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6 气死人不偿命

016 气死人不偿命

“春哥,这架…我们去瞧瞧?”坐着的男子一脸的兴致,他对那个嚣张的夜阑风兴致不是一丁点的,而是很多,试想想有几个人能有如此的勇气,去打一个比他高大那么多的人。

那名叫春哥的人沉重的点了点头,暗黄的手指摩挲着肥嘟嘟的下巴,蓦地起身,大吼,“老板,结账。”

另外一个男子赶紧去结账,很快,三人就消失在了店内。

“航子,看来夜老大有危险了,我们快去看看。”萧飒这个急性子看他们一出去,就马上对着谢航辛道。

谢航辛视夜阑风为哥们被萧飒这么一激,自然马上应呼,‘吱~’椅子被拉开。

“好,萧飒,我要去看看,好歹阑风是我的哥们。”

一脸的暗沉,眼底满满的闪着火花,时子瑗稍稍撇眼看去,让她不住的怀疑这谢航辛是想要去看热闹还是去帮助夜阑风的,这两种,不管是哪一种,都是不被允许的。

“航辛哥哥,你站住。”时子瑗猛然开口,谢航辛冲动的性子她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要是被干爸知道了,肯定是一顿打。

如次果断的话,让谢航辛止住了步子,茫然的凝像时子瑗,黑眸眨了眨,“为什么?瑗瑗,阑风好歹是你三年的同桌,而且还很照顾你,在三年级的那会你受伤,还是……”

谢航辛又准备他的长篇大论了,时子瑗比了一个停的手势,两弯如黑晶石般的眸子看向谢航辛,一字一句道:“航辛哥哥,你确定你去了事情会变好,又或者你去了帮着夜老大一起打架?你觉得今天是第一天开学的日子,要是你出了事情,干爸会饶过你?”

听完时子瑗的话,谢航辛的眼眸有过一霎那的害怕和停顿,浓黑的眉毛似是打结,“瑗瑗,那总不能不帮着阑风吧。”

谢航辛当然知道时子瑗说的话里的意思,但是他是个重义气的人,要他不去后山简直就是不可能。

“回学校,找老师。”陆羽淡笑着开口,完全就看透了时子瑗心里的想法。

果然,时子瑗点了点头,又大又黑亮的眼珠转了转,“恩,哥哥说得对,夜老大再怎么厉害也难以打得过高中部的老大,既然那是老大必然会有很多的小弟,即使是暂时的赢了,我们也不可能都躲着,所以,我和飒飒去学校请老师,你和哥哥去后山,在老师还没有来之前,一定不能开打,即使打了,也不能让夜老大出手,要不然,夜老大会被记过的。”

时子瑗说得有条有理,句句在理,反正只一条,夜阑风最好能够不要被记过,也不能被伤到。

“好,陆羽,那我们走吧。”谢航辛完全就是个妹控,对于时子瑗说的话,完全的相信。

“诶,我要一起去,我才不要去请什么老师。”萧飒才不想,她迷着夜阑风打架可不是一时半会了,而是好几年了,这三年夜阑风打架她都是事后才知道,这一次事前知道,她当然不想放过,一转眼就跟着陆羽、谢航辛跑了。

时子瑗无奈的摇摇头,什么时候飒飒的性子能收敛一些,还真担心。然后赶紧付账,就往学校里去了。

过了十分钟才找到了高中部的教务处,这个时候最好是找高中的教务主任,要是叫了初中的可能都没用。

时子瑗好说歹说了十分钟,那个教务主任才相信了他,带着学校的一个保安就往后山去了。

到达的时候,只听得萧飒叫道:“夜老大,你怎么不还手啊?”

时子瑗一看,陆羽和谢航辛站在了一边,而另外一边站着许多的高中部的人,他们一个个兴致甚高,夜阑风似乎挨了一拳,但似乎不怎么严重,那就好,他没有开打就好。

“老师,老师,快点,他们要打起来了。”时子瑗着急的叫喊。

教务主任是个中年人,灵活性当然不如时子瑗,而这山上又颠棘,所以走起来,甚为艰难,不过他幸好是个好老师,对学生负责的老师,不然一般的老师才不敢上来管学生打架的事情。

“陆羽,你说,瑗瑗怎么还不来,这阑风都被打了,我们让他不要还手,他还真不还手了。”谢航辛的脸上一脸急色,使劲的戳着衣角,看着夜阑风嘴角处的一点血丝,心急着。

陆羽耸了耸肩,压根就不担心,对于时子瑗他百分之百放心会带着老师过来,而对于夜阑风,他才不信夜阑风会受伤,就那么点小伤,还不是家常便饭。

勾了勾嘴角,泛起四十五度的弧度,看着眼前的场景,“放心吧,夜阑风没事。”

“瑗瑗那方法到底有没有用啊,这夜老大都被打了都不还手,气死我也。”萧飒跺了跺脚,晃了晃身子,一脸便秘的样子。

“老师来啦,老师来啦…快跑!快跑!”眼尖的一个高中部老大的小弟突然叫道。

他这一声叫,正好阻止了那高中部老大要挥向夜阑风的拳头,举起手,“听我说,你们都是来看打架的,你们快走,这事情我会承担。”

接着,一阵的跑步声,那群看热闹的小弟都消失不见了。

陆羽听到这话,心里闪过一丝欣赏,这个人,还算是有点兄弟的义气;而夜阑风则是舒展了下身躯,幸好那时子瑗没有辜负他对她的信任。

“王庆,你又给我打架。”教务主任一看就认出了那满脸横肉的高中生老大,看来,这王庆打架肯定是家常便饭的。

教务主任早就气喘吁吁了,满头是汗,高空中灼热的阳光将他那光亮的额头照得熠熠生光。

“没打,没打就好。”时子瑗拉住陆羽的手,另外一只手擦了擦鼻尖,眼里划过一丝疲劳,这打什么架啊,大中午的,睡觉多好。

王庆撇过头,完全就不看教务主任的脸,“不就是打打架,又没有怎么样。”

拽拽的态度,让教务主任呼吸愈发的沉重了起来,一把上前就拉过了王庆的手,喝道:“和我回学校,这一开学就不安分,你就准备处分吧。”

王庆也不挣脱,乖乖的和教务主任走了,让时子瑗看着目瞪口呆,有那么自觉的人?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王庆竟然是这教务主任的儿子。

“其实,这个王庆还是挺让人佩服的。”好死不死的萧飒看着远去的背影,喃喃出声。

“切,你嘟喃什么呢,我看你是看到会打架的人就佩服。”谢航辛马上就戳破了萧飒的话。

陆羽斜低头,看到时子瑗一脸的疲倦,暗暗叹息了一口气,“瑗瑗,我们回去吧,看你都站着都要睡着了。”

时子瑗独自一个人回到宿舍,竟然发现,她的床铺被换了,而在她本来选好的床铺上却躺着?...

一个约重大概目测有一百二十斤的妞,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这也相差太多了吧。

“你就是时子瑗?我看见了红榜上的第一名诶。”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看见时子瑗进来,马上就放下了她手里正磕着的瓜子,惊愕的问道。

时子瑗把视线从那一百二十斤的女生收回,睨向声音来源处,一个挺清秀的女生,友好的笑了笑,“我就是时子瑗,你是…”

“哇…没想到你竟然是那么小的一个女生,脑袋瓜子怎么那么好用?”那女生没有回答时子瑗的话,惊呼道,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时子瑗抬眸,水汪汪的眼睛呆怔了一番,有些愕然,好歹自己的身高有个一米四好不好,什么叫那么小的一个女生?

那女生在时子瑗惊愕的瞬间就走到了时子瑗的面前,仔细的端详一番,“看上去也不是很特别,成绩竟然那么好,你好,我叫苏素素,草字头下一个办的苏姓,素素是朴素的素,你可以叫我素素。”

绝对是自来熟的,时子瑗脑子里闪过第一次见萧飒的时候,这苏素素简直就是另外一个萧飒嘛,只不过她比萧飒要女孩子气一点,也更高一些,还有扎着两个小麻辩。

“素素,你好。”

苏素素一听,两颊立刻就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一个环抱,将时子瑗笼罩在她的羽翼之下,“时子瑗,瑗瑗,以后就叫你瑗瑗了,我是全年级第四名。”

时子瑗就喜欢和那么干脆的人打交道,很快就和这个苏素素混熟了,原来这个苏素素还是个体育健将,参加了小学的体育特训的,难怪这骨架,简直和那一百二十斤的女生差得天差万别。

说着,说着,把时子瑗的瞌睡虫都打跑了,人已经坐到了苏素素的床沿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着苏素素说着她的‘战功事迹’,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平凡了。

屋外的太阳渐渐落下了山,只余留一丝霞光在山脚下逗留着。

而本来睡着的一百二十斤的女生终于迷糊转醒,胖嘟嘟的脸上随着她嘴巴的蠕动而上下晃动着,看得时子瑗忍住要笑的欲望,实则心里早就笑翻了。

“你…你…你是谁啊?”犹如莺啼般的声调,让时子瑗心里猛然一啪,这声调,这形象,真的好像韩红。

“你好,我叫时子瑗,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霸占我的床,这床明明是我先占到的。”时子瑗当然没有忘记她的事情。

胖嘟嘟的女生眨了眨眼,缓缓起身,看到时子瑗,仔细的从上至下看了看,似是不屑道:“就你这身板,干嘛还跑到这门口来住,要是冬天有大风,还不把你给冻坏了,而且要是有坏人,第一个就把你给拎起来了,我那么胖,在这里正好适合。”

时子瑗汗颜,有没有那么剽悍,这个胖嘟嘟的女生竟然一系列的话都是为了她?

“好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我把你的**的东西给你弄乱了,我去帮你整理好。”说着,不顾时子瑗惊讶的眼神,就已经跑到旁边的那个床铺去整理了。

时子瑗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谁说胖的人跑不快,这个胖嘟嘟简直可以装下两个她的女生,就那么一溜烟的走了,而且还在快速的整理着她的行李,有没有那么让她吃惊,这两个一起住的室友都那么让她汗颜,就是不知道还有一个是什么样子的。

“好了,都已经整理好了。”时子瑗想着,那个胖嘟嘟的女生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一脸的都是困意。

最后,时子瑗一句话没说,还是回床铺吧,看在人家字字句句都说是为了自己的份上,看在她点点动作都‘行云流水’般的将她的行李整好,就算了。

“对了,我叫蒙小小,你可以叫我小小。”那个胖嘟嘟女生再次出声。

时子瑗愣了一下,蒙小小?从上至下的看了眼,是够‘小’的。

“我叫时子瑗,你可以叫我瑗瑗。”

还有一个室友竟然到了晚自习的时间都还没有来,陆羽因为有事,时子瑗就和蒙小小、苏素素一起吃了饭,然后去教室。

她们的教室在一楼,好死不死的竟然正对着厕所,即使是坐在了教室里都还能闻得到厕所里散发出的那股难闻的气味。

她们一进去,立刻就吸引了不少的眼球,时子瑗依旧t恤牛仔,发丝湿润,就那么随意的披在了后背,最引人注目的其实不是她,而是有着一百二十斤重的蒙小小。

不过只是一瞬,接着大家又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三个人,只能有两个人一起坐,时子瑗下意识的就选择了在夜阑风的前面坐下,苏素素和她一起坐,蒙小小坐在了她们的前面。

由于‘夜阑风’趴着,所以时子瑗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其实现在坐在她后面的只是一个和夜阑风有一样衣服的别人。

“我说瑗瑗,你怎么就能把试卷考出满分呢?太厉害了,我觉得我考一个第四名已经是厉害了,没想到…”苏素素又一次夸赞时子瑗。

“什么,满分?”蒙小小突然转过头,眼里闪亮闪亮的,凝着时子瑗不放。

时子瑗感受到周边灼热的视线,不由得低下了头,桌角下扯了扯苏素素的衣角,小声呢喃,“素素,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能不说了么?”

似乎是时子瑗的怨念有用,苏素素竟然一口就说好,终于视线都移开了。

“瑗瑗,你看看,我做的卷子。”蒙小小突然从她书包里左看右看的拿出一张试卷摊开,让时子瑗看。

时子瑗眯眼一看,瞬间睁大了眼珠,满满的只选择题做了几个abc,其他都一片空白。飒飒不是说三班五班都是尖子生吗?怎么还会有蒙小小这成绩?

“小小,你这成绩也太…”时子瑗还没有说话,苏素素就大惊指着那试卷惊讶的说道。

蒙小小眯着肉嘟嘟的眼睛,笑嘻嘻道:“这试卷我就不会做,瑗瑗,你教我吧。”

时子瑗服了,这蒙小小也太萌了,竟然如此令她大惊,“小小,你这实在…”

“夜阑风诶,快看。”一声尖叫声响起,时子瑗猛然一惊,眼珠撇看教室门口,那不正就是夜阑风吗?那…立刻转身一看,他不是夜阑风?

夜阑风一进教室听到班里的尖叫就蹙了蹙眉,一顿,接着看到时子瑗,下意识的就走到了时子瑗的后面坐下,正好就坐在了苏素素的后面,对上了时子瑗的眼睛。

“夜老大,你可真出名。”时子瑗对上了夜阑风的眼睛,蓦然开口。

夜阑风漂亮的脸蛋一如当初第一次见到的那样,那浓密而短短的头发直竖着,感觉上去,不打架的话,还真是个斯文又漂亮的男生。

“哦…”夜阑风看了一秒钟时子瑗,接着回道。

他这么一回,时子瑗呆怔一秒,呶呶嘴,夜阑风还是一样,还是不要招惹他了,转过身。

夜阑风看时子瑗转了身,随即皱了皱眉头,道:“时子?...

瑗,你换到我前面坐吧。”

嗓音浑厚且带着些命令式,夜阑风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那么一句话。

苏素素是个明理的人,她也听到了时子瑗和夜阑风的话,当然知道夜阑风和时子瑗是认识的,听到了夜阑风的话,立刻就起身,转头看向时子瑗,笑道:“瑗瑗,那我们就换下吧。”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夜阑风,想来夜阑风应该是认为自己比较安静吧,又不会打扰他,所以才想着要自己坐在他的前面,也就依照了夜阑风的话,和苏素素换了位置。

夜阑风看到时子瑗换到了自己的面前,继续他原始的动作,睡觉。

在斜面隔着两排的姜篱看到这样的场景,眼神不由阴鸷了下来,凭什么,凭什么自己叫他他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不给她?难道他不记得自己了吗?

接下来的时间都是晚自习,班主任来了下,介绍了下他自己,接着就是全班自我介绍。

“夜阑风,以前在六年级三班的。”

好简单的介绍,时子瑗不由斜眼看了看夜阑风,还是一脸臭屁的表情。

“哇,他就是夜阑风,又会读书,又会打架…”

“长得那么好看…”

讲台桌下,众人议论纷纷,特别是女生。

“好好好,大家安静。”班主任带着一个老式的黑色镜框,笑着安抚着底下吵闹着的学生。

看似一个眉目慈祥的人,应该是一个很好的班主任。

在班主任的安抚下,众人终于安静下来了。

“大家好,我叫姜篱,来自六年级二班的学生,我擅长唱歌、跳舞…”絮絮叨叨的一堆,无非就是关于什么什么获奖了,什么什么得了第一,搞得这自我介绍都成了她的演讲了。

“瑗瑗,这姜篱太厉害了吧,竟然获了那么多的奖。”蒙小小一脸崇拜的看着姜篱,仿佛看到了姜篱获奖时的样子。

时子瑗无所谓的看了眼姜篱,倒也算是个美人胚子,只是人有些高傲,不过她也有那高傲的资本,瞧那一身现下最时尚的连衣裙,把她的身材都一一显露出来了。

“小小,我看,瑗瑗比较厉害。”苏素素翻了个白眼给蒙小小,说道。

视线从姜篱的身上抽离,转看蒙小小,点了点头,中肯道:“不错。”

自我介绍很快就完了,班里才四十多个人而已,时子瑗想想自己前世读初中的时候一个班最少的就有六十个人了,这四十多个人确实是比较少的了。

“你看,瑗瑗都说不错了。”蒙小小抖着她那身子,得意的笑道。

翌日,陆羽来接时子瑗一起吃饭,自然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夜老大,难得你肯和我们一起吃饭,怎么样,在三班的日子还好吧。”萧飒一手夹着大块的肉,一边问道。

谢航辛下一刻接口道:“萧飒,这瑗瑗的关系和你最好了吧,你怎么不问瑗瑗,问阑风呢?”

萧飒一个白眼过去,“瑗瑗就不用我来关心了,有陆羽关心着呢,我当然要关心关心夜老大了,夜老大过得好,那瑗瑗就可以在他的照顾下过生活了。”

萧飒说得那般理所当然,时子瑗假咳两声,自己看上去那么像需要别人照顾的吗?好歹自己都活了三十几年了。

“放心吧,瑗瑗过得很好。”夜阑风风轻云淡道。

陆羽黑眸一闪,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夜阑风,这不是他说话的风格啊?蹙了蹙眉头,自己不是给自己培养了一个情敌吧?

“来,瑗瑗,吃这个。”

时子瑗接过,吃下,心里也对夜阑风刚刚说的一句话纳闷,这夜阑风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何时说话那么多的话。

时子瑗晚上一回宿舍,就看见多了一个人,这人竟然是姜篱,她怎么会搬到这里的?

“来来来,小小,这巧克力真的很好吃的,你吃,你吃。”姜篱满脸的笑意,手上拿着一巧克力放到了蒙小小的手上,蒙小小立刻就笑嘻嘻的接过,剥开。

但是姜篱眼底划过的一丝嘲讽却被时子瑗看在了眼里,这个姜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哎呀,这就是瑗瑗吧,来,你喜欢吃什么巧克力,我这有好几种。”姜篱一看时子瑗进来,笑容就更开了,她本来就等着时子瑗回来呢。

苏素素听到声音,立刻叫道:“瑗瑗,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我还等着你教我折五角星。”

时子瑗看了眼苏素素,再看了眼姜篱手上的巧克力,果然有钱的主,竟然买了那么多的巧克力,随意的拿了一个,说了声谢谢,便朝苏素素看去,跑到她的床沿,“素素,你都不看书的,后天不是说要测试吗?”

时子瑗想着今天白天她才说她会折五角星,这晚上苏素素就迫不及待的去买了这东西回来,简直找罪受,想想她前世的时候傻傻的给一个男生折了三百六十五个,然后被无情的退回,她就再也不想再折了。

“哇,我都忘记了。”苏素素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唰的拿起了一本今天才刚刚发的书。

而姜篱见时子瑗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不由暗暗冷嘲一笑,这个乡巴佬,还瞧不起自己进口的巧克力,简直是不识好货,要不是为了接近夜阑风,自己何必来讨好她。

“瑗瑗,你多吃一个嘛,这么多。”姜篱收起嘲讽的眼神,笑脸相迎。

“我要,我要,姜篱,我还要一个,真的很好吃。”蒙小小立刻举起了手,晃着她胖圆的身子,大叫。

姜篱的眼神暗了暗,心里嚼碎,这个胖子,还闲不够胖吗,吃那么多。心里虽那么想,但倒过去的脸却还是笑着,拿起一个巧克力,再次放到了蒙小小伸出的手上,“小小,你可不能吃那么多了。”

“就是,就是,小小,你可不能吃那么多了。”苏素素紧接着道,她比蒙小小通解很多,也看得通透,这姜篱明显的就是故意来和她们套近乎的。

“姜篱,我不要了,我吃一个就好了。”时子瑗拒绝道。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姜篱笑了笑,也不勉强,“我是最后来的一个,希望你们多多照顾。”

苏素素举起大拇指,“篱篱,我们都要靠你多多照顾呢,你看你的才艺,我都羡慕死了。”既然你那么想我们夸奖,看在巧克力的份上,就说一两句吧。

“呵呵,那都是小意思,本来我还想要去报钢琴的,但是没时间。”一副惋惜的声调,看上去甚是惹人怜爱。

“没事,没事,姜篱,哦不,篱篱,我什么都不会,你会那么多,我们都很羡慕呢。”蒙小小边吃边说着。

时子瑗一转头,正好对上姜篱的眼睛,轻笑,“是啊,篱篱,你会那么多,我们都羡慕。”

三人夸赞完,姜篱才得意的扬起她高傲的头颅,嘴上却谦虚的说着,“你们太看得起我了,其实我也没有怎么样。”

时子瑗拂了?...

拂自己的发丝,用发丝挡住自己的脸,以保证自己拿抽搐的嘴角不被看到。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了,今天是星期六,时子瑗下了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打算到陆羽的教室去找他,和他一起去看看球球。

陆羽的教室在五楼,时子瑗爬了三分钟,终于找到了三年九班的班级,这是她第一次上来找陆羽,以往都是陆羽找她的,恩,初三的人都还算勤奋的,至少她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学生几乎在看书,做作业。

“你好,可以帮我叫一下陆羽吗?”时子瑗拂开额际的发丝,淡笑着问道。

薰衣草的香味瞬间弥漫开来,那黑亮的长发,那漾起的浅浅酒窝,让那个被问到的男生脸唰的涨红,结巴着声音,“好…好…的。”

时子瑗不由失笑,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吧,其实要不是陆羽坐在了最里面一排的中间,自己肯定会直接叫,哪还需要去让别人叫。

那男生站起了身,提高声调,“陆羽,陆羽,有一个漂亮的小妹妹找你。”

这一叫喊,本静悄悄的教室立刻就传来了不少的声音,而齐刷刷的眼神皆朝时子瑗这边看来,似乎在看什么怪物一般,够渗人的,使得时子瑗暗暗蹙眉,早知道就不要叫人喊了,乖乖的等着陆羽下她班级找她不就得了。

陆羽本来仔细的教着他的同桌做题,被这么一喊,不由皱了皱眉头,薄唇轻抿,小妹妹?谁啊?不会又是给他什么情书的吧?便头抬都不抬,便道:“不见,让她回去吧。”

这几天,他被初一的女生不知道叫过多少遍了,一旦他出去必定是一封情书,这样的日子烦都烦死了。他也压根没有想到是时子瑗,因为依照时子瑗的懒惰性子,肯定不会上来找他。

那男生一恹,不好意思的朝时子瑗看去,道:“你也听到了,陆羽说不见。”

时子瑗当然听到了,而且还听出了陆羽声调中的不耐烦,略一思索,难道是自己要亲自进去?不好吧,这班级里喜欢陆羽的女生肯定不少,说不定被秒杀的可能是百分之九十。

那男生看着时子瑗呆怔的站在那里,一声不吭,以为是时子瑗被打击到了,便好心出声安慰道:“小妹妹,你不要灰心,这陆羽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你还是有希望的。”

时子瑗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这男生不会以为自己是陆羽的追求者吧。

“额,但是…”我是她妹妹。

“真的,他真的没有女朋友,要是你有信给他,我可以帮你转交。”那男生以为时子瑗不信,难得的好心说帮她转交。

时子瑗不想再逗他了,便道:“我是陆羽的妹妹,你可以让他出来吗?”

“妹妹?陆羽没有听说他有妹妹啊,小妹妹,你就别白费力气了,这几天来找陆羽的一大堆的都说是陆羽的妹妹。”那男生为难的看了眼时子瑗,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

时子瑗嘴角一抽,感情最近有许多和陆羽表白的女生啊,难怪这个男生看自己的眼神有一股惋惜的意思,看来这被认定为是陆羽的追求者是必定的了。

“哟,这位小妹妹,是初一的吧。”一个女声从时子瑗的背后响起。

时子瑗缓缓的转过身,一吓,这个女生的胸部至少也得是34b的,才十四岁就那么大,这可真是‘波涛汹涌’。

廖楚芯看时子瑗一脸呆愣着看着她的胸部,探索似的朝时子瑗那看去,‘平坦无波’,不由冷哼一声,这样子干扁豆的身材还敢来找她的陆羽,简直是来找晦气的。其实在时子瑗刚刚出现门口不久,廖楚芯就看到了她,也听到了时子瑗和那男生的对话,心里一下就认定时子瑗也是来追求陆羽的其中一个,其他来的女生至少有点料,这次来的竟然一点料都没有,还敢来和她争,简直自不量力。

“小妹妹,毛都还没有长齐,就想找男朋友了?”廖楚芯挺了挺胸,高仰着头嗤笑道。

时子瑗撅起嘴,低垂下眼帘,从自己的胸部扫看过去,确实没有料,自己也纳闷了,为什么她还不发育啊。

看到时子瑗一脸失意的样子,廖楚芯不由为自己说的话高呼正确,得意万分,再接再厉,“看清楚了吧,姐姐这才叫有料,听姐姐的,不要再找陆羽了,等毛长齐了再来。”

时子瑗蓦地抬眸,翻了个白眼,一个有胸无脑的大波,“姐姐,你看,你的鱼尾纹都长了哦。”

“鱼尾纹?什么鱼尾纹?”廖楚芯蹙眉道。

“姐姐,鱼尾纹就是眼角那边的皱纹啊,姐姐,你才几岁啊,就长皱纹了。”时子瑗一副惋惜的样子,还应景的摇了摇头。

其实时子瑗说的并不是什么鱼尾纹,而是廖楚芯本来就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只是这粉有些劣质。

“胡说,我怎么可能长皱纹。”廖楚芯呵斥时子瑗,修长的手却已经摸上了自己的眼角处。

时子瑗深深叹了一口气,“其实还不止那里,连姐姐的下巴都圆了,姐姐最近是不是吃了太多的肉,长胖了?”

廖楚芯听到时子瑗的话又忙着用手摸至下巴处,感觉感觉,好像是多了些肉,唉,早知道中午就不要贪吃了。

“还有哦,姐姐,你的右脸颊上好像还长着痘痘,听同学说这个是青春痘,”接着时子瑗又大惊,“原来姐姐还在青春。”

听着时子瑗的话,廖楚芯又将自己的手摸到了右脸颊处,似乎真的摸到了一颗痘痘,这都要让她哭起来了,早知道就不要吃那炸鸡腿了,又长胖,又长痘,后悔死了。

那在边角处半躬着身子本来当心时子瑗会被欺负的男生见此情景,不由对时子瑗大赞,没有一个小妹妹能把他班大美女给戏弄成这样吧,这一刻,他觉得,这廖楚芯似乎真的不漂亮了。

“哎呀,姐姐,其实你还有很多的地方,比如这脖颈处的线那么深,这肯定是发胖的前兆,说实在的,妹妹真的为你担心呢。”时子瑗看廖楚芯那么‘听’她的话,再次说着,她可不是一个任由别人欺负的人,这个廖楚芯竟然说到了她的痛楚,那就别怪她了。

“哈哈哈哈~”那男生终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让廖楚芯涨红了脸,也自然的反应了过来,怒瞪着时子瑗,咬牙切齿,面色扭曲。

“你…你…”

------题外话------

谢谢亲的票票,紫都收到了!嘻嘻,恭祝今天【冰落雪】亲今天生日,生日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