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8 告白

018 告白?

“你…你…”

“哐当——噼里啪啦——”

这时候厨房却传出碗盘碎落的声音,林珍猛然惊醒,稍稍正了正身子,掩下眼底刚刚流露的害怕,转头看向时开民,“开民,你放开吧,开慧肯定在厨房打碎了什么东西,应该是不熟悉厨房里面的东西,我进去看看。”

她不可以在别人面前显示出她懦弱的一面,她要让别人看出她不是那么好惹的,也不是当年任由她们摆布的了。

时开民放开林珍的手,眼神复杂的看着林珍进了厨房,厨房里传来林珍风轻云淡的声音,“开慧,还是让大嫂来吧,你来一趟不容易,来者就是客。”

如此贤惠,如此懂得进退,时开民的心里似乎被针刺了一般,以前他怎么就没有看见了,自己的媳妇一直在忍,一直忍,这样做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自己了罢。

不过一会,时开慧便恹恹的出来了,似乎一脸的挫败和不好意思,垛着慢步走到了时开民的面前,勉强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哥,真不好意思,一进去就打碎了两个盘子,我这是手滑来着…”

时开民和时子瑗都不说话,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时开慧,时开慧忍不住的就移开了眼,“大哥,大嫂真的是太贤惠了,工作那么忙还要天天做饭菜。”

时子瑗撇开脸,冷哼一声,贤惠?什么时候您大爷说过我妈贤惠。

时开民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什么,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交叉扣着两脚,随意的拿起一张自己妹妹拿来的纸,看了起来。

越看眉就皱得越紧,这彬彬可真的…

时子瑗奇怪的拿过时开民手上的纸条,真的是很想要大笑起来,他们一家的轨迹倒是变了,这小姑姑一家倒是真没什么变化。

只见纸条上写着的都是一些彬彬在学校犯的事情,包括什么掀女生的裙子,或者是在谁的饭中放虫子,反正一切一切时子瑗能想到不能想到的一些小时候男孩子都会耍的恶作剧,只不过她这个堂弟彬彬可真是恶作剧之王了。

“大哥,你看,这彬彬在乡下的学校,这些老师无缘无故的就每天让彬彬把这些带给我看,就那么点小事,还找上门来了。”

时开慧真是个另类,完全不把这些当做一回事,应该心里认为这是正常的,她压根就不知道习惯是从小养成的。

时子瑗记得前世堂弟彬彬从小就开始闯祸,先是一些小事,然后比较大的事情,终于在一次读初中的时候把他的一个同学头打破了,找到了奶奶家,然后彬彬就越发的痞性难改,已经管不动了,至于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她只要一回家就会听到这些闲言碎语,只不过前世那时候她家也管不了那么多。

“小事?”时开民杵着头睨向自己的妹妹,那眼神犀利无比,看得时开慧心里一阵发慌,接着还是硬着头皮顶上去,“不就是这些小事么?那些个老师还叫我好好管教,我自己有空管教还要花钱去学校干嘛?”

说得那是理直气壮,丝毫不把这些小事看在眼里,时子瑗真要怀疑,这小姑姑肯定在小的时候实在是太泼辣了,所以才会认为这是小事。

“咚咚咚~”时开民将纸张敲打似地放到了桌子上,浅笑道:“开慧,既然是小事,你找我干嘛来着,而且还带着彬彬?”

时子瑗心想,这小姑姑看来应该是没有那么好对付的,这连彬彬都带上来了,恐怕这件事情和彬彬是脱不了关系的,那么…应该就是想要老爸出钱为彬彬转学吧。

“嘿嘿,大哥,彬彬怎么说也是妈最喜欢的外孙,这彬彬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看瑗瑗都能到这县城里来读书,我想了想,这县城里的老师肯定比乡下的老师好多了,所以我就想让你托托关系让彬彬转到县城一中去读一年级好了。”时开慧嘴上边说着边坐到了时开民的面前,一脸笑意。

那眼珠转啊转的,看得时子瑗真是寒碜得可以。

时开民眉头紧蹙,不赞同的开口,“开慧,这彬彬是九岁,但是他在乡下才读幼儿园吧,哪能上一年级。”

这彬彬顽皮得很,自己的孩子顾不好还怪在老师的头上,自己的妹妹可真够想得可以。

时开民这样一说,时开慧不高兴了,猛地站起身,一手指着时子瑗,“大哥,我记得瑗瑗连幼儿园都没有读,直接就上一年级了吧,彬彬怎么就不可以了,彬彬可比瑗瑗聪明多了。”

这话一说,这时子瑗嘴角抽得可以,这小姑姑能不能别老把自己当跟葱,看来她是看着自己能跳级,自己能在县城读书,那是眼红得可以,这彬彬在小姑姑的眼里可是最聪明的,彬彬是还算聪明,不过他这聪明都用不到正面上来啊。

“聪明,聪明才考那么点分。”时开民也不高兴了,自己的女儿可是自上学就次次考第一的,哪能和这侄子相比。

边说着时开民还从纸张的最下面拿出了一张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试卷,红红的数字很是刺眼,时子瑗撇眼一看,30分,确实很聪明。

时开慧当场被抓,呶呶嘴,敛下眼睛,“这…这不就是因为老师不好吗,不然彬彬怎么可能考成这样。”真是失策,刚刚怎么就忘记把这张试卷给毁了呢。

“这样子的成绩,怕是进不去的。”时开民淡淡的说了句,要是成绩好点,自己还可以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让自己的侄子学好。

时子瑗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肯定不知所云,老爸,您难道忘记了前世…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前世。

“大哥,怎么就进不去了?你随便托托关系,走个后门,我还听妈说瑗瑗认了个干爸还是县长的小舅子,这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吗?”时开慧说得简单,一句话的事情。

时子瑗暗自点了点头,确实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你能让我有说一句话的念头吗?

不过…

“小姑姑,您是不知道,这可不是说一句话就能进去的,这要进一中读小学可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先不说这关系,我们就说说这考试的问题,县城一中主要是成绩说话,只要你能通过县城一中的考试,那么应该就可以进去了,还压根不需要什么关系。”

时子瑗‘热络’的和时开慧说着,一脸的正色。

“这还考试,考什么试?”时开慧不相信的看了眼时子瑗,这侄女歪歪肠子多,这还是自己的妈提醒自己的,可不能就那么被她‘忽悠’进去了。

时子瑗微微摇着头,叹了口气,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接着就拿出两份卷子,那卷子正是当初自己进县城一中考的那份,自己幸好还留着,没想到今天倒是用着了。

“小姑姑,你看,这可是瑗瑗进学校的时候做的卷子,如果彬彬能做得出来,进一中还是有希望的。”时子瑗诚恳的递上了卷子。

时开慧一看,红色笔墨上两个一百,1988年?那不就是这侄女进一中的时候吗?…看着看着,稍稍心里有些相信了,朝正吃着糖的儿子...

叫唤,“彬彬,过来,看看这个卷子。”

她就不信了,自己大哥小时候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也不会读书,生出来的女儿肯定没她的儿子聪明。

彬彬对时开慧的话还算是听的,听到时开慧叫他,蹦跶、蹦跶的就跑到了时开慧的面前,时开慧将卷子拿至彬彬的眼前,“彬彬,这些个题目,你会做吗?”

彬彬很奇怪的看了眼自己的妈妈,半响才道:“妈妈,彬彬才和老师学了1,2,3,你怎么就叫彬彬写那么多的字,彬彬都看不懂…”越说到后面他的神情愈发的古怪起来,这声音也愈发的大了。

“小姑姑,你看到了吧,彬彬压根就看不懂。”时子瑗一脸为难的看着时开慧,还适时的摇了摇头。

时开慧想要发怒又发怒不出来,紧盯着自己的儿子,这样的隐忍,把她那说圆不圆说方不方的脸都涨红了。

“彬彬,我们回家。”蓦地拉起了彬彬,叫唤道。这下子她的脸都丢尽了,再回去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让妈那边想想办法。

“开慧,不留下吃饭啦,你大嫂还在煮饭菜呢。”时开民本来就眼前的场景给呆怔了,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时开慧已经气冲冲的‘啪’的一大声,关紧了门。

本来时开民心里还想着自己让自己的妹妹打消这个不合实际的想法,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一出手,都不用自己来想办法了,就走了,看来自己的女儿还是略胜自己一筹,谁还敢说自己的女儿比别人不聪明。

“爸爸,你可要奖励瑗瑗喔。”时子瑗一转头就看到时开民似笑非笑的脸,想想自己为老爸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自己肯定得收获一些什么。

时开民攘过时子瑗的小身板,低头笑道:“好,瑗瑗要什么呢?”

时子瑗转了转眼睛,诶,自己的生日要到了!

“爸爸,瑗瑗要你在我生日的时候给瑗瑗买个大o着刚刚是不是她说错了什么,她可从来没有见过陆羽这样子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些慌乱。

陆羽看到一脸小心翼翼的时子瑗,站起身,沉着脸走到时子瑗的身旁,拉起时子瑗,就向外走去,今天他必须得把事情给说明白了,不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这丫头气死。出饭店门的时候,时子瑗不忘将袋子起着,还没有忘记和老板说一声,“老板,下次一起付账。”

陆羽拖着时子瑗就走到了学校一个比较少人的草坪上,然后气冲冲的将时子瑗压下坐在了草坪上,自己也坐下。

时子瑗偷偷瞟了眼陆羽,气氛不太对,她不敢说话,还是等陆羽先说吧。

“瑗瑗~”陆羽低沉的声调,听不出里面的情绪。

时子瑗眨巴眨巴眼,沉ying了一会,没有听到陆羽再继续说话,便奇怪的回应道:“恩~”

这么奇怪的陆羽,似乎她在几年前有看到,但是她刚刚没有说什么啊,奇怪?

如刚刚沉睡着的小猫突然被叫醒的声调,惹得陆羽心里又是一阵复杂,他是十五岁,他已经渐渐的从一个根本就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少年到现在他早就清楚的知道了自己对瑗瑗的感觉,这不是兄妹应该有的感觉,但是瑗瑗还那么小,他现在也没有十分的能力来保护她,但是他这样子下去,他怕,他怕,自己护着、疼着的心尖人儿就这么被骗了,而且瑗瑗什么都不懂,还误会着自己有女朋友,这样他该怎么办?难道要他说他一直不是把她当妹妹,而是喜欢她,这样会吓到她吗?瑗瑗那么聪明,她或许也知道?不可能,瑗瑗再聪明,也才是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啊…

天才早熟的陆羽jinru了十分纠结的情绪之中,脸色也愈发的沉重。

------题外话------

哇哇——告白?不告白?

谢谢亲的票票!