗的身上,小声问道:“瑗瑗,你是打算用这个人?”

时子瑗神秘一笑,身子前倾,靠近李沁,咧开小嘴,“李爷爷,你觉得他怎么样?”说着,时子瑗还朝一旁坐着一动不动、低着头的凌霄看了一眼。

李沁拉住时子瑗的一边慢慢的朝外走去,到了门口,今晚月明星稀,连院子门口种着的两棵才刚刚露出嫩芽的柳枝都成一片暗灰色,毫无光泽。

李沁在柳树旁停了脚,黑亮的眼眸铮铮的看着时子瑗,压低声音道:“瑗瑗,这个人看上去是个耿直的人,也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你能不顾羽儿的反对将他带回来,说明你已经确定了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只是,你确定要瞒着羽儿吗?”

李沁在前几天时子瑗专门避过陆羽找他谈过,对于时子瑗那么敏锐的神经,思想的成熟,不能不说不惊讶,只是心里完全不明白时子瑗的用心何在?

“李爷爷,羽哥哥的身份一直瑗瑗都没问过,但是依照瑗瑗的观察,他的身份必定不一般,卖包包的那件事我告诉了李爷爷,是羽哥哥帮助了我,瑗瑗才能那么容易赚到钱,但是瑗瑗不可能每一次都有羽哥哥的帮助,羽哥哥终究有要走的那么一天,而我,必定有独立面对的一天,我只是想着那天提前到来,而不是推迟到来。”时子瑗看着天空高挂的皓月,第一次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她心里清楚的知道陆羽身份不凡,必定在这里是呆不了多久的,如果一直倚靠着他,要是有一天他不在了,那么,难道自己就不能做了吗?自己是重生过来的女人,对以后要发生的事情有个大概的了解,但…陆羽这个人,在她前世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世是恰好碰到了,以后他们两人的结果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她是要让自己家富裕起来,至少不要像前世那样留有遗憾,所以一切不属于前世出现的事情她都要加倍的小心,再小心。

李沁听完时子瑗这一番犀利且看透的话语,不由深吸一口气,略微沧桑的黑眸里划过一丝怜惜,才七岁的小孩子,竟然思想包袱那么重,也不知她哪来的那么重思想压力,“瑗瑗,既然你这么说,那李爷爷就帮你保密,就连你李奶奶那我都不会说的。”

“那就谢谢李爷爷啦,瑗瑗真的很高兴能认识李爷爷。”时子瑗咧开嘴笑道,明澈的眸子里得到一丝欣慰。

李沁的通透和理解,让时子瑗的心里压力得到不少的释放。

“瑗瑗,思想不要那么重,你要好好的享受生活给我们带来的乐趣,毕竟你只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李沁缓缓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劝解道。

时子瑗眨巴眨巴杏目,“李爷爷,瑗瑗就是在为以后的享受而努力。”不想命运和前世一样流转下去,那么自己重生一回就白白的浪费了。

半响,也没有听到李沁的回答,而李沁只直直的看着身旁的树干,宽厚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树干粗糙如老人的皱纹,一阵微风吹过,柳条枝宛如优雅的舞姿般摇曳。

“瑗瑗,这棵柳树已经在这有多年了,从小小的嫩芽到现在的枝繁,经历着多少的风吹雨打,它都没有气磊,李爷爷希望,你以后的路不管走得怎么样,都必须饶饶记住一点:要坚持,坚持,再坚持,关心你的人都站在你的身后。”

这是李沁早就想说是话,时子瑗从来没有在哪里得到安全感,所以时子瑗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她最需要的是有人支持着她。

时子瑗正要回话,却被李沁打断了,换了一种口气,正色道:“瑗瑗,那几座山我都和村长商量好了,只是这钱还没有付,人选你也找好了,你看什么时候能够开始种,现在这个季节是最好的时节。”

明眸一怔,时子瑗没有想到李沁的速度那么快,狐疑问道:“李爷爷,那个村长伯伯有那么大方就给我们了,毕竟我们要承包的可不止一座,而是连接的几座山。”

李沁‘呵呵’笑起,微微高抬着头,道:“时村长的儿子去年生病,是李爷爷治的,对李爷爷还算是挺尊重的,一听到我要打算在山上种草药,立刻就答应了帮忙上下疏通,明天应该就有结果了。”

原来是这样,自己找李爷爷办这事,帮这忙也真找对人了,这李爷爷在这村子是挺有名的,这要种草药谁也不会怀疑什么。

“那李爷爷,需要多少钱?承包多少年的?”时子瑗想到了这些,这承包山地可是有年限的,也要不少钱的。

李沁闪了闪眼,想到时村长说的话:李老啊,这山地一直都是亏本的买卖,现在谁都不想要承包它,你要承包的话,至少也得要承包二十年,我才好做事。

“瑗瑗,这要是时间长,你还要吗?”

“越长的时间越好,这山地在什么时候瑗瑗都可以利用起来。”时子瑗立刻接上口,这山地近几年发展得不好,是因为大家种的果树都不赚钱,所以承包的人是越发的少了。

李沁一惊,不由抬高了声调,“什么?时间越长越好?”

他就搞不懂了,这草药是可以种,山上的土质都还好,但是这长时间的利用山上的土质是会变的,但时子瑗却说她什么时候都可以利用起来,这能不让他吃惊么?

“是的,李爷爷村长伯伯能给我们多少年?”时子瑗现在一说到这个,似乎全身神经都兴奋了起来。

李沁眯了眯眼,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至于钱,爷爷先出个三千块,以后你再出,到时候不够再说。”

先买个关子再说,不过他这表情实则露出了他的好心情。

时子瑗意会,这三千块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小数目,这几座山的面积不算小也不算大,价格方面依照李沁的交情应该是合理的,看来这第一步算是成了。

“好,那就要麻烦李爷爷了。”时子瑗答应得爽快,她和李沁两人几乎是合作的关系,因为她种草药还要依靠李沁对草药的熟识程度,要注意的地方,应该怎么种,要种到哪里,接下来要得到怎么样的照料才会长得好…这一系列需要李沁帮忙的问题。

而时子瑗是负责要找到买家,李沁固然自己要用到一些,但毕竟不要那么多。

“李爷爷,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明天瑗瑗就带着你未来的徒弟过来给你看看。”时子瑗笑道。

待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聊着,陈芸已经煮好了饭菜,今天的菜比较丰富,因为陈芸特别怜惜凌霄,就想要给凌霄这个少年吃得好些,从一开始吃饭到吃完,陈芸都没有停过手,一直给凌霄夹菜,整整堆满了凌霄的碗,凌霄只一味的点头称谢,心里却更加确定了要报答时子瑗的思想。

从吃饭的途中,时子瑗和陆羽也接连听完了凌霄的身世,让时子瑗更加肯定了帮助凌霄是对的,而陆羽的脸色也好了些,不再是冷着一个脸对着凌霄了。

第二天,时子瑗比以往早起十分钟,她今天要早一点到学校,因为她答应了李沁要帮他找徒弟的,而何小燕,就是时子瑗锁定的目标。

何小燕,心思缜密,记忆力不错,肯用功,性子安静,这明显就是学医的好苗子。

前一个星期,时子瑗专门对她进行了观察,何小燕几乎都是第一个来到班级的,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班级的,这自己早来,就可以先和她说一下。

迎着风,一进教室,果然,只有稀稀疏疏那么几个人,而何小燕正是其中的一个,时子瑗扬起嘴角,露出笑容,踏着步伐缓缓的走向何小燕的座位。

顷刻,便到了何小燕面前,何小燕扎着两只麻花辫,低垂着头,嘴巴是张了闭,闭了张,应该是在背书。

“何小燕。”时子瑗不大不小的声音叫了一声。

何小燕张合的嘴一顿,迟疑了会,才慢慢抬起头,看到时子瑗在她的面前,乌黑的眸子一喜,接着又摇了摇头,心想,这个全班最小但是最受欢迎的时子瑗怎么会叫她呢?

“你有什么事吗?”小心翼翼的问道,嗓音稚嫩且带着微许的胆怯。

明澈的眼眸眨了眨,噙着笑意,漾出浅浅的酒窝,时子瑗一把拿下何小燕手中的语文书,然后就拉起何小燕微冰的手,踏着小步走到了教室外。

仔细看了看何小燕,其实何小燕长得挺水灵的,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上有着长长卷卷的睫毛,嘴唇饱满红润光泽,鼻子挺挺的,尖尖的下巴,微微涨红的两颊,这要是一打扮,还不得是后世那个芭比娃娃。这会时子瑗倒是纳闷了,为什么何小燕不爱说话,胆子又小呢?

“那个,时子瑗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何小燕因为被时子瑗突兀的拉起,呼吸到现在都还有些沉重,因为是早晨的原因,在她说出话后喷洒出了氤氲的水汽在空气中流散。

时子瑗也缓缓的吐出浊气,笑着道:“小燕,我有事情和你说。”

何小燕浑身一滞,好看的眉梢顿时揪起愁云,乌黑的眼珠呆呆的看着时子瑗,没有说话。

看到这样表情的何小燕,时子瑗伸起她那短小的手附在她的肩膀处,晃了晃,勾了勾唇瓣,道:“不要紧张,小燕,我是来问你件事情的。”

何小燕明显一顿,继而放松缓了缓,嘴角扯出一抹淡笑,“你问吧,我知道我就说。”

她对时子瑗的印象很好,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很聪明,甚至她感觉到时子瑗几乎就不怎么读书,但是考试总是考满分,老是把那个敖娇的李婷婷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她却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李婷婷不是对着她说着那些讽刺的话。

如黑珍珠般的眼眸倏忽一愣,时子瑗看着何小燕突然的淡笑,在朝阳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那张轻抿的唇瓣越发的润泽。

久久没有听到声音,何小燕不由睨向时子瑗,看她一副呆怔的样子看着自己,以为是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不自觉的伸出手望脸颊上抹去,呆呆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时子瑗同学。”

被何小燕这么一说,时子瑗正了正身子,吸了吸鼻子,假咳两声,努力扯出一丝笑意,“小燕,你叫我瑗瑗就好了,大家都这样叫我的。”

“哦,瑗瑗。”似乎很不习惯,何小燕这声‘瑗瑗’就像是鼻孔发出来的声音。

“是这样的,你知道专门在我们这医治病的李沁李爷爷吗?他想要收一个徒弟,我想着,你很适合,所以来问问你。”时子瑗这才说出了目的。

“啊?”何小燕张大了嘴巴,惊讶道。

这李沁李爷爷她有一点是知道的,自己好像在六岁那一年和大家一起玩的时候摔了一跤,磕到了右脖子边,因为伤口太深了,所以最终还是留下了一道疤痕。

时子瑗干脆趁热打铁,“小燕姐姐,这个机会是很难得的,你想想,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还未待何小燕反应过来,时子瑗就溜走了。她这么快就溜走的原因就是不想让何小燕一下子知道得太多,得给她适应过程。

何小燕看着时子瑗的背影,心里不由思忖:难道自己真的可以去和李爷爷学医吗?爸爸妈妈会不会反对呢?

“诶,何小燕,还不赶快进来上课了。”是赖加裕的声音。

何小燕立刻打了个激灵,一抬头正好就对上了赖加裕的眼睛,蓦地移开,低着头微躬着要快步的走向教室,然后坐下。

赖加裕看着何小燕一系列的动作,不由皱了皱眉头,自己刚刚说的话挺正常的,怎么把何小燕吓成这样了?

接着不紧不慢的走进教室,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有人迟到,蹙着的眉梢终于缓了缓,两手支撑于讲台桌上,正对着台下的学生,略提高声音道:“现在,我要宣布一件事情,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暑假了,暑假到了,你们就可以玩了,但是,老师在这提醒各位同学,放假就是等于期末考要到了,再加上暑假作业也到了,所以,你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迎接考试,考完后,才玩得开心…”

赖加裕这一番话不是闲言碎语,是对这群才七八岁的孩子做思想,这七八岁的孩子正处于爱玩爱闹的年龄,性子还未完全确定下来,特别是农村的孩子,特别多玩的时间,可能玩起来就忘记了要回家,所以他的思虑是对的。

时子瑗听着赖加裕的话,想到自己前世这个时候经常傍晚回家都会去抓萤火虫,拣什么枫叶,都是接近天黑才肯回家的,不由好笑。

一天的时间其实很快过,上午一晃过了,时子瑗看到中午放学回家的时候何小燕那跑得那快,像是有人在后面追她似地,而下午上课的时候却见到她虽然低着头,但是那嘴角勾起的弧度那是明显的。

终于上完最后一节课了,时子瑗吁出一口气,黑溜溜的眼睛立刻朝何小燕座位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何小燕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了。

“时…瑗瑗,我和你去李爷爷那里。”虽然声音像早晨那般低哑,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一丝兴奋,何小燕呼吸声都在传入了时子瑗的耳际。

时子瑗一喜,睁着大大的眼珠,“你同意啦?太好了。”既然同意了,她也不用费口舌去说了。

这回何小燕倒是回答了快速,重重的点了点头,“恩。”

“好吧,那我们一起走吧。”时子瑗开口一说完,突然想到何小燕以前的习惯,疑问道:“你还要写作业吗?”

“不用了,我回去再做。”何小燕接口道。

何小燕现在心里暖暖的,中午她回家和她爸爸妈妈一说,他们立马就同意了,而且还说到时候如果这事成了,那他们还要亲自去拜访李沁爷爷。并且她以后都可以和时子瑗一起放学回李爷爷家,然后到了天黑再回去,晚上做作业。

时子瑗听何小燕这般流利的回答,倒是吃了一惊,这何小燕变化怎么那么快,刚刚还一副胆怯,现在竟然可以马上接自己的话了。

时子瑗放学回家都是和陆羽一起的,今天多了个何小燕倒是让陆羽拘束了不少,其实也不能说是拘束,只是奇怪为什么时子瑗今天会带一个女孩子和她一起放学回家,这个女生他有点印象,是时子瑗班里的。

一路上,陆羽都被忽略了,因为时子瑗的手和何小燕手拉手的在前面走着,而他一个人倒是形单影只的后面跟着,颇有些凄凉。

三个人一起回去,陆羽却发现李沁和陈芸多做了许多菜,而凌霄倒是在一旁乖乖的坐着,看到多了一个人却一点都不惊讶,显然,瑗瑗要带回来的这个人,李爷爷和李奶奶都是知道的,这一下多了两个人,这房屋不由热闹了起来。

“李爷爷,瑗瑗给你带来徒弟了,何小燕,我的同班同学。”时子瑗把何小燕往前一推,给李沁介绍道。

李沁上上下下的把何小燕审视了一番,再把眼光转向时子瑗,他没想到这个丫头真的帮他找了个徒弟回来,要自己教。

何小燕被李沁审视的目光有些发瑟,勉强止住心里的那番波澜,两弯眼球闪了闪,“李爷爷,我是何小燕。”

“好了,先坐下吧。”李沁淡淡的开口道。

被时子瑗这样一说,陆羽总算是知道了,原来是前一个星期李爷爷本来要收瑗瑗没收成,瑗瑗保证给李爷爷找个徒弟,原来瑗瑗把主意打到她同班同学身上了。

“瑗瑗,刚才哥哥和你一起回来的路上怎么不和哥哥说?还搞得神神秘秘的。”陆羽不由嘟喃道,被忽视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时子瑗撅起嘴,“现在不是知道了嘛。”尾音微微上扬,带着股得逞的笑意。

“来来来,凌霄哥哥,快来吃饭了。”时子瑗看着大家都坐好了,而凌霄却还在一直呆愣着,便提高声调呼叫道。

凌霄蓦地抬起了脸,如乌檀木般的眸子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那一滞的动作却还是表示出了他刚刚被时子瑗突然的叫唤而惊到了。

何小燕因为刚刚过于紧张,加上她一直都几乎是低垂着头,所以她刚刚并没有看见屋里还有一个人,是她不认识的凌霄。

凌霄站起身,慢慢的走至他昨晚坐的那个座位,敛下眼帘看着面前的食物。

“何小燕?是不是前两年过来看过伤口的那个?”李沁微微抬高了下巴,思索着问道。

何小燕一喜,没有想到李沁还记得,稚嫩的声音开口,“李爷爷,我就是前两年的那个何小燕,我都还记得您。”

时子瑗本拿着筷子的手一怔,这李爷爷和何小燕还有渊源?还是前两年,伤口?什么伤口?

“李爷爷,小燕姐姐前两年受伤了?”不由开口问道。

何小燕身子一抖,期望的看着李沁,希望李沁不要说出来。

李沁看到何小燕求助般的眼神,不由心叹:现在的孩子究竟怎么回事?何小燕竟然不想说出自己当年的伤口,而且他还依稀的听别的人说过何小燕自前两年有了那道疤痕,自此是性格大变,没有想到到了现在都还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罢了,罢了,再让她大一些。

“就是一点小伤,凭你李爷爷的医术,还不早就医治好了。”李沁故作轻松回道。

本是喝汤的陈芸顿了顿身子,接着继续喝。

陆羽看着众人的脸色,顿时心里迷茫,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

“李爷爷,这何小燕同学都来了,您打算要收她做你的徒弟吗?”陆羽淡淡的问道。

这边一直耗着不是个事,赶快解决问题才是,这何小燕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应该符合李爷爷的标准。

“何小燕,你为什么要和我来学医术?”李沁没有回答陆羽的话,却转眼看向何小燕正色的问道。

何小燕本因紧张而揪起的眉目咋然消散,猛然抬起了头,无比坚定道:“李爷爷,小燕就是想要学,因为学医术可以像李爷爷那样给人治病。”

这句话一说,倒让时子瑗和陆羽都高看了下何小燕,这和本安安静静的何小燕完全不符啊。

“第二个问题,如果你一直都做不到我的标准,你要怎么办?”李沁不顾众人诧异的眼神,继续问道。

“这个…这个…”

何小燕毕竟只是九岁的小孩子,如果第一个问题她是因为自身的原因回答对了,那么这第二个问题,似乎回答和不回答都不行,所以她踌躇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是我,我会一直做到李爷爷的标准为止。”那本默默吃饭的凌霄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像是自然反应似地。

这么一句话将众人的视线都拉向了凌霄,李沁像是看到了珍宝一般,狂喜,“霄儿,你想要和李爷爷学医么?”

凌霄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表示是。

李沁忍不住大拍了下桌角,朝时子瑗看去,“瑗瑗,你真为我找到了徒弟了,李爷爷本来还没抱希望的。”

李沁的那种兴奋感直接传至众人的心底,除却凌霄和何小燕两人,时子瑗、陆羽、陈芸早就知道了李沁心底的想法,他这生平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传承他医术的人,这会找到了,能不高兴么。

“李爷爷,那他们…”时子瑗觉得还是确认下何小燕能不能学,便看着何小燕和凌霄两人呐呐的确认。

“都学,两个都学,好了吧。”李沁知道时子瑗的想法,他心里也是这个意思,其实两个都不错,凌霄少说话但是要说起来,可都是符合自己的心意的;而何小燕本来是个开朗的孩子,现在变成这样,心病还需心药医。

接下来就是凌霄和何小燕两个人都拜了李沁为师,凌霄可以一天到晚都和李沁学,而何小燕只有在放学后和周末的时候才有时间,幸好这暑假也快到了,李沁也不急。

夜晚,待时子瑗写完了陈芸交代的毛笔字和弹完了琵琶,见陆羽已经进了屋,时子瑗便悄悄的拉着李沁到了门口处。

“李爷爷,两个徒弟满意吧。”时子瑗颇洋洋得意问道。

李沁伸出一只手就轻敲了下时子瑗的头,嘴角蓄起笑意,“你这丫头哦,还真是给李爷爷找对了人了,难道你身上有神灵在保护,怎么这几天好事都落在你头上了。”

时子瑗晃着身子得意洋洋,我能重生,那应该是有神明在保护吧。

“诶,李爷爷,你说这句话是不是说那几座山地已经承包下来了?”时子瑗一猜想就是,这自己还没有开口呢,李沁就知晓自己要说什么了。

“那是,李爷爷还不知道你,这躲躲藏藏的肯定是来问李爷爷那承包山地的事情,放心吧,那山地几百亩承包二十年,承包费用要五千,李爷爷已经先垫付了三千,还有两千,以后再给。”李沁一五一十将事情都告诉了时子瑗。

时子瑗思忖片刻,接着点了点头,这山地是承包了,但是他们还需要请人来对山地进行一些改造,还有就是草药的种子等,都需要用到钱,现在的钱是要用到刀口上了。

“李爷爷,下个星期,瑗瑗就将钱带过来,瑗瑗拿三千出来,您先用着,不够后面瑗瑗来想办法。”

时子瑗想着的是她在她小舅妈那里还有分成,到时候应该就够了,现这样办吧。

李沁笑着摇了摇头,道:“瑗瑗,草药的形成很快,这季节过了,就不好了,所以我们的速度要快,李爷爷今天就叫了人了,这种草药我在行,不需要多久就能拿去卖了。”

什么?草药形成很快?这倒是让时子瑗吃惊,如果快的话,那自己不是…

“依照李爷爷多年采药得出的结论,一般草药在春夏两季种植,而有的是一年到头都可以种植,而我们承包的山地是块湿土,容易种植。”李沁噙着笑说道。

两人这番你一句我一句的商讨着,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本应该进房间的陆羽却在那棵柳树的后面。

陆羽脸上的表情却是笑着的,不因为他被时子瑗瞒着而气愤,而是因为时子瑗正在用她自己的努力去赚取她应该得的东西,他能不为她高兴么,既然她没有告诉他,那便还是装作不知道罢,这个瑗瑗,真是越发的让他惊异了,也越发的让他放不下。

想到这,眼眸里的光亮越发的黯淡了起来,只希望在自己要离开之前她能保护好自己罢。

李沁的速度果真很快,待时子瑗早早的和陆羽、何小燕放学归来,李沁都还在山上忙活着,而陈芸是在做饭菜,据说是李沁要在山上吃的。

这么一说,时子瑗心里犯浑了,这李沁都一把年纪了,自己这么逼他,要是万一出什么事,该怎么办?不行,这一天都忙着,这到晚上了还说不回来,这不是个事。

“李奶奶,我们要一起去。”看着陈芸正要出去,时子瑗放下手中的毛笔,唤住了即将要出院子的陈芸。

陈芸动作一滞,抬起头来,看到正对着大门的时子瑗放下了毛笔,而本来在看着本草经的何小燕也铮目睨着她,而陆羽却是看着时子瑗的。

“瑗瑗,你在家好好写毛笔字,等会李奶奶还会回来检查的。”

好好的在家不好,这山地的路不是很好走,何况在山上又不止只有自己的老头子一个人,还有凌霄,还有请来的乡亲呢。

时子瑗就知道陈芸不会那么容易答应,也是,自己这两天写的毛笔字越发的没有感情了,没有全神贯注的去写,当然没有怎么写好,今天一回来就被陈芸吩咐了要好好写,但是自己心里担心啊,不去看看自己肯定静不下心来写,自然就写不好了。

正了正身子,拉开椅子,椅子和地板发出‘吱吱’的摩擦声响,打破了本静谧的僵局,时子瑗扬起眉目,卷而翘的睫羽如蝴蝶的翅翼般扑扇着,踏着快而小的步子走到了陈芸的面前,抿了抿嘴,嘴里发出嘻嘻的笑意,拉住陈芸的衣角,“李奶奶,就让瑗瑗去嘛,瑗瑗不去心里不安,而且这小燕姐姐和李爷爷学医肯定要认识药草的,这有现成的经验可以更让小燕姐姐记住,”接着嘟起小巧的嘴,继续道:“李奶奶,您老不是要偏心吧,这凌霄哥哥都在山上,您不让小燕姐姐一起学?”

霞红的夕阳照耀在时子瑗的娇小面容上,焕发出一种令人着迷的融光,那般清澈带笑的眼眸如此灵气动人。

何小燕听着时子瑗的话越发的疑惑,自己有这么想么?没有吧。

而陆羽嘴角抽了抽,瑗瑗这理由说得真是够了,什么都能扯上。

蓦地站起身,朝时子瑗靠近,到了时子瑗身旁处,还未待陈芸再次要反对,就伸出了手指头戳着时子瑗的脑袋,“瑗瑗,你啊你,这要去就去,乘着太阳还没有下山,我们就去吧。”

脸上的神情是那么的温柔,勾起的嘴角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种笑,只属于时子瑗一人罢。

时子瑗被陆羽戳了脑袋,自然反应的身子往后倾,微微眯着眼,在听到陆羽的话是赞同的后,瞬间睁大了黑溜溜的眼珠,看了眼陆羽,再撇向陈芸,意思是:羽哥哥,你要看李奶奶的态度啊。

陈芸私下对时子瑗是好得不得了,但是在学写毛笔和弹琵琶之事,那是谁也没她严格,时子瑗是靠着前世一点积累,再靠着她脑子加上努力蓄积的毅力才勉勉强强的通过了陈芸的几大关,自己的话可就只敢说到这里了。

陆羽看出时子瑗的眼色,挑了挑眉,朝陈芸睨去,黑白分明的眸子透着一副明了,“李奶奶,您也知道瑗瑗这个小鬼灵精,您真要是不让她去,等会她一个人偷偷去,这不是更不好了么?”

陆羽还算大概是了解时子瑗的,他昨晚知道了时子瑗才是这幕后的人,不让她去,依照时子瑗的个性肯定会乘着还没有天黑偷偷摸摸的上山去的。

听到陆羽的话,时子燕如墨玉般闪着光亮的眸子不由眨了眨,我有那么大胆,敢一个人上山?这陆羽这孩子把自己想得太胆大了吧。

陈芸还算慈祥的撇了眼还在纠结着的时子瑗,接着抬高了下巴,哀叹一声,开口道:“好了好了,想去就去吧,这时间要是再耗下去都晚了,我这做的饭菜都凉了。”

偶也!时子瑗忍不住比出了一个手势,那个‘ok’的手势。

“小燕姐姐,我们快走吧。”

不过二十分,他们就到了李沁的所在之处。

只见凌霄微微抬起了下巴,认真的听着李沁和那些雇来的几个人说的话,说什么草药适应怎么样的土壤,应该怎么种什么什么的,听得也不真确。

看着这山上的土壤都形成了梯田般的模样,一节一节的上下高度也不是特别的明显,最多的只半米而已,而且梯田之间还专门覆盖了一层软草上去,这应该是以防下雨的时候泥沙堆积或者是怕泥土流失而造成山田崩塌,过道边上也是如此,这样看来这山的整整半座都形成了这个模式了,只是还没有完全弄好而已,这也是个大工程。

“李爷爷,凌霄哥哥,还有叔叔阿姨,先来吃饭啦。”时子瑗看着这一幅画面心中感叹,但没有忘记她这次来的目的。

被时子瑗这么一大喊,这稚嫩的声音传入了辛苦了一整天的人耳内,有些悠然,有些晃神。

李沁等众人一齐转身,看到他们四人手里拿的东西,也就知道了应该是饭菜来了,因为中午的时候他们为了节省时间,也是在这山上吃的。

不过,这陈芸还带着三个小孩,倒是让除却李沁和凌霄的众人稍稍讶异了下,这李老家怎么那么多小孩子,还年龄段各种?

“李老诶,你家怎么那么多孩子?这凌霄这年轻小伙的和你学医术,那这来的三个是…”

有人问出来了,这确实是奇怪,这李老用不着那么多徒弟吧。

“诶,这个扎着两个辫子的不是小何家的闺女么?”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岁的妇女惊讶的问道。

李沁笑着比了个安静的动作,直到没有了声音,这才开始解释道:“这个男孩子是我多年老友的孙子,现在寄住在我家,这个是老时的孙女,你们不认识?还有这个,你们知道了,就是那个在村头老何的闺女了,现在是我的女徒弟了。”

“何大哥家的闺女也是你徒弟了,李老,要不我家儿子也当您的徒弟,明天我让他上来给您看看?”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子见李沁一下子多了两个徒弟,不由的也想为自己的儿子谋一个来,这李老的医术可是有名的。

刚刚那说话的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撇了眼男子,“小何,你这不知道了吧,这李老收的徒弟都非一般人,他没有那么容易收徒弟的,你那儿子,不是大婶说,不是这块料。”

男子听完,立马脸色囧红,不好意思的朝众人笑了笑,耙了一口饭,接着就没有说话了。

这对话里,李沁等人倒是没有插一句话,都默默的吃着饭。

而时子瑗和陆羽,何小燕倒是不饿的,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不过看的东西都不一样罢了。

时子瑗看的是地势和着松土的情况,陆羽是看着时子瑗,而何小燕似乎是在找着她所认识的草药。何小燕果然是对学医这门有天分的,这不,她手里都拿了好几种草药了,而且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两色鳞毛蕨,作用什么什么…这么快就用上了刚刚在书上看到的草药了,那何小燕的眼睛都要翘到眉毛上去了。

“羽哥哥,你说这个梯田的过道上再种一些辣椒怎么样?”时子瑗看着过道口处挺宽敞的,便问着站在她身旁的陆羽道。

陆羽思忖片刻,偷偷看了眼时子瑗的后脑勺,想看看它里面到底装了什么,怎么就立马就想到了这过道口利用起来呢。

时子瑗这样问是有原因的,去年没有让时开民开成大排档,今年应该可以成了,这大排档要是一开,这辣椒可少不了,自己种植不仅可以自己用,也可以拿来卖,一举两成之事。

“瑗瑗,这恐怕还要问问李爷爷才行。”

陆羽一句话,把时子瑗塞进了胡同。李沁才是对这草药熟悉的人,这如果种辣椒影响到了草药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话刚落,陈芸的声音就响起了。

“瑗瑗、羽儿、小燕,赶快过来,不要玩了,我们回家了。”

在陈芸的心里,这三个小孩就是上来玩的,这都快天黑了,肯定是要回去,这要是路上碰到一只蛇什么的就不好了,而李沁还有其他的人是还要在这待几个小时的,因为这地要赶紧的刨好,这时间紧,只能晚上加加时间了。

三人听到声音马上就跑到了陈芸的面前,很乖的样子,时子瑗手上只捏着两狗尾巴花,而何小燕手里的东西是多了,一大把的都是草药,时子瑗很怀疑,这何小燕不会这一上这山就盯准了吧,不然怎么采了那么多,两颊红扑扑的,看上去分外可爱。

“小燕,果然李爷爷没有看错你。”李沁不自觉的夸了句何小燕。

时子瑗睨向何小燕,只见何小燕露出了她那两颗小虎牙,上下牙关并拢嘻嘻的笑着,很开心。

“李爷爷,您就别在瑗瑗面前夸了,您都没有夸过瑗瑗呢。”时子瑗调笑。

回应她的是李沁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还有陆羽的一个白眼,夸?会夸得少吗?

“好了,这妮子,来,和李爷爷去那边一下。”李沁指了指东边的方向,朝时子瑗说道。

时子瑗自然是点头,她也正好有事要问李沁,见李沁已经朝着那东边走了,她也小步快速的跟了上去,身后还传来陈芸的喃喃声,“这都要下山了才要说,刚刚怎么就不说?”还有陆羽安慰陈芸的声音,“李奶奶,可能就是李爷爷要让瑗瑗做什么吧,我们就等一会好了。”

“李爷爷,您老都那么大的岁数了,这么晚还要继续吗?要不还是明天再继续了吧。”时子瑗刚刚走到边沿上,就皱着眉头道。

李沁负手而立,背向着时子瑗,没有回答时子瑗的问题,只是不咸不淡的问道:“瑗瑗,你感受到微风了么?”

明眸一愣,乌黑的眸子划过一丝疑惑,但时子瑗还是应道:“恩,感受到了。”那几根比较长的头发丝都在飘扬了,而且手背上都起了些鸡皮疙瘩了,怎么会感受不到。

“那你闻到了稻香的味道了吗?”李沁继续问道。

时子瑗眼底一惊,终于明白了李沁这样做的原因了,“李爷爷,您是为了大家能够赶上稻谷的收获时节吧,难怪您要那么急着了。”

“恩。”

良久,李沁才轻轻哼了一声。

时子瑗心中纳闷,怎么突然不说了?

“李爷爷,难道还有别的?”

这时,李沁才转过了身子,朝时子瑗看去,深邃的眸子中蕴含着一丝笑意,“瑗瑗,李爷爷很高兴你能想到稻谷收获时节,但是你没有想到,这草药也有一个时节,这草药的种植不比那些菜,这草药种植讲究一个章法,这下雨和晴天都要考虑的,而这夏天、冬天也是要考虑,这草药发芽的最好时节是在春夏交接的两季,这时节都快到夏季了,你说,李爷爷能不及吗?”

清澈的眸子突恍然大悟,看来自己这个外行人确实不懂那么多,幸好找了李爷爷这个内行的人,不然现在也没有度娘,自己不是白搭了,看来自己还得增加这方面的知识。

“李爷爷,那在过道上可以种上辣椒吗?”

李沁乌黑的瞳眸一愣,想了想,这辣椒也是在山上看见过的,“瑗瑗,你这是想要将辣椒种下去?但是我们也吃不来那么多辣椒啊。”

自己虽然喜欢吃,但是哪需要种啊,这山上随便摘一点,自己都可以吃个大半年的了。

“李爷爷,我们自己种还可以卖,而且瑗瑗还可以煮一种鱼给您尝尝,保准你爽口,吃了一次,还想再吃。”时子瑗浅笑道。

她自到了李沁家住几乎就没有机会下厨房,而且自己也没有说过自己会煮饭菜,这陈芸每天都乐呵呵的煮饭菜,这可是陈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乐趣,自己可没有抢,而且她也懒。

“那好,依李爷爷看,我们可以专门弄几块地来种,这样就好了。”李沁一听到时子瑗这样说,眸子闪了闪,随即回道。

时子瑗一喜,这样最好了,“那好,周末瑗瑗给煮一锅水煮鱼,到时候大家都可以吃。”

说完,时子瑗巧笑的蹦蹦跳跳的朝陈芸那去了。

回到了李沁家,已经是快晚上七点了,陈芸先将何小燕给送回去了,回来之后,又再歇了会,才去热菜。

时子瑗在写毛笔字,她现在练的是柳体,字体瘦劲柔美又不失典雅,这种字形她已经练了整整快两个月了,先是练了一本差不多一百页的字帖中的字,然后现在练的是唐诗三百首中的十首,都练了快一个月了,总是不过关。其实时子瑗都纳闷,这陈芸怎么会给她练那么多连三年级都不知道的字,难道她就不怕自己不知道那字的读音,写了也白写?

“瑗瑗,又在发呆,等会李奶奶出来就得收拾你了。”陆羽看着一脸像是在发呆的时子瑗,伸手动了动她的毛笔,压低声音,如墨玉般的眸子却斜眼看着厨房那头,以防陈芸突然出来。

本想着事情的时子瑗被陆羽这样一碰,身子晃动,以为是陈芸,缓缓抬眸,看到是陆羽,吁出一口气,放下毛笔,轻轻的拍了拍胸口,边拍边对陆羽道:“原来是哥哥,吓死瑗瑗了,还以为是李奶奶呢。”说着,还不放心的撇了眼厨房那头。

“看到不是很失望?”

陆羽噙着笑,好笑的问道。

他清楚的知道,瑗瑗在这里,最怕的应该不是看上去严肃的李爷爷,应该是看上去和蔼可亲的李奶奶,李奶奶要是一生气,瑗瑗准怕。

时子瑗娇咽一声,吐了吐舌头,朝陆羽做了个鬼脸,然后又忙拿起毛笔,“哥哥,你是来监督瑗瑗的吧,不要告诉李奶奶。”

时子瑗可以在陆羽面前肆无忌惮,但是陆羽如果一旦成为了陈芸的‘眼线’,那么时子瑗啥事都不可以做,因为陆羽‘监督’。

陆羽不是不心疼时子瑗那因为写毛笔字、弹琵琶而产生的压力,但是这是时子瑗自己要做的,他想,既然做了,那么就坚持,他不希望到最后时子瑗什么都没有坚持下去,所以,对于这一点,他对时子瑗并不打算放过她轻松。

“好了,要好好静下心写,不要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听到这话,时子瑗手一顿,稍稍抬起下颚,凝神看着陆羽,直到陆羽脸颊转红,不自觉的移开眼眸,问道:“瑗瑗,你看着哥哥干嘛?”

时子瑗用毛笔顶在了自己的下颚处,颇为老成的点了点头,道:“哥哥,你说的话太有深意了,瑗瑗知道了。”说完,又继续准备写字。

其实,时子瑗本来是想说陆羽说话很老成的,但是她一想到陆羽的身份,又换过了一种说法。

听时子瑗这样一说,陆羽一沉思,顷刻,便发现原来是时子瑗在逗弄他,颇为无奈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时子瑗已经在认真写了,也就没有再打扰。

十分钟后,陈芸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一盘热乎乎的菜,边走边叫陆羽道:“羽儿,帮李奶奶到厨房端饭出来,这都那么晚了,你们肯定是饿了。”

陆羽听到立刻就站起了身躯,转身就朝厨房走去。

陈芸看陆羽进了厨房,她就踏着轻轻的步伐走至时子瑗的身后,看着时子瑗练的字,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其实时子瑗在她的心里已经很聪明了,但是时子瑗写的毛笔字虽然有笔画,也有笔锋,却没有带一丝情感上去,所以她都没给时子瑗通过。

时子瑗在这十分钟之内已经是渐渐进入了状态,自然没有发现陈芸在她背后,投入了身心去写这毛笔字,她发现似乎写得更顺了些,再一思索,似乎这半个月都差不多写成这样,但是为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呢?

想到这,她突觉不对,正想要撕开那纸用来扔掉,却被身后突然的声音给止住了。

“瑗瑗,怎么啦?继续写,这张写得还好。”陈芸中肯道。

“吱——”

椅子突然被移动,时子瑗吓了一跳,看到陈芸,深吸了口气。

“李奶奶,您怎么在瑗瑗的身后?吓瑗瑗一跳。”

陈芸朝餐桌上走去,坐在椅子上,时子瑗感觉怪怪的,但还是紧随在陈芸的身后,接着也坐下了。

看着陈芸的表情,时子瑗暗想:这李奶奶不会想要和自己算傍晚的帐吧?

“瑗瑗,知道为什么你的柳体李奶奶一直不满意么?”陈芸目光平视着时子瑗道。

明眸一动,小嘴微微张开,时子瑗心里思忖,不自信的回道:“李奶奶,是瑗瑗写得不好,瑗瑗还需要多加练习才是。”

回答她的是陈芸摇摆着的手,和那摇晃着的头。

“是瑗瑗没有慧根。”时子瑗继续道。

“不,恰恰相反,瑗瑗,你很有慧根,你这种年龄能写到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只是你写的毛笔字缺少一些东西,而这缺少的东西恰好是写好毛笔字最为重要的一点。”陈芸沉声道。

时子瑗垂下眼帘,除了慧根和勤奋,还有什么原因?

“李奶奶,那是什么?”

陈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刚刚其实这个孩子已经体会到了一些了罢,只是她自己心底不自信。

“瑗瑗,你缺少两种,一,没有用心,是心写,不是手写;二,不自信,自信是做好一件事的关键。”

被陈芸这样一说,时子瑗的脸顿时像红透的柿子,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够慧根才导致写不好这毛笔字,原来是因为自己所写毛笔字的初衷所误导了自己,自己的初衷不过是想要有一份那种贤淑的气质,而从来没有用心去想过,要如何把这一系列学的融会贯通…正想要说话,却被门口一阵急叫声阻断。

“瑗瑗,瑗瑗…”是时子瑗大姨林宝的叫喊,呼吸声急重,看来是件很着急的事情。

心猛的一怔,时子瑗倏地转过身,看到一脸着急,面色通红的林宝,心里顿时有个不好的预感,揪起了好看的眉头,问道:“大姨,您怎么来了?”

林宝先是一顿,接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立刻就拉起了时子瑗,“瑗瑗,你妈妈被抓起来了,你爸爸不在水库,也不知道是到哪里去了,你先带着大姨去你爷爷家里,问问你爷爷知不知道你爸爸到哪里去了?”

林宝果然急性子,都没有看见陈芸在一旁。

什么?老妈被抓了?

“大姨,您说的是骗瑗瑗的吧?”时子瑗勉强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不达眼底,浑身抖动不已,两手紧紧的抓住了林宝下摆颤抖着声音问道。

------题外话------

谢谢鬼魅钥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