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9 莫名其妙的被强吻

009 莫名其妙的被强吻!

陆海萱心中发笑,难怪听老头子说羽儿不想回去,一直想要回这里,看来这个瑗瑗才是主要原因啊。

抬眸看到陆羽那发着阴寒如幽深谭底的黑眸凝着她,心里就愈发的确定了自己心里的判断。

如瀑布般的发丝一掀,陆海萱蓦地优雅转了下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躯,那十公分的高跟鞋跺了跺,发出‘噔噔’的声响,眼帘一撩,粉唇轻启,“罢了,罢了,我看我还是明天一早就回去,还得要给老头子家收拾收拾呢。”

嗓音里带着嗤笑,也带着一股子悠闲的意味。

语音刚落,陆羽那本暗沉如黑夜里的野兽般的漆黑如墨的眼立刻掩下,入目的是一片清明,暗含着柔柔的笑意。

而时子瑗却忍不住嘟起了那那樱唇小嘴,那娇嫩的鼻尖呼出气呼呼的气息,那本期待水汪汪的双眸变得如同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时子瑗一把上前就抓住了陆海萱如玉一般白头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摇晃着,话语变得迟缓,带着撒娇,“姑姑,姑姑…你就留下来啦。”

不只怎么的,陆羽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幕特别的碍眼,那瑗瑗撒娇的眼和娇艳嘟着的唇应该怎么是他一个人的。

但是,看到她那期盼的带着一丝无辜的眼瞳,他那股子嫉妒的心猛地收起,瞬间心软了下来,几不可闻的深深叹了口气,踏前了几步。

“好了,瑗瑗那么喜欢姑姑,那姑姑就留下来住两天吧。”

这般口气,带着服软,是陆海萱从未有听过的,即使在前段时间自己的大哥和大嫂要他选择和谁走,但是他却没有一丝服软的语气,直直的说出:我只想呆在爷爷的身旁,你们,我谁都不会跟。

而陆羽心里想的是,我只能容忍两天,两天之后,绝对不许再呆下去了。

本来陆海萱是打算要走的,既然这时子瑗没有任何的意图,而且自己本身就有事情,要不是被老爷子逼迫,她才不会来,既然陆羽这么一说,心想也罢,留下来呆两天也不会耽误什么事情。

接下来的两天,陆羽都活在了后悔的世界里,时子瑗天天就拉着陆海萱的手不放,和陆海萱简直如同一人,而陆羽则是被撇在了一边,如同被遗弃的猫,让人无视他的存在。

时子瑗这两天在陆海萱的口中了解到了不少,而且还知道了陆海萱主要是搞什么,说好听点就是搞文艺,说得再难听一点,就是戏子,这不,她正好为小姨林珠找到了一个靠山,虽然现在不能称之为靠山,但是有熟人总比没熟人好,既然小姨想要出名,那有熟人毕竟是好的。

而这两天陆海萱也比较深刻的认识了时子瑗,她发现时子瑗这小脑袋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尽的宝藏,好像自己说什么她都能给我独特的见解来,使她受益匪浅。其实时子瑗一个从二十一世纪回归的灵魂至少也受过那般时尚进步的过程,加上她在前世对那些流行的歌曲或者是经典的影片都各有看过,甚至于还专门看过一些专人的影评,所以她说的那些和陆海萱正好对头,两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拉近了不少。

陆海萱回去了,最高兴的莫过于陆羽了,因为他可以和时子瑗一起在同一个房间了,还可以牵着她的手了;但却为失落的就是时子瑗了,她连吃饭都提不起兴趣,随意的扒了两口,就说自己饱了,惹得何小燕笑她是不是要减肥。

而这‘减肥’两字正是出自于时子瑗的口,因为时子瑗最近发现她长了不少的肉,而何小燕却是一点肉都不长,并且每天吃得比时子瑗要多得多,这事情让时子瑗着实郁闷了好久,尾毛,尾毛,她就不能有那种怎么吃都不不胖的体质呢?

时子瑗不吃饭,这可急坏了陆羽小正太,一天都忧心忡忡的看着时子瑗,就怕她出了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

“瑗瑗,你就多吃一点,这可是李奶奶最拿手的醋溜排骨了,你不是最喜欢吃的吗?”

陆羽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夹着一块排骨,那英俊的面容上紧绷着,那双深邃如斯的眼眸闪着担忧,淡粉的薄唇紧抿着,泄露出他此刻的心境。

时子瑗眼眸一凝,平坦的眉梢猛然蹙起,看着眼前本应该是自己最喜欢的排骨,变成了油腻腻的肥肠,然后紧接着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小腿变成了粗腿,抖了抖身子,立刻把那黑溜溜的眼睛转看另外一边。

“哥哥,我不要吃,这个那么肥。”糯糯的声音,带着一股子不满。

这个时候,时子瑗还以为是自己为了陆海萱的离去而提不起吃饭的兴趣,但是后来被何小燕一说,那她就真真正正的想要减肥了。

黑眸紧接着一顿,陆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这么一块瘦肉,怎么就那么肥了?他心里就以为时子瑗是在和他闹别扭。

“好了瑗瑗,下次姑姑来,哥哥就让她多呆些时日。”无奈之下,他只能先罢手。

何小燕在一旁看着时子瑗那如同要她吃毒药的表情,眨了眨她那圆碌碌的大眼睛,趴着桌子,“瑗瑗,你不会是真的被我说中了吧?”说着,往时子瑗身上上下瞟了瞟,点了点头,“确实好像比前次在你去你外公家之前胖了那么一点点。”

这一说,时子瑗那本苦瓜似的脸立刻变得扭曲,那白皙的小手摸向了自己的小腰,果然,自己是真的胖了,在外公家吃了好多好吃的,而且她在那就一个劲的画那包包的图,压根就没有考虑到要锻炼,不像在这李沁家里,天天都要山上。

陆羽仔细的看了看时子瑗,似乎是比之前要胖了一点,以前自己还嫌她太瘦了,现在这样倒是正好。

“瑗瑗,这样很好,你以前看上去就像一阵风就可以把你吹走了,现在正好。”

被陆羽这么一说,时子瑗心里更加纠结了,她可是明显的知道二十一世纪的人都流行骨感美,要是自己长成像猪一样,那自己不就在二十一世纪压根没有占据之地了。虽然她前世并不长成猪那样,只是稍微胖了点,但还不是时运不好,谈了一个男朋友都被甩了。

“不要,我要减肥,一定要减肥,我要骨感美。”

时子瑗越想就越不对劲,这不,嘴上已经开始宣誓出来了,还很正经的伸起了两只现在微微带着肉感的小手,一鼓作气。

第二天,时子瑗忍了,不管陆羽如何劝说,就是只吃那么半碗饭,然后吃青菜,那最爱吃的排骨已经离她远去了。

第三天,今天已经是时子瑗要搬回家里的日子了,陆羽很伤心,很憋屈,尾毛这两天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时子瑗晚上因为怕饿,不敢多说话,一躺床,就呼呼大睡了,她当然不知道陆羽在纠结着什么了。

一大早,天才微朦朦亮,时子瑗激动的起来了,她起来收拾东西了,她的东西不多,但也不少。

这窸窸窣窣的声响把陆羽给吵醒了,陆羽本来纠结到很晚才睡着,被时子瑗这么一吵,醒是醒了,但是他那眼角下一圈黑眼却是这么也遮不住的。

陆羽侧头一看,穿着小棉衣的时子瑗正在收拾——蓦地睁大了双眸,一团火气上冒,她就那么想要离开自己,不让自己靠近。

而正欢快无比的时子瑗完全没有想到她这一激动的心做出来的事情完全恼怒了某人,手上还拿着衣服慢条斯理的叠着,那神情,明显的就是兴奋。

但是她这神情落在陆羽的眼里可就不一样了,火气一冲,猛然的起身,一把掀开了被子,下床,一气呵成。

“瑗瑗…”

嗓音带着致命的沙哑和隐忍的怒气。

时子瑗手上的动作一致,太激动的她没有听出陆羽声音中带着的一股压制的怒气,上扬着高高的弧度转身,娇俏的小嘴咧开,“哥哥,你怎么起来了?”

她那洁白如玉的脸在天色灰蒙蒙的倒影下如同是在**十年代从照片上出来的精灵,就那么一瞬,陆羽幽深的眼眸就那么一怔,一时忘记了言语。

没有听到回答,时子瑗也不恼,继续转身做着她刚刚做着的事情,叠衣服。

时子瑗这么一动,陆羽就反应过来了,低沉压抑的声调响起,“瑗瑗,你这是在干嘛?”

“我在收拾衣服啊,等天一亮我就要回去了。”时子瑗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这样的回答本来是合情合理,但在陆羽听来却是不舒服的,她说她天一亮就回去,该死的,她就那么想要急着回去。

“瑗瑗…”声调阴沉。

激动中的时子瑗突然感觉不对劲,这个陆羽小正太明明还是一样,为什么她感觉有一阵寒风吹过,冻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猛然转过身,陆羽如海幽深的眸就这么直直的撞入她的眼底,心倏地一惊,如同本平静的湖面被突然而至的小鸟啄了一口,激起了层层圆圈。

“瑗瑗,你确定你回去要那么早起来收拾东西?”陆羽牢牢锁住了时子瑗两弯眼眸,略微提高了声调。

时子瑗打了个哆嗦,看着眼前面容青白交错的陆羽有些纳闷,不过还是闷闷的回答,“恩,哥哥,瑗瑗很想要回去了。”

她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她很不想呆在这了?

时子瑗没有这么想,但是陆羽就是这样想的,看着她毫不迟疑的回答,更加确认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再联想到这两天时子瑗的不正常,对他的‘爱理不理’,他的小心肝,立马就感到不公平了。

时子瑗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她很久都没有回家和父母弟弟一家子吃那么一顿饭了,而且难得的自己家做了一栋房子,这做房子在前世压根就没有这事,所以她激动。

陆羽想到这,半躬下身子一把拉住了时子瑗那有些肉肉软软的小手,竖起眉毛,两腮子鼓鼓的,赌气的问道:“瑗瑗,你是不是不喜欢哥哥?”

明澈的水眸一愣,什么喜欢不喜欢?时子瑗微微抬起下巴,水汪汪的双眸直直看着那双黑漆的眸,满眼的疑惑。

时子瑗压根就不会想到什么男女之间的喜欢不喜欢,但是对陆羽这句问的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倒是不明白了。

“哥哥,瑗瑗喜欢你啊。”

时子瑗只是当陆羽是闹别扭,这个陆羽小正太虽然早熟,但是不至于说什么喜欢不喜欢,而他在时子瑗的心里也就是个像邻家哥哥,这哥哥妹妹之间的喜欢总是了吧,而且这陆羽也早就和她说过是当她是妹妹,当然她没有想歪。

陆羽一听,那深邃的双眸在下一秒就闪亮了起来,如漫天的星辰,握着时子瑗的手也不自然的抓紧了些,“瑗瑗说的是真的?”

时子瑗只得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今天陆羽小正太似乎很不正常。

“那瑗瑗就住在这里好不好?”陆羽一脸的期待凝着面如桃粉的时子瑗。

脚下一个倒地,时子瑗突然失笑,“哥哥,你说什么呢,瑗瑗到这里来住是因为瑗瑗家在做房子,现在房子做好了当然要回去住的。”

说着,时子瑗觉得今天的陆羽特别特别的不正常,还是离他远点,才比较安全,她可是记得在去年陆羽离开这的时候那天硬是要拽着自己去县城的神情,现在的陆羽,不正是像那天一样么?

她以为撇开点距离会安全点,岂料陆羽听时子瑗这么一说,再加上时子瑗的动作,心里本掩下的不满和怒火又从心里燃烧了起来。

一个箭步上前,时子瑗猛然的被翻转了一个身,四目相对。

时子瑗睁着她那无辜的大眼睛一脸的茫然,陆羽则是一股子怒气肆意横生,那暗沉的黑眸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哥哥,你怎么啦?”惊讶且微怔的语调。

“瑗瑗,你刚刚不是说喜欢哥哥的吗?那你就不要搬了,就住在这里。”陆羽平视着时子瑗的眼睛低声道。

“哈哈哈~”时子瑗突然大笑,这陆羽小正太她这么会看成是早熟,明显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别人抢了他的糖,要抢回来的样子。

笑声过后,时子瑗无视陆羽一脸怒容,“哥哥,这里不是瑗瑗的家,这里的李爷爷和李奶奶的家,瑗瑗本来是要回家的,即使瑗瑗不肯回去,瑗瑗的爸爸妈妈还是会让瑗瑗回去的…”

时子瑗自认为一种能让陆羽理解的方式解释着。

陆羽听着时子瑗这么说着,他那蹙着的眉越发的深陷,那暗沉的眸子也愈发的暗淡,看着时子瑗一张一合娇嫩的小嘴,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将那张说着自己不喜欢听的小嘴给堵住…

软软的、温温的、甜甜的…

时子瑗的脑子一下当机了,那如杏仁般大的眼珠眨了又眨,近在她眼前一张陆羽大大的脸,那么近,连一丝的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浓眉如墨染,那深邃的黑眸,眼观鼻,却发现那傲挺的鼻梁紧贴着自己…

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陆羽的眼瞬间闪亮无比,终于没有听到声音了,而且嘴唇相贴的那边,他感到犹如吃着水蜜桃一般的香甜…

不自觉的动了动嘴,软软的,温热的,很舒服…

他这么一动,时子瑗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小手就这么一往陆羽身上这么使力一推,身子向后趔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一股委屈从胃里直冲上了嗓子眼,她就这么被一个才十一岁的小正太给强吻了,还是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娇小柔嫩的脸瞬间涨红,第一次,她在陆羽面前说话变得结巴了起来。

“你…你……”

前世自己即使交了那个一个无良的男朋友都没有得逞自己的嘴唇,今世竟然被这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小正太给‘咬’了,情何以堪?

时子瑗感到眼角一股酸意,接着眼眶模糊,看不清楚她面前站着的人,接着是脸颊处传来湿意,热热的,很烫人…

陆羽本笑着的脸和眼,看到这样的时子瑗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自己只是不让她说话啊,怎么就哭了呢?眼底划过慌乱,连动作也变得缓慢了起来,环视了房间一周,没有看见手帕,蓦地想要靠近时子瑗,伸出一只手却被躲开。

“瑗瑗,瑗瑗,你怎么了?怎么啦?不要吓哥哥,瑗瑗…”

陆羽碰不到时子瑗,只能用嘴说。

时子瑗越想越委屈,委屈极了,她干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干,就这么被强吻了,她委屈,她委屈说不出来。

她总不能说要这个才十一岁的小正太负责吧,她不能说他这是在吻了她,而且她听着陆羽小正太的话,看来他压根就不知道他吻了她,她才哭的,想着,想着…眼眶的**愈发的刺激着她的感官,一边掉眼泪,一边用手擦拭着脸颊。

无奈之下,无意识之下,时子瑗哭出了声音,而且越来越大。

惹得陆羽顿首苦闷,那本俊俏的脸布满了细密的汗液,那如墨玉的黑眸里蓄着焦急却无可奈何,他现在压根就不敢靠近时子瑗,因为时子瑗在他一靠近一步,她就退后一步,而且还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终于,时子瑗的苦声惊动了其他的人。

陈芸是第一个进屋的,一进屋,她就看到时子瑗那娇红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眼泪,她还以为时子瑗是做噩梦了,一个上前,抱住了时子瑗小小的身子,轻轻的拍着时子瑗的背部,“好了,我们的瑗瑗不怕,那梦都是假的…不怕,不怕,李奶奶在这里。”

但是她的安慰完全没有效果,时子瑗的哭声越发的大了起来,哇哇直叫,犹如初生的婴儿一般毫无意识的嘶叫,惹得人的心里揪心。

李沁是第二个进屋的,他听到陈芸的安慰,然后睁大着眼看到了时子瑗**叠着的衣服,心里一思忖,这不对啊。

“老婆子,这瑗瑗应该不是做噩梦了吧,你看这**,这么多衣服。”

陈芸一看,可不是嘛,满满的一堆都是衣服,这会她奇怪了。

陆羽面色一窘,断断续续的解释,“李爷爷,李奶奶,那个…瑗瑗…没…有做…噩梦,我只是…”

还没待陆羽说完,时子瑗就马上打断了他的话。

“李奶奶,瑗瑗只是看到了一只蟑螂,它爬到瑗瑗的被窝里去了。”

时子瑗这么急着解释是怕陆羽就这么直接的说出自己被他强吻了的事情,她还要脸面呢,绝对不可能传出去。

其实陆羽哪是想说这个,他只是想说:我只是安慰瑗瑗,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

被时子瑗这么一说,陈芸倒是呵斥起李沁来了。

“我就说老头子,让你好好的拿一些药草在这个房间,你偏偏不,这不,让瑗瑗吓坏了吧。”

陆羽一听时子瑗说是蟑螂在她的被窝,他那小脑袋不由纳闷了起来,脚下的动作却走向了时子瑗的床沿,撩开衣服,再掀开被子,没有?

抬眸,凝看时子瑗,呐呐道:“瑗瑗,没有啊,真的没有。”

时子瑗真想一脚踹了陆羽了,这个陆羽占了本小姐的便宜还给本小姐卖乖,本小姐给你遮掩还不来顺着自己说话,气死她了。

“我说有就有。”声音很大,带着咆哮,怒气冲冲。

“好了,好了,瑗瑗,我们不哭,不怕哈,没事,哥哥都说没有了,那蟑螂肯定爬走了。”陈芸一边抹掉时子瑗脸颊上的眼泪,一边安慰着,她心里也纳闷,这个瑗瑗什么时候怕一只蟑螂了?

时子瑗一心一口郁结之气为了,使劲抹掉眼眶里残留的眼泪,算了,就当被狗咬了,就当被自己以前养的猫给亲了。

陆羽看着时子瑗,眼眶红红的,两颊也是红红的,那娇红的嘴唇…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手摸向了自己的唇瓣,软软的、甜甜的、香香的,好像那蛋糕奶油的味道…好想再吃一次。

时子瑗看到这样的陆羽,不由跺了跺脚,大声叫道:“不许再想了,不许再说了。”

她大大的声音在陆羽听来却是柔软的,糯糯的,根本毫无力道,看着她那一张一合的娇唇,自己刚刚到底干什么了?

“老婆子,我看啊,瑗瑗应该是想要赶紧收拾东西了,这天也亮了,我们帮她收拾吧。”李沁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老人家就是睡得醒,一丁点的动静都能听到,然后醒了就说不着了。

陈芸看时子瑗已经恢复了,点了点头,“我看也是,这阿珍和开民还让我们带着瑗瑗早些过去呢,最好在十点之前,看现在,应该快七点了。”

时子瑗哪能让陈芸和李沁收拾,她住在这边那么久,他们两夫妻不但没有收他们家的钱,而且教她那么多的东西,她可不好意思。

“李爷爷,李奶奶,瑗瑗自己收拾就好了。”

李沁转念一想,这小孩子也没有什么东西,也就罢了。

“好,那瑗瑗自己收拾哦,要帮忙来喊李爷爷和李奶奶。”视线一转,看向陈芸,“老婆子,我们出去吧,你先去煮饭菜,早上总还要吃的。”

陈芸没有说什么,就和李沁一起出去了,还不忘把门带上。

时子瑗的一场哭闹,终于让陆羽恢复了正常,那脸色也如平常了。

“瑗瑗,哥哥帮你收拾。”声音温润如水,眼眸带着笑意。

时子瑗本想着先不理陆羽小正太,但是凝眼看到这样的陆羽,心一软,想到陆羽小正太对她的好可是没得说的,而且才十一岁的孩子,可能应该也许是不小心亲到自己的吧,也就随他了。

而陆羽虽然没有听到时子瑗出声,但是时子瑗不再他一靠近,她就退后了,心里也高兴着,手上的动作也不断。

时子瑗伸出小手,使力的往最里面的死角掏去,恩?一个硬硬的,四四方方的盒子,眉头一蹙,将东西拿出。

一个棕色的盒子在时子瑗的手上摊开,这不是前几天陆羽的姑姑陆海萱给的吗?自己不是拒绝了吗?

原来,那天陆海萱说了是陆羽的爷爷给她的东西之后,时子瑗一直都没有收,就看到这么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连打开都没有打开她就拒绝了,时子瑗不用想,这里面的东西肯定是很贵重的,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所以压根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瑗瑗,怎么啦?”陆羽看到时子瑗久久站着不动,疑惑的问道。

接着看到时子瑗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眨了眨黑眸,这个盒子…

时子瑗身子一焉,将盒子拿到了陆羽的手上,不咸不淡的开口道:“哥哥,这个东西您还给陆爷爷吧,就说瑗瑗不要。”

时子瑗哪知道被拒绝不要的东西又会出现在她的**,肯定是陆海萱故意留在这里的,自己说了不要就不要,如果再拿,就有违自己做人的信用了。

陆羽眼帘一沉,将东西回传到时子瑗的手上,“这个东西是爷爷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岂料,时子瑗拒绝得很干脆。

“我不要。”无功不受禄,时子瑗才不想拿这个东西呢。

陆羽有些了解时子瑗的脾性,也罢,自己先收起来,过些日子再给她。

时子瑗看陆羽没有说什么了,也就继续收拾着她的东西。

而陆羽则是打开了盒子,看到盒子里的东西,一喜,又暗淡了下来,接着盖好了盒子。

这收拾东西还算是快的,待陈芸叫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收拾好了。

吃完早饭,时子瑗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催促着陆羽和凌霄两个人帮着她拿行李,其实也没有多少,就凌霄一个人就可以拿完了。

二十分钟过后,时子瑗等三人终于到了。

时子瑗家的房子在这一片特别的明显,最高的楼层,三层楼,约十米高,贴着的瓷板皆为白色的色调,在艳阳的照耀下反射着金黄色的霞光。

第一层,有厨房,储物房,书房,一个大大的客厅,还有一卫生间,楼道口较大,过道口的旁边是时爸硬要的一个房间,说是给时建和李丽琴留的;第二层,是三大间,一间为时爸、时妈的,一间为时子瑗的,一间是时子瑗弟弟宝宝的,同第一层一样,都有一客厅,不够占地面比较小,而且还有阳台;第三层,暂时是空的,定为客房,但是上面的房间足足有五个。

这房子,其实这设计还有时子瑗的功劳在里面,这栋房子几乎就是后世的别墅,只是稍稍没有那么豪华,因为时子瑗认为,豪华并不是她所需要的,她要的是简洁和温暖,而时子瑗选的装修材料也是暖色调的,看上去很舒服。

“瑗瑗,这是你家新做的房子?”凌霄不由的睁大了双眼,这样的房子,即使他在县城里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装饰。

时子瑗微微眯着眼,高仰着头,应道:“是啊,凌霄哥哥,这个房子可是我爸爸妈妈赚钱做起来的。”

前世,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住过新房子,这世,终于住上了。

陆羽倒是没有紧紧盯着眼前的房子不放,他是一直都看着时子瑗,看着她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自己的心情也瞬间变好了起来。

“瑗瑗,怎么好矗在门口,进来啊,不认识了?”时开民一出门,就看到他们三个,眼角上翘,唇角弧度渐深,心里自豪感倍儿个,自己终于有能力让儿女住上好的房子了。

时开民和林珍是昨天就搬进了新房了,这会厨房拿处已经是炊烟袅袅了,应该是准备生火。

时子瑗激动笑了,看到还年轻的老爸,脚下不由奔跑了起来,一个大扑,已经撞进了时开民的身上,抬眸,清幽的眼珠如琉璃一般,悠悠的开口,“爸爸,瑗瑗回来了。”

都近半年了,虽然时子瑗和时开民、林珍三人也有见面,但是一起吃饭,一起在同一栋房子睡觉,倒是少之又少。

“好了,好了,爸爸还要去叫村里的叔叔阿姨来帮忙呢,今天可有得忙了。”时开民也很高兴,但是今天日子不同,他还请了一大堆的朋友,亲戚,这都快九点了,再不去请人,中午的饭都成问题了。

接着看到了凌霄和陆羽,扒开时子瑗紧捏着自己大腿的手,朝他们走去,“羽儿,凌霄,你们来啦,赶紧进屋,赶紧进屋,看看。”

陆羽和凌霄当然不推迟,而且看着时开民好像时间和急,也没有多说话,只叫了‘叔叔’之后,也就三人一起进了屋。

屋内果然让人感到舒适、温暖,那白墙之上被时子瑗选了微微淡紫色的壁纸贴上,看上去,很亮眼…

“羽哥哥、凌霄哥哥,我们先上楼上去吧,把我的东西都拿上去,待会肯定是有很多人来的。”时子瑗看着他们两人进了屋就没动脚,不由叫喊。

陆羽和凌霄踏着步子,跟随在时子瑗的身后,直到时子瑗停下来,打开了门。

一进门,却呆怔了,陆羽以为时子瑗的房间肯定有很多的东西,但是却和他想的大大的相反。

时子瑗的房间一片淡草绿色调,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张1。8*2。0的床和一张不大的课桌,还有一半旧不新的柜子,没有其余的东西了。

入内,透过草绿色的窗户看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菜田,远处,正是一座座低矮的山,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待凌霄和陆羽放下了东西,时子瑗可没有让他们动手的打算,其实她没有很多东西,就是几套衣服,还有重要的毛笔和墨水,都是从李沁家拿来的,这毛笔和墨水还都是陈芸送的。

几乎没有二十分钟,时子瑗已经整理好了一切,半推着陆羽和凌霄出了门,站在门口,凝视了几秒,这就是自己要的效果。

前世,时子瑗住的地方总是乱糟糟的,人又懒,一个星期不见得扫那么一次地,东西又多,搞得她很头疼,这一世,她照样还挺懒,所以她选择了简洁,不需要的东西坚决不要,床是用来睡觉的,衣柜装衣服,课桌练字,够了。

“羽儿,你说,那个房间像是一个女孩子住的么?”凌霄虽然没有妹妹什么的,但是看时子瑗那么简便,不由得心中诧异。

陆羽摇了摇头,点了点时子瑗娇俏的鼻尖,浅笑,“你这丫头,懒到这程度,宁愿少东西,也不愿意收拾。”

时子瑗一惊,瞪大了黑溜溜的眼睛,陆羽小正太竟然知道自己是因为懒才那么少的东西?难道自己懒的性子在现在就形成了?

“还看,再看也是这样,哥哥还能不了解你嘛,简直是懒到透顶了,有句话说得好,‘能躺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站着,就不蹲着’,瑗瑗,这句话哥哥可就送给你了。”

陆羽嗤笑,露出他那牙关的上下两排皓齿,整齐如洁白的牙刷一般,薄薄的唇瓣两边勾起,那浓眉如墨,那黑白分明的双眸明明显显的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

时子瑗美眸一凛,眉目一动,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在陆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使力的在陆羽的脚上一踩,接着转身就走,丢下一句,“哥哥,古人云: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陆羽被时子瑗这么一逗弄,时子瑗刚刚那一脚对他来说压根就没用,就像是小猫在饶痒痒似的,扯出一抹笑容,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么?

凌霄看着陆羽这么意味不明的笑意,不由伸出手动了动陆羽的手肘,“羽儿,我们应该下去了吧。”

楼下,热闹非凡,在农村,不管是办喜事还是丧事,整个小组的人每家每户都会出一个大人前来帮忙,这时子瑗入新房可谓是喜事一桩,刚刚时开民就是去请人去了。

这会大厅内人员流动,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大多是妇女和小孩,因为男人都去买东西了。

时子瑗的大姨、小姨、大舅、小舅、外公、外婆等等一大家子都来了,来的时候是拖拉机开来的,这拖拉机是借的,拿来的东西可不少,一大块红布,是为了挂在大门口的,还有酒,还有饼,最重要的是还有鸡蛋,这鸡蛋在这个时候可是少见的,而且还带了很多花生…

这林珍的娘家都来了,这做婆婆一家的却都还未到,时建是早就跟着时开民一起去县城去买吃的东西了,这李丽琴等人可从来就没有给过林珍好脸色的,不过,林珍倒是压根就不在意。

江欣一看,心里觉得不舒服,在厨房里,拉过林珍,小声的问道:“阿珍,你这婆婆一家到底什么时候来,这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来。”

林珍看了看自己的妈,看她一脸的急色,前次的事情自己没有告诉她,被她这么一问,心下一急,“妈,她爱来就来,我也不在乎,反正开民已经去叫过了。”

“阿珍,听妈的话,这婆婆对你再不好,也是开民他妈,你也要学着聪明点,妈也不是说你,这乡里乡亲的都来了,你那关系最近的婆婆倒还没来,这不是让别人看你笑话吗?”江欣劝解道。

林珍一听,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妈,我也知道,但是女儿我总不能每次都去用热脸呼他们的冷屁股吧。”

她们这般说着,而这大厅的外头,村子里头请来的妇女们也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阿春,你说这个开民他妈是不是糊涂了,到现在都还不来,要是我有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还有一个出息的媳妇我都高兴死了,哪还没事找事的。”一个年纪大约莫五十的老妇人摇着头叹息道。

她身旁的一个较为年轻的大婶,轻轻拍了拍那个老妇人的手背,“大姐,你是不知道,是这个李大婶她自己苛刻,你说,她大儿子一家人怎么被赶出来的,这村子里头谁不知道开民一家是被逼着赶出来的,幸好这老天对开民一家好,这被一赶出来,你还别说,这先是阿珍她自己喝别人合作着开了丸子作坊,原以为开民被开除了日子会更艰难,没想到人家开民任是把那水库搞得红红火火…”

“诶诶诶,你们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这开民和阿珍的女儿等开学就要读两年级咯,才七岁的孩子,你说,怎么就那么聪明呢,以后啊,肯定是考大学的料…”又走过来一个大婶接口。

而被她们谈论着的一家子却一一坐在了桌子旁。

“小艳,我不是叫你要准备多一些东西吗?你怎么就准备了这些,这些东西,我看还不用三十块吧。”时开贤略提高声调低吼。

自从那次他一巴掌甩了肖艳之后,而肖艳主动从娘家回来,时开贤就没有给她好脸色,这完全一改他懦弱无能妻管严的形象,肖艳不仅被李丽琴压一头,还得被时开贤时不时的骂,要不是因为她妈说的话和自己的女儿,她还真不想回来了。

李丽琴也看着眼前的东西觉得太少了些,但是耐不住她小气的性子,咽了咽喉咙,劝解着时开贤,“开贤,妈看这样就可以了,要我说,开民是我的儿子,我去他家还用带什么礼。”

李丽琴还是一味的思想,压根就不想出钱,也不想出力,总认为儿子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儿子的就是她的,儿媳的自然是儿子的,那么就应该都是她的。

时开贤听李丽琴那么一说,心里郁结,再次提高了声音,“妈,现在您是和我在一起吃的,这大哥做房子,你就这么一些东西,你这不是让别人笑话嘛。”

“笑…笑话什么啊,照我说的,小艳,把东西都抬回里屋去,不要带什么了。”李丽琴蓦地站起,那苍老布满皱纹的脸揪起,手一挥,让肖艳提起东西拿进屋。

肖艳撇了撇那些东西,心里不由冷哼,凭什么人家才搬出去一年,这就做了大房子了,还要自己白白的买礼去,这不花费钱么。

想到这,她倒是按照李丽琴的话,准备拿起东西——

“哗啦哗啦——”

东西掉了一地。

原来时开贤看到肖艳竟然真的想要拿着东西进去,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把东西全部都撒在了地上,气势汹汹,呼吸沉重。

“妈,你难道不知道大哥那房子总共做掉了多少钱么?你有没有看到大哥的房子做得多大,多气派,你倒好,什么东西都不拿,您不怕别人笑话,儿子还怕别人笑话呢。”

李丽琴顿了顿,看了一下地上的东西,灰溜溜的眸子闪过一丝心疼,不屑的问道:“多少钱?最多就花个万八千的,开民那样,我还听说什么水泥都是欠着钱的,能有多少钱。”

李丽琴一心都在家里,割稻谷的时候还是在家中,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压根就没有去看过时开民家做的房子。

“万八千?妈,大哥做的新房可是我们这个村最好的了,据大伙猜测,这三层楼高的房子至少得五万,五万,知道吗?即使大哥做房子的水泥是欠的,你说大哥该自己出了多少钱?”

时开贤十分气愤李丽琴的无知,要是他把这些东西拿去,还不被人笑死,好歹自己是一科主任,老婆还是一教师,就只能拿出这些东西,这像话么?

“什么?”李丽琴面色都扭曲了,五万?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三层,她现在住的才两层而已。

肖艳的嘴角勾过一丝讥讽,哼,这个婆婆还真什么都不知道呢。

时开贤罢了罢手,看了眼地上的东西,“好了,我看也不用你们来准备了,我自己会准备,干脆就包钱,还省事了。”

时间来不及,只能出此下策,时开贤的脑筋倒是转得挺快的。

这会李丽琴倒是缓缓的坐下了,一脸的沉思。先前她还以为这大儿子被开除,媳妇辞职,肯定会回来求着自己,没想到这一眨眼,几万块一起拿出来做房子了,这什么状况,难不成自己一直做错了?

“妈,您在想什么呢?”肖艳感到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这婆婆不会倒戈到大嫂那边去了吧。

被肖艳的声音一惊,李丽琴撩开眼帘,看了眼小儿媳妇,想了想,好歹自己的小儿子还是个科长,儿媳妇也是一教师,再怎么样也比大儿子、大儿媳做着丢人现眼的事情要强,加上自己也撂不下脸面,还是小儿子好。

“好了,准备准备换套衣服,等会和开贤一起去,小锦也带去粘粘喜气。”

肖艳‘乖巧’得不得了,点了点头,便进里屋去换衣服了。

时子瑗这厢,她高兴得不得了,她也是发现了李丽琴等的奶奶等的都没来,但是不要紧,她还有一大群的外公、外婆等等…林晏这个表哥一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缠上了陆羽和凌霄两个人,这会都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时子瑗是在她自己的‘香闺’里,陪着她的自然是林珠和何小燕。

待她们听到一声呼喊之后,终于停下了聊天,要吃中午饭了。

“妈妈,奶奶、小婶婶、小叔叔怎么还没有来?”时子瑗和林珍两人站在了门口,高高仰着头,等着她们。

林珍心里也恼火,幸好中午吃饭的只是一些乡里乡亲的,请的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都要晚上才有来,不然她这和婆婆不合的话算是要传遍她的生意圈了。

“瑗瑗,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先吃点东西,妈妈在这等…”

还未带林珍说完,时子瑗就看到李丽琴、时开贤、肖艳抱着小锦就出现在她们院子门口的十米外了。

“妈妈,妈妈,奶奶她们来了,瑗瑗看见了。”语气尤为兴奋。

她这声调可不能认为是时子瑗高兴,而是她终于可以逃脱一直站着的时间了,这奶奶一家子算是够晃悠的,手上什么都东西都没有,还那么晚来。

林珍一看过去,自然也是看到了的,面色不由一沉,这来了还不如不来呢。不是她在意礼,而是在意时开民的面子,这一大家子来了,竟然没有拿任何的东西,这要是被有心人拿去和自己的娘家一比对,这成什么了。

她们这样想着,却不得不出去迎接,林珍勉强扯有一抹淡笑,“妈,您来了,”再转头,“开贤,小艳,小锦都来了,来赶紧进去吧。”

李丽琴倒是只点了点头,好像一脸‘我来这是你的福气’的样子,但是她眼底闪过的一抹诧异倒是没有逃脱开时子瑗的法眼;而肖艳只是勉强的点了点头,接着抱着儿子就进去了。

“大嫂,我这呢,也没来得及买什么东西,这个算是给了礼。”时开贤一脸的笑容,从兜里掏出了红包拿到了林珍的手上。

林珍嗔怪,“开贤,你们来了就好,还要拿什么礼。”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情莫名的好了点,总算有一个识大体的人了。

“叔叔,瑗瑗带您进去。”时子瑗瞪着两弯水汪汪的眼睛一把拉住了时开贤的衣角。

他不饿,她还饿着呢。

中午吃饭都很简单,大家一起吃了饭,也就收拾东西了,晚上可是男人的事情,晚上来吃饭的一般都是男人。

随着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所以的房间都被时子瑗开着灯,这农村还有一个习俗,就是在刚刚入新房子的时候,要在晚上不停的点三个晚上的灯,不能让灯熄了。

前世时子瑗是压根不知道有这一习俗,不过既然今世的很多都改变了,那么这些小小的细节她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陆羽一路陪着时子瑗上上下下的,一点都不觉得累。

“哔哔——哔哔——”

摩托车声响,时子瑗不由睁大了眼睛,朝陆羽看去,道:“哥哥,我们出去看看。”

时子瑗想不出来,自己这亲戚还有骑摩托车的,拉起陆羽就往门外看去,坐在摩托车上的竟然是齐云,现在这个摩托车可的个稀奇物,大多数人都是骑自行车的,这齐云倒好,什么时候买了摩托车了。

“齐叔叔,齐阿姨,你们来啦?”时子瑗虽然惊讶,却已经跑到了齐云的面前问好了。

齐云很帅气的搁下戴在头上的帽子,透过手套直直地摸上了时子瑗的脸,“我们的小瑗瑗,脸上的肉更多了。”

本是一句玩笑话,时子瑗却苦着一张脸,“齐叔叔,瑗瑗知道自己长胖了,你不要一直提醒瑗瑗了。”

这个时候,齐云已经退下了手套,环视了下房子,不住的点了点头,还真不错,当初没有装修之前他来看过一次,这一装修果然效果就不一样了。

“瑗瑗才不胖,这个摸上去软软的,很舒服。”陆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时子瑗的身旁了。

齐云听到声音,眼睛一看,闪过一丝惊讶,这样的一个孩子,他怎么就感觉这气场都不同了呢?这是齐云第一次见到陆羽,以前都是他去送货,陆羽去了丸子店铺都看不见他。

“瑗瑗,这个是…”不知道怎么的,依照他看人的眼光,这个孩子不应该是农村的。

时子瑗这会倒是高兴起来了,因为别人已经不在她身上说她胖了。

“齐叔叔,这个是陆羽,是瑗瑗认的哥哥。”

“云,你是不知道,这个瑗瑗的哥哥啊,对瑗瑗好着呢。”

是王桂芳的声音,王桂芳现在变得比较不那么腼腆了,自从生完孩子之后。

齐云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哦~”

“齐叔叔,您什么时候买了摩托车,瑗瑗怎么不知道?”时子瑗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对于陆羽的身份,她早就不纠结了。

齐云扬起眉,拍了拍摩托车座,“这个啊,是前两天买的。”

齐云现在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家里顺心,事业顺心,能不心情好吗?

接下来又是寒暄了会,直到外面传来小车‘嘟嘟’的声音,时子瑗才和王桂芳停止了寒暄。

开车来的时子瑗认识,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赵彦赵校长,还有和他一起来的赵世宇,时子瑗风中凌乱了。

“瑗瑗,瑗瑗,我来了。”赵世宇自来熟,一把就拉过了时子瑗的小手,害时子瑗想挣开都挣不开。

赵世宇这一拉,陆羽的脸就沉了,一把上前就拽过了时子瑗的另外一只手,使力一扯,时子瑗终于脱开了赵世宇的手。

“赵校长,您怎么来了?”说话的是林珍,这一个小学的校长来了,还是自己女儿的校长,开着小车,早就引人注目了。

赵彦一脸的笑容,看了看时子瑗,再看到了陆羽,心里不由暗叹自己幸好来了,这陆少爷果然在这。

“我这不是因为我这儿子么,我这儿子世宇一直说要来看瑗瑗,瑗瑗是他的同桌,我这不就不请自来了么?”

赵彦说话做事本身就是有一套的,他不先和陆羽打招呼,而是先和林珍打招呼,那是他不想让陆羽认为或者是察觉他本来是来看他的。

“怎么会呢?瑗瑗这孩子在学校还不多亏了您的照拂。”林珍应道。

“瑗瑗,还有陆羽同学也在这啊,真是凑巧了。”赵彦这才转头看向了时子瑗和陆羽。

“赵校长好。”陆羽和时子瑗齐声道。

赵彦也不多留,因为林珍已经打算带着他去喝茶了,只留下一句,“世宇,你和瑗瑗还有陆羽同学好好玩。”就走了。

赵彦一走,赵世宇的话匣子打开了,凑上前去,笑着问时子瑗,“瑗瑗,你暑假作业做了吗?我的已经做完了。”

“已经做完了。”时子瑗忍着右手处陆羽捏着她的手的力道,恩恩的回道,不热情,但也不冷淡,这个赵世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在某一天开始对着她就是一大堆的话,让自己成为了众多爱慕他的仰慕者避为远之的对象了。

“那你最近都到哪里玩了?我可是有到我外婆家里去,我还买了一套很漂亮的文具,等开学了我给你看。”赵世宇继续说着。

时子瑗感觉她的右手都要被陆羽给捏红了,或者是捏肿了,天呐,谁来救救她。

“你怎么知道今天我家入新房子了?”

时子瑗奇怪了,她好像没有告诉过赵世宇今天她家入住新房子然后要请客吧,她可从来就没有在班级里说过。

“何小燕告诉我的啊。”赵世宇顺口就接。

时子瑗这会想要一把把何小燕给灭了,是啊,整个班级就她知道自己是今天入住新房家里请客,但是没有想到这何小燕竟然告诉赵世宇了,什么时候他们那么好了?

赵世宇看时子瑗的眼神不对,立刻反应了过来,急着解释道:“是我问何小燕的,不是何小燕直接告诉我的,不要怪她。”

时子瑗疑惑的看了眼赵世宇,不要怪她?什么意思?

“瑗瑗,我们走吧…”陆羽受不了了,怎么又碰到这个赵世宇了?

时子瑗心里正产生八卦的情绪呢,怎么肯走。

“哥哥,再听赵世宇说一下,赵世宇,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何小燕了?”

她这一说,赵世宇睁大了眼,接着涨红了脸,小手直挥,“瑗瑗,你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喜欢何小燕呢。”

“那你刚刚为什么那么紧张我怪她?”时子瑗完全就不知道她此刻的嘴脸,简直就是带坏小孩子。

赵世宇都要哭了,“这个…这个…”

说了半天的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完整的一句话来。

“少爷,少爷,大小姐说有一样东西要给时小姐作为入住新房的礼物。”沐云突然从不知名的地方跑了出来,急急忙忙的样子,额头上还渗着细密的汗液。

时子瑗一听,高兴的叫道:“沐叔叔,你说姑姑还给我家带了礼物,在哪里,在哪里。”

沐云深深呼了两口气,这一路来,他还没有歇脚呢,这就急急忙忙的前来报告了。

“在……在……在车上,好…大…的一个礼物,我一个人拿不过来,现在过去拿吧。”

蓦地一愣,好大的一个礼物,到底是什么?时子瑗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还以为是送给她的保养品呢,害她那么激动。

“那好,我们过去拿吧。”陆羽此刻倒是大大的赞赏了下陆海萱,因为什么,因为陆海萱这么一个礼物,就可以摆脱那个他讨厌的赵世宇了啊,不过,显然,他想错了。

陆羽和时子瑗、沐云三人朝小车方向去,赵世宇也蹬着小腿在后面跟着,还不停的喊着,“瑗瑗,瑗瑗,你等等我~”

待他们到车子旁的时候,意外的是林珍和齐云也在。

时子瑗不由侧耳倾听:

林珍微微着急的声调,“小齐,你说这开民和我爸怎么就现在还没有回来呢,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人都快到齐了都。”

“嫂子,您别急,我这就骑摩托车去看看,您刚刚问了其他人,有没有消息?或者是最后一次碰面的地方在哪?”齐云手里拿着摩托车钥匙安抚着。

时子瑗这么一听,不对啊,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刚才她还问了老妈,老爸去哪里了,老妈不是还说去水库了吗?怎么这一会,老妈却急着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老爸呢?

------题外话------

谢谢女尊无敌、兔子311419 、小二给我来碗泪流满面 三个亲的票票或者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