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6 谈妥今有

006 谈妥?(今有二更)

看着时子瑗越发靠近的身躯,那如柳叶的眉,那灵动的眼,那剔透的鼻梁,那殷红的唇瓣,那尖细的下巴…言桓忍不住的身躯往后一倾,喃喃道:“你这丫头,有什么事情就快说,你靠那么近干嘛?”嗓音带着一股原始的味道,本来嘛,现在他是属于青春期,这个时候的声调本就应该带点公鸭桑的音调。

“言哥哥,那可是你说的喔…”时子瑗正了正身子,稍稍离得言桓远一些,她就知道言桓有洁癖症。

那明澈的黑眸在金黄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为鲜明,那黑眸里深藏着狡黠、灵动,那红润的唇瓣微微张开,略微干涩的唇看上去却并不显难看,线条成竖,张弛有度。

言桓眨了眨眼,假咳两声,喉结处上下蠕动,少顷,才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时子瑗一听言桓那么干脆,张口就来,“言哥哥,瑗瑗有个认识的李爷爷他家种了好多草药,他正打算差不多两个月后好了就拿来卖,言哥哥就是个收草药的老板,您看…”那表情说狗腿有多狗腿。

这可是个财主啊,时子瑗记得前世她在集市上有看过收草药的小店,但那只是小店而已,但是言桓开的可是大店,这段时日她有去观察过,几乎在一个时刻是有人去卖的,而卖草药的人却是在村子集市上收草药的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个言桓可不是一般的有钱,不然怎么可能开得起那么大的一家草药铺。

“哦,丫头,你怎么就知道我就是那个店的老板?或许我只是个在那的伙计呢?”言桓睫毛上翘,唇角微勾,露出一颗皓齿,明显是一种试探的眼神。

这个丫头自己可真看走了眼了,还不是一般的聪明。首先,看到她的是一害怕的表情,自己救下了她;再次,看见她虽然害怕却还死倔的表情,自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这次,她那狡黠、灵动的眼眸明显是浮动了自己的防备之心。

看到言桓那试探的眼神,时子瑗突觉自己的表现太过了,她说的话哪是一个七岁小孩子说出的话,眼眸一眨,“言哥哥那么英俊潇洒、穿着得体,那么善心,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一个伙计呢?而且言哥哥还有司机喔。”

一说完,时子瑗简直想要拿棒子来打自己的嘴了,该死,这七岁的小孩子哪学来那么多的成语。

“好了,好了,哥哥就不逗你了,你那草药有多少,哥哥都收了,”话锋一转,“但是,必须是好的草药,不然,哥哥是不会收的。”

言桓暂时不想追究了,因为他想到,连陆羽这个少爷都可以征服的丫头,应该真的是有过人之处的,不然何来的陆羽利用家世来为她家挡灾。

而且言桓他以为时子瑗只是在山上采了些草药而且,并没有多少,收了她的草药就算做个人情算了。

时子瑗立马嘣起,眼眸噙着笑意,高兴道:“言哥哥,我那可是种了好几座山的草药,质量绝对上乘,还有专人护理,价格问题,哥哥要和李爷爷去谈咯。”

这话一说,倒是把言桓给吓一跳。

自己种的?几座山?那得有多少?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要种呢?

“丫头,你说你种了有几座山,全都是草药吗?”言桓激动的站了起来,修长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时子瑗的双肩,那眼角翘起的弧度,那眼底里的兴奋,不可言喻。

要是有那么多,自己就不用去收购那些私家的草药了,这私家的草药还得自己细分,而且还需要自己专人的检测,因为自己要送去的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他这一系列的表情全部都落在了时子瑗的眼里,时子瑗一想,这言桓怎么突然比自己还要兴奋,不过嘴上还是说出了言桓需要的答案。

“言哥哥,是的,全部都是草药,这草药还是由李爷爷亲自种的,而且还保证可以有质量喔,李爷爷他可是一名在我们村有名的中药医师。”

“真的吗?那我全都要了。”言桓没想到这么一件好事就这么落在自己手上了。

如果医院不需要那么多,他还可以远销中国各地去,这可是个大工程。

时子瑗看言桓答应得那么爽快,倒是忘记了自己心里一开始的要将草药大肆卖出的想法了,貌似自己亏大了。

“哥哥,您确定,那可不是几百斤,而是几千斤。”时子瑗再次问道。

言桓放开时子瑗的肩膀,缓了缓声调,“几千斤哥哥也要了,就当给你个面子。”

时子瑗心里嚼碎,这个言桓明明很高兴,却还装作一副你占了便宜,我只是给你面子,你要感激涕零的接受模样,但碍于这事情是自己求他的,也就当忽略这句话了。

“那哥哥,过个两个月,应该是开学之前,草药就可以收了,那哥哥…”既然他那么激动,自己就应该省了那收草药请人的钱了。

狡猾如言桓,怎会没听出时子瑗话里的意思,这倒是让他又高看了时子瑗一把,这个丫头,敢顺着他这杆子往上爬,真不错,真好。

“放心吧,到那个时候,哥哥会派人去收的,只是,你确实不晒干了再给哥哥吗?那价格可是比较高。”

晒干的和没晒的价格确实是有差距的,如果不内行的人,应该是认为晒干了比较赚钱,但是内行的人都知道,要卖草药应该是没有经过太阳暴晒干的更赚钱,特别是刚收的。

时子瑗抬眸,白皙的小手支着下巴处,似是思忖了一会,接着浅笑,两弯水汪汪的眼珠转了转,“那就让哥哥多赚一点吧,李爷爷吃亏一点好了。”

前世的时子瑗是不知道这个,但是这世的时子瑗在草药堆里打滚了那么久,身边都是认识草药的人,怎么会不知道。

“好了,好了,这丫头,你说两件事,这只是一件事吧,还有一件事呢?”

言桓也不与时子瑗贫嘴,撩开时子瑗支着她下巴的手,看着这七岁小孩子一副老成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奇怪呢。自己七岁的时候在干吗?在天天吵着要到哪里去玩,还是要卖什么玩具吧,她倒好,这都打主意赚钱都跑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见言桓不予计较,时子瑗自是高兴,那圆溜溜的眼珠子更加亮眼了,思索着开口,“言哥哥,你说要是自己的产品被仿冒了,那该怎么办?”

这仿冒是除不了的,但是可以尽量避免如刚刚发生的事情那自然是最好的,时子瑗虽然想到了办法,但是奈何人实在是太小了,而且主要是小舅妈肯定不太懂,而她认识的人时子瑗又不可能叫他们去帮忙,只得找这个言桓,言桓虽然说自己不太熟,而且很狡猾,但是对于合作这块,可绝对是好对象,不仅有经济实力,还有人员配置,绝对是上上等的合作人才。

时子瑗也没有把握说是一次性能够说服他,但是她还是得试一试才知。

“你这丫头,莫不是又来坑哥哥的钱吧。”言桓才不信时子瑗‘无事登三宝殿’呢,这个丫头越发的鬼机灵,似乎还有很多地方都值得自己去挖掘。

听到言桓的话,时子瑗正色的摇了摇头,嘴上还边说道:“没有,没有,刚刚的那件事恐怕哥哥也是赚钱的吧,接下来的这件事瑗瑗可是又给哥哥赚钱咯,就是不知道哥哥想不想,敢不敢的问题了。”

想来这个言桓才十多岁就可以撑起一个那么大的草药铺,那么他的胆量可所谓不小,这合作的机会可是大大的。

“你说说,我就知道了我想不想、敢不敢了。”言桓浅笑,眼眸没有一丝痕迹,很淡然。

时子瑗一把上前拉过了言桓的手,软软的、滑滑的触感,还带着温度,都不知道是谁握住了谁,又是谁握紧了谁。

“言哥哥,和瑗瑗走吧,瑗瑗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毕,时子瑗就拉着言桓的手朝那她自己开的包包店行进,如果言桓有眼力劲的话,就应该和自己合作,如果没有,这合作不合作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过一会,时子瑗和言桓就到了陈小桥卖包包的店里,言桓一看,这些包包都挺眼熟的,似乎和刚刚那个店的…

“丫头,你这是…”

“这是瑗瑗小舅妈的店铺,你看着里面的包包是不是很眼熟?”时子瑗还未待言桓说完就接了话。

言桓点了点头,心里却不足为奇,这卖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同一个地方来的吧。

接着时子瑗就带着言桓进店了,店里这会安安静静,没有一丝的人气,和刚刚那个‘枚女包包’简直是天壤之别,完全相反。

“瑗瑗,这是…”陈小桥见时子瑗带了一个人,一个大男孩回来,奇怪的问道。

陈小桥从来就没有见过言桓,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她还从来不知道时子瑗竟然在这县城还认识人。

“小舅妈,这个就是我说的办法,这个是言桓哥哥。”时子瑗指着言桓,笑着对陈小桥说道。

听到时子瑗的话,言桓心猛的一惊,他被时子瑗也忽悠了过来,这会怕是要被时子瑗给忽悠什么事情了,他只是笑笑,礼貌的说了声“您好,大姐。”接着就默不作声了。

言桓倒是要看看,这个丫头又想要干嘛,这他怎么有一股入狼穴的感觉,明明好像他才是狼,为什么感觉这个狼穴是她的了呢?

陈小桥细细的看了眼言桓,对于时子瑗说的话有些怀疑,她实在是没办法相信在她面前才十几岁的孩子能解决自己店生意惨淡的情况。

看两人都不说话,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眼角处对着言桓有些微微敛下,接着对着言桓说道:“言哥哥,这里卖的包包是不是和刚刚上面那家的很像?”

言桓暗暗想了想,确实,不由的点了点头,表示是。

“那你认为这里的包包不如上面的吗?”时子瑗继续问道。

言桓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其实他不知道,因为他没有仔细看上面那个‘枚女包包’的东西。

“不知道,都是包包,如果一样的话,要么是你这的包包太贵,就是质量不好,不过…”这质量挺好的。

说着,言桓已经上前几步拿起了一个包包摸了摸,虽然这个包包不如自己妈和姐用的,但是这质量相对于一般人来说确实是挺好,而且这款式倒是挺好看的。

“我这的质量可比上面的那家好多了。”时子瑗抢着应道。

言桓放下包,黑眸凝看时子瑗,莞尔道:“那又怎么样?”

“那就是因为那‘枚女包包’仿造这里的产品出售,所以这里的生意不好。”时子瑗干脆快刀斩乱麻。

这会,言桓有些清楚了,敢情他被这丫头饶得团团转就是为了想要告诉他这里生意不好。

时子瑗拉住言桓的手,笑着解释道:“不知言哥哥有没有接触过产品专利申请的事情?”

只要自己的产品通过专利申请,再进行商标标写,这仿冒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产品专利申请?言桓在脑子闪过一分疑惑,这种专业的名词怎么会从这个小丫头的嘴里说出来。

“丫头,你要干什么你就直说吧。”

言桓这样说是代表他知道咯,时子瑗戳着两手,娓娓道来。

她说的大概意思是:她和言桓合作,但是这产品专利要在她的名下,这分成比例言桓六,她四,什么店的扩大发展资金问题都由言桓解决,什么这仿冒问题也由着言桓解决…

言桓这越听就越感觉不对劲,为什么他就感觉什么事情都是他做,而这丫头就嘴上说说,就可以准备收钱了?虽然他觉得这丫头说得头头是道,即使是自己也想不到这样的方法。

“丫头,我怎么听你说着,你就是等着收钱,什么事都是我在做,资金要我出,人力要我出,这关系还是我的,你出什么?”

时子瑗一个瞪腿,做到了椅子上,咕噜噜的喝下了一大口水,“言哥哥,我出脑力啊,这恼力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即使你出脑,你一个小孩子哪来的那么多脑力消耗,还说要占四成的分成,这恐怕…”

言桓是个生意人,他虽然对时子瑗很感兴趣,但是商人最重要的就是获利的多少,而时子瑗说的超出了他的预算。

“言哥哥,你看出这包的样式了吧,感觉怎么样?”时子瑗手一挥,这些包包可都是21世纪的产品,这些样式可都是从自己的脑子里画出来的。

言桓重重的点了点头,刚刚他就觉得样式挺好。

“这些都是出自我手,我就是这些包包的设计人。”时子瑗坦白。

对于自己打算要合作的人,她必须坦白,为了更好的合作。

“什么?丫头,这些都是你设计的?”言桓确实惊讶了,今天时子瑗给了他太多的惊讶,已经没办法仅仅用惊讶来表示了。

陈小桥在时子瑗的示意下已经拿出了一份她还未开始缝制的包包画纸,放到了言桓的手上。

“你不要不相信,言先生,这些都是出自瑗瑗的手,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的,后面看瑗瑗亲手画出来给我看,我才相信的,而这一副,是我们打算下一个季度夏季来主打的包包,还未开始推出。”陈小桥笑着解释。

看着眼前的设计稿,言桓再看了看那才七岁的时子瑗,还是不敢相信。

“丫头,你这是…”

“这就是我随手画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画,我只是靠感觉而已。”时子瑗当然知道言桓在怀疑什么,但是她不能解释,这些都是她剽窃二十一世纪的包包款式,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那么她就不是剽窃。

言桓收起那张纸,“好,丫头,我可以考虑和你合作,但是分成是你二我八,我要回a市一趟,十天后我会回来,到时候你给我答复,我也给你答复。”

“好。”时子瑗巧笑答应。

“那…这个我可以带回去吗?”言桓拿起那张画着设计包包的纸问道。

他需要回去确认这张设计稿是否真的有价值,虽然他没有做过这一行,但是不代表他不想涉足。

“可以,完全可以。”时子瑗说着还从刚刚陈小桥拿出图纸的那边再拿出一张,复走至言桓面前,“这个,你也可以拿去。”

有些事,不用说的,心里都明白。

待言桓走后,陈小桥终于问出,“瑗瑗,你这孩子心灵通透,小舅妈对于这些比你还不懂,但是小舅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和他合作。”

时子瑗转过身,拉起陈小桥的衣角,笑道:“小舅妈,瑗瑗可能会赚钱的,而且可以保证言哥哥他会答应。”不知怎么的,时子瑗心里就很确定言桓会答应。

“好啦,小舅妈相信你,走,我们关店了,出去吃饭,然后去镇上找你妈妈和你大姨。”陈小桥说着就去拿了钥匙,准备关店。

时子瑗诧异问道:“小舅妈,你这是下午不开了?”

这小舅妈可是个勤劳的人啊,怎么可能不开店呢。

“这个啊,昨天你外公吩咐呢,要把瑗瑗和二姐、二姐夫、大姐一起带回去,说是有事情商讨。”陈小桥微微暗下眸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