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5 怎么哪都有他

005 怎么哪都有他?

而正要走的时开民三人也顿住了脚步,齐齐把头转了过去。

只时建揪着那眉目,一脸沉吟的看着肖艳,这个儿媳妇做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还亏得她是一个老师,现在看她那样子,不会是知道了…

李丽琴猛然一惊,深邃的眼眸看着肖艳,又看向时开惠,心里犯嘀咕:莫不是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瞒了什么事情?

肖艳看她的话起了效果,也不理脸颊上传来的阵痛和灼热,刚刚李丽琴对她什么眼神,她就用什么眼神回看时开惠,眼眸微眯,嘴角勾起一边的弧度,似乎是在嘲讽,轻启朱唇,“开惠,不是嫂子不帮你,实在是因为你们家欺人太甚,凭什么让我一个人痛,明明我们一起做的事情,为什么我得到两个巴掌,而你,却还能装作委屈,还有一个爱女如命的妈为了你遮掩所有的事情,可以把一切的事情推到别人的身上。”

小眼眨了眨,时开惠现在努力的想把眼眶里的那股子湿润的泪水给抿去,那短短的睫毛还是必不可免的湿润,听到肖艳说的话,脸色越发的苍白了,她不敢和肖艳对视,只得看向李丽琴,小声的开口:“妈,是女儿的不对,女儿鬼迷心窍的害了大嫂,还帮二嫂将大哥拐去别的地方,让大嫂在那里面呆了一个晚上,还有女儿会离开大哥的水库是因为女儿指手画脚,对那些大哥的手下说说骂骂,然后大哥一说女儿,女儿不知道如何向你交代,所以就编出了对大哥不好的谎话来骗您。”

时子瑗一怔,这个小姑姑那么自觉?她这样一心的认错,难道和接下来小婶婶要说的话有关,或者是她说这话是要让小婶婶不要说出她那接下来要说的话?

听到时开惠的话,李丽琴的眼眸愈发的震惊,愈发的不可置信,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怎么会?怎么会?

想到这,她用稍稍愧疚的眼神在时开民和林珍身上徘徊,那么,自己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都被自己冤枉了?

林珍对时开惠说的话表现得很平淡,就像是在说家常一般,时开惠的这般举动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明了着,想要就这样随便认下错,就让自己原谅她?这不就是相当于‘给自己一个巴掌,然后给自己一个甜枣’,谁会扑上去?

时开民倒是有些松动,但是他一想到这件事林珍是最大的受害者,受的委屈是最多的,那脸色就不见得好了,时开惠越说,他脸上的寒意就增加了一分,而且还对肖艳接下来的话疑惑也增加了一分。

“大哥,大嫂,你们就原谅小妹的无知,好不好?”

不知何时,这时开惠已然已经站到了时开民和林珍的面前了,那‘楚楚可怜’,那‘知错能改’,那‘一脸悔意’,就这么显现在他俩的面前。

林珍移开眼眸,对时开惠‘真诚’的道歉无视,无知?无知?这都多少岁了,还无知?

时开民闷哼一声,身子往后退了几步,也如林珍那般,无视着时开惠。他的心里已经无法把这个当初疼在心坎上的妹妹和现在处处为难自己的老婆的妹妹联系在一起了,这样的妹妹,让他心痛了,痛得不能再痛,所以,原谅?说不上;因为,这事情不是原谅就能解决的。

“时开惠,你别给我装蒜,今天我肖艳说什么都要把你的事情说出来,不要说帮我,是你自己求我的,知道吗?是你自己求我的。”肖艳嗤笑的看着满脸泪水的时开惠,压根不打算要放过她。

时子瑗看着肖艳的举动越发的无法理解了,这肖艳好歹还是奶奶的儿媳妇,她这样编排小姑姑,难道就不怕以后奶奶为难她?

时建环视了下众人,最后将视线锁在了肖艳的身上,沉声问道:“小艳,你说吧,爸听着。”

声调平淡无波,似海无波。

肖艳一愣,看到时建的眼神,又立马移开了,不大不小的声音,“爸,您知道为什么开惠这次要回来么?”

肖艳的心里其实打算很好,既然李丽琴要把事情全部都推到她的头上,那她就把事情全都推到时开惠的身上,时开惠不比她,时开惠在李丽琴和时建的眼里更为重要,更为疼爱,所以,只要时开惠替她背了黑锅,那她就不用担心什么会被时开贤再骂或者是被李丽琴压下一头了。

她这样打算着,然后就想到自己刚刚被打的两个耳光,哼,早晚有一天她会将这个耻辱还给打她的人。

时建心里一‘咯噔’,难道这个儿媳妇知道了女儿的事情了?

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说,“开惠是为了让她那家里过得更好,这是好事。”

不管怎么样,她是自己的女儿,即使做错了什么,她都是自己拉扯的女儿,时建现在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小儿媳妇不是知道那件事情就好。

岂料,肖艳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心底顿时没底了。

“哼,她让她那家里过得更好,笑话,她一个敢打婆婆的人,却无意打到了公公的人,怎么可能还有如此的孝心。”

嗓音透出无限的讥讽,那墨玉般的眼眸闪着不屑。

肖艳其实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这个还是她那边的娘家告诉她的,她这一听到,这不,就将时开惠‘请’了回来。这正处于孤立无援,又不敢回娘家的时开惠听了肖艳的话,说绝对不会爆发她的事情,又听着最后那水库如果归了肖艳,那么自己就可以继续呆下来了,而且还可以拿一层白白的分成,这么一说,时开惠当然心动不已,所以就带着儿子来了。

肖艳这么一说,除却时建,其余的人都不可置信。

林珍是想要笑了,她想了想,如果自己打了婆婆,这效果会是怎么样?但是她可只是想想而已。那清泠的黑眸忍不住看向李丽琴,只见得她一脸的呆怔,那深陷的眼睛不停的眨着,还有那皱纹,简直在这暗淡的灯光下更显其色了。

时子瑗想要暴走了,这小姑姑还真真正正的极品,这前世倒是没有听说过小姑姑打了她公公啊。奇怪的是,小姑姑回这娘家也挺久的了,为什么小姑丈还没有来接?小姑丈一向对小姑姑言听计从,也对小姑姑疼爱有佳,这都一个月了,都没有看到小姑丈上门领小姑姑回去,这难道是…预兆?

时开民倒是怒火了,这个妹妹,怎么就能做出这等事情来,打婆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而且这也太不孝了。

这怒火之下,时开民猛地放开了时子瑗和林珍的手,抓着时开回的领子,让她抬头目对着他。

时开惠现在心里真的懊悔极了,早知道她一开始就摊牌,省得这会事情变成了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猛然被时开民提起头,脖子一僵,话也说得吞吞吐吐了。

“大……哥,我…错……了。”

语气里有着害怕,有着停顿,还有夹带着一丝的委屈。

“错,你说你做了多少的错事?大哥从小就疼惜你,好,这一疼惜个二十几年,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了,要不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是不是打算都不告诉我们?是不是打算就一直在妈这边住着?彬彬才那么小,你就那么狠心让他离开他的爸爸。”

时开民比之刚刚的更怒火冲天,他怎么就教出那么个妹妹,对侄女不好,对大嫂不敬,这还对她自己的公公婆婆还成这样了,那以后要做的事情不是一次比一次更为严重,这样错下去,他真的无法想象了。

“大哥,这事情不能全部怪我,我那婆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每天挑我的毛病,天天叫我干这干那,我要是不干,她就到雷子那里说我,我气不过,就…”

时开惠辩解着,脸上的表情越说她就越肯定,越发的认为自己没错了。

肖艳见她停顿,接道:“你气不过,就抄起扫把就打了过去,一不小心你那无辜的公公就中了招,还真是气不过,你家的公公还在医院躺着呢。”

“惠,你婆婆干嘛天天叫你干这干那,她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又不是不会干活,你做得对,确实你应该反抗,但是你也不能…”

李丽琴这话说得实在是高,自己的女儿就心疼,林珍那样子的儿媳还不是被她指使着干这干那,一句话都不准林珍多说,这是什么理论。

“哟,妈,照您这么说,您刚刚打媳妇一巴掌,我这是应该还回去咯。”

果然,肖艳气愤了,凭什么她时开惠做什么都对,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被李丽琴说对。

林珍也不舒服了,她那明亮的眼眸闪了闪,不平不淡的开口,“妈,照您这样说来,媳妇也应该学学小姑子了。”

一连自己的两个儿媳这么说,李丽琴脸色顿然一囧,这算什么事情?都怪自己刚刚说得太快了,忘记了两个儿媳妇还在这,讪讪的笑了笑,微扯嘴角,“这…我不是说了嘛,就是开惠也不能打她婆婆,应该好好跟她婆婆说。”

在这两个儿媳面前说这样的话,李丽琴这个婆婆也恁有意思了,这明显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时子瑗听完李丽琴的话,果然婆婆和妈就是不一样,在奶奶的眼里,老妈就是别人的女儿,自己的儿媳,自己说的一定要老妈服从;而小姑姑是她的女儿,她有多疼爱,就要别人也疼爱着她的女儿。她这样子压根就没有体会到人与人是平等的,凭什么她拿着别人家的女儿当草,而自己的女儿出去就要被别人当宝一样的对待。

“李丽琴,你再给我说,你就再包庇你女儿,看看你女儿成什么样子了,你觉得开惠的婆婆对开惠过分了,你看看你自己怎么对待阿珍的,阿珍是你的媳妇,但她同样是别人的女儿,人家也有妈,阿珍的妈同样会心疼她。”

时建猛然提高声音,那浑厚如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声调,和那种嘶哑的高吼完全不同,他这是气急攻心导致的。

被时建这么一吼,李丽琴立刻就像被拔了毛的鸟,只能舵鸟起来,恹恹的,不敢反对,但是看她那眼神,还是站在时开惠那一边的。

她不说话,不代表她默认了时建的话,她心里还是觉得儿子是自己生的养的,儿媳是儿子娶回来的,孙子、孙女是儿子生的,那自己的子子孙孙本来就是应该听从她的话。

“开惠,其实嫂子可真羡慕你,有一个那么疼你的妈不管你怎么样都会保护着你,只是可怜了你那公公了。”肖艳心里郁结,字字句句带着讥讽。

“肖艳,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滚回你的娘家去。”

里屋传来一声嘶吼,带着怒气,那声响震响耳聋,那是时开贤的声音。

这声调,怕是时开贤活了二十多年中最大的喊叫吧,看来他对肖艳此时此刻的行为真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先是大嫂,接着是妈,然后又是自己的妹妹,时开贤心里头在想,是不是自己娶错了人了?自己娶之前的肖艳,明明是那个知书达理、进退有度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咄咄逼人、斤斤计较、知错不改的了呢?

而在大厅的肖艳本笑着的脸倏地变成了黯淡的颜色,本来她认为时开贤等一会自己进屋就会安慰自己了,没想到…没想到…

“砰——”

肖艳使力开了下门,留下一句,“时开贤,你有种就不要来找我!”

接着,便走出了屋,走出了院子,在暗黑的道上渐渐不见了人影。

没有一个人去追她,因为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即使是反应过来了也不想去,如时子瑗,又如李丽琴…

李丽琴被肖艳气个半死,要不是肖艳把自己女儿的事情说出来,或者是带着女儿做出那等事情,自己怎么会陷入这般田地,这会看来大儿子一家对自己算是怨恨上了。

这肖艳一消失,最高兴的莫过于时开惠了,这肖艳此时此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催命符,要是她不说出来,自己还,可以继续在这待下去,她这说出来了,绝对是不能再待了,因为时建是不可能让她再待在这的。

时建是今天下午才刚刚知道时开惠的事情的,本来想着回到家躲过其他的子女暗自让时开惠一个人回去,这外孙子自己还可以照看一会,但是被肖艳这么当众说出,大家都知道了,他自然不可能这么做了。

“开惠,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带着彬彬回去。”

这个时建最低的要求了,这女儿打了她的公公,这还不回去照料,这算什么事。

“妈…”时开惠侧目看着李丽琴,沙哑无声的叫喊道。

她可不敢回去,这一回去还不被她那小叔子打死,她一想到自己的小叔子拿着一把刀想要砍她的情形她就害怕,自己的老公已经不管自己了,自己回去干嘛,那不是找罪受吗?而且她还打算等着自己的老公来接自己呢,要是自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还不被笑死,或者是被她那婆婆吐口沫给喷死。

李丽琴正要说话,被时建下一句话给堵死了。

“要是谁敢再说一句,就和开惠一起给我滚出去。”

这下消音了,无声了,李丽琴恹了,时开惠动都不敢动,因为她们都深知时建的脾气,那可是不能反抗的,要是反抗,就等着被惩罚的更重吧。

“开惠,明天立刻就去照顾你的公公,直至好为止,还有…和你婆婆道歉,要是再给我惹出什么事情来,那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时建下最后通缉令。

尽管时开惠再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现在她除了娘家,无处可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儿子。

看时开惠和李丽琴都安静了,时建缓了缓神色,再次坐到椅子上,看着一桌子还未开动的菜,摇了摇头,朝时开民道:“开民,一家子站着干什么呢?过来吃饭。”

但是,现在还有谁有心情吃饭呢?

林珍是先拒绝的,“爸,不了,我想先回去了,您慢慢吃。”

“爷爷,瑗瑗也不想吃了,想要回去了。”时子瑗也随着林珍开口。

本来还有些迟疑的时开民,也道:“爸,您吃吧,明天一早还要早起呢,我就先走了。”

一家三口都拒绝,虽然她们不是对时建有意见,但是对于刚刚前后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另她们无法接受的事情,再饿的肚子也应该饱了,气饱,亦或是被伤饱了?

接连听到一声声拒绝,时建深深叹了口气,最终,最对不起的只有自己的大儿子一家了,受了多少的委屈,顿时心里也明了了,恐怕这大儿子以后都不想多回来了罢。

本拿起的筷子,又缓缓的放下,似深海的眼眸里蓄着愧意,无奈开口:“罢了,明天瑗瑗还要上学,那便回去吧。”嗓音沧桑且暗哑,带着一股子无力。

时子瑗心中不忍,在走了两步之后,倒头过来扯出一抹淡笑,道:“爷爷,瑗瑗家的房子快装修好咯,到时候您可以到瑗瑗那,瑗瑗给您做您最喜欢的水煮鱼。”

时建终于心中的郁闷之气消散了许多,“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

而从头至尾,他们一家三口都没有向李丽琴和时开惠打过招呼,因为他们暂时没有办法鼓起勇气来笑着和她们说话。

路上,透过暗黑的月光照着小道,时子瑗走在林珍和时开民的中间,因为刚刚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都五分钟了,三人一句话都没说。

“爸爸、妈妈,瑗瑗会对你们好的。”

时子瑗能够深深体会到时开民的心情,想必,比自己昨晚一开始得知真相的时候伤痛更甚罢,而林珍,虽然她的心里还有结,但是应该很快就会放开,因为林珍对于李丽琴和时开惠,更甚至于肖艳,都不是那么在乎,她在乎的只她该在乎的那个人。

“是啊,我们还有瑗瑗。”林珍摸向时子瑗光滑的脸,对着时开民道。

林珍知道,受这件事最大伤害的不是她这个在计划生育局待了一晚上的她,而是从来孝顺、仔细呵护家人的时开民,这一打击,实在是太快了,令他措手不及。

本无声无息走着的时开民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的话,顿时心情好了些,勉强的扯出笑容,停下,一把抱起了时子瑗,点了点时子瑗的鼻梁,“是啊,我们还有这个可爱聪明的女儿。”

这样一打岔,倒是把刚刚那种气氛冲散了不少。

大约十五分钟后,就到了李沁的家里了。

意外的是:现在八点了,而李沁的桌上还摆着一桌子的菜,还冒着热气。

李沁一手捆着烟,一手拿着火柴盒;而陈芸则是刚刚从厨房里摆出碗筷;最最最奇怪的是:陆羽竟然和凌霄在下象棋;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终于回来啦,来来来,瑗瑗,叫你爸爸妈妈一起来吃饭,这老婆子煮了多少吃的,这十个人也就吃那么多了。”李沁一见时子瑗和时爸、时妈进门,就忙招呼着。

时开民和林珍一怔,这…一大桌子的菜,确实十个人都够吃了。

“李老,这怎么好意思,我们都吃过了。”时开民讪笑着拒绝。

林珍也奇怪了,这平常送女儿过来的时候,这李老家早就吃饭啦,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吃饭?而且还煮了那么多的饭菜。

“李老,你这照顾我家瑗瑗都还未来得及感谢您和大婶呢,怎么好意思到你这来吃呢。”

这时,陆羽和凌霄两人同时走了过来,陆羽在时子瑗一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心里的那份担心稍稍降了一些。

“你这说得什么话,瑗瑗在这,我和老婆子更加高兴呢,那么懂事的瑗瑗,我们都喜欢得不得了。”李沁佯装恼怒,脸色却笑意不减。

本摆着碗筷的陈芸这会已经摆好了,抬头猛的瞪了下李沁,又笑着对向时开民和林珍,“你们啊,就是吃了也得再吃一回,你们看看,我这煮了多少,今天不吃,可都浪费了。”

尽管时开民和林珍怎么推托,都被李沁那一句:不就是吃顿饭嘛,看得起我这长辈你们就留下,不然,你们就走吧。

这不,时开民和林珍倒也只能是坐下来吃了,一桌子七个人刚刚好坐得下。

约九点半,大家才一起吃完,陆羽和凌霄继续下象棋,而时子瑗被陈芸放假一天,也过去看他们下象棋了,想想前世,似乎除了会下五子棋,对于其他的,她可是一窍不通。

“开民、阿珍,你们还不急着走吧,那就听我这个老头子唠叨几句。”

李沁看着三个孩子都走开,陈芸去泡茶了,想到一些事情,也就开口了。

时开民和林珍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

“李大叔,您说吧,我这听着。”林珍笑了笑,开口。

李沁摸了摸嘴唇,假咳两声,低沉着声音,“阿珍,你被抓到那里进去,这真相我这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李沁一说这话,两人同时震惊,这自家的事情李沁这个外人怎么知道了?突然脑子一闪,他们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女儿是从何而来的‘真相’。

“李老,您这…”时开民睁着苦笑的眼,不好意思道,毕竟这件事算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

李沁伸起手摇了摇,继续道:“这件事情是羽儿查到的,这瑗瑗是昨晚知道的,你们真别说,这瑗瑗可真是让我这老头子心窝里的心疼,这么一个小孩子,就得经历这样的事情,要是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子,那倒还可以慢慢的忘却,但是瑗瑗不是个普通的小孩子,昨晚我猜应该是哭了一宿了,今天还高高兴兴的去上学了…”

李沁这话越说,他的声调就越发的哽咽。他比时子瑗更早知道事情的真相,昨晚他和陈芸怎会没有听到时子瑗压抑的哭声呢,对时子瑗是愈发的心疼。

而时开民和林珍听着李沁的话,都不由的看向不远处正欢快着和陆羽、凌霄两人吵笑着,这女儿,难怪那么镇定,原来早就比他们早先伤心一步了。

“瑗瑗…”两人同时发生,语气里有着愧疚,有着心疼。

“你们也别把瑗瑗看成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这个瑗瑗是我看过最通透的孩子了,将来必定有一番作为,我对你们说这话,那是因为我想要你们不要为了这件事郁结于心,要快些走出来,你们的儿女还小呢。”李沁点着头道,神情带着一股子严肃。

时开民眼眸随着李沁的话而变色,由刚刚的愧疚,现在已经转换成了坚定,似是保证道:“晚辈定不负李老对我说的话,一定好好的照顾我的家人、孩子。”

时开民坚定信念,这一刻,他决定事事都要为自己的老婆、孩子作为第一位,不再让关心着自己、爱着自己的人伤心。

“李大叔,真是要谢谢你了。”林珍激动的道谢,李沁的话是专门对时开民说的,她还担心着时开民可能会久久的放不开这件事,但是听了刚刚时开民说的话,顿时心里有了底,对李沁那是感激的。

“那就好,你们也早些回去吧,明天你们都还有事情要做呢。”李沁也高兴,自己的话有用就好了。

接着就是道别了几句,时开民和林珍各自和时子瑗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然后时子瑗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里那么晚吃饭,而且还煮了那么多的菜,原因都是因为陆羽因为看到时子瑗回那里,心里放心不下,又不能跟着去,然后又担心时子瑗把事情说出来了,要是说了出来,那饭肯定是没得吃了,所以他才提出让陈芸多做些菜,以防时子瑗一家还没有吃饭,果然,他压对了。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到了暑假了。

时子瑗一家在这段时日谁都没有回去,只有时建倒是在周末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从聊天当中,时子瑗知道了小婶婶已经回来了,但不是小叔去接的,而是自觉回来的;小姑姑那头倒是挺自觉的去照顾了她公公,似乎她婆婆对她百般刁难中,生活那是水深火热…

今年时子瑗自家几乎没有种田,所以就没有所谓的割稻时期,因为和李丽琴那几乎关系破败,还未调整,李丽琴拉不下脸求林珍帮忙割稻,只肖艳这个现在压根不敢反对说话的媳妇,天天都只得在那旱田里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也不知道这回她是不是彻底认错了?这不,时子瑗一家子都活得乐悠悠的,等着房子装修完就准备搬进去了。

凌霄和陆羽两人压根就是扎根在李沁家的,李沁呢,完全没有种田,这日子过得爽歪歪。

何小燕家里是种了好些田,不过耐不住什么叔叔婶婶多,一大家子,没几天就割完播种了。

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小鸟叽叽喳喳着,微风吹拂,像是在抚摸着婴儿的脸蛋…

这时,凌霄、陆羽、何小燕、时子瑗四人正蜗居在种着草药的山上,四人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巴里,这是时子瑗要求的,简直算是无理的要求。

“小燕姐姐,你说,你的梦想是什么?”时子瑗看大家无话,便开口道。

岂料何小燕闭上眼睛,两手并拢,虔诚道:“我的梦想是当一个有名的医生,可以救很多的人。”

厄——时子瑗暗暗自恼,自己这个问题问得真没水准,这当医生职业都已经在何小燕脑子中固结了。

“凌霄哥哥,你想要干什么?”把头看向那清秀忧郁的凌霄,时子瑗露出浅笑。

凌霄长相清秀,不爱说话,时子瑗把他定界为是忧郁的。

“我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有钱就可以看病了。”凌霄淡笑应道。

时子瑗暗暗心惊,仔细凝神看着凌霄,没想到啊,这个忧郁的凌霄少年的——梦想,竟然是赚很多很多的钱,她还以为他和何小燕一样要当一个医生呢。

久久没有听到时子瑗问自己,陆羽不高兴了,“瑗瑗怎么那么偏心,都不问哥哥要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明澈的眸子一怔,时子瑗的眼落入了陆羽那黑深的眸中,时子瑗很想说,哥哥,您的梦想还用问么,明显的就是想要去当兵,而且必须是去当兵,也是当兵的那块料。

“哥哥,那你的愿望是…”

“哥哥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国家的战士,可以保卫国家,保护人民。”陆羽说得很认真,丝毫没有一丝的开玩笑意味。

“瑗瑗就知道嘛,哥哥就是想要去当兵。”时子瑗嘟起了嘴唇,不满说道。

“那瑗瑗的愿望是什么?”三人齐声问道。

时子瑗一愣,自己的愿望是什么呢?是希望爸爸长命百岁,一家人活得快快乐乐,亦或是赚很多很多的钱,过上米虫的生活。

“瑗瑗的愿望是…当一名国内外知名的记者,可以到世界各地去采访,看很多的风景,有泰国曼谷,有埃及金字塔,还有去普罗旺斯…等等等等。”不错,这是时子瑗前世的梦想。

“什么泰国曼谷?什么普罗旺斯?瑗瑗,老师只说过有埃及金字塔啊,没有听过其他的两个。”何小燕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

时子瑗一顿,马上捂住了嘴,现在还没有开始学地理了呢,自己怎么就顺口说出来了呢。

“嘿嘿,那两个地方的瑗瑗看书看到的。”

回应她的是何小燕的白眼,凌霄的无声,还有陆羽小正太那意味深长的笑。

他们这番说着,只是…他们的愿望都会达成么?

“瑗瑗,凌霄、小燕、羽儿,赶紧过来,叫你们上来看草药,怎么连草药被吃掉了都不知道。”

那是李沁恼怒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是的,他们四人并非真的悠闲,而是来看着草药的。

最近几天,有好几家的人都把猪放进了山里,或者是牛放进山里,因为这山不高,这草药又种在半山腰处,这几天,因为这样,草药都连接少了不少了,所以李沁才让他们四人上山看着草药。

现在一些草药已经差不多长个十厘米或者五厘米高了,正是生长期,绿油油的草药也是猪和牛等动物爱吃的。

待他们四人转过去,就看到有三只猪正吃着草药被李沁赶着,不由脸色一囧,他们这是‘玩忽职守’了?

“李爷爷,李爷爷,您歇着,我们去赶。”这话音一落,他们四人就忙急着下去赶着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猪了。

待他们赶走了猪,又坐在了一起,这一回,是和李沁一起坐的。

“羽儿,你打算明天,还是后天回去看你爷爷、奶奶?”李沁待陆羽一坐下,就沉声问道。

正打算坐下的时子瑗一怔,陆羽要回去?她怎么不知道?那乌溜溜的眼眸不由的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陆羽。

“哥哥,你要回去么?”

陆羽肩膀一耸,没有及时回答,半响,才道:“只是回去几天,就会回来的。”

这爷爷都不知道催了他多少次了,这暑假一放,本来就是要自己回去的,但是自己放心不下瑗瑗,这一直拖着,也没有说。没想到这李爷爷都知道了,看来,自己是必须回去了。

“陆羽哥哥,你要回去了吗?我们都没有听你说过。”何小燕眨着她的大眼睛,问道。

凌霄没有说话,看来他应该是知道的。

陆羽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何小燕的话。这一方面,陆羽不想走是因为时子瑗,另外一方面,他这一回去,肯定又是无休止的各种无奈,各种烦恼。

“哥哥,你明天就回去吧,瑗瑗想要吃那个黑黑的、滑滑的巧克力。”时子瑗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道。

时子瑗有些清楚了,这陆羽不回去肯定有他的理由,自己可能也应该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她还是希望陆羽回去看看,毕竟那里有他的爷爷、奶奶。

而时子瑗会以巧克力为借口就是想要陆羽回去,这巧克力是有一次沐云带给陆羽的,这陆羽的自然是给时子瑗了,时子瑗本身就喜欢吃巧克力,那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吃,看来口味还没有变。

听到时子瑗想要吃‘巧克力’,何小燕也两眼冒光,接话,“陆羽哥哥,小燕也要。”

这巧克力几乎是女孩子都喜欢的,这应该是一种天性吧。

“好,明天哥哥就回去,然后给瑗瑗带来吃。”陆羽应承。

他心里也清楚,时子瑗并非想要吃,而是想要他回去一趟而已。

他这一说,凌霄突然站了起来,走到陆羽的面前,说道:“羽儿,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吧,千万要记得喔。”

陆羽浅笑,那灿若星辰的黑眸扬起,轻啪了下凌霄杵在身侧的手,“放心,记得。”

这一无厘头的对话,时子瑗有些不解,那大大的眼瞳闪着疑惑,不由问道:“哥哥,凌霄哥哥,什么东西?”

“丫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陆羽理了理时子瑗被吹凌乱的发丝,温柔道。

凌霄也是一样,难得的露出笑容,“是啊,瑗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人都在卖关子,惹得时子瑗脑子有些脱线,思忖:这两个人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没有吧?但是为什么他们看上去那么神秘?

翌日,陆羽果真回去了,不过,他还顺便把时子瑗带到了县城里,在时子瑗原先租来卖包包的地方,现在由时子瑗的小舅妈陈小桥掌管的地方。

把时子瑗放下,还没有进屋,陆羽就被赶上车了。笑话,这陆羽是要回c城,路途虽不长,但也不短,而且自己要做的事情可不能让陆羽给发现了。

一进屋,时子瑗就看见小舅妈陈小桥在愁眉苦脸,店里没人…

陈小桥心里在纳闷加心烦,为什么呢?因为最近的生意不太好。照说,现在放暑假了,生意应该要好的,但是自己的生意却越发的惨淡了,特别是这几天。

“小舅妈,你在想什么呢?”时子瑗看她都走到陈小桥眼前了,陈小桥还一茫然的样子,提高声调叫道。

陈小桥猛地一惊,手上的笔也掉在了地上,看见站在她的面前的是时子瑗,顿时脸上一喜,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自己的小外甥女呢。

“瑗瑗,你来啦,先坐,吃了饭没有?”

由于这店铺的缘故,这陈小桥虽然是个腼腆、老实的人,也和时子瑗熟悉了很多,甚至高于和林珍的熟悉。

时子瑗找了一张最近的椅子,眨了眨眼,坐下,那眼眸里划过疑惑。

“小舅妈,您先别忙,奇怪,这个时候怎么会没有人来买包包呢?”

听时子瑗这么一说,陈小桥也停止了动作,坐到里时子瑗最近的椅子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瑗瑗,这几天我也在想着这问题呢,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之间,好像客人都走光了。”

时子瑗揪起那好看的眉头,依这小舅妈的话看来,就这几天的事情,那不就是放假的这几天,照说应该比较多人才对,这不对劲啊。

她这番想着,突然就有两个大约十四五岁的女生进来,而且是一脸——怒气?阴沉?

“老板,你这个包包怎么比那上一个道口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包包贵那么多,上面的才十块钱一个,你这个竟然卖给我三十块,你这也太黑了吧。”说着,把那两个包扔到了柜台上。

一走进陈小桥,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时子瑗定眼一看,两个女生背的是一样的包,再加上那比较高的女生说的话,心里顿时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生意惨淡了。

陈小桥面对那高个子女生一问,面色一沉,接着拿过柜台上的两个包,确实一样,但又有些不一样,一个粗糙质量不好,一个细致质量上等。

“女同学,这个是你从我这买的吧。”陈小桥拿过那个质量好的包问道,她一看就看得出那个是自己这店卖出的包。

那个高个子的女生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小桥,“你怎么知道?”

她就看着是一模一样,这个老板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陈小桥拿出来比对,“这个同学,你看,这个线口处,我们店的缝制了紧密很多,因为我们都是自己亲手做的,做得很细致;还有这个拉链,这个拉链我们用的是不锈钢的那种,而你那个同学的,你看看,已经开始生锈了;还有,这上面绣上去的图案,明显的,我们的不脱线,而这个已经脱线……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店可以保证这个草绿色的包包不会褪色,而这个绝对会褪色。”

陈小桥精确的指出好几个地方,完全没有一丝敷衍。

那两个女生蓦地一想,再看,确实和陈小桥说的一样。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应该贵那么多啊。”那高个子的女生脸色缓了下来。

陈小桥更拿出专业准则,继续道:“本店已经有半年的包修包包,如果一有问题都可以拿来修,我看,这个包包你可能才买一个星期吧,至少还可以提一年,保证不会坏,如果坏了,你拿回来,我分文不收,把三十块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可是…”还是犹豫。

“小舅妈,瑗瑗看,就帮她回收了罢。”时子瑗突兀开口。

她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时候的东西也会被盗版了,自己这个包包可是独一无二的,这一方被盗版,肯定是比较便宜的,这才是为什么生意惨淡的原因吧。

本还想要据理力争的陈小桥听到时子瑗的话,顿了顿口,点点头,对那高个子女生道:“那好,我回收了这个包,三十块还给您。”说着,就到柜台处拿了三十块出来。

那高个子女生看了看时子瑗,又看了看陈小桥,有些怪异,但还是接过了那三十块钱。

正待他们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时子瑗叫住,“两个姐姐,那个另外一个包包是在哪一个店买的?”

脚步一顿,高个子女生转过头,带着疑惑应道:“是在‘枚女包包’店买的。”

“谢谢姐姐。”时子瑗笑着道谢。

待她们走后,陈小桥才拉扯过时子瑗的手,“瑗瑗,你干嘛要让她退包包,你不是说,只许换,不许退的吗?而且,你干嘛还问那个卖我们包包一模一样的店铺叫什么?难道你要去买?”

这没质量等的问题是不准退包的规定是时子瑗一早就规定了的,而且换,也只能是七天之内,还有其他的一些七七八八的…总之,时子瑗把前世的经验都用上了。

“小舅妈,退了就退啦,就算瑗瑗的拉,还有我问那店铺,自然是要去看看他们到底仿冒了我们多少东西啊。”时子瑗笑着回答。

“这不是…”陈小桥还想要开口,却被时子瑗打断,略提高声音,“难道小舅妈不想要生意好起来?”

陈小桥思忖了片刻,点了点头,她当然是希望生意好,这才能赚钱啊。

“那好,小舅妈,那瑗瑗就去那‘枚女包包’去看看咯,你准备好午饭,我会回来吃的。”时子瑗说完,就消失人影了。

陈小桥看着消失的背影,耸耸肩,也不担心时子瑗,因为时子瑗可不是一次一个人出去的,先前她还担心会被拐,现在她只担心别人被她拐。

时子瑗在众多行人怪异的眼神中,朝目标走去,一路上,走得那般正经,但在她一小女孩身上看到,却独独为这街道添了一道风景。

不过二十分钟,时子瑗就在别人的指导下到了‘枚女包包’的店门口。

只见店内密密麻麻的人在各自的挑选着各种各样她所熟知熟透的包包,看来,这个仿冒者果然高明,连她的最新出品都有了仿冒品。

一进屋,温热气闷的气息扑鼻而来,时子瑗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环境怎么那么不好?

“这个包包怎么样?漂亮吧,我就要这个。”

“那个红色的包包我喜欢,买了,十块钱是吧。”

“唉,那种样式的怎么就卖完了。”

“没事,那我们选这个好了。”

……

各种各样的声音,几乎都是少女如黄鹂一样的声调。

这窄窄只二十平方的店内站满了人,差不多有十四五个人,时子瑗人矮,被挡在了一旁,要不是有人特意去找,压根就看不到。

“丫头…”

一声似乎是熟悉的语调,让微微呆怔的时子瑗头一转,眼眸一闪,心里嘀咕:怎么哪都有他?

脸上却笑道:“言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好歹是女包场所,他一个简称大男孩的人怎么会在这?

“你一个小孩子都可以在这,我怎么不可以在这?”言桓反问。

他今日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一副慵懒的样子,那红润的薄唇轻抿着浅笑,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言桓自己也奇怪了,本来他刚刚以为是看错了,没在意,这不,突然被推进来,脸色极其不好,这味道腻难闻,而且他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出乎意料的却看到了这个小丫头,应该说是胆大的丫头时子瑗。

时子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言桓,老是一副气定神凝的样子,而且还天天挂着一副公式的笑容,自己看着确实有些不爽。

“我来看包包啊。”时子瑗直言不讳的回答。

言桓看着时子瑗的一系列动作和形态,忍不住笑出了声,“呵呵~”嗓音醇厚且性感。

他不笑还好,他这一笑,突然店铺就安静了下来,众人齐齐看向声源之处,呆怔了。

自然对外界反应敏感的言桓感觉到不对劲,眼眸流转一番,上前一把拉起时子瑗就往外跑去。

时子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道影子突然使力拉住,迈着小步死命的跑,终于忍不住了,抬眸一看,这什么状况?

“你干嘛拉我出来?我要看包包。”时子瑗大声叫喊,呼吸声极其沉重。

言桓倒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敛下眼帘看到时子瑗‘张牙舞爪’的样子,突觉好可爱。

“不跑,等会那些人就围上来了,你难道没有看见她们看哥哥的眼神吗?”

时子瑗甩开言桓的手,缓缓的走到一可以坐的石岩上,撇了撇嘴,口渴了,“反正她们不会吃了我,只会吃了你。”

“吃?”言桓抓住了重点,那如墨玉的眼眸疑惑的看向时子瑗,这个小女孩懂得什么叫‘吃’么?

被言桓这么一强调,时子瑗惊觉自己说得太过,这字眼对于她现在那么小的身躯不应该用到这样的语句上的。

“言哥哥,你怎么在那里?”转换话题。

言桓眉头一蹙,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来的,原来他是陪着他第二十任女友来这玩的,然后拿女友说要逛街,接着就是百无聊赖的来逛街了,却无意中碰带了时子瑗,这算是今天唯一的一件好事了吧。

“哥哥陪同学来的。”下意识的,言桓没有说是女朋友,而是说同学。

时子瑗习惯性的问,“男的女的?”

她没有搞错的话,他应该是gay吧。

“哟,丫头,你还要问男的女的?”言桓不由轻轻敲了下时子瑗的头。

时子瑗抬头,“是啊。”

“女的。”言桓也简洁回答,接着坐在了时子瑗的身旁。

时子瑗看着言桓的动作,奇怪,他不是有洁癖症吗?

“女的?不是男的?”时子瑗惊讶问道,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这句话倒是让言桓奇怪了,那勾人的眼眸划过一丝疑惑。

“要我陪着逛街的自然是女的,怎么扯到男的那去了?”

他这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嗲嗲的女声叫喊,“桓,桓,你在哪呢?”

接着那声音越来越近,一个穿着耀眼的一米六左右的女生突然就站到了时子瑗的面前。

“桓,原来你在这,害我一阵好找,以为你抛下菱儿走了。”

还是嗲嗲的声音,听得时子瑗鸡皮疙瘩一阵好起。

言桓低垂下头,脸色暗沉,连眼睛都没抬,冷冷道:“你走吧,让小李送你回去。”

这声调,比之和时子瑗说话的声调真是差别不是一般的大,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桓~”那女生竟拉住了言桓再一次叫唤,那声音~犹如寒风过境,时子瑗忍不住戳了戳两手臂。

“放开——”阴冷且沙哑的声调,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式。

“啊——”下一秒,那女生便已经被推倒在地。

“55555~”那女生马上哭起。

“小李,带她回去。”言桓侧目看去,接着道。

恩?时子瑗朝着言桓的目光看去,前一次那个小李,露出一个浅笑,伸出一只手,“小李叔叔。”

小李本来是没有看见时子瑗的,因为他此刻心里紧张万分,这言少爷一发火,可不得了。这时子瑗一叫,他才恍惚看到时子瑗坐在那里,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快速走过去拉起那个女生,走了,这时间前后不过三十秒。

“言哥哥,那个漂亮姐姐你就这么赶走了?好歹她是你——‘同学’。”时子瑗好笑的问道,要是那个‘制冷气’的女生还在,她恐怕都想要暴走了,省得被冻僵。

言桓缓了缓神,这才把眸子转看向时子瑗,勾起一抹弧度,“怎么?丫头,你是想要让她留下?要不哥哥让小李停下来?”

明眸一愣,时子瑗没想到自己被言桓给摆了一道,这个言桓台狡猾了。

“怎么,不回答?”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言桓再次开口。

“还是不用了,哥哥,那个是你的女朋友吗?”时子瑗又转话题,她发现,她今天转好几次话题了。

“刚刚以前是,现在不是了。”言桓直接回答。

时子瑗像是看到八卦的源头,蓦地靠近了言桓一些,仔细看了看,开口道:“言哥哥,你不会是不喜欢女生吧?”

一阵风突然吹过,言桓没有完全听清楚时子瑗的话,但是大概还是听清楚了,他以为时子瑗说的是:你不会是不喜欢那个女生吧。

所以,他点头了,他本来就不喜欢。

导致——时子瑗眼里的那抹兴奋劲更鲜明了。

果然,真的是…

“唉,反正那个漂亮姐姐我也不喜欢,不要就不要了。”

言桓突然感觉一阵怪异之气从时子瑗身上传出,狐疑的看了看,没有看出有何不同,也就释然了。

“丫头,你到这来干什么,你的那个寸步不离的羽哥哥呢。”

时子瑗身子往后一倾,瞪着大大的眼睛,“你…你…你还没有忘记羽哥哥?”

这陆羽小正太,你真是太耀眼了,竟然还没被忘记。

“难道不是陆羽?”言桓对时子瑗这时不时怪异的眼神已经麻木了,看了又看不出别的什么东西来。

“羽哥哥他今天回家了。”时子瑗盯着言桓那张俊美的侧脸回道。

心里嘀咕:唉,这花花美男就这样没了。

“哦。”言桓道。

半响没有听到声音,言桓眼眸突然一闪,猛地转过脸,“丫头,那你是一个人出来的,你就不怕碰到流氓?”带着一丝质问和微怒,连言桓自己都没有发觉。

这丫头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一个人出现在这一个县城里头。

“是啊,我没那么背吧,每次都碰到流氓。”时子瑗不咸不淡的回道,压根没有看出言桓眼底烧着的火苗。

“要是碰到了呢,你打算怎么办?”言桓一把扯住了时子瑗的肩膀,问道。

时子瑗肩膀吃痛,揪着眉梢,“最多就拿钱给他们。”反正她身上也没什么钱。

“那碰到拐卖小孩子的呢,你就不怕被拐了?”言桓看自己的话没什么效果,而且好像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了些,也就放开了时子瑗,缓了缓声问道。

时子瑗不满的耸了耸肩,奇怪的看着言桓,“我这没那么背,你那么激动干嘛?我这是来找我小舅妈的,喏,那条街再下去一百米左右,就是我小舅妈的店铺了。”

“喔~那就好,不要到时候被人拐跑了就不好了。”言桓移开眼,讪讪道。

“言哥哥,你怎么不到那个镇上去了,挺久没有见到你了,难道那个草药铺你不用管了?”

时子瑗问道,这她都好几次去了那个草药铺都没有看到人影。

言桓调笑,“难不成是丫头想哥哥了?怎么那么关心哥哥的草药铺?”

“哥哥,你那里是收草药的吧。”时子瑗完全无视言桓的调笑。

“恩,怎么啦?”言桓应道,眼角上扬,那个草药铺可是自己一手弄起来的,心里可是满满的自豪感。

时子瑗讨好的向言桓靠近,嬉笑着,那黑溜溜的眼睛看言桓像是看到了人民币一般,轻启唇瓣,“哥哥,瑗瑗和你商量两件事情,哥哥可一定要答应我。”

------题外话------

凌霄要陆羽记得的是什么东西?

瑗瑗该如何解决仿冒事件?

陆羽回家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瑗瑗说是俩件事情,而不是一件事情?

另:祝亲们平安夜快乐,预祝圣诞节快乐哈

晚更之原因:大姨妈嫁到,不能熬夜

腰酸背痛,为毛,为毛,平安夜要码字…。天天码到凌晨好几点…苦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