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2 躺着也中枪奉上

012 躺着也中枪!(二更奉上)

虽然时子瑗很迷茫,但是却从谢航辛‘他欺负了你’这五个字中听出了谢航辛的关心,谢航辛能够为了她和夜阑风这个打架大王打架,简直是出乎她的意外了,同时心里有突然一阵的愧疚,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谢航辛了,这个捡来的便宜哥哥,可真不错。

想到这,时子瑗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她和谢航辛的家离得很近,这林珍买房子还是通过谢铭介绍的,这不,谢铭从来都要求谢航辛要带着她一起回去,只是上一个星期,时子瑗借口去了林珍的丸子作坊,所以谢航辛才躲过了被谢铭大的一劫,不过,这样次,时子瑗肯定要和谢航辛这个别扭的小孩子一起回去了。

追上了谢航辛,时子瑗又拉着谢航辛到她的家里,本来她是想要谢航辛去诊所看一下的,但是谢航辛硬是不肯,时子瑗只好在家里给他弄一下了,省得回去被发现了,肯定少不了一顿骂。

谢航辛看着时子瑗小心翼翼的帮他在手上上着红药水,顿时突然那憋了一年之久的郁结之气消散了不少,那本一脸臭屁的表情收敛了,换上了一副得意的笑容,一顿打换了一个那么可爱聪明的妹妹,值了。

“航辛哥哥,那个夜老大什么时候欺负瑗瑗了?瑗瑗都没有感觉。”时子瑗上完药,眨着清幽的眸子看着谢航辛,奇怪的问道。

被时子瑗看着的谢航辛突然移开了眼,刚刚得意的笑容也敛下了,带着些许的恼羞,“你第一天和他一起坐的时候,我看到他甩都不甩你,还给你冷眼,然后我就想着,我的妹妹,什么时候让人这么不待见了,所以,我左思右想,那天在路上喊着你,你竟然叫我全名,然后我就不服了,凭什么你不喊我哥哥了,肯定是因为他欺负了你,我没有给你找回来,所以你不喊我哥哥了,然后我就找他单挑了…”

谢航辛这话说得时子瑗哭笑不得,她明明记得这个干哥哥不是一点都看不上她的么,而且每一次看到她就会给她白眼么,怎么就因为别人给了她白眼,他就不服了,要保护自己了呢,只能说,以前的那个白眼,其实都是这个谢航辛干哥哥自尊心受挫,所以才每一次看到自己就不爽,其实心里早就当自己的他的妹妹了。

“航辛哥哥,夜阑风翻了白眼给瑗瑗,但是瑗瑗有回过去的,瑗瑗一直以为哥哥不喜欢瑗瑗,所以才不理瑗瑗的。”说实话,这个干哥哥能为她做到这样,她心里很感动。

“有还回去么?”谢航辛倏地增大了眼睛,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明显就是一个吵着要吃糖的孩子,然后吃到了比糖更好吃的东西的表情。

时子瑗不由失笑,捂住了嘴巴,“航辛哥哥,瑗瑗有还的。”

被时子瑗一笑,谢航辛的脸有些微红,转过了头。

“航辛哥哥,其实瑗瑗还有一个问题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一直以来都对瑗瑗没好脸色?”

这确实是时子瑗不明白的地方,在第一次一见面,这个干哥哥就一直盯着她不放,到今天以前,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谢航辛嘟着嘴,半响,才道:“瑗瑗,其实哥哥在第一次见你之前就听过了你的名字了,那次,爸爸第一次见你,然后回坐在车上,就一直对你夸赞有佳,爸爸从来就没有夸赞过我,我的成绩不好,爸爸虽然会说,但是那一次却和我说,要是我有你的一半好他就知足了,然后我就开始不服你了,虽然你很可爱,也很聪明…”

原来是这样,时子瑗心想,我这是躺着也中枪了。

晚上,林珍回来看到了谢航辛也在,也就忙着去煮饭菜了,这谢航辛在林珍和时开民的面前一向来还算是乖孩子,因为谢铭对时子瑗很好,所以林珍和时开民秉着农村人纯真的思想,对谢航辛那可是好得不得了,有好吃的都给他端去一份。

时开民因为参与了皖金山的开发,所以最近都比较忙,回来的时间都是和谢铭一致的,因为时子瑗知道开采皖金山的金子,那绝对是有赚头的,也就没有太过担心,但是有一点,时子瑗的意见还是很有用的,那就是保护人身安全,因为这个时候的人一般都想不到这一点,她这样一提出来,立刻就受到了谢铭的支持,要是下去开采的人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那么他即使成功的开采了金矿,那也会让他愧疚一生的,这不,时子瑗在谢铭的心里又多了一个福星的称号,心里越发的对自己认了时子瑗这个女儿是对的。

经过了这个事情,在星期一刚刚进教室,谢航辛就亟不可待的宣布了时子瑗是他的干妹妹,谁也不许欺负她的宣言,搞得时子瑗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大家都把她看成是动物园的稀有物了。谢航辛家里有钱大家都知道,这时子瑗一身的乡土气息,怎么也和谢航辛搭不到边啊,但这偏偏就搭上了边,而且这个边还不小。

而夜阑风听到了谢航辛的宣言,不由一怔,想要两天前的事情,原来是他误会了。

最激动的莫过于是萧飒了,在听到这个事情后,萧飒立马就将时子瑗拖出了教室,准备‘严刑拷打’。

“瑗瑗,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谢航辛竟然是你干哥哥,我都认识你那么久了,你从来就没有告诉我。”

时子瑗摸了摸因为激动而两肩颤抖的萧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嘴巴里的两排整整齐齐的皓齿,“飒飒,你这不是知道了嘛。”

这萧飒可是一个雷风厉行的主,她很直爽,也很干脆,这次她质问时子瑗那是因为她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萧飒冷哼一声,猛然转过了头,高高仰着,露出如玉藕一般白皙的脖子,“我是你的朋友,你怎么能现在告诉我呢,我不理你了。”

时子瑗不得已拉住了萧飒的手指,不停的摇晃,“飒飒,你就原谅我吧,你就原谅我吧…”

在时子瑗说了好多句之后,萧飒还是冷冷的哼着,一点也没有打算原谅时子瑗的意思。

“飒飒,最多,最多,最多我就把今天中午的肉全都给你吃了。”时子瑗蓦地低下了头,明澈的眼眸里闪过精光,萧飒可是对肉类食物最没有抵抗力的,这一招,应该有用吧。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今天,明天,不,加上后天的肉都给我吃了,我就原谅你了。”萧飒这话,简直就是在时子瑗落音的下一秒就说了出来。

顿时让时子瑗有一种被设计的感觉,莫不是这妮子本来就一直在等着她服软,然后盯紧了她的肉的吧,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她的理亏,而其自己也不喜欢吃太多的肉,“好好好,这个星期的肉都给你了。”

“耶,航子,你出来吧,你看吧,我说了瑗瑗肯定会把肉给我吃的,你还不信。”萧飒对着门口大声叫了一声,表情得意无比。

时子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三十大龄的人还会被这么一个九岁的小孩子给忽悠了,不过,她确实给忽悠了。

原来,谢航辛和萧飒本来两人就像是哥们一般的好,因为最近萧飒和时子瑗走得进,所以最近没有看见萧飒和谢航辛怎么说过话,而且时子瑗本来就不喜欢太过关注外部事物,这被设计这一条,她是坑定了。

谢航辛从教室里出来,一手指着时子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瑗瑗,亏哥哥看好你,以为你肯定不会上当,所以和萧飒打了赌,赌我们两个如果谁输了就把这个星期的肉给谁,没想到,你竟然就这么上当了。”说着,一脸的受伤和纠结,一个星期不能吃肉,这不是把他给憋死了。

时子瑗看到这样的谢航辛不由高看了一眼,这谢航辛现在的样子,让她不由想到了她前世唯一的哥们兼毫同事,也是如谢航辛这样的性格,觉得自己似乎了解谢航辛实在是太少了。

“航辛哥哥,你不用担心,你要吃肉,瑗瑗这儿有钱,可以出去吃。”时子瑗兜里可有不少钱,至少也有个两百块,这习惯,时子瑗确实改不了了,兜里没钱绝对不出门。

接下来,时子瑗在这一个星期都出血了,因为谢航辛的兜里没钱,这萧飒的兜里没钱,但是就是硬要跟着时子瑗一起出去吃饭,时子瑗对于这么一些钱根本就不看在眼里,何况出去吃饭,她也能点自己喜欢吃的菜,幸好这个时候吃饭不要多少钱,一个星期过去了时子瑗都还剩一百多,要是后世,恐怕她这两百多还不够塞牙缝呢。

夜阑风照样一样天天睡觉,和时子瑗是完全相反的,时子瑗还是被老师天天盯着,搞得她一个头两个大,心里猜想着,可能是因为自己是乡下转来的学生肯定是怕自己给这个班拖后腿,所以她现在只叹一句,赶紧来一次大考吧,然后我就显显我的‘实力’,省得天天被盯着,害得自己请假都请不到。

这一中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要达到一定成绩的学生或者是确实生病住院起不来的学生才可以请假,学习好的学生可以在上课睡觉,干其他的事情都随便,只要你的成绩没有下降就好,一旦成绩下降那么就会被老师给盯梢了。

时子瑗是一个特例,因为是从乡下转来的,即使在乡下的成绩有多好,在这里,也是被老师不看重的,所以时子瑗绝对是一个被老师盯梢的对象,而且还是重点对象。

时子瑗那么想请假是有原因的,她刚刚发现一赚钱的途径,而且是必赚的,心里痒痒,这时间就是金钱,用在房地产上的时间更是金钱,以后的房子那钱,可是无法用钱来计算的。时子瑗算了算,她手上的钱大概可以在这县城买五套房子左右,这得要赶紧的,要是迟了一年半载,可就不是这样子说了,这要代替的人都找好了,就找凌霄就得了,凌霄的年龄刚刚好够,而且还可以让凌霄也买一套。

“时子瑗同学,你在看什么?”一严厉的声音在时子瑗的头上响起。

时子瑗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考场呢,马上就低下了头,继续做试卷。

今天正是时子瑗来到这里的第一次大考,算是一月一考的那种,这些题,时子瑗压根就不用二十分钟就做好了,所以她现在的脑袋瓜里正在考虑着要不要多买几套房子,反正那反正那房子放着就是钱。

考完之后,时子瑗马上就交卷了,站在校门口等着萧飒和谢航辛出来,希望谢航辛这次能考好一点,不然,又该让谢铭骂了,心里该又不平衡了。

突然,时子瑗看见那个夜阑风竟然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这夜阑风到底什么人,那小车可不便宜,难道夜阑风真的是哪个黑社会老大的儿子?

“瑗瑗,瑗瑗,你怎么比我早出来?你考完啦?”萧飒一脸的不可置信,今天考试的题目不是很简单,她还担心着时子瑗会被难倒呢。

时子瑗看到萧飒担忧和惊讶的眼神,不由一笑,漾出浅浅的酒窝,“飒飒,我怎么就不可以比你早出来啦,航辛哥哥呢,他不是和你在同一个教室考试的么?”

萧飒拉过时子瑗的手,附耳,“瑗瑗,等一会你可别在航子的面前提到考试的事情。”

明眸一愣,瞬间明白了,谢航辛的成绩不好,经常被谢铭骂,时子瑗思忖着,看来她得帮助谢航辛好好提高一下成绩,自己最近担忧着房子的事情,竟然忘记了这事了。

谢航辛一出来,果然脸色不好看,一脸的臭色,时子瑗上前,笑眯眯道:“航辛哥哥,你今天要吃什么,瑗瑗可以买喔。”

“今天不想吃饭了,瑗瑗。”谢航辛哀叹一声,全身毫无斗志。

“我说航子,你可别沮丧,放心,这次考…”萧飒顿觉自己失误,忙捂住了嘴,刚刚自己还提醒瑗瑗不能说来着,自己却忍不住说了,真是失误。

果然,谢航辛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

时子瑗抚了抚额头,自尊心果然强大。

“航辛哥哥,你放心,瑗瑗会为你说好话的,瑗瑗决定了,从明天开始,瑗瑗就重新教你功课,语文、数学都教,绝对不能落下了。”

谢航辛不说话,但脸色却稍稍缓了缓。

时子瑗看效果还不错,继续加油,假装吸了吸鼻子,一只手伸到了眼角下面,“原来航辛哥哥不相信瑗瑗,还是嫌弃瑗瑗是从乡下来的,呜呜呜~”

对付谢航辛这个自尊心超越一切的小孩,不能用硬的,只能用软的。

谢航辛看到时子瑗这个样子慌了神,他这个干妹妹,他可从来就没有见过她哭,忙拉下时子瑗的手,“瑗瑗,瑗瑗,哥哥没有这样想,哥哥刚刚是在想…在想…”

“哥哥你是嫌弃瑗瑗从乡下来的,不相信瑗瑗…”时子瑗再次吸了吸鼻子,眼眶氤氲着,像是在下一秒,眼泪就会从眼里掉下来。

“好好好,那哥哥就和瑗瑗学习,可以了吗?明天就开始。”谢航辛拜下阵来,对于时子瑗这般模样,即使知道是假了,也不忍心。

时子瑗马上就‘破涕为笑’,朝萧飒偷偷的比了个‘v’字形,萧飒见到也笑了。

萧飒和谢航辛从一年级就开始同班,而且和谢航辛还是哥们,当然知道谢航辛那种超级自尊心的心理,虽然她很想帮助他,但却奈何一次一次被谢航辛给饶过去了,也就一直没有再提过这事情,没有想到,今天时子瑗这么一闹,倒是把谢航辛这自尊心给踩下去了,这下,她就放心了。

这次考试,谢航辛果然没考好,而且还出乎时子瑗的预料,没想到,这个谢航辛竟然考了个倒数第三,第一的是没有考试的那位,第二的是夜阑风,剩下他倒数第二,时子瑗可真为这个干哥哥捏了一把汗了,怎么连最基本的九九乘法表都不知道,难怪谢铭会骂了,真是难为了谢铭了。

谢航辛在意分数,但夜阑风却对分数毫不在意,拿起试卷就往桌下一塞,继续睡觉。

考卷发下来的第二天,时子瑗竟然在她的桌子发现了一只狗,一只毛茸茸,全身白色,只有那嘴是棕色的,是谁放到她那的?好可爱。

“啊——瑗瑗,你这里怎么会有狗?”萧飒一副要哭的样子,却一动都不敢动,看着时子瑗手里的狗瑟瑟发抖。

萧飒这么一尖叫,把全班都吸引过来了,有的人鄙视,有的人害怕,也有的人一把上前抓住了时子瑗手上的狗,这人自然是谢航辛了。

“瑗瑗,这狗真的是从你书桌下发现的?好可爱,送给我吧。”谢航辛边逗弄着小狗的鼻子边说道。

“那狗是我给瑗瑗的,谁也别想打它的主意。”一道温柔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入。

众人朝声源看去,倒吸声充满了整个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