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1 执拗的谢航辛今有

011 执拗的谢航辛(今有二更)

呆怔的时子瑗看着向来越发靠近的陆羽,那张刚毅俊俏的脸似乎还有进行前进的打算,这个小正太想要干嘛?

“你们在干嘛?”何小燕的声音从门外传入,吓得两人马上向后退了几步。

陆羽明眸微动,嘴角扯了扯,随即冷冷的撇了眼何小燕,这个坏事的家伙。

“你回来干嘛?”声音犹如腊月里的寒冬般冰冷,夹带着一丝质问。

时子瑗则蓦地低垂下了头,长长的发丝垂挂在脸前,遮住了她的脸,但粉红的耳根证明着她此刻的窘迫,该死,她怎么会被一个未长毛的小正太给迷惑了。

陆羽这般冰冷的语气,惹得何小燕不由倒退了几步,她这是干嘛啦?没有干嘛啊,大大的眼珠转啊转,都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思忖了片刻,才战战兢兢的开口,一脸无辜的凝着陆羽,“陆羽哥哥,你…怎么啦?”带着一丝胆怯和羞涩。

虽然说何小燕和陆羽因为这李沁、时子瑗的关系好了那么一点,但只是好那么一点而已,完全和时子瑗是没得比的,这何小燕在一般情况下都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怕陆羽的,谁叫陆羽对着她就是一块寒冰。

陆羽心里很乱,好像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很生气,很生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本明亮的眼眸瞬间暗沉了下来,轻勾的嘴角变得紧抿着,泄露出他隐忍不发的怒气。

时子瑗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待耳根子已经恢复了正常,这才抬起了头,扯出一抹淡笑,“小燕姐姐,你这是回来有事情么?”

还是糯糯的声调,却很清亮,让人听上去很舒服,何小燕再次看了眼陆羽,他没说话,也就把视线转看时子瑗处,浅笑应道:“瑗瑗,我们少拿了一把小锄头,李爷爷叫我下来拿的,你不是要学英语么,怎么还没有开始?”

卷而翘的睫毛在何小燕的眼眸里扑扇着,时子瑗上前几步,拉过了何小燕,“小燕姐姐,你还是赶快拿上前把,要不然李爷爷又会唠叨了。”说着,就把摆在门边的锄头放到了何小燕白皙的手中。

何小燕看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想了想,还是快些走就是了,和时子瑗、陆羽随意的打个招呼,就欢快的出门了。

一时间,屋子里又剩下了时子瑗和陆羽,两人沉寂无话。

时子瑗撇了撇陆羽,默默的叹了口气,踏着小步走至陆羽的身旁,悠悠的开口,“哥哥,你不是说有礼物给瑗瑗么?”

陆羽转过身,对上时子瑗大大的眼珠,蓦然一笑,眼角上扬,那股子沉寂的气息立刻就消散了,这表情和刚刚对待何小燕的表情那可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好吧,哥哥带你去拿。”

说着拉起时子瑗往他住的屋里跑去。

其实陆羽这次要送的东西本来是打算等时子瑗过生日给的,但是他想了想,可能那时候时子瑗已经去了县城了,这礼物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反正都是要送给她的。

这一次,陆羽送给时子瑗的是一个银手镯,戴在时子瑗的手上竟然刚刚好,连时子瑗都感觉到奇怪,这陆羽什么时候知道她手的大小了,而且自己的手腕好像比前段时间要小了挺多。

她不知道陆羽一天得牵她的手多少回啊,这手的大小在他记来完全简单了去了,而且时子瑗在她的心里在简直就是宝,甚至比宝还要珍贵,就这么点小事他都办不好,真小看他了。

其实时子瑗还不知道,陆羽对她的喜好那简直比她自己还清楚,比如,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又如,吃菜从不吃香菜,还有大蒜…

既然有礼物,那么时子瑗最喜好吃的巧克力是少不了的,德芙巧克力简直就是时子瑗的大爱,其实不止时子瑗的书包里永远都有巧克力,陆羽的书包里其实也装了不少,就是以防时子瑗包里的吃完了。

两个星期后,学校文艺表演正式开始了。

三年级就由李婷婷和汤小美两人,而陆羽的班级里是一个跳舞和一个说相声,这倒是让时子瑗大开眼界了一场,而且她还听说这相声是由陆羽执笔的,虽然是被逼着执笔的。

一场文艺表演给领导们的印象却是很好,当然离不开这加科小学的学习成绩,这修葺学校之事马上就如时子瑗前世一般,过个半年左右,就可以开始修葺了。

时子瑗的转学手续下来了,赵世宇的转学手续也办好了,而他们要转学的信息也就传遍了整个班级,害得时子瑗被何小燕一直敲板栗,原因是没有早点告诉她。

李沁和陈芸、凌霄其实早就知道了,根本就没有通过时子瑗的说话,因为林珍已经告诉了他们,到时子瑗走的那天,何小燕哭得稀里哗啦的,而陆羽却一直笑着挥着手送时子瑗离开,让时子瑗心里不由疑惑了起来。

林珍那头找房子也找好了,只是离得时子瑗要上的县城一中要远了些,搞得时子瑗脑袋一团乱,不知道该不该住校。

一中的秩序确实像林珍说的那样严谨,在时子瑗想着要不要住宿的时候,已经被安排住宿了,这会林珍倒是哭了一通,担心着时子瑗受苦,变成了时开民在一直安慰着她。

县城一中被分为三个分区,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虽然分有界限,但其实也没有分割多远,时子瑗果断是被分到了三年级一班,和那谢航辛一个班级,而赵世宇是分到了二班在时子瑗隔壁的班级。

时子瑗新的班主任姓黄,叫黄灵,一个女老师。在时子瑗整理好了东西之后便带着时子瑗进班级了。

黄灵一进班级,拍了拍手,接着笑起,“来来来,同学们,我们班新转来了一个同学,这个同学,来,介绍一下你自己。”说着,就将时子瑗拉到了讲台桌上。

时子瑗眼珠子转了转,环视了一周,在众多人的眼神里看到了鄙视,还看到了那谢航辛一脸的臭屁模样,也是,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从农村里来的娃。

“大家好,我叫时子瑗,大家可以叫我小瑗,我来自加科小学三年级,希望大家已经多多照顾。”

话语一气呵成,语句通顺流畅,惹得黄灵不由多看了一眼。

“好,大家鼓掌欢迎…”

台下只传来窸窸窣窣的掌声还有疑惑、鄙视的眼神。

“黄老师还要说一点,这时子瑗同学才八岁哦,你们就算是她的哥哥姐姐了,以后要好好的照顾她,那么现在,谁愿意腾出一个前面的座位给时子瑗坐呢?”黄灵的话很清亮,有一股青春的气息。

时子瑗注意到在黄灵说出她只有八岁的时候,台下的人只惊讶的看了眼她,接着要腾出座位,皆撇开了眼,一个个确实很高傲,就连那个谢航辛也撇开了脸。

要是时子瑗真的只是八岁那现在肯定是手足无措了,但是她不是,所以她笑着很从容的朝黄灵看去,礼貌说道:“黄老师,我愿意坐最后靠窗户的那一张桌子。”

其实时子瑗早就盯准了那里了,那里既可以看风景,还可以坐着小动作不让人发现,而且那两人坐的只有一个人在坐,坐着的人似乎趴着睡着了,这样的同桌,真可遇不可求。

“这…”黄灵迟疑了,这个小女孩可是校长亲自送来的,不好得罪。

“老师,我们班就剩下那一个座位了,就让时子瑗坐在那里吧。”谢航辛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戏谑。

时子瑗不由撇了眼谢航辛,这个谢航辛在自己的老爸、老妈面前算是个礼貌的,对自己就像是对待仇人一般,别指望他照顾,竟然他没有说她是他的干妹妹,那么她也懒得说,不过他这话,自己得是要好好感谢他的。

最终的结果就是时子瑗在‘众目睽睽’下坐到了那张椅子上,时子瑗没有发现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带着丝戏弄、同情、或者说是嘲笑。

和时子瑗想的一样,作为她的同桌,一个上午都没有动过,而她,一个上午都被一系列的老师盯着,害得她只好暂时放弃了要做小动作的打算。

终于第四节课的铃声打了,时子瑗把眼神瞟向谢航辛那边,丫丫,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了,这个谢航辛正太到底想要干嘛?至于么?

打着关心同学的幌子,时子瑗本来想着动一动她身边坐着的‘大神’,却没有想到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一个带着温柔却又不失刚劲的女声,“诶,时子瑗,不要动他。”

好意的提醒?时子瑗不由将头转看声源处,一袭棕色衣服、短发的女生正朝着她摇头,“小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吵醒他,他,我们惹不起。”

说着,她还将时子瑗小心翼翼的拉起来,时子瑗不明所以,眨着水汪汪的眼珠流转着,一手指向她的同桌,“这…”

那女生没有理会时子瑗的疑惑,忙将时子瑗拉到了教室外面,接着就滔滔不绝的讲着时子瑗同桌的历史:“我告诉你,他那一飞毛腿就将那十几个六年级的同学打得那是一个行云流水…还有,还有那一次…”

时子瑗稍稍一个三十秒就点了点头,才知道这个女生原来是叫萧飒,真的好一个飒爽风姿,那边说边比的描述着,时子瑗现在的同桌是一个某头目的儿子,名为夜阑风,经常在学校里大架,每打必赢,全班的同学都不敢靠近他,而他也从来就不屑和同学和睦相处,上课却从来都不迟到,也不早退,但却上课从来都睡觉,每考必然是倒数第一,这样的人,在学校不开除,只处分,时子瑗不由得怀疑起这夜阑风的身份来。

萧飒完全就是一个叛逆的娃子,人人都避之不及的夜阑风在她看来却是个英雄,大说他的一桩桩‘伟大事迹’,眼底还时时闪着崇拜之光,让时子瑗都不敢用正常的眼睛看她,这一干净利落,英姿飒爽的萝莉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了呢,一提打架就兴奋。

“咕噜噜~”

在听完那为夜阑风事迹之前,时子瑗的肚子忍不住的打起了声响,明显的饿了。

“瑗瑗,你饿啦,我带你去吃饭,我告诉你,这边的食堂阿姨很好的,每次看到我都给我打很多的菜和饭,真的很好。”萧飒一脸的笑意,几缕倾斜在额际的发丝随着微风的吹拂而飘动着。

到了食堂,时子瑗终于知道为什么食堂的阿姨对萧飒很好了,原来这萧飒这么一出现,这食堂阿姨和师傅就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头,接着才好声好气的问着萧飒要吃什么,这大神经的萧飒完全就不知道她的大嗓门把食堂的阿姨和师傅都吓傻了才给她那么多的饭菜。

照说这食堂的阿姨和师傅完全就不应该要看这些小学生的面子,但是这县城一中的小学不同,这县城一中比那a市一中的名堂要好,考上重点的几率很高,而有钱有势或者有权的父母一般都喜欢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这里来,踏进了这里就是一只脚踏进了大学,所以,这里的小学生或者初中生或者是高中生,一般都是成绩好的,不然就是家里有背景的,谁敢得罪那些有钱有势人的儿女,这不是找罪受么。

时子瑗看着眼前鸡肉炒香菜,不由的蹙了蹙眉梢,看来这里的伙食真的很好,但是她不喜欢吃这香菜。

而人家萧飒小萝莉吃得那是风卷云残,看到时子瑗久久不动筷子,不由抬眸问道:“瑗瑗,你怎么不吃,这食堂的饭很好吃的,我们都交掉了钱的,你不吃,我可就吃了。”说着,还不等时子瑗开口,她就一把夹过了时子瑗碗里的鸡肉和香菜,又继续吃了起来。

时子瑗仔细看了看萧飒,这个萧飒虽然行为举止太过夸张,不过才一个三年级的小孩子怎么会让她感觉很成熟呢?难道这就是农村小孩和城里小孩的区别?

不管怎么样,时子瑗吸了吸气,为了下午能够撑过去,还是吃一点好了,待她吃完,萧飒也吃完了,这萧飒吃饭的速度和食量都比时子瑗要多得多,但是为什么她完全看不出有横向发展的痕迹呢?

待他们回教室,那个还无缘见到一面的同桌夜阑风已经不在座位上了。

“瑗瑗,你猜,这个夜老大桌子里面有没有情书?”萧飒永远都是活泼的主,这会说话的时候倒是在时子瑗耳际说的,说着话时还带着一股八卦的气味。

明眸一眨,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萧飒,喃喃道:“你不是说大家都怕他吗?怎么还有人给他写情书?”

其实她想问,你怎么知道情书这么一回事?记得自己前世,在读初中之后才知道有情书这回事,难不成是自己落后了?

萧飒勾了勾手,一把用她那手环住了时子瑗的脖子,压低声音,“瑗瑗,刚刚我还有一个事情没有和你说,这个夜老大可是很漂亮的,长得特别的漂亮,他打人或者被打从来不允许脸部受伤,我敢保证,这个夜老大,在我们班,至少有一般的女生喜欢他。”说着还点了点头,以增加这可信度。

时子瑗很怀疑这个萧飒是不是不知道形容词,一个男的能说成漂亮吗?不过,她下一可就相信了,因为…

“瑗瑗,瑗瑗,你快看,前门进来的就是夜老大。”

时子瑗睁着大大的眼睛倪看过去,她原以为自己在陆羽、言桓、赵世宇三个斯中已经看了够多的正太美男了,这朝她这方向走来的这为夜老大确实很漂亮,是那种让人无法接近的漂亮,这种人根本就不是应该会去打架的人,他完全就应该是坐在音乐殿堂上弹钢琴和弹吉他的…

夜阑风看到又一个比他小的人看得他发了呆,不由皱了皱眉头,那个朝自己发呆的小妹妹应该就是上午和他一起做的人吧,本来上午听到她说话的声音,觉得还挺入耳的,这会看到她看着自己发呆,心里不由讨厌了起来。

“那个…夜老大…”萧飒本来叽叽喳喳的声音突然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

夜阑风冷冷的撇了眼萧飒,萧飒立刻就放开了时子瑗,忙奔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这会只剩下了夜阑风和时子瑗两人,这会时子瑗正站在了夜阑风的座位上,一动不动。

夜阑风看都没有看时子瑗一眼,敛下眼帘,冰冷的话从他的嘴中说出,“以后不许带别的人在我的座位上,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踏入我的禁戒线,不然,你就给我搬走。”

清冷的话语犹如冷锋上傲立的寒梅,孤傲不羁。

让时子瑗不由从天上掉入了地狱一般,本停留在唇角的笑意变成了浅淡,明澈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冷凝,她想,她没有必要去讨好这么一个孤傲的家伙,虽然这家伙冷酷的样子让她很想笑。

天,这个县城一中那么大,这么她今天就碰到了这两个怪胎。

一个女生的不像女生的,竟然崇拜一个打架大王;一个男生竟然长得像一个女生,甚至比女生还更漂亮,孤傲得很。

很好,很好,总算不让她感觉到这上小学就像是在看着孩子长大了。

“我知道了。”说完,时子瑗快速利落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回应夜阑风的同样是时子瑗清冷的声音,不过却还带着还未完全褪下的稚嫩。

这样的回答,让夜阑风一怔,不过这仅仅只是一秒,就坐下座位,接着趴下,继续睡觉。

下午的上课,时子瑗还是如同上午一样被人盯梢似的,一直被老师看着,而夜老大照常睡他的觉,没有一个老师会过来叫他。

下午最后一节下课,然后吃饭,接着是学校培育其他科目的时候,时子瑗为了方便,随便只报了下书法班,接着很按时的在晚上九点就熄灯了,而时子瑗失眠了。

第二天时子瑗被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顶着两个黑眼圈进了教室,她真的是有些后悔了,她干嘛到这来找罪受来着。

谢航辛还是拽拽的看到时子瑗就把鼻子都仰到天上去了,牛气冲冲的,惹得和他一起玩得比较好的哥们,不由问道:“航子,我怎么发现你对那个新来的时子瑗就那么看不惯呢。”

“哼,我就是看不惯,一个乡下丫头片子,还到这上学来着,等到考试的时候,就看吧。”还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心里其实很憋屈,都两天过去了,这小丫头怎么还没有向自己求助呢,明明在爸爸妈妈面前说着要自己照顾她,而且那个经常打架的夜阑风为什么让她坐到他身旁的那个位置,为什么不打她,笨死了。

要是时子瑗知道这谢航辛心里的想法,真的是要笑掉大牙了,这个谢航辛他没吃错药吧,而且自己的心理年龄比他大多了,自己随随便便都能照顾好自己,还担心被人欺负吗,笑话。

终于三天过去了,谢航辛看着时子瑗活得好好的,心里不平衡了,凭什么这个丫头到哪都过得那么好,而且这三天以来老师经常让她上课起来回答问题,那夸奖的次数可比夸奖他一个学期的次数多了去了,这样不行,绝对不行。

终于逮着了时子瑗一个走在路上的机会,谢航辛不顾他身旁哥们的叫喊声,大声将时子瑗给叫住了,“时子瑗,你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带着一丝责备,仿佛他的受害者。

时子瑗走路的动作顿然一停,迷茫的转过身,看到谢航辛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眨了眨她那大大的眼睛,“谢航辛,你好。”

既然你都不打算要认识我,我有何必认识你呢?而且好像是你自己首先不说认识我的吧,时子瑗心里其实打着小九九。

时子瑗的话刚刚落下,谢航辛就不高兴了,沉下眸子,哼哼的呶呶嘴,不屑的看了眼时子瑗,“哼,果然是装的,在爸爸面前装成那么乖巧的叫我‘航辛哥哥’,现在竟然叫我谢航辛。”

带着一股子的怒气,谢航辛心里不舒服了,为什么这个小丫头就不叫哥哥了?

时子瑗突然发现,怎么现在的孩子特别执拗,就像这个谢航辛,明明不是那么讨厌自己,却故意装成一副‘我很讨厌你,你不许靠近我’的样子,不就是干爸在他的面前踱夸奖了自己一句么?至于和自己赌气都赌了快一年了都,先前没有见面还好,这一见面,就爆发了。

“航辛哥哥,你不是不喜欢我这么叫么?”无奈之下,时子瑗真的不想和这个小孩子闹别扭。

“我…”谢航辛涨红了脸,说不下去了。

幸好这个时候和他本来一起走的同学上来了,“航子,这个时子瑗同学和你有关系么?”

半响,没有听到谢航辛的话,时子瑗内急,“我和谢航辛没有关系。”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惹得谢航辛一天都不得安宁,上课就眼睁睁的盯着时子瑗,似乎要把时子瑗的脑袋看穿,哼,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喊我的爸爸妈妈为干爸、干妈;没有关系,你去年还到我家过年…

一气之下,谢航辛在过了几天之后的一节体育课中,冲动了。

而时子瑗为了他的冲动风中凌乱了。

这个谢航辛竟然没有大脑的找夜阑风单挑。

回忆昨天的场景:

“夜阑风,我要和你单挑。”这个是谢航辛恼羞而怒的声音。

夜阑风不屑的撇了眼谢航辛,这个人,自己认识吗?

“你是谁?”依旧没有任何的波澜。

谢航辛真觉得自己刚刚的力气都打在了棉花上了,被反弹回来了,一股热气上涌,“我是谢航辛,我要找你单挑。”

“为什么?”夜阑风眼眸微动,谢航辛,似乎有点印象。

“不为什么,就是想和你单挑。”谢航辛自觉得自己这会真的很有气势。

夜阑风仔细的看了看谢航辛,挑了挑眉,对于他来说,其实很久都没有人敢找他单挑了,这个谢航辛似乎看上去还好,只得勉强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待时子瑗知道这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他们两个约定日期的前一天了。

这一天,萧飒笑得很神秘的对时子瑗说道:“瑗瑗,你知道吗?竟然还有人敢找夜老大单挑呢?”

对于对夜阑风事迹都听说过的时子瑗不由一滞,这夜阑风不是说谁也不敢惹他吗?怎么还有人好死不死的找他单挑?

“谁那么想早死啊?”

萧飒看到被自己带出来的时子瑗那么上道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不由干脆就坐了下来。

“是谢航辛,你知道嘛,这谢航辛其实挺不一般的,他对其他男同学都很好,很讲义气,听说学过了什么跆拳道,不过,这一次,他敢单挑夜老大,虽然是必输无疑,但这勇气却很可佳的。”

萧飒这番说着,完全就不知道时子瑗在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跑了。

时子瑗找遍了教室之后,终于在一个男厕所那边看到了蹲着的谢航辛,一脸沉思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谢航辛。”

谢航辛听到这个熟悉的声调并不陌生,手扒了扒泥土,看都不看时子瑗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谢航辛其实现在正是失落之期,因为自从他向夜阑风挑战之后,他那一些哥们就不理他了,还躲得他远远的,能不让他纳闷么?

时子瑗本来是看着这两天谢航辛恹恹的,还一直以为是自己让他闹脾气了,没想到…

“航辛哥哥,瑗瑗刚刚怎么听说你去单挑了我的同桌夜老大?”

谢航辛撇了撇时子瑗,对于时子瑗叫他‘航辛哥哥’的时候心里还暖了下,但这时子瑗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不高兴了,冷哼一声,嘴巴翘起,赌气说道:“我就单挑了怎么啦?我就要去单挑他。”

“航辛哥哥,这个夜老大不是没有人敢去惹他吗?你干嘛去惹他?”时子瑗就不明白了,这个谢航辛莫不是吃错药了吧?

“还不是…”因为你。

后面的三个字,谢航辛打死都说不出来。

他不能说他要和夜阑风单挑是因为时子瑗,因为这样没有人会相信。

“航辛哥哥,你听瑗瑗的,瑗瑗和他是同桌,瑗瑗去和夜老大取消。”时子瑗蓦地转身,朝教室走去。

却被谢航辛恼怒的抓住了她的手,“你不要给我去,不准去。”

时子瑗被他弄得手腕都痛了,而且还刚刚好捏到了她带着银手镯的地方。

“要是你受伤了,干爸不打你才怪。”时子瑗反驳,对于谢铭对谢航辛的教育,一般都是严厉的,要是这谢航辛还敢在学校打架,谢铭不打他才怪。

谢航辛的力道似乎放松了些,但是嘴上仍旧不妥协,“反正你去了也没有用,我都是要和他打他架的。”

“你…”时子瑗被这个执拗的孩子气死了,甩掉了他的手,反正她就是要让他们不打起来,让那个夜阑风住手也是可以的。

时子瑗想着就开始行动了,这个夜阑风既然是一个小孩子,那么必定有他喜欢的东西,所以,时子瑗在这方面下手了,而最了解夜阑风这个人的莫过于是萧飒了。

“飒飒,你告诉我那个夜老大喜欢什么东西?”时子瑗走到萧飒的桌旁,小声的问道。

萧飒黑溜溜的眼珠子在时子瑗身上转了又转,那眼神犹如在找着食物的狼,这表情着实让时子瑗感到寒碜,“他到底喜欢什么东西?”

“瑗瑗,你不会也喜欢上了我们的夜老大了吧?”萧飒的眼神闪烁,那干爽利落的头发似乎卷翘了起来。

时子瑗真是搞不清楚这萧飒到底天天在想什么了,但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这类的问题,再次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飒飒你就告诉我吧。”

萧飒带着探究的眼神看了看时子瑗,“你要问我他喜欢什么东西干嘛?你不是一直都不甩他的么?”

时子瑗只眨着眼看着她,这个萧飒不挖点什么东西,她就不罢休的,但是她的打算可不能说出来。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那个夜老大其实喜欢…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他的成绩不好,你可以帮助他提高成绩。”萧飒笑嘻嘻的说道。

时子瑗听萧飒这样一说,翻了个白眼给她,这提高成绩是一时半会的吗?看来还是要靠自己。

中午吃饭之前,偷偷塞了个纸条到夜阑风的书上,这下肯定看得到了。

果然,在时子瑗回来之后,在她的书上看到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凭什么?

时子瑗上看下看,这字写得还可以啊,这夜阑风不可能考试考到最后一名去吧。

时子瑗想了想,还是等夜阑风回来再说好了。

过了二十分钟,夜阑风终于回来了,时子瑗在他扒下的前一秒叫住了他。

“夜阑风,你可不可以就算了,你就不要去和谢航辛打架了,这打架是要受到处分的。”时子瑗尽量晓之以理的和夜阑风说道,那黑如墨染的发丝直直的垂在脸颊处,只留有她那娇俏的小脸露出在外面。

夜阑风停止了动作,靠着桌子一手支在太阳穴处,挑了挑眉,撩开眼帘,“哼,处分?我还怕处分么?”

是啊,他是谁,他是不怕处分的,他处分的地方多着去了,何况,这次打架不是他挑起的。

时子瑗正襟危坐,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就看在我是你同桌的面子上,可以了么?”

“不可以。”夜阑风给了时子瑗三个字,便一如以往的扒桌子了。

时子瑗还想要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而且这个夜阑风一睡就不起的主,看来只得等今天放学了。

他夜阑风是一个不会退缩的人,虽然时子瑗说的有道理,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子瑗会为了那个谢航辛对自己说这个呢?他也不想想太多,也无需对时子瑗给予太多说话的时间。

时子瑗直至这一天过完,都没有机会和夜阑风说上话,因为夜阑风竟然下去请假了,在时子瑗上厕所的时候就落跑了。

时子瑗心里着急啊,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又到了回家的时候了,听说谢航辛和夜阑风是在放学后不知道是到哪一个废弃的地方去比,这要是万一出什么事,那还得了。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时子瑗很小心的一个人跟在了谢航辛的后面,饶了一个弯再一个弯,终于看见了夜阑了。

奇怪,为什么没有其他人在?这打架不是传得风风火火的吗?而且萧飒还说要来看来着,怎么就没有人了呢?

“夜阑风,开始吧。”谢航辛一到就开始向夜阑风挑战了。

夜阑风只随意的穿了一件t松松垮垮的衣服,和一见运动裤,看见谢航辛,蹙了下眉,“谢航辛,我记得,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你要和我单挑?”

夜阑风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时子瑗的劝解,也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谢航辛压根就没有什么接触,怎么突然就向他要挑战了?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谢航辛奇怪的看了眼夜阑风,他夜阑风打架从来就没有问过原因,怎么这会…

“只要你和我打一架,我就告诉你。”这原因,他不好意思说,也不想说明白。

明眸一愣,夜阑风突然有些欣赏起这个谢航辛了,外人都传他如何如何的打架,以致于都一年过去了,都没有人敢上来和他单挑,这会,他的全身血液都似乎膨胀了。

“好,那就点到为止。”

时子瑗躲在一处看着,她原以为这两个才不过十岁的孩子打架应该是抱在一起,然后手脚乱踢的,却没有想到,看这两人的架势,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只见夜阑风摆出了个防御且攻击的姿势,而谢航辛却完全是攻击的姿势。谢航辛先动的手,他的拳头是朝着夜阑风的肋骨去的,却被夜阑风一个闪躲,就闪开了,接着谢航辛再次攻击,夜阑风再次闪躲…过了约十分钟左右,夜阑风终于主动攻击,一拳打在了谢航辛的胸口上,只听得谢航辛闷哼一声,转为攻击…

时子瑗看着两个打着架的两个人,要是她直接过去的话,怕是会伤了谢航辛那该死的自尊什么的,这要是不过去,这谢航辛小正太可就惨了,这夜阑风果然不是一般人,这打架都颇有章法,这一出手,时子瑗就主动谢航辛肯定不是夜阑风的对手了。

这会谢航辛已经不知道是痛的,还是‘运动’太久了,满头是汗,直流进他那白色的衣裳上,而夜阑风还是一副悠闲却带着股欣赏…

看着又要有一拳打在谢航辛身上,时子瑗终究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停——不要打了。”

夜阑风那一拳也刚刚好在离谢航辛一厘米处停了下来,接着甩了甩手,正了正身子,将已经坐落在地上的谢航辛拉起。

时子瑗急急忙忙的跑到谢航辛的身旁,紧张的看了看,“航辛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谢航辛颇为臭屁的回道,他怎么也想不到时子瑗会在这里,那自己不是丢脸死了。

夜阑风看到时子瑗皱了皱眉,‘航辛哥哥’?看来,这个时子瑗和谢航辛的关系不一般。

“夜老大,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叫你不要来了,你还偏偏来,还出手那么重。”时子瑗说话有点冲,前世她没有见过打架打得惨烈的,但是这谢航辛好歹是谢铭的儿子,是她的干哥哥,所以她生气了。

夜阑风眯着眼看着一脸拉下来的时子瑗,突然觉得好笑,自己还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女生这样对他说话过,“是他自己要打的,而我,从来就不喜欢落跑。”

“航辛哥哥,你为什么要和他打架?”时子瑗看着呼吸加速的、满头大汗的谢航辛再次问道。

“因为他欺负你。”谢航辛瞪了眼时子瑗,接着甩开了时子瑗的手,走了。

时子瑗纳闷了,大大的眼睛看着还未走的夜阑风,疑惑的问道:“你欺负我了?”

夜阑风也是一脸茫然,突然瞪大了眼,接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对着时子瑗笑了一番,也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夜阑风那个笑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