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7 哥哥瑗瑗被欺负了

017 哥哥,瑗瑗被欺负了!

时子瑗看自己玩得差不多了,摸了摸自己的下唇,黑眸左右视察,突觉没有什么意思了,对着廖楚芯扮了个鬼脸,转身,跑进了教室,看到陆羽正在为他的同桌讲题,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一把把手盖到了那本书上,慌忙做委屈状。

“哥哥,你竟然不见瑗瑗,瑗瑗都被欺负了。”

那两弯水汪汪的眼眸盛满了氤氲之气,那撅起的娇俏嘴唇一副委屈,仿佛全世界都欺负了她。

陆羽听到熟悉得不能熟悉的声音,抬眸一看,正对上了时子瑗那抹委屈的眼神,心中‘咯嘣’一下,听到时子瑗的话,脑子一回想,刚刚不是…

“瑗瑗,真的是你。”陆羽一把让过了椅子,将时子瑗拉到了他的座位上,面瘫的脸色浮起了温柔的笑意,似乎比阳光还更让人感觉到温暖。

时子瑗撇开眼,似是不屑,“哼,瑗瑗在外面叫哥哥,哥哥竟然说不见瑗瑗,还让别人来欺负瑗瑗。”

三年九班的看到这种状况,陆羽这冰山的脸上竟然蓄着宠溺的笑意,而突然闯进的似乎是初一的小妹妹竟然敢对他这样说话皆愣了,这还是他们平常见到的那个无所不能、面瘫冰冷的陆羽么?

而本来刚刚给时子瑗叫陆羽的男生张大了嘴巴,他刚刚,他刚刚…真的搞错了?

“你这死丫头,还敢跑进教…”廖楚芯的尖叫声由远而近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只是当她看到陆羽那溺死人的笑容,和时子瑗竟然大胆的做到了陆羽的座位上,最后一个‘室’字生生的恰在了嗓子口,发不出声来。

而陆羽听到廖楚芯的话,脸色唰的变黑,似海幽深的黑眸发出令人寒碜的光芒,两眼猛然扫射至廖楚芯的身上,一字一句道:“不知道廖楚芯同学说的死丫头是否就是…”

还未带陆羽说完,廖楚芯马上面色刷白,浑身发抖,边摇着手边说道:“不是,不是,不是的,陆羽,你听我说,我不知道这死…小妹妹是你的妹妹,我真的不知道。”

廖楚芯的声音都带着颤抖,犹如嗓子里冒出来的哑声,她没有见过这样子令她毛骨悚然的陆羽,虽然陆羽在平时也是冷着一张脸,但在此刻他不仅是冷着一张脸,而且那眼眸都似乎是冰结一般。

陆羽不允许有人说时子瑗的不是,一个字都不允许。

“好了,瑗瑗,你说,谁欺负了你?”陆羽转看时子瑗的时候那眼神转换得那快速,那种腻死人的笑容,那温和的声调,和刚刚说话的声音简直差个十万八千里。

坐着的时子瑗也感觉不太对劲,稍稍缓了缓气息,刚刚的仇她也差不多报回来了,看了看廖楚芯发白的脸,看在同是女人的份上就算了,而且她也不想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转过头,扯出一抹淡笑,“哥哥,你还忙吗?我想去看球球了。”

“不忙了,现在就去。”

时子瑗的事情永远都在第一位,何况,他确实是不忙,这初中的课程,他早就学完了,连高中都学完了,只是他还想要陪着时子瑗,所以才按部就班的读书。

说着,陆羽和时子瑗已经同时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待见不到他们的背影,三九班的众人皆深深呼了一口气,而廖楚芯的眼神却还不愿意离开教室的门口,那个陆羽…她绝对不会放手的。

时子瑗和陆羽两人看完球球后,陆羽就陪着时子瑗回家了。

“大哥,好歹我是你妹妹,我的儿子是你的侄子,我只想要让你帮个忙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只要随便一说就好了。”

还未带他们进门,时子瑗就听到了极品姑姑的声音。

“喀嚓——”

推门而入,正好对上了一个不明来物,幸好陆羽接住了,原来是一只拖鞋。

陆羽不由蹙了蹙眉,眼眸黯淡了下来,要是自己不陪瑗瑗过来,那这个拖鞋就会砸到瑗瑗的头上了。

“彬彬,你搞什么?”时开民大声呵斥,心下一惊,睨向自己的女儿,幸好没事。

彬彬被时开民这么一大声呵斥,立刻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妈妈,大舅吼我,大舅吼彬彬。”

时子瑗忍住想要爆走的情绪,这姑姑这又是想来干嘛?她一来准没好事。

“大哥,瑗瑗不是没事嘛,你干嘛那么大声吼彬彬。”时开慧起身环抱住自己的宝贝儿子彬彬,一边大声对着时开民道。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眼时开慧,这几年才过去,这小姑姑就忘记了以前她自己做的事情了,还敢明目张胆的上这县城来,还敢大声吼老爸。

“小姑姑,幸好是哥哥陪着我回来的,要是哥哥没有陪瑗瑗回来,要是瑗瑗就被彬彬砸中,要是瑗瑗破相了,那怎么办?我爸爸就说他一句怎么啦?”时子瑗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姑姑安分了几年,就想要‘好了伤疤忘了疼’,竟然还敢来吼老爸。

时开慧被时子瑗那么一吼倒是呆愣了几秒,彬彬也停止了哭声,那两行未掉落的眼泪就那么蓄在了眼眶中,齐刷刷的看着时子瑗,眼底有着错愕和惊讶。

时开民第一次见到时子瑗那那么不客气,一开口就为自己‘伸冤’,连想要将时子瑗身上的书包接过的动作也停止了。

而陆羽则眨了眨眼,说实话,这样的时子瑗他挺少见的。

一时间,似乎僵局了。

“开民,开民,哎呀,我今天回来晚…”林珍这时牵着时子彻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一怔,待看到时开慧的时候不由蹙眉。

时开慧看到林珍,马上反应了过来,一把拉开了彬彬,上前几步,笑着接过了林珍手里的菜,边走边说道:“大嫂,你那么辛苦了,还要自己煮饭吃,今天我来了,我来帮忙吧。”

林珍奇怪的看了眼时开慧,她怎么来了?再转看自己的老公,问道:“开民,开慧这是…”

“羽哥哥,你来啦,小彻前回买了个变形玩具喔,你和小彻进小彻的屋里玩吧。”时子彻看到陆羽就忙不迭一的甩开了林珍的走跑到了陆羽的面前。

要说和时子彻玩得最亲的不是时子瑗,而是陆羽,陆羽时常会给时子彻买一些玩具或者是吃的什么,这小的时候时子彻因为胖嘟嘟的时子瑗抱不动,都是由陆羽代劳的,所以,时子彻经常是一看到陆羽就会黏着他。

陆羽朝时子瑗看了看,又和林珍、时开民打了招呼后,就抱起时子彻往他的房间去了。

而时开慧则是拿着林珍的菜就往厨房跑去了,那殷勤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时子瑗噙着笑走到林珍的面前,“妈妈,你今天比较晚回来咯。”

时子瑗发誓,她一点都不想理那个自以为是的小姑姑。

“恩,今天因为你齐叔...

叔要提前回去,然后妈妈就晚了。”林珍看了眼厨房的方向,心里担忧,她担忧的不是时开慧,而是厨房里的餐具用品。

“阿珍,你真辛苦了,我看,我们还是请一个保姆吧,省得你那么辛苦的工作回来还要买菜煮饭。”时开民走上前,摸了摸林珍的手,疼惜道。

林珍复杂的看了眼时开民,小声嘀咕道:“开民,这开慧莫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了罢,不然她什么时候对我那么好,还说她会煮饭菜。”

其实林珍不阻止时开慧的献殷勤当然是有原因的,这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做饭给她吃,可能时开慧来吃了白饭不说,还会堵她心里的气,让她吃不下饭。

“大舅妈,刚刚大舅他吼我。”在惊愕中的彬彬终于反应了过来,看时开慧进厨房了,就把眼睛看向了林珍,委屈至极的呢喃,实在是让时子瑗不由打了个寒碜。

林珍无奈的叹息一声,朝彬彬走过去,别以为她不知道彬彬这孩子的习性,自己的老公哪会无缘无故的骂他,摸了摸彬彬的脸颊,好声好气道:“好,彬彬不哭,大舅妈给糖吃,告诉大舅妈,大舅为什么要骂彬彬?”

一听有东西吃,那本要哭的彬彬瞬间亮了双眼,眨了眨他的大眼睛,“大舅妈,真的有糖吗?”

时子瑗斜眼看去,彬彬那露出的虎牙满口的黑色,这明显就是吃多了糖坏牙了吧,还敢吃糖,不由抚额。

“恩,只要彬彬说为什么大舅会骂彬彬喔。”林珍从口袋摸出一颗糖,诱惑着说道,希望不是另自己担心的事情,因为刚刚自己一进来似乎感觉气氛不对,而且还隐约的听到了自己女儿大声说话。

这彬彬虽然人小,但是因为小姑子没有好好的教育,这样再一直下去,还真是可惜了,但是自己只是这孩子的大舅妈,想管也管不了。

彬彬一看到糖,立刻伸出手抢到了自己的手中,眼眶中还滞留了眼泪,“大舅妈,彬彬告诉你,刚刚彬彬故意在堂姐进来的时候扔了一只拖鞋过去,把堂姐吓了一大跳。”说这话的时候,彬彬的手没有停,脸上还带着胜利的笑容,仿佛他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什么?林珍的脑袋一秒钟的空白,眼里盛满了不可置信,这这这…

而时开民本来要阻止彬彬说出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拉起半蹲着的林珍,看到林珍一脸泛白,着急的安慰道:“阿珍,阿珍,瑗瑗没事,瑗瑗没事。”

时子瑗也忙上前,虽然她对小姑姑和彬彬都有意见,但是林珍对她的关心、疼爱是真的,她不能让林珍为她伤心。

“妈妈,妈妈,瑗瑗没事,瑗瑗没事。”

林珍深深的呼了几口气,又吸了几口气,仔细的看了看时子瑗的脸,松了一口气,幸好没事。

“开民,我不管开慧要干什么,但是可不可以麻烦开慧,放过我的孩子,要是这次瑗瑗被砸中,破了相,怎么办?”说话的语气也带着颤抖,她都搬到这县城来了,还是摆脱不了吗?

“阿珍,阿珍,瑗瑗真没事,真没事。”时开民托住林珍站立不稳的身躯,急声道,连额头都冒着冷汗。

林珍其实会那么害怕,其实原因有两点:一,在多年前时开慧和肖艳对她做的事情她没忘;二,时子瑗在三年级的时候被伤了小腿,至今还留着疤痕。

------题外话------

么么——谢谢亲的票

注:今日紫送四百字数喔,虽然更得有些少;

从明天开始,紫会早些更新(当然是一天比一天早),也会保持万更了,因为紫的手今天去看了医生终于说可以加大力度码字了…

谢谢一直支持紫的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