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0 认干亲

重回1986 010 认干亲

林珍的脸上满是急色,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她身后站着的人,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缓和了气息,这才告知。

原来自上午时开民去县城买菜然后就没有回来过,林珍问了一起买菜的人,都说是去买水果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但是中午,到现在晚上还是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林珍当然着急了,这在路上耽误也耽误不了那么久啊,这都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了,这不,刚刚看到齐云来,就忍不住、急急的拉着齐云出来说了这件事。

站在林珍身后的时子瑗听完了林珍的话不由着急了起来,一把上前抓住了正要离开的齐云,眨着含着氤氲之色的眼眸,软软的开口恳求,“齐叔叔,您带瑗瑗一起去找,瑗瑗要和您一起去。”

时子瑗心里是着急,但是没有像林珍那般,她觉得她对县城的地况比较熟悉,一起去找当然比较容易,但是她的行为却惊到了陆羽。

“瑗瑗,你下来,要去找,哥哥这还有小车,你这现在做摩托车就不要冻着了。”陆羽立刻就抱住了时子瑗,略提高了声调呵斥。

深邃的黑眸铮铮的凝着时子瑗,那稠密的睫毛打颤着,陆羽知道,家人对于时子瑗来说,是个多么重要的存在。

林珍贝突然出现的时子瑗一吓,被时子瑗说出的话一怔,这会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在微弱的灯光和暗淡的月光照射下更显突出。

看到时子瑗被陆羽拦住,内心稍转平静,本焦急的眼神也渐渐消散,抬步上前两步,抚摸过时子瑗的额际,轻柔的声调,“瑗瑗,爸爸没事的,很快就回来了。”

象牙般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划过陆羽那光滑如白玉的尖细下颚,时子瑗眨了眨眼,桃红色的唇瓣似乎抿了抿,环视了下众人,平缓了下刚刚激动的情绪,自己怎么就不能理智的对待事情呢?

“瑗瑗,你爸爸会没事的,叔叔会帮你找回来的。”齐云眸色下沉,坚定的说道。

“嘟嘟嘟——”

“嘟嘟嘟——”

小车的声音?

这地方,这小村子,除了陆羽的那辆,谁家还有小车?

闪亮的车灯直直的射在了他们的身上,一辆黑色光亮的小车缓缓的朝他们靠近,众人受不住那光亮,只得用手稍稍挡住那股亮灯的视线。

“嘟嘟——”

小车在离他们三米处停了下来,接着‘喀嚓——’车门持续被打开…

走出来的竟然是消失六七个小时的时开民和时建,还有——谢铭和一个小孩子?

时子瑗马上就挣脱了陆羽的怀抱,蹬着小脚急匆匆的跑到了时开民和时建的面前,那娇俏的脸颊在车灯的照耀下越发的明显,那桃红色的唇瓣微张,“爷爷,爸爸,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

幸好没事回来了,不然时子瑗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谢铭微微眯着眼看着时子瑗,双眸狭促,这个小女孩看上去还真真天真可爱,那双灵动的黑眸明显的带着一抹担忧和欣悦,只是这短短的头发丝略显不足,应该要长头发扎起来更加的可爱吧。

接着跑上来的是林珍,只见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倒是先向着谢铭打了招呼,“谢先生是吧,谢谢您送开民回来,这不,我正想着要去找了呢。”边说还边指着齐云道。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在街上刚巧碰上了。”谢铭噙着笑意,眼睛已经从时子瑗的身上移开,转看了林珍。

这个应该就是时开民的老婆了吧,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农村妇女。

这个时候的林珍经过在丸子作坊接触的人多了,然后这穿着打扮等全都一一改变了不少,这地也不种,又没下田,这本来有些暗黄的肌肤已经在这短短的一年变白了不少,这农村里的乡土气息也收敛了不少,这不,看上去,还真不像是农村的。

陆羽是在时子瑗挣脱他的那一刻就急急的追上了他,他连看了都没看一眼谢铭,当然,还有谢铭那辆车。

不过就他这样有着气势威严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陆羽这个人呢,在陆羽从林珍身后绕过的时候,就那么惊鸣一撇,就感觉到一股子不同的气势,他当然不由多看了两眼,这个男孩,似乎…很熟悉。

沐云这会慢条斯理的走了上去,看到了谢铭,稍稍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笑着走到陆羽的身旁,“少爷,那大小姐的礼物…”

陆羽不由蹙了蹙眉头,高挺的眉峰揪起,眼睛没有从时子瑗的身上移开,“沐叔叔,我看还是等一会好了。”不就是个礼物嘛,再大也就是个礼物而已。

这话一说,仿佛沐云的额头上冒出了些冷汗,这再等一会可不行啊,这礼物可是大小姐千叮嘱万叮嘱的一定要早点打开,要让时子瑗一听到有礼物就打开,他是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但是这大小姐他可是得罪不起。

“少爷,我看这…不好吧,大小姐特地交代…”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呢,他那小车里竟然发出了‘咚咚咚’的声响。

众人一怔,齐齐看向了那辆银灰色的小车,也就是沐云开的那辆。

离那小车最近的赵世宇一,向后退了几步,微微颤抖的的声音,“这车上有人…”

沐云更是手忙脚快的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喀嚓——’一声,双眸铮铮的看进车里。

沐云他以为的是陆海萱在车里,所以才那么紧张,这会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就大大的一个礼盒在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刚刚那声音应该是这个箱子倒地了罢。

但下一秒他就浑身发颤了。

“沐云,你给我打开,这什么破箱子。”

这声音,明明显显的,就是陆海萱高调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恐怕是在里面带了太久了。

“大…大…大小姐。”沐云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时子瑗和陆羽听到这声音,皆一怔,时子瑗眼底划过一丝兴奋,而陆羽则是黑眸一沉,这个姑姑怎么又来了。

时子瑗和时开民说了声‘爸爸,我去看看’之后便小跑至那辆银灰色的小车那去了。

当她跑过去的时候,沐云正在手忙脚乱的解着套在箱子上的红绳子,额头上的汗水直直的留下了脸颊,然后留至他的内裳中,气息有些沉重。

“姑姑,你怎么把自己当成礼物来了?”时子瑗嗤笑着说道,高高扬起眉角,明媚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好笑的意味,她可没有想到这个陆海萱还有那么可爱的一面,竟然把自己装在了一个箱子里,她这般形象不就毁了么?

终于,沐云松了一口气,因为箱子解开了,这陆海萱也从里面出来,还是一身时尚的装扮,只是那高跟鞋已经不见了,如海藻一般长长的波浪发丝已经变成了直发,肆意的倾泻在她的肩膀和后背,看上去别有一番滋味,倒是清纯了不少,一改成熟女人的气质。

时子瑗一看,才两天,就变了一个人了,这陆海萱还真‘善变’。

“怎么?认不出我来啦?”陆海萱妩媚的掀了下她那一头及臀的发丝,美眸眨了眨,这外表变了,这性子还是一个样。

时子瑗俏皮的勾了勾嘴角,使出力气,一把把车内的陆海萱拉了出来,其实是陆海萱压根没用力,不然就凭时子瑗那小身板哪能拉动她。

她们这般说着,而另外一头,谢铭已经被时开民和林珍拉进了新房子里去了。

谢铭本来就怀疑着陆羽的身份,这沐云一出现,再加上一辆小车,这足够证明着陆羽的身份不一般,但是他的身份也不一般,何况还是一个小孩子,他也就没有怎么在意。

这齐云拉过了赵世宇,肯定是和他们一起进去的,这谢铭他倒是见过那么一回,不过谢铭是记不得他的。

他们走之前,时子瑗一直感觉到似乎有一道意味不明,含着恼羞的灼热视线看着她,她可以确定肯定不是陆羽,陆羽看她的眼神不是这样子的。

“你怎么又来了?”嗓音带着一股气愤的意味。

陆羽对陆海萱是没什么好脸色的,刚刚把她送走,这会才过几天又来,他自然不高兴,这一不高兴,语气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陆海萱轻轻的‘切’了一声,优雅了的转了个身,完全无视陆羽那双暗藏着多种不明的眼神,理了理时子瑗及肩的头发,“瑗瑗,这回姑姑给你带了好多的东西,有洗发露、沐浴露,还有什么防晒霜,驱蚊的,一一都带了,这就是给你入住新家的礼物了,我呢,是一个惊喜,怎么样?有没有很高兴?”

那眼眸明显就是一个等待被夸的孩子,她和时子瑗倒不像是个正常的大人对小孩,而是两闺蜜了。

“真的啊!”时子瑗一喜,明媚的眼眸睁得大大的,她没有想到,这陆海萱竟然想得那么周到,什么都买了。

现在农村的生活条件哪那么好,刷牙的即使是牙膏,也是劣质的,时子瑗前世可就只刷黑人系列的,其他的牙膏用不惯;最最最重要的是,时子瑗还发现她现在洗头洗的是肥皂,压根洗了就伤头发,到现在,她的头发还是没有一点光泽,想养长头发也不能养,不然这一年过去了,自己至少也得长到可以扎了,她不是没有到县城里看过,但是都找不到合适的洗发露,当然也就没买…

陆海萱修长的手一挥,“沐云,你到后背箱将东西拿出来,一一放进瑗瑗的家里。”

陆羽听闻,稍稍缓和了脸色,只是他一想起着几天他过的日子,又不淡定了。

“姑姑,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回去了。”

而陆海萱美目一眨,不屑道:“我才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呢,明天我就要走了,今晚我就得回市里去。”

她这趟的专门来看时子瑗的,她这一出国,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三年,所以她带的东西简直在时子瑗家三年都用不完的生活需用品,满满的一后背箱,看得沐云眼神发颤,他怎么就不知道陆海萱大小姐什么时候放上去的呢。

她这一说,陆羽那不淡定的神色就淡定了。

她们边说边走着,这都到七点了,时子瑗家这晚上还是来了许多的人,不过大多的男子,这陆海萱和时子瑗、林珠这众多的人坐在同一张桌面上,而那赵彦和谢铭的身份都不一般被安排到了一个里屋坐着,另外的林奇和时建两人倒是一桌子坐在了一起,这两家亲家除了那年林珍和时开民结婚的时候坐在了一起之后就从来没有在同一张桌子吃过饭了,两人喝酒、划拳什么的…

吃完饭后,陆海萱果然走了,谢铭和赵彦两人留在了时子瑗的家里,因为两人实在是喝得大醉,直说不回去了,也就留在了三楼的客房去了。

时子瑗也终于知道了她被谁一直气愤的盯着了,原来是谢铭的儿子谢航辛,这个八岁的小孩子的眼神从来就没有移开时子瑗,时子瑗心里纳闷着她都不认识也没有见过,怎么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呢。

陆羽和凌霄、何小燕也在十点钟回去了,而这赵世宇和谢铭两人四目相对,被林珍安排到了时子瑗旁边的一间房,原本是时子瑗弟弟宝宝的房间给了他们先凑合着睡了。

翌日,时子瑗是在林珍的呼喊声中醒来的,待她下去的时候,这赵彦、谢铭,还有他们的儿子赵世宇和谢航辛都坐着在吃早饭了。

时子瑗面色顿然一窘,急急忙忙的到了厨房梳洗了一番,五分钟就搞定了,出来,急匆匆的就冲到了时开民的身旁,准备吃饭。

“开民,你这个女儿倒是很有意思。”谢铭放下筷子,笑呵呵的看着时子瑗道。

这小女孩竟然一点都不怯场,直冲上来就吃饭了,眼睛里完全对他的探究毫无反应,不能说是太傻太纯,只能说她是太细心,而且太大胆了。

时子瑗其实不是没有感觉到谢铭看着她的眼光,只是她把她的羞愧都紧紧的藏进了心里了,她面上可是淡然一片,一点都看不出破绽。

时开民一把给时子瑗夹了青菜,一边应声,含着股笑意,“这孩子总是毛毛躁躁的,没个形象。”

“不不不,你这女儿我可是喜欢得紧,要不,开民,我们来认个干亲?我想认瑗瑗做我的干女儿。”谢铭第一次见到时子瑗就喜欢得不得了,这会再看时子瑗,心里这有一股想要女儿的愿望就愈发的期待了,这不,毫无预兆的就说出了口。

时开民呆了,时子瑗愣了,谢铭火了,赵彦和赵世宇没来得极看。

“谢兄,您真是说笑了,这认干亲,我这…”时开民明显的知道了一些谢铭的身份不一般,他这些个大半年虽然接触了不少的有钱人老板,但还是难以改掉农村人股子里的纯真,这不,他认为是自己攀不上呢。

谢铭不看时开民,他只看着时子瑗,时子瑗此刻的形象很出丑,一口还未夹进嘴巴的菜就这么挡在了嘴门边。

时子瑗惊讶得说不出话,这个未来一县的首富竟然说要认她做干女儿,这…这…这…简直比天上掉馅饼还要让她震惊。

“瑗瑗,你说想不想做叔叔的干女儿?”谢铭嘴角噙着笑意温柔的问道。

终于反应了过来,水汪汪的眸子闪过错愕,前世老妈是有过让她认亲的打算,要认的那家家庭生活状况很好,但是就是自己一直都撇不开话,叫别人一声‘爸’,那么这一次,是否和前世一样呢?时子瑗心里有点被搅乱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这个谢铭的身份和他未来得到的财富,自己要是做了他的女儿,那还不是明显的富二代了;另一方面,自己好像很难开口叫另外一个人叫‘爸’…

正在这僵局之际,林珍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头顶上响起。

“诶,大家怎么都不吃,是不是菜都凉了,要不我去热过一下?”

终于有一个说话的了,谢铭把头转看林珍,那深邃的黑眸里扬起了笑容,嘴角浅笑,“林珍,你这女儿我想要认她做干女儿,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

面容一滞,林珍停止了正要端菜的手,接着一喜,自己的女儿算过了命,在十岁之前肯定是要认一个干亲,这事情她都还没有和老公商量呢,这就送上门来了一个,而且这个谢铭似乎家里情况不一般,怎么会想到认自己的女儿为干女儿呢?

其实这谢铭他心里也有打算,自从那次让小夏去查了时开民的底,心里就对时开民上了点心,认为这时开民可以收归自己所用,这时开民老实,但是又不缺精明,这完全是一个做老板应该有的样子,自己正要干一番大事,需要找合作人,这时开民倒是可以作为其中一个;这时子瑗他也喜欢,人不仅可爱,而且聪明,这认干亲一认,他可就和时开民一家有亲戚关系了,这一层,更加为自己要做的大事作为参与者的保障。

沉吟一刻,林珍觉得这法子行,省得还要找过一个人家,“谢先生…”

“不不不…叫我谢铭就好了。”谢铭忙打断了林珍的话,这称呼可表示着人的亲疏。

林珍也不推托,“谢铭,瑗瑗今年是七岁了,本来我到寺庙里求了她的命,显示说是要在瑗瑗十岁以前认一门干亲,本来我这段时日还托人去问了问,这都还没消息,没想到,您这就来和我说了,反正我是同意了,您这门干亲可是我们家高攀了。”

时开民蹙了蹙眉头,看了眼林珍,自己有告诉过自己老婆他的身份,这谢铭不是一般的人,这老婆怎么就答应了呢。

果然,时子瑗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前世的时候就在八岁开始就被林珍带着到别家走走,实质上是带着目的的,原来是相信寺庙求签的,前世没有认干亲,硬生生的被林珍压着认了一座桥,这外婆还在时都叫着她‘小桥,小桥’的,不过,这一世,怕是不能这样叫了,因为还有小舅妈叫做‘小桥’。

“谢铭大哥,这件事我老婆她不能做决定,我决定把这事情交给我的女儿瑗瑗,要是瑗瑗答应叫您一声‘干爸’,我没问题。”时开民倒是很尊重时子瑗,一如前世一般,硬是没强迫让时子瑗叫过别人一声‘爸’。

这话一说,这桌子坐的众人都齐刷刷的看向时子瑗,时子瑗顿时坐如针毡,想要走,又不能走,这把事情都推在她的身上了,难道自己要像前世一样就是不认吗?不,这一世,她要改变,她不允许再出现前世一样的事情。

“干爸。”

这两个字干脆、利落,实则在时子瑗的心里却辗转、纠结了多久,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好好好,欸,女儿。”谢铭很高兴,一连说了几个好字,证明着他此时的兴奋。

接下来的暑假日子,时子瑗过得很忙碌。

先是言桓答应了她的要求,她也答应了言桓二八分的打算,拼命的赶了十几副包包款式出来;接着就是认干亲的一系列事情,这认干亲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还要请人吃饭,找人见证,这一来二去,半个月下来,时子瑗终于瘦了回去;然后就是卖了草药,赚了一大笔的钱,比时子瑗预计的要多得多,和李沁这么一分,倒是分了两万块。

先前凌霄叫陆羽买的东西也见分晓了,原来这凌霄是打算在草药拔完之后种其他的东西,至于种什么,凌霄可是准备了足够的时间实验了很久,就是时子瑗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凌霄老是在李沁的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了,这样一来,时子瑗出资,凌霄搞研究,也是五五分,至于李沁,他是不在乎的。

两个月的日子一晃而过,又开学了,只是让时子瑗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在肖艳的班上,这让她吹嘘了很久,这算什么事,不想见到海偏偏见到了。

肖艳对时子瑗的态度不冷不热,上课就上课,下课就下课,倒是让时子瑗轻松了不少,也省了不少心。

时光飞逝,当嫩枝变成了茂林,当茂林脱落,当寒风袭身,当暖意来袭…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今年年初,谢铭果真如时子瑗所知道的那般,开采了皖金山的金矿,不同的是,这金矿,时开民参了一股,占百分之十,待时子瑗知道的时候,都高兴的要跳起来了,这富二代她可是做定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时子彻,时子瑗的弟弟宝宝,这时子彻这名可纠结了时爸很久,因为这个名字不受李丽琴的待见,但最终还是确定了这个名字。现在的时子彻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小胖子,嘟嘟的脸,走一步路,他脸上的肉就颤一颤,时子瑗经常喜欢叫他‘嘟嘟’。

林珍的丸子作坊已经被搬到了县城了,那规模更大了,人也更多了,林珍也是越发的闲适了起来;时开民因为参与了开金矿那股,那所有的钱都投了进去,但是这水库他可是没有放弃,照样养鱼,照样卖鱼,那金矿,他压根就不用担心。

国旗下,时子瑗、赵世宇、何小燕三人正在升国旗,她们三个人现在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也是少先队员的一员,这升国旗的任务一个星期便有那么一次,在前世,时子瑗可从来没有这待遇,前世虽然拿着‘学习积极分子’的奖状,可是做班干部她最高的就是做了一个小组长。

她们升完旗,按照惯例应该是可以直接回教室了,但是今天却被留了下来,据说,校长有话要说。

赵彦严肃的站到国旗下,两手放在了背后,“咳咳~今天呢,我留下你们,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这个事情关乎到你们今后的学习、生活。”

他这话一说,这底下的学生立马就‘热烈’的讨论起来了,这窸窸窣窣的声音层出不止。

“大家安静一下,听校长说。”古板的声音,是教导主任。

待差不多安静了,赵彦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学校将要进行一次文艺表演,每个班级必须出两个节目,因为是上级领导要来我校视察,我们学校能不能进行修葺,就要看同学们能不能给领导们留下一个好印象,你们说,有没有这个信心?”说到后面赵彦加大了声调。

“有!”齐声回道。

时子瑗美目一动,前世是这个时候吗?记得前世是自己在十岁的时候才举行了全校的文艺活动,现在自己才八岁而已,一样是三年级,难道现在,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把很多事情都提前了吗?不过自己知道,这修葺学校的事情在前世是有过的,是在自己五年级的时候,这次要是让那些领导满意了,可不止修葺学校那么简单,连赵彦都被调走了,听说是被器重升职了,就是不知道升哪去了。

接下来就是老师们的作用了,校长这么一说,老师们哪敢忽视,这不,一上课,赖加裕老师就开始说起来了。

“同学们,今天校长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你们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还是一如既往的沙哑之声,面色依旧严肃。

“老师,我有一个想法,我会跳舞,可以组织五六个人去跳舞。”李婷婷永远是个擅于让人注意的人。

她现在的穿着是越发的时尚了,性子却从未改过,自两年级开始,这时子瑗、赵世宇、何小燕三人就稳稳的霸占了班级前三名,她最多只能挣那么一个第四名,所以,一直以来,她对时子瑗的仇视都没有变过,不过时子瑗是不在意的。

赖加裕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赞赏道:“这个想法好,有积极性,李婷婷,你有信心将这次跳舞搞好吗?”

李婷婷自是点头的,自从她在去年去县城报了个舞蹈班,都没有机会来炫耀、炫耀,这回有机会,自己可一定要狠狠的抓住。

“老师,我完全可以。”说着,她还冷冷的撇了眼时子瑗的方向,哼,她就不信,这次,这个小丫头还能胜得过她。

李婷婷心里可是有万分的把握这次绝对风头胜过时子瑗,为什么呢?因为她知道,时子瑗压根就没有报过什么班,除了学习,就没有见过时子瑗学过其他什么了,所以她是胜券在握。

但她却看到了一脸悠闲的时子瑗,似乎还在打哈欠,心里的不满又把刚刚的喜悦代替了。

“那好,这跳舞一个节目就让你来负责,但是学校要求要两个节目,还有一个谁来?”赖加裕给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时子瑗压根就不想参加这什么劳什子的文艺节目,只见她慵懒的伸了腰,昨晚太晚睡了,导致现在她都还想要睡觉。

赖加裕没有听到另外一个自告奋勇,不由蹙了蹙眉头,再次说道:“有没有同学踊跃参与的,还要一个节目。”

说这话的时候,赖加裕的眼睛其实都撇了再撇了,但是看到时子瑗那么一副模样,压根就不打算理的模样,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再看向别处,还是别指望了,这个小丫头,懒得很。

时子瑗不想参加,但是却有人不让她安宁过日,如李婷婷是绝对第一人。

“老师,时子瑗不是我们班的班干部么?还是学习委员,我觉得,还有一个节目应该由学习委员来承担。”

李婷婷那该死的声音在时子瑗的耳边旋绕着,时子瑗本慵懒的神情猛然一滞,丫的,姐姐不想要参加,你还硬是要我参加了。

“老师,我什么都不会,我推荐汤小美唱歌。”无奈之下,时子瑗只能把大家的视线给转移了,她可不想浪费时间来和这些孩子挣什么。

汤小美人娇小可爱,和李婷婷完全搭不上边,不是同一类人,但是汤小美的声音听起来很甜,想必唱歌也不会差。

时子瑗这一句什么都不会把何小燕给喷了,什么都不会,那弹琵琶,那写的毛笔字,都是啥,还没事有事去学了竖笛,还不会,这骗谁呢,就是懒吧。

被点到名的汤小美顿时脸色涨红,她那衣角都被她要戳破了,一脸的局促,“老师…老师…”

说着说着又说不出口。

赖加裕思忖片刻,问道:“汤小美,你愿意为我们班级争光吗?”

时子瑗脚一顿,这个赖加裕老师太聪明了,他不问汤小美愿不愿意唱歌,而是问汤小美愿不愿意为班级争光,这可是两个档次的问题。

“我…我…我愿意。”果然,这个汤小美就范了。

“好,那还有一个节目就是汤小美唱歌。”赖加裕几乎在汤小美说出‘我愿意’的下一秒就做了决定,果然雷风厉行。

“可是…”李婷婷不满了,本来想让时子瑗出丑,竟然就这样被时子瑗给挡了回去,她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

但是赖加裕不给她这个机会,挥了挥手,“好了,节目就由李婷婷和汤小美负责,要是有什么问题,或者是需要老师帮助,可以来私下找我。”

这样一说,李婷婷只得作罢,只是那眼神越发的阴沉不定的看着时子瑗,时子瑗忽然就感觉一阵冷风过境,看来是要多穿点衣服了。

夜晚,时子瑗一回到家里,就感觉气氛不对劲,这老爸和老妈竟然相背着面坐着,不会是吵架了吧?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啦?”时子瑗缓缓的拿下书包,放到了柜子上,水汪汪的黑眸闪过一丝讶异,那翘起的睫毛也被压下。

林珍只淡淡的撇了眼时子瑗,语气不太好,“问你爸去。”

这会时子瑗不淡定了,这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老爸和老妈可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吵过架,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又是奶奶那边?

快步上前拉住了时开民的衣角,带着一丝不确定,“爸爸,你惹妈妈生气了?”

时开民沉吟良久,久到时子瑗差点就想说出‘是不是奶奶又骂你了’,终于说了一句,“还是问你妈妈。”

明眸一怔,时子瑗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这问题出在哪里,不由用右手支起了下巴,眼眸沉寂一片。

“爸爸,你就告诉瑗瑗吧,瑗瑗肚子都饿了,还没有吃饭呢。”

老爸比较容易搞定,这事还是从老爸身上着手。

时开民浓眉紧锁,叹了口气,把头转看时子瑗,正经的问道:“瑗瑗,这里住着开心吗?”

“开心。”时子瑗怔了怔,应道。

在她的心里只要有了她在乎的,也在乎她的人就是开心的地方,现在老爸、老妈身体健康,没有经济之困扰,而且还做了房子,这些可都足以让她开心的了。

时子瑗这话刚刚落下,时开民就转身‘啪’的一声,啪了下桌子,朝着林珍的背影略提高了声音,“阿珍,你看,瑗瑗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开心,我们还有需要吗?”

林珍冷哼一声,无视时开民说的话,继而问道:“瑗瑗,你觉得县城里面怎么样?”

“很好啊,交通便利,买东西什么的都方便。”时子瑗虽然奇怪,但还是回答了。

“我就说吧,瑗瑗觉得县城好,所以听我的。”林珍站起转身,对着时开民说道。

时开民看林珍站起来了,也站了起来,那张一脸坚决的面庞,丝毫没有想要退却,“阿珍,瑗瑗还要在这里读书呢,这孩子都习惯了,你又何必呢?”

时子瑗越听越不对劲了,突然脑袋瓜一闪,老爸和老妈不会是…

“爸爸、妈妈,你们不会是在讨论你们离婚,然后在这里争着我要跟你们其中的哪一个吧?”

时子瑗会这么想,其实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于,这男人一有钱就变坏,老爸不会是去找了那什么小三,想要和老妈离婚?

这句话,时子瑗得到了两个板栗,一个是林珍的,一个是时开民的。

“瑗瑗,你说你成天在想什么呢?爸爸妈妈怎么可能离婚?”林珍嗔怪,一双厉眼瞪着时子瑗。

“是啊,瑗瑗,你刚刚说什么,离婚?爸爸妈妈怎么会离婚?”一向爱女如命的时开民也骂了,这女儿脑袋挺灵光的,怎么想到这来了。

其实时子瑗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家里一向来是小事老妈做主,大事老爸做主,因为家里也没有什么大事,所以家里的事情一般都是老妈做主,这两个人争论不休的,肯定是两个人都没有办法做主了,所以才会这样子。

“爸爸,你先是问我开不开心住在这里,那我肯定回答开心啊,但是妈妈又问我县城怎么样,那我当然说是好,然后你们说的话又说是听说的,什么没必要,我就猜是这样子了。”

“好了,好了,妈妈和你说,是这样的,妈妈想呢,妈妈现在天天都得去县城,想在县城里买一套房子,然后把你都接过去,可以在县城里去读书,但是你这个顽固爸爸就要在这里住,说这里还有什么水库,你妈妈我还不清楚嘛,你爸爸肯定是因为你奶奶还在这里,他为了他那孝子的名声,他不敢。”林珍一口气说完,似乎还有赌气的意味。

时开民不服气了,难得的一回高高仰着头,“瑗瑗,你听你爸爸说,这事情,也就是你妈妈一厢情愿,眼红,看着你齐叔叔在县城买了房子,她就要想买一套,我们这家不是做了一套房子了嘛,为什么还要去县城里去买,这不是浪费钱,是什么?”

时子瑗这会知道为什么,看来是因为妈妈想要去县城买房子,然后让自己上县城去读书,而爸爸呢,一方面是舍不得爷爷、奶奶在这,另外一方面肯定是因为这水库还在这里,左右不方便,所以才不同意。

听到时开民说自己的眼红,林珍气不打一处来,声音都带着些颤抖,“时开民,我眼红,你要是不愿意,我自己出钱买,你也不想想,我天天还要带孩子,还要在县城和家里两头这么一天一天不停的跑,你当我不会累么?我也会累,所以,反正我不管你同不同意这县城里的房子我是买定了,我还不止买一套,我要买三套,给女儿和儿子各买一套。”

林珍这说话声越来越大,说到最后,却越发的委屈了。

要不是场合不对,时子瑗真是想要大大拍手鼓掌了,这房子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热门话题,现在的房子还不贵,要是买的话,过个二十年,那可就是几万的一平方了,这样算来…自己怎么能忘记那么重要的赚钱机会呢,恩,要把钱拿去做房地产,这板上钉钉的赚钱,不赚白不赚。

林珍这么一呵斥,一委屈,时开民就心软了,自家媳妇和自己受了不少的苦,看着林珍那黑青的眼圈,疲惫的神情,自己怎么就那么混蛋,现在才看见呢。

想到这,时开民便一把拉住了林珍的手,缓和了语气,再加上愧疚,“阿珍,对不起,我都没有替你好好想一想,是我太自私,这县城的房子,买,一定得买,你说三套,那我们就买个六套,我们可以换着住,想怎么住就怎么住,不要生气了。”

时开民的语调先是柔和,再来高昂,再转温柔。

说了这么一番,林珍终于‘扑哧——’一声,笑了。

“你说你买那么多干嘛,还换着住,这不是找罪受吗?”

时子瑗看着眼前的状况,终于知道当年老妈是怎么被老爸追到的,原来老爸这还有这么一面,难得,难得。而老妈为什么每次压着老爸一点呢,那就是老妈那委屈的神情,那倔强得要掉不掉的眼泪,这还不把老爸给心疼死。

时开民一把不顾时子瑗在场就抱住了林珍,“好啦,好啦,这我们买房子也不是那么一时半会的,得要先把瑗瑗的读书问题解决了。”

“恩,我都和谢铭商量好了,那航儿不是在县城一中读书么?这县城一中可是教育严谨的一个学校,这包括了小学、中学、高中,瑗瑗要是在那里读,我可就高兴了,这瑗瑗必须是大学生啊。”

“不行,不行,这瑗瑗要是到了那里,这校风严谨是好,但是瑗瑗就那么一个懒孩子,要是上课迟到怎么办?”

时开民这个爸爸当得真的很称职,不仅连时子瑗的懒性都考虑在内,而且还考虑了时子瑗会不会迟到。

时子瑗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刚刚还怒火冲天,这会怎么那么黏糊了,而且老爸说什么怕自己会迟到,自己什么时候上学迟到过?

“就你把你宝贝女儿宠成这副德行,懒得要死,看看她那房间,什么东西都没有,要给她买点衣服,就说是懒得叠,你说有这么懒的女儿吗?我就要送她去一中,要治治她这懒散的毛病,不行,还得让她住宿,这不住宿不好。”林珍立刻就厉声反比驳。

这一对父母真的和其他的父母不一样,其他的是严父慈母,而时子瑗面对的是严母慈父,这可真够她郁闷的了,他们这样讨论,都没有问过她一句愿不愿意去呢。

自己愿意去么?时子瑗坐在椅子上思索。

怕是愿意的吧,毕竟县城的教育体制是比较健全,而且要是自己要赚钱或者什么的,一般要在县城或者是市里,只是她不想离开李沁夫妇和凌霄、何小燕。

突然眼眸一闪,这陆羽小正太今年都六年级了,这明年不就是要去读初中了,他难道还会继续留在这个小镇子里去读初中吗?不会了吧。想到这,时子瑗心里突然有些不舍,如果陆羽小正太离开,自己会怎么样?这个问题…

“好了,我去煮饭菜,吃饭。”

时子瑗的思绪在林珍的这句话中停顿了下来,一切顺应自然吧。

自今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了,时子瑗总是难以开口说自己要离开,不仅对陆羽,还有对李沁、陈芸、凌霄、何小燕…都开不了口。

终于,在星期天,李沁带着凌霄和何小燕去了山上,而陈芸去了隔壁去聊家常了。

陆羽这几天都看着时子瑗很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她又不说,一直想找个机会谈谈,却对上了时子瑗苦闷的脸,也就搁置了下来,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陆羽当然不会放过了。

“瑗瑗…”

“哥哥…”

两人同时开口。

“哥哥,你先说。”时子瑗俏皮的眨了下眼睛,那披在肩膀上的碎发随着一阵微风吹来而翩翩起舞,那小巧的嘴唇勾起一抹浅笑,恰到好处。

时子瑗心里其实还有疙瘩,又想说,又不想说,但是最终却非说不可,这可真是纠结死她了,虽然面上的神色一片清明,还带着笑意,其实也就是她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有多么的纠结和无奈。

一身白色休闲装的陆羽,露出如皓月一般的皓齿,缓缓的伸起一只手,将时子瑗披在肩膀上的发丝拂了拂,那张如雕刻般带着刚毅又带着柔和的脸,高挺的鼻,修长的眉,还有那似抿非抿,似笑非笑的薄唇,无一不透露着性感和魅惑,才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却显示出了他和同一般年龄的孩子不一样的气质,他的肌肤不是那种白皙,而是一种麦色的健康肤色,带着刚毅和柔和的气质结为一体,但这样的他,只在时子瑗一人面前显现而已。

要说这一年改变最多的就是陆羽了,不仅思想成熟了,而且这行为体质也成熟了,时子瑗估摸着,这陆羽的改变似乎就是在那天自己搬家的那天开始。

而最小变化是自然是时子瑗了,时子瑗除了头发长了点,似乎言行举止都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喜欢在众人面前撒娇,特别是在陆羽的面前更是如此,倒像是忘记了她身上装着三十大龄的灵魂了;还有一点,还是很懒,就像陆羽说的,‘能躺则躺,能坐就做,能站则站’。

“瑗瑗,你说,你这几天是不是有话要和哥哥说。”疑问的口气却是肯定的语气。

嗓音哑哑的,听起来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语速很慢,似乎是怕时子瑗听不真切。

时子瑗看着眼前一副温柔似水的陆羽正盯着她,眼神止不住的躲闪,这一年,似乎怎么都是自己在躲闪着呢,自己好像没有欠什么东西给这个小正太吧。

“恩?”见时子瑗不出声,陆羽再次出声,这一次,声调有些高昂,但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下了许多。

时子瑗微微垂下了头,那一头如瀑布般的发丝从头顶倾泻而下,光泽亮丽。

“哥哥,那个…那个…瑗瑗有事情要和你说。”嗓音似乎被什么东西阻隔,那娇嫩的声调化成了一声呢喃,苏苏麻麻的,有点撩人心神。

陆羽再次伸起了手,抚摸在时子瑗光滑如缎的发丝上,感受到了一点一点的微微颤抖,轻轻的往下,直至发尾,似是无声的轻轻叹息,“瑗瑗真的有事情瞒着哥哥,说吧,哥哥都见你好像憋了好几天了。”温和的男声带着一股愉悦却又暗藏着一股子舒心。

时子瑗一怔,猛然抬眸,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直直的落在了那双深邃的眸,如一只被惊到的小鹿般,那大大的眼眸瞬间移开,“哥哥,瑗瑗想要告诉你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喔…?”似笑非笑的眼眸里潋滟的光芒是那么的自信,不得不说,时子瑗现在被陆羽小正太抓得死死的。

时子瑗感觉到一阵冷意,伸出白皙修长的臂藕在陆羽的衣服上摩擦,似乎可以去掉刚刚的冷意,而似乎陆羽的身上总是包围着层层温暖,让时子瑗突然感觉到暖意。

“哥哥,瑗瑗就和你说了吧,瑗瑗不久后便会去县城的一中去读书。”时子瑗豁出去了,一说完,她就猛地低下了头,连那她坚挺的鼻梁都看不到。

时子瑗一说完,就感觉到被陆羽扯住的发丝一阵微痛,接着就看到陆羽已经放开了她的发梢,改为拉着她的手。

其实是陆羽听到时子瑗的话一顿,那只是微微的一顿而已,听到时子瑗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有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陆羽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没有想到时子瑗想的问题呢?他只是比时子瑗掩藏得更深而已。和爷爷预定的时日越发的近了,即使是在这里,但是瑗瑗还在读三年级,所以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

“哥哥,你怎么啦?”时子瑗久久没有听到陆羽说话,心里不由一抽,莫不是…自己多心了?

顷刻,她便听到了陆羽的嗤笑。

“瑗瑗,这样的话更好了,你去县城的一中读书,哥哥读完了六年级也去那里,这样,我们又可以一起上学,放学了。”

嗓音愉悦,完全没有任何的阻扰,还藏着咯咯的笑意。

时子瑗一听,接着一惊,蓦地抬起头,“哥哥,你是说,你不用回c市读书了吗?”带着惊讶,带着兴奋。

时子瑗自己都不知道,听到这话,她的心蓦然的开豁,至于为什么,压根不会去追究。

“是啊,哥哥都不用去的,只是你要自己一个人去那里半年,自己要小心。”陆羽的手再次抚摸上了时子瑗的发丝,似乎他很喜欢摸她的头发。

“哥哥,没事的,听瑗瑗妈妈说,那个航哥哥也在里面,看在干爸的份上,航哥哥肯定会照顾我的,而且可能那个赵世宇也会去吧。”时子瑗高兴的说道。

这谢航辛在是林珍说的,而这个赵世宇会去县城一中,这倒是赵世宇自己告诉她的。

时子瑗这般愉悦的说着,完全就没有看到陆羽在她口中听到谢航辛和赵世宇的名字的时候那突然变黑的脸,那脸简直和包公有得一比了。

蓦地沉下了声,“瑗瑗,你说那个赵世宇也要去,他为什么要去?”

带着股嫉妒的声调,这个赵世宇一直是陆羽引之为的对手,而且赵世宇和时子瑗都差不多做了三年的同桌了,这已经让陆羽够发狂了的,这要是两个人一起去县城一中读书,就让他更无法接受了。

这一时间,陆羽突然改变了想法,他得给他的瑗瑗一个惊喜,一个大大的惊喜。

“哥哥,这个瑗瑗不知道啊,赵世宇在昨天就这样对瑗瑗说的。”时子瑗闪着无辜的双眼看着陆羽。

她确实是不知道怎么那么巧?她要转学,这个赵世宇也要转学。

她不会知道的是,林珍在那天讨论后的第二天就去找了赵彦,要求了要转学的事情,而赵彦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同意了,就在前天晚上,赵彦拿着一份转学资料到了家里,恰好被赵世宇发现了,继而就出现了这类那么巧的事情。

目的不单纯!在陆羽的脑袋中给赵世宇下了那么一个结论,哼,幸好自己提前知道了。

“瑗瑗,这个事情你是第一个告诉哥哥的吧,没有告诉那个赵世宇吧。”陆羽那颗小小的心还不知足。

时子瑗眉宇一蹙,“是啊,就是第一个告诉哥哥的。”

陆羽听时子瑗这么一说,心里的满足感立即上升了,那漾出的笑容是越发的灿烂了。

“那就好,我就说,如果瑗瑗不是第一个告诉哥哥的,那哥哥就不给你礼物了。”

“什么礼物?是不是巧克力?”时子瑗突然站起身,带着一丝惊喜叫道。

陆羽也紧接着站起,点了点时子瑗的鼻子,带着宠溺的笑容,“你啊,就知道吃那巧克力,你不是那巧克力吃多了会长胖么?还每次都想要吃。”说着,还不停嗤笑着摇了摇头。

“瑗瑗就是喜欢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时子瑗突然想到这么一句经典的话。

“难道瑗瑗就不怕吃多了,吃胖了,嫁不出去?”陆羽突然调笑的说道。

时子瑗突然很认真的似乎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正经的将一只白皙的小手支在了下颚上,点了点头,说道:“恩,这确实是个问题,”接着又俏皮一笑,“不是有哥哥么?瑗瑗赖着哥哥吃一辈子…”

很下意识的话,就这么从时子瑗的嘴里流出,又突然惊觉自己说得不对,再加上一句,“希望哥哥娶的嫂子不要嫌弃就好。”

她没有听到的是,陆羽那一声很淡,很淡的声调,“那我就让你赖一辈子,几辈子,我都让你赖。”一阵微风,将他的话马上就带走了。

“哥哥,哥哥,你说什么?”时子瑗只看见他的嘴巴在动,没有听到,继而再次的问一遍。

看着那圆溜溜的眼睛,陆羽轻笑一声,“要是你嫂子嫌弃你,那哥哥就把她给休了。”只是你不会有嫂子罢。

“哇哇哇…哥哥,你不单纯,还休,这个字是从哪学来的?”时子瑗伸出一根手指头,大笑着指着陆羽。

被时子瑗这一说,陆羽脸突然涨红,但却嘴中死硬,一把抓住了时子瑗的手指,软软的,很舒服,突然不想放下。

“瑗瑗,你再说,你再说…你怎么知道这休字的?”

“我怎么不知道,这古代的‘休’是指夫君休掉自己的妻妾,这哥哥说的休么?难道哥哥是想要娶很多的妻妾么?”时子瑗的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发出嗤嗤的笑声,她突然想到了她以前看过的穿越小说,如果这小正太穿过去的话,再过两年可就可以娶妻生子了,想到这,她的笑声越发的大了。

陆羽听到时子瑗的话,压根就不懂什么意思,什么妻妾,什么娶很多,无稽之谈。

“瑗瑗,你怎么知道古代是可以娶很多妻妾的?”现在小学的书还没有那么多知识吧,反正自己是没有看见过。

时子瑗只顾着笑,因为她是越想越起劲,这穿越小说实在是给人太多的想象力了,要是真的让这陆羽小正太穿过去,肯定是左拥右抱的,这么一个天才肯定会给那个没有知名的王朝带来科技的进步…

陆羽看着时子瑗还在笑,不由上前把时子瑗捂住嘴巴的手扒开,换上了自己的手。

“不许再笑了,哥哥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一股温热的气息撒在了鼻尖,时子瑗暂停了一秒笑意,但那股笑意却在下一秒继续笑。

但她是不能如愿了,因为她的嘴被陆羽紧紧的捂住了,牙关都打不开,不用说是想要大笑了,憋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恩~恩~”

挣扎出声,这呆着些许恼意的恩哼声在陆羽听来却是那般的娇气,带着撒娇,再看到时子瑗眼角上扬,明显的笑意,湿润着的眼眸,手上还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带着湿气却又温暖的气息…

不自觉的放开了手,那深邃的眼眸那放手的那一刻便紧紧的盯住了刚刚被自己压住的软软的,温热的嘴唇,桃花一般粉红的唇微微颤抖着,似乎还看得到那唇瓣里暗藏的皓齿,就这么看着看着…身子越发的靠近…突然想到一年前,似乎…那娇红的唇有着水蜜桃一般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