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7 小姨的烦恼

家有萝莉,少将不愁 007 小姨的烦恼(二更 万更) 全本 吧

被陈小桥这么一说,时子瑗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莫不是…

猛地重锤了下她的头颅,她怎么能忘记了,那么重要的事情。

“小舅妈,我们快去妈妈那里,然后就到外公那里。”

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真的要一辈子都后悔了。

眼眸暗沉,担忧,羞愤,齐齐出现在时子瑗身上。

“哎呀,你这孩子,干嘛打自己?我们现在就出发。”陈小桥看到时子瑗的动作,不由说道。

接着陈小桥就不由分说的拉起了时子瑗的手,而时子瑗此刻也只能是紧紧的握住了陈小桥的手,心里一直祈祷着,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幸好陈小桥来得及,连吃饭也是在时子瑗的催促之下冲冲买了两个包子解决了,总算赶到了一班车。

“瑗瑗,你怎么赶怎么急,这孩子,这外公又没什么事情,只是应该要回去帮忙阿珠填志愿表,还是你太久没看到你弟弟了,想看弟弟了吧。”

坐在车上,陈小桥终于有了说话的空间,看着时子瑗一脸的急色,一脸的不明所以,还以为是时子瑗想着她弟弟了。

时子瑗听完陈小桥的话,也觉得自己表现的太不正常了,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勉强扯出一抹浅笑,朝陈小桥道:“小舅妈,瑗瑗就是太想要看到弟弟了,都好久没有见到了。”

这放暑假时子瑗一心忙着她那草药,都没有时间去看看,心里也想着,房子快要装修好了,这弟弟也就快回来了,所以也就没有去看看。

“唉,害小舅妈以为你干什么那么急着,没事,你弟弟养得现在是又胖又白,又乖巧,小舅妈都好喜欢。”

听时子瑗这么一说,陈小桥也缓缓吁出一口气,换了换气,眼眸上扬,眼底带着股羡慕,要是自己现在有个孩子该多好。

时子瑗看着陈小桥那种微微娇羞、红润的脸,一向往着的双眸,这个小舅妈前世并不是这个,所以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小舅妈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小舅妈,您也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吧,到时候瑗瑗就可以抱他(她)了。”看着那样子,很明显,小舅妈是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了。

被时子瑗这么一说,陈小桥蓦地低垂下了头,那薄薄的耳根子瞬间红透,佯装恼怒,“瑗瑗,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在公众场合说出。

而陈小桥,也是个脸皮较薄的老实人。

时子瑗被陈小桥这么一娇一柔的面色一染,刚刚那丝紧张感有些微微舒缓了,但那根紧绷的玄却依旧存在。

知道小舅妈是个脸皮薄的主,时子瑗也没有多说,心里想着事,就这样一路无话。

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林珍所在的丸子作坊。

林珍在算钱,林宝在看着柜子处。

“诶,小桥,瑗瑗,你们怎么一起过来了?”林宝看见她俩,马上热络的过来打着招呼。

时子瑗的眼前立马就是一人肉大垫,心里很想呼唤一句:大姨,您老可不可以减减肥。

陈小桥看到林宝不像看到时子瑗那么随便,规规矩矩的叫了声,“大姐。”嗓音柔软有度,不大不小。

“大姨,你看看,你怎么还没有瘦下去?”时子瑗一开口就是林宝的减肥问题。

这减肥问题还得从上次林珍被抓那次说起,那天去找时爸碰到了肖艳,肖艳说她是像头猪似的,那时过后,时子瑗一到这就开口闭口的就是林宝的身材问题,这可是个大问题。

大姨夫是个有身份的人,好歹是吃公家饭的,这多少也有应酬需要大姨出面,这身材问题可直接关系到面子问题,时子瑗现在防着要林宝减肥,就是为了林宝以后的生活。

林宝脸色顿然一囧,不好意思的看着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拉起时子瑗的小手,半蹲她那丰满的身躯,“瑗瑗,我就多吃了一个包子,你看没减吗?我怎么感觉我浑身轻松了不少。”

说着,林宝还放开时子瑗的手,在时子瑗面前‘风情’的转了一圈,接着道:“怎么样?是不是瘦了?”

时子瑗面色一沉,低哑着声调,拉下林宝,靠近她的耳际,“大姨,你这样子,下回碰到我那小婶婶,她铁定说您的,您到时候就别说瑗瑗没提醒你。”

“什么?”林宝一听,立马跺脚。

“我要减肥,我一定要减肥,瑗瑗,明天,不今天,我就少吃点,平衡就好。”

果然,女人都需要被刺激的。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时子瑗的刺激会维持多久。

和林宝这么一耍,林珍也走过来了,这会她们的悠闲,是因为这丸子作坊最近多请了两个人,不然是忙不过来的,这生意的越做越大了,客户也越发的多了起来,这几天齐云和林珍也在商讨着是不是应该要把这丸子作坊移至县城里去,这一来一回的送货,可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大姐,二姐,我这是来告诉您,爸晚上叫我们回去的,早点回去。”陈小桥浅笑着道。

“是啊,是啊,妈妈,大姨,我们早点去外公家去吧,我们现在就去吧。”时子瑗立马附和,不过她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她这就是来通知一下。

果然,林珍反驳了,“瑗瑗,你看,现在才下午两点呢,要不,你和小舅妈先回去。”

林宝也点了点头,这丸子作坊至少也得忙到六点,现在才两点,哪那么快下工。

“小桥啊,你就先带着瑗瑗回去,我这现在还有点忙,等会忙完了,就马上到。”林珍笑着对陈小桥道。

这个弟媳妇长得清秀,也礼貌,而且对待自己的爸妈如亲生父母一般的孝顺,没有枉废自己当初极力支持。

“好的,二姐,你不知道,这瑗瑗一路到这的时候就一直嚷嚷的要去看弟弟呢,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们忙,到时候您们回来就可以吃饭了。”陈小桥难得一次在她们面前说那么多的话,微微似乎有些紧张,看她那扯着的衣角就知道了。

时子瑗其实很奇怪,这个小舅妈在卖包包的时候就正常人一样,完全毫无紧张感,这一碰到她这一边的亲戚就紧张,要不是看到小舅妈卖包包的样子,时子瑗还真会认为自己当初是不是选错了人了。

时子瑗不知道的是,陈小桥一直对林家一家人感激着,若不是林家,她的日子不会过得那么好,可能现在就在田里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而且还要被人骂,甚至是打,现在有这样的日子,她很感激老天让她碰上了这么一户好人家。

“好好好,你们先回去,我们会早点回去的。”林宝此刻恨不得时子瑗赶快消失,因为她发现她现在肚子饿了。

回外公的路上是骑着林宝的自行车的,一路上,时子瑗心中惶惶,身子晃晃,一刻都不停歇,终于到了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发揪的。

“我就要填那个上海戏剧学院,我的分数我自己猜得肯定八九不离十,为什么你就要我报那个a市卫校,我不要。”

还未进屋,时子瑗和陈小桥就听到了林珠那般咆哮的声音,带着愤怒,带着不甘。

时子瑗一顿,下一秒,小腿立马往屋子里跑去,那速度,简直要超越她前世跑五十米测试的时速了。

她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外公会住院去了,那是因为小姨高考填写志愿,小姨和外公意见不合,两人大大吵起,然后小姨离家出走,外公却倒下了,留下了病根,而小姨终于屈服了外公的意见填了a市的卫校,却在以后的人生都留下了遗憾。不行,这一世,绝对不能让两个疼爱着自己的亲人再次受到这样的伤害,现在阻止,应该还来得及。

“阿珠,你爸也是为了你好,这a市的卫校也是数一数二的,你怎么就硬要去念那个什么搞戏剧的呢?”江欣满脸的疲惫劝慰着自己疼在心坎的女儿林珠。

林珠的脸上立刻布满了不可思议,看着江欣的眼神变得陌生了起来,哽咽着声音,“妈,您不是一直支持我的吗?您怎么…”

下一刻,眼角已经落下了一滴眼泪,而眼眶渐渐的模糊。

“你要给我填了那什么戏剧学院,你就不要认我这个做爸的,你看看隔壁村的如花,好好的一个人,读了那劳什子的戏剧学院,一开始也不是说是演戏,你看看,现在落个什么下场,大着肚子回来。”林奇浑身发抖,脚步不稳,一手指着林珠,苦口婆心的劝道。

那幽深似潭的黑眸带着一股不忍,却倔强的坚定。

这个女儿,可不能就这样毁了。

“爸,我不会像她那样的,我一定会扬名,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林珠也同样是一脸的坚定,丝毫不退却。

她知道爸是为了她好,但是她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梦想,而且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不可能会像那个如花一样的。

“扬什么名,我林家不需要这样扬名,那卫校有什么不好,以后出来好好的找份工作,稳定。”林奇呼吸声渐渐的沉重了起来,一手紧紧的捂住了胸口处,那发白的发丝更显苍老。

时子瑗一看,不行,这样下去,悲剧一定会重演的。

箭步上前,拉住了林奇的下摆,氤氲着眼,沙哑着声调,“外公…”

声音糯糯的,带着丝胆怯,带着丝害怕。

外公疼惜她,肯定会因为她这样子而平息一些怒气的。

这时,陈小桥也急匆匆的赶了进来,气喘吸吸,“爸,妈,怎么啦?不是说等大姐、二姐她们回来了再商量么?”

“瑗瑗,瑗瑗来啦。”林奇看自己的外孙女似乎被自己吓倒,缓了缓气息,半躬下身躯,温和道。

“外公,你为什么要骂小姨,瑗瑗怕怕,是不是小姨不写作业?”时子瑗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被吓倒的声调。

林奇不由失笑,充满老茧的手摸了摸时子瑗光滑细嫩的脸颊,“瑗瑗,不要怕哈,外公没骂小姨,外公就是声音大了一点,以后不会了。”

而另一边,林珠也被劝解着。

“阿珠,你爸的身体你也清楚,你看,你爸这么激动,要是气出个好歹来,那怎么办?你的事情,晚上等你姐她们来了,好好的和你爸说,或许你爸就同意了,你爸多疼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江欣看着林奇那边被自己的外孙女给安抚下来了,就走上前安抚林珠,这个女儿,和老头子一样——倔劲。

林珠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拭了下眼眶,凝眸看着江欣,“妈,爸会同意的是不是?爸一定会同意的是不是?阿珠不会像那个如花一样的,阿珠肯定会为我们林家增光的。”说到后面,语气越发的小。

“阿珠,嫂子一向来知道你,你那么漂亮,又那么有气质,嫂子是同意你去念戏剧的,肯定会有作为的,但是,爸的身体,你肯定是要顾虑的,要不是嫂子和瑗瑗回来,你这一闹,这不把嫂子和妈的心血都白费了吗?”

陈小桥也上前安慰着,这个小姑子,一家子都把她疼心窝里了,自己的丈夫也疼着她,自己能不心疼么?

“妈…”林珠低下头,一把圈住了江欣的脖子。

“好好好,要乖,别担心了,先上楼去,晚上再下来。”江欣说着就把林珠慢慢的推往楼道上。

林珠也就顺着江欣的力道一步一步的走着。

且看时子瑗这边。

她自然是一边‘害怕’着,一边又盯着林珠这边,看到林珠上去,也终于把心慢慢的松了下来。

“好啦,瑗瑗,外公带你去卖大白兔糖,很好吃的。”林奇看时子瑗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时子瑗自然是好的,拉着林奇的手就往那个小卖部走去。

恩,虽然自己不喜欢那个什么大白兔,但是既然外公说了,自然是要去的。

去卖了糖后,江欣一边拉着林奇的手不放,一边示意着时子瑗上楼去。

对于这种示意,时子瑗自然是会意的,这外婆自打知道自己对付小姨有一套之后,可是把时子瑗给捧上天了,这不,一发现是林珠的问题,只要时子瑗一出手,保准没问题,虽然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但江欣还是要试一试的。

时子瑗进去的时候,林珠正手上拿着一本笔记本,另外一只手在奋笔疾书的写着。

时子瑗悄悄的走过去,仰着头,敛下气息,偷偷的看——竟然写的是:

今天我和爸吵架了,但是一吵完我就后悔了,爸怎么做都是为了我好,幸好小嫂子和那个小外甥女突然回来,不然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就这样按照自己原有的计划就这样跑了……

原来是这样,时子瑗忍不住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幸好确实自己还来得及阻止。

“啊——”

林珠感觉到耳边传来的呼吸声,不禁大叫起来。

接着看到是时子瑗,马上就把那笔记本给收了起来,禁戒道:“瑗瑗,你干嘛?你怎么突然上来了?”

这个外甥女什么时候上来的,怎么自己都没有发现呢。

时子瑗一看,立马大笑,“哈哈哈哈——”

林珠对时子瑗突然的笑有些毛骨悚然,这个古灵精怪的外甥女简直比自己更胜一畴,自己可要小心了。

“瑗瑗,你笑什么?”

时子瑗捧腹,继续大笑,断断续续的出声,“小姨,你…你…脸上…怎么那么红…,好像是…猴子…的屁股…”

可不是嘛,因为刚刚林珠哭了,这鼻子红了,眼睛红了,嘴也红得不似长了,脸颊更是红透得像是熟透的红苹果。

“什么,你这个死孩子。”林珠立马竖起眉头,一个箭步抓住了时子瑗还未来得及躲开的肩膀,那力道,可不是一般,是气愤所致。

这个外甥女,怎么可以说她的脸像猴子的屁股呢,她气愤了,她抓狂了。

感受到肩膀处传来的剧痛,时子瑗连连讨饶,“小姨,小姨,瑗瑗不敢了,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小姨,诶诶诶,痛,痛…”

林珠还是气愤难耐,哼声出声,“你这个小妮子,说,刚刚看到了什么?在小姨背后鬼鬼祟祟的。”

“小姨真的好痛,放开…放开…”时子瑗挣扎,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小姨的手劲那么大。

林珠稍稍减少了力道,不过还是紧紧的抓住了步放手,咬牙切齿道:“快说,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时子瑗猛然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笑道:“小姨,瑗瑗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接着貌似很委屈的说,“而且是小姨自己门不关,瑗瑗敲了门,小姨没有听到,这不是鬼鬼祟祟,我这是光明正大。”

“哟,你这小妮子才刚刚上学,就都得那么多成语了,还‘光明正大’,那你刚刚看着我干嘛?”林珠睁大了眼睛,似乎很不相信。

“小姨——”时子瑗一扯,便扯开了林珠的束缚。

“你…”林珠指了指时子瑗,终究放下,接着走到床沿,坐下。

“小姨,你自己照照镜子,脸成什么样了,你还是要去戏剧学院,那学院出的可都是美女,现在你看看自己,还美女呢,就一…”时子瑗嚼碎,说到后面没敢再说那后面的话。

听到时子瑗这样一说,林珠慌乱的在课桌上找到了镜子,一看,自己吓了一跳,忙大步走到门口,“碰——”,关上了门。

走到时子瑗的面前,冷哼一声,“不枉小姨对你好,还知道提醒小姨。”

“不敢,不敢,小姨是天生丽质自难弃,怎能和一般美女相比。”时子瑗眉目微动,眼眸上翘,那纤长的睫毛扑扇,一副崇拜的样子。

“哼……这还差不多。”林珠看着时子瑗的模样,勉强‘免了她死罪’。

而这个时候,她也随意的收拾了下她自己,她可是从来都不忘自己的形象的,即使是在家里,这不,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原状了,只是那两只微红肿的眼还可以看出她刚刚哭过。

时子瑗看林珠终于差不多恢复原样,心里也就一松,她这样子做,就是为了让林珠放下刚刚的事情,心平气和才能好好说事情。

“瑗瑗,你今天来了,小姨可不能让你那么快就走了,英语学得怎么样了?”林珠两手并拢,怏然一个小老师的模样,问着时子瑗的英语。

时子瑗讨好的笑笑,将林珠那两两并拢的手放了下来,露出牙齿,“小姨,这英语的事情呢,我们先放在一边,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事情。”

时子瑗这讨好也是有原因的,她学了那么久,虽然在林珠和陆羽的眼里看来是学得快,学得好,但是在她一个拥有三十灵魂的她对此还是不满意的,何况,她这次是来调解的,而不是来找罪受的。

“我有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看,小姨都高考完了,作业也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事情。”林珠手一摊,莞尔道。

时子瑗看着林珠的表情,想来要不是自己知道了,这小姨肯定是不会说的。

“小姨,你没有事情,为什么刚刚和外公吵得那么凶?难道小姨是不想去读那个上海…戏剧…学院…”

时子瑗故意拉长了声音,看着林珠那本毫无兴致和她交流的眼一点一点的生出兴趣来,心里愈发的得意。

小样,虽然你现在比我大,但是姐可以比你多活了好几年。

“瑗瑗,你有办法?”林珠瞪大了圆溜溜的黑眸,带着期待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子瑗看‘鱼已上钩’,假装叹气,“唉,肚子好饿,为了早点…”

“来来来,小姨这里有饼干,这还是外国货呢。”林珠忙从课桌面上拿起那卷曲的饼干拿到时子瑗的嘴边,那速度,比兔子还快。

时子瑗眼睛一撇,丫,还真的是外国货,小姨从哪来的?还是自己喜欢吃的巧克力饼干。

掩下自己的激动,时子瑗面上还是没有一丝波澜,继续道:“唉,这口也干…”

“等着——”

说着一阵风飘过,时子瑗猛地一怔,这速度,腻快的。

少顷,时子瑗眼前出现了一袋牛奶。

“喏,这可是很有营养的,牛奶,以前没吃过吧。”林珠道。

时子瑗假咳两声,半响,接过林珠手里的牛奶,拿过课桌上的饼干,正要吃——

“诶,你还没有说怎么样呢?不能吃,你说了再吃。”

林珠也是聪明的,一把就将时子瑗手上的牛奶和饼干抢了去,她才不做亏本的买卖。

“恩,小姨,只要你听瑗瑗的,保证你肯定可以去到上海去上戏剧学院。”时子瑗本来没有打算说林珠能给她什么好处,她就是来帮林珠改变前世的命运来着。

林珠禁戒的拿着手上的东西,“恩,你继续说。”

时子瑗勾了勾手,林珠附耳上去,只见时子瑗的嘴张了合,合了张,五分钟都没有,就说完了。

“瑗瑗,你确定这样有用?”林珠蹙眉,有些怀疑时子瑗说的方法。

时子瑗正了正身子,平视前方,不咸不淡的口气道:“小姨,瑗瑗这方法可是你最后的希望了,不然你认为那个倔强的外公会同意?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就当瑗瑗没有说过,你就当耳边风了。”

林奇可是个严谨的人,他虽然没有封建思想,但是对于抛头露面之世,再加上有一个前例,他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同意,这得…慢慢的来

似是相信了时子瑗的话,加上这一年来时子瑗的表现,林珠终于下定决心,“好,那小姨就相信你一回,要是没用,你就当心你那脑神经,小姨会有一千种方法来‘惩罚’你的。”

“那小姨…”时子瑗笑嘻嘻的指着她手上的东西,伸出了手。

“给给给,全都给你。”林珠把东西往时子瑗那里一塞,继续坐回了床沿。

时子瑗喜滋滋的拿起饼干和牛奶一起吃了起来,味道果真不错。

“小姨,你这饼干和牛奶是从哪来来的啊,外国的?”

吃跑喝足的时子瑗,这会关心起这东西的来历了。

正在翻看着笔记本的林珠一顿,随手拿过一本书,不轻不重的落在了时子瑗的身上,“你这小妮子,吃了就吃了,关心那么多干嘛。”

“有奸情…不然为什么那么紧张?”时子瑗老大人一样指着林珠,撅着嘴,眼睛微眯。

林珠气愤,“奸你个鬼——”

“啪——”

书重重的落在了时子瑗的身上。

“啊——”

这个时候,楼下幸好传出了‘救命’的声音。

“阿珠,瑗瑗,下来吃饭了。”

是江欣的声音,带着温和的味道。

“小姨,吃饭了,外婆在叫吃饭了,千万不要忘记瑗瑗说的哦,瑗瑗先下去了。”

时子瑗跑得比什么都快,因为她即将在被‘凌迟’的边沿。

时子瑗一跑出去,看向门外,才发现原来天都已经黑了。

夜,外头吹来清凉的风,抚摸着透露在外的肌肤,似乎吹撒了一些阴郁之色。

“瑗瑗,你小姨呢?”

江欣看只有时子瑗一个人出来,就问道。难道连自己的外孙女出马都没用了?不应该啊。

时子瑗笑着挥挥手,给了江欣一个放心的眼神,“外婆,您就放心吧,小姨等会就下来,瑗瑗出手,必定不会空手而归。”

那语气,那口气,明显就是胸有成竹,也让江欣松了一口气。

“唉,还是瑗瑗懂事,明天外婆给你买好吃的。”

时子瑗抚额,外婆,敢情你外孙女我就是为了您那好吃的?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江欣,紧紧不放。

似是感受到时子瑗的‘怨念’,江欣适时的开口,“呵呵,瑗瑗,明天外婆还给你做醋溜排骨。”

“耶——瑗瑗就知道外婆对瑗瑗最好了。”时子瑗猛地靠近江欣‘吧唧’亲了一口。

“妈,你还要给这小妮子做什么醋溜排骨,你女儿我都多久想吃你都不给做,今天这小妮子一来你就做,您可真偏心。”

楼道渐渐传来林珠的怨念之声,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警告,让时子瑗麻溜的就跑了。

“好了,好了,都吃,你嫂子都摆好碗筷了,你大姐、二姐都来了,你大哥,小哥也回来了。”江欣好笑道,看着林珠情绪稍稍稳定下来,心自然一松。

接着就是一大家子摆好了碗筷,煮了一大桌子的菜,全部都出自于陈小桥的手,不可否认,林辉倒是娶了一个好老婆,时子瑗也看对了一个好舅妈。

“妈妈,爸爸怎么还没有来?”吃着青菜,时子瑗吞咽问道。

林珍夹了块肉到林奇的碗里头,接着才朝时子瑗看去,回道:“你爸今天据说是接待一个大的供应商,说是吃饭要吃到七八点左右,你爸得陪同,等他忙完,估计八点半就到了。”

时子瑗撇了撇嘴,老爸这几天怎么又忙起来了,耸了耸肩,再夹了一青菜入口。

林珠依照时子瑗的计划,一声不吭的在那坐着,一口一口的吃着饭,似乎下午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一般,很正常。

林宝笑嘻嘻的夹起一大块肉,两眼冒光,朝江欣道:“小桥,你还真了解大姐,大姐就喜欢吃这半肥不瘦的肉。”

说着,正要吃——却被一无情的声音打断。

“大姨,你这要是吃下去,可就是…呵呵,呵呵。”

林宝眯着眼看着时子瑗,露出一个比苦瓜还苦的苦笑,两眼痛苦的将肉放到了江欣的碗里,“呵呵,呵呵,妈,这肉您也爱吃,您吃,您吃。”

林宝喜欢吃这半肥不馊的肉其实还是从江欣那遗传来的,只是江欣怎么吃都不胖,而林宝,简直是喝开水都胖,这就是差距。

“大姨,要坚持,来,多吃青菜,营养多多。”时子瑗奸笑着夹了一把青菜到林宝的碗中。

林宝狠狠的瞪了一眼时子瑗,然后想到那事,又只得乖乖的吃青菜,入口即苦,谁有她苦,被外甥女压得死死的,但是却还觉得外甥女有道理。

“哈哈哈哈哈——”众人大笑,这大姨被外甥女压着一头,还是头一回见。

笑了过后,便沉寂,因为大家没忘记今天一起吃饭的目的。

“咳咳,爸,我看,这阿珠…”林豪放下筷子,准备开始今天要商讨的事情,他是大哥,自然要起作用。

“阿珠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不需要再讨论。”

林奇面色一沉,压低声音,打断了林豪要说的话。

林豪顿时面色一窘,咽下了他刚刚想说的话。在这家里,他最怕的是林奇。

“爸,阿珠的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是不是?”林宝作为老二,她语速比较快,还没有等到林奇打断就笑嘻嘻的说完了。

林辉也点了点头,“爸,我看大姐说的有道理,阿珠自己也有思想,我们总不能不考虑下她的意见就帮她做决定。”

林辉最像林奇,这说话,说得也有分寸,和林奇有得一比。

只不过——

“阿珠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谁都不许再说什么。”嗓音比之刚刚更为严厉且轰响。

林奇这么一吼,打断了一杆子人接下来要说的话。

“爸,你都不知道,你叫我去卫校,我连看到血都怕,你叫我去,这不是…”

林珠开始了时子瑗导演的‘戏份’了,那眼珠子氤氲着水雾,嗓音委屈。

“什么?你什么时候怕血了?”林奇变了声调,皱着眉问道。

江欣抬眸,正好看到时子瑗朝她眨眼,也就明白了什么,为难的开口,“老头子,你难道忘记了阿珠在小学的时候打预防针就是因为看见了血昏倒了吗?这一昏,可就是一天,这要是到了那卫校,可不就…”

“有这事?”林奇转头看向江欣,疑惑的问道。

“诶诶诶,爸,这事我也知道,那天还是我背着阿珠回来了。”林宝眼睛眨了眨,心不跳面不改。

“爸,一说起这事,我还真有点印象,那时你一天都在河里捞鱼,你是不知道,阿珠那个害怕劲哦,都脸色苍白了,我这个做哥哥的都看不下去了。”林辉正色说着,一边还不屑的看了林珠一眼。

时子瑗看着大姨和小舅,这效果,太能演了。

林奇低垂下头,叹了一口气,似乎在沉思。

时子瑗趁机给林珠眨了眨眼,让她继续。

“爸,我是想清楚了,我可以依照爸的意思去卫校,可是,我们也得考虑一下病人吧,要是我拿着针一直抖,弄错了方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林珠摇了摇头,一脸的担忧。

时子瑗一看,这小姨看来还真有点演戏的天赋,瞧,这演得,简直那逼真。

这阿珠什么时候怕血了,拿着鸡都敢看都不看就砍下去了,这还怕血?林珍想要反对——就被时子瑗碰了碰手肘阻止了。

“好,既然这样,阿珠就不要去什么卫校了,干脆报考一个师范好了。”

冷不伶仃的,林奇冒出这么一句,又搅碎了众人的意图。

时子瑗叹了口气,环视了下众人,看来还是要自己出手。

这教师也是一金饭碗,看来林奇的铁定心了。

“外公,您先吃块肉,这肉可是瑗瑗给您夹的喔,一定要吃。”时子瑗站起身子,夹起一块大肉,放置到了林奇的碗中。

“还是瑗瑗懂事情。”林奇夸赞。

时子瑗坐好身子,顺着林奇的话说下去。

“外公,这可是瑗瑗老师教得好,老师说,要尊敬长辈。”

“哟,瑗瑗,这是哪个老师教的?”林奇突然来了兴致。

时子瑗眼巴巴的站了起来,饶过一干人等,然后挤开一个位置,坐到了林奇身旁。

“外公,这个是瑗瑗的语文老师教的,这老师除了说这个,还说要尊老爱幼,瑗瑗可喜欢老师了。”

“恩,你这个老师确实很好,当老师就是好。”林奇肯定道,顺带撇了眼林珠的方向,意有所指。

“外公,要是小姨也当老师的话,肯定会教很好的,是不是?”时子瑗的下巴高高抬起,仰得她脖子都酸了。

这话一说,时子瑗仿佛感受到一道要把她‘凌迟处死’的灼热视线,不用说,肯定是小姨林珠了。

林珠眯起危险的双眸盯着时子瑗的眼睛,心想,这小妮子不是来捣乱的吧。

林奇奇怪的看了眼时子瑗,这丫头难道不是准备来说服他让阿珠去上戏剧学院的‘说客’?

心里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恩,瑗瑗说得没错。”

“但是,外公,你知道吗?那语文老师竟然还对瑗瑗说她不喜欢当老师。”时子瑗话锋一转,这意思完全变了,那道灼热的视线似乎黯淡了些。

“喔…为什么啊?不是说她是好老师吗?怎么又不喜欢当老师了?”林奇支着手肘问道。

这外孙女看来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

“瑗瑗也问过,然后那个语文老师就对瑗瑗说:瑗瑗,你千万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这当老师固然好,但是老师却不喜欢,因为当着老师我不开心,不快乐,用这样的心态来教你们,老师觉得愧疚,所以不喜欢。”时子瑗装作像是一个老师的模样,暗暗压着嗓音说道。

林奇笑了笑,“那老师还说什么?”

时子瑗换了一个姿势,竟然站到椅子上了,“哎呀,外公,老师说得可多了,瑗瑗和你说,这做老师啊,不能骂学生,不能打学生,还不能穿得漂漂亮亮的,而且还听说有人当了老师都好久嫁不出去,要是小姨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林奇听完,思忖,接着眼色一凛,正要说话,却听得门外一声——

“嘟嘟嘟——嘟嘟嘟——”

哪来的轿车?时子瑗不由蹙着眉头想到,这关键时期。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还源源不断了,似乎就在门外。

正在大家蹙眉时,时开民突然冒出头来,一进门就开口问林奇:“爸,您这里有比较近的路吗?”

“怎么啦?”林奇倏地站起身,走至时开民的面前。

“爸,我有一个朋友——”时开民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西装革履、差不多三十岁的人握住了林奇的手,笑着道:“大叔,您好,我是谢铭,是开民的朋友。”

时子瑗立马瞪大了眼,他说什么,他叫谢铭,再仔细一看,时子瑗又惊又喜的捂住了嘴巴——他不是……那个——

------题外话------

紫昨天看到一新闻,说一二十岁男子因为经常通宵上网,导致昏迷吐血…导致紫有恐惧症…不敢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